是他自己要认欢欢的。现在欢欢被人说是野种。他难道还要找欢欢的麻烦不是。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他反感只要他一提欢欢。她就像看敌人一样的目光。

    他是欢欢的爹地。

    “我当然紧张啦。”康乐乐满口应他说的话。她的确是紧张。这点倒是让他有些吃惊。

    她为何要紧张。

    明赤璀的眉头紧紧的蹙起來。非常不悦。

    见此。康乐乐更加的警惕。如果明赤璀敢拿欢欢來撒气。她一定和他拼命。

    “今天你不用上班了。直接回去接孩子吧。”

    “……”

    搞半天。第一时间更新 让她接孩子。

    可是为什么。

    “什么意思。”脑海里。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要带欢欢回他的别墅了。

    康乐乐的心情瞬间低落到谷底。主动问。“你要接她回去了吗。”

    如宝石般璀璨夺目的大眼。在这刻失去了所有光彩。她是如此的在乎孩子。所以在她以为他要带走欢欢时。她伤心的情绪止也止不住。

    可是……

    你在乎孩子。可有曾在乎过孩子的父亲。

    哪怕是我命悬一线的时候。你在哪。

    沒有我。哪來的欢欢。

    “你就那么怕我把孩子带走。第一时间更新 ”明知答案。他还是不死心的发问。

    康乐乐一愣。但也点头。“对。我这辈子沒有怕过什么。就怕我不能看到孩子。”

    “就算我快死了。你也只在乎孩子。是吗。”

    轰。

    明赤璀这句话。让康乐乐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他……

    抬头看着他此刻的严肃。透过他阴沉的脸看进去。她似乎看到了一丝悲伤。

    悲伤?是悲伤吗。

    还是她看错了。

    应该是看错了吧。

    明赤璀怎么可能会伤心呢。

    他现在和琳达是那么的恩爱。那么的好。自己多想了。

    “沒有可能的比喻我不回答。明赤璀。你让我去接孩子是今天晚上她就要跟你回去了是吗。”如果是该來的。即使不想知道。她也得问清楚。

    “我问你。是不是就算我快死了。你也不会心痛一。”他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全然沒有听到康乐乐的问话。

    医院的來人本來就多。他这一吼不要紧。引來了好些人围观。有一些议论也跟着传进耳里。

    “咦。那不是雷鸣总裁明赤璀吗。”

    “是他啊。不过跟他在一起的好像是他孩子的亲生母亲。”

    “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就是他们两个。只是好奇怪。为什么他们两个在一起。不是说他们两个已经分手不再联系了吗。”

    “真的很奇怪。前段时间明爷子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说明总和林家千金的结婚日期已经订好。照理说这个孩子的母亲已经是过去式了啊。可为什么……”

    其余的人再说什么。康乐乐只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曾经她答应的事。

    康小姐。我希望你答应了就要做到。给赤璀一个好的环境。至于孩子我会答应你以后在赤璀强行抢的时候让他给你探视权。但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远离赤璀。我也知道。赤璀他的心在你身上。可那又如何呢。

    这个世界不是光有爱就行。门当户对才最重要。你说是吗。

    “总裁。我想你的身体问題似乎不应该对我讲。你的未婚妻就在里面。你可以去问她。我管不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清洁工而已。就算办丧事也轮不到我这个底层的底层吧。”

    “康乐乐。。。。”

    身后。响起明赤璀暴喝的声音。但她沒有一点停留。而是逃也似的奔出了医院。

    ***

    病房内。

    明赤璀坐在病床的一侧。目光虽然在病人身上。眼神却显得很是淡漠。 似乎对病床上的人毫不关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也正因为如此。病床上的病人才一脸委屈和伤心的看着他。“赤璀。你就这么放过康乐乐了吗。”

    刘美不敢相信。她都已经这样住院了。难道明赤璀就那样放走了康乐乐吗。

    那个贱人。。。

    只要一想到她的嘴脸。刘美整个人都不平静了。

    明赤璀淡淡的扫了刘美一眼。并沒有立即说话。

    刘美不知道。但琳达知道。明赤璀很不悦。虽然心里还是很难受他表面不帮着康乐乐。实际上他会自站在康乐乐那边的。只是不明说而已。

    “美美。这件事也有你不对嘛。第一时间更新 ”琳达插进话。拉着刘美背着明赤璀给她使眼色。“你们是同事。每天抬不见低头见的。把关心搞僵了不好。而且赤璀每天很累。管的事情那么多。这种小事。你怎么能让他去管呢。交给叶主管就可以了吧。”

    “可是……”

    刘美还是不满。她就不信。她们三家是世交。难不成明赤璀还能理所应当的去帮那个贱人不是。

    见状。琳达继续给刘美一记眼色。再缓道:“美美。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吧。你也沒什么大事。休息休息就好了。我在这里陪你就是了。”

    “什么嘛。这是两码事。本來康乐乐就有问題嘛!前几天你们出差的时候随便我让她做什么她都不做。动不动就抬出自己是欢欢的母亲來压着我。说什么不管怎样她也和赤璀有个女儿。我算什么东西。就算两家是世交也不过是个小秘书。怎么能和她有孩子的在价码大。”很明显。刘美这句话是对着明赤璀说的。

    本來还漠不关心的明赤璀也在这时抬起头。双眼危险的眯起來。“是吗。”

    “是啊。”

    刘美立即回答。

    明赤璀的那两字在她看來。是他的认同。既然有这个机会。她怎么不好好把握。琳达现在是万事迁就着明赤璀。但她不是啊。她也不爱明赤璀。最重要的是。她要帮助琳达才是啊。

    看明赤璀的脸色。她猜出康乐乐肯定沒告诉他打架的原因。既然如此。她为何不占领先机呢。

    “只要我给她安排事。她就和我顶嘴。并且一点也不行动。如果我斥责她。她就会搬出欢欢來说。虽然我们几家是世交。我们又是同学。可再怎样我的确是敌不过她是你女儿母亲这个事实啊。我只能忍。直到今天我实在忍不去了。所以说才了些激动的话……”刘美很愧疚的看着明赤璀。一脸抱歉的说。“赤璀。我应该向你道歉。因为我说了一些伤孩子的话。对不起。当时我也是气极了才脱口而出。并沒有经过大脑思考。这后面才后悔莫及。”

    “呵。后悔莫及。”他淡淡的笑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淡漠的讲。“你说了什么。现在感到后悔莫及。”

    “我……”

    刘美小心翼翼的看着明赤璀。说实话。虽然从小就认识。但她还是和琳达一样挺怕明赤璀的。何况这事还夹杂着他女儿。

    她不敢立即说出來。而是小心观察。面有难色。

    看到明赤璀此时的表情。琳达也觉得心惊。害怕他会刘美发火。再次以标准的微笑加入到他们的对话当中。

    只见她來到明赤璀的身边坐。伸手拉住明赤璀手。不想。明赤璀的手一僵。略移了一。琳达不声色的死死抓住。

    “赤璀。你就不要和美美计较了。我想美美就算说了什么过份的话也是在情绪失去控制的情况吧。她现在也道歉了。你就不要责怪她了。”

    琳达的求情。只是换來了明赤璀一个淡淡的目光。他并沒有直接说话。而是用他那如鹰一般犀利的目光依旧看着刘美。

    他在等她说出她讲的所谓伤害孩子的话。

    那目光就像箭一样射向刘美。她害怕的不敢去直视。求助的看向琳达。她真的不敢说。她说过那样的话。就算爸妈知道了也会训斥她。毕竟欢欢是明赤璀的女儿。

    “赤璀……”琳达再次想要求情。毕竟刘美那样也是因为帮自己。只不过她刚叫出名字。就被明赤璀伸手打断。

    “你说了些什么。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明赤璀一脸平淡。但谁也清楚他眼眸里的凉意是有多渗人。

    “琳达。”刘美去扯琳达的衣角。意思很明显。

    这种情况。琳达也无力改变。毕竟明赤璀想要知道的事。她们谁也阻止不了。

    琳达无奈的冲刘美摇摇头。她不敢惹明赤璀生气。好不容易才等到两家确定了婚礼的日子。她不能。不能……

    “说就说。”刘美心一横。大不了就直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美……”

    知道刘美嚣张的性格。琳达生怕她惹到明赤璀想要阻拦。可惜晚了。刘美声音已如炮珠。点燃便不能收回。

    “我就是看不惯康乐乐那个贱人。明明就是有心接近你。还天天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明明你和琳达才是天生一对。她偏偏要插进來。就只是因为她生了一个欢欢。我气不过就骂欢欢是野种了。”

    “呵。野种。”明赤璀勾起笑容。眯着眼看刘美。话语虽有笑意。但却给人一种如入冰山的感觉。

    冰冷刺骨。

    果然是如此啊。

    幸好他激了康乐乐。不然这件事还真的是误会大了。

    他的女儿。竟然被人说成野种。

    “我不是说欢欢。我只是气极了才会那样。如果不是康乐乐那个贱人惹我。我也不会那样说。”刘美想要解释。可好像越解释越混乱。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