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赶紧插话进去。佯装斥责她。“美美。你怎么回事。你还是个当阿姨的吗。怎么能这样说一个孩子呢。大人怎样和孩子无关。欢欢还那么小。不管她妈是怎样的人。但那是赤璀的女儿啊。”

    “对不起。我激动了。我并沒有那个意思。只是因为康乐乐她惹我生气。我才会那样的。我平时也很疼欢欢的。如果不是她惹我。我也不会那么激动。对不起。”

    “回公司向她道歉。”

    这个事件本來就该这样过去的。可明赤璀这句话再度挑起战争。

    “明赤璀。你说什么。”刘美愤怒的瞪着他。

    让她去跟那个贱人道歉。

    凭什么。

    她康乐乐算什么东西。她去道歉。

    “道歉。”明赤璀面无感情的重复这句。

    刘美一听。彻底的暴走了。扯着声音就叫道:“你是不是疯了。那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她打我。我还沒去找她麻烦也就算了。还让我跟她道歉。不可能。”

    “不可能吗。”明赤璀也不怒。淡定的反问。

    不过他幽深的黑眸里慢慢染上的怒气。刘美和琳达都感觉的到。

    “不可能。”

    刘美本來就是个嚣张跋扈的公主。如果不是因为刘美。她才不会进雷鸣。本來在那里上班听人指挥。她已经非常不爽了。现在因为打了一个贱人还得道歉。说什么她也不愿意。

    琳达扯扯她的衣袖。在明赤璀看不到的地方不停的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刘美。希望她能去向康乐乐道歉。如果她不去的话。以后她怎么能明确的看到康乐乐在雷鸣集团的动态。

    可她不知。刘美也有自己的底限。

    那就是她高傲的公主病。

    且不说。在很久以前她也爱慕着明赤璀。她也想过要做明赤璀的妻子。

    虽然在知道琳达是明老爷子指定的孙媳妇后退缩。但她心底深处那个爱慕的火苗还是一直存在的。第一时间更新 现在她是有心帮琳达。但一想到要去向那个贱女人道歉。她是怎样都做不到的。

    “琳达。你不用拉扯我。我说什么也不会向那个女人道歉的。她是谁。算什么东西。我本也沒错。如果不是她激我。我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凭什么她有错。就只有我道歉。”

    刘美这段话是说给琳达听的也是说给明赤璀听的。既然开口了。她就沒有再停止的意思。她转头看着琳达。然后再看向明赤璀。继续说:

    “明赤璀。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好好的珍惜琳达不说。还说康乐乐放进公司。你这样做对琳达公平吗。是。她的确是给你生了欢欢。只要你给机会琳达也可以跟你生孩子。不是吗。当你为了救他们母子躺在医院那么久命悬一线的时候你在乎的那个女人有在你身边吗。她沒有。她不但沒有。反而还和她的初恋qing人天天呆在一起。你现在那么在乎她。我是琳达的姐妹。我就是替她不值。对。我今天的话是说过份了一些。但我说的是事实。不是吗。”

    “康乐乐到底有什么值得你爱的。你看看琳达。为了你。她是多么骄傲的一个女人啊。现在都成了什么模样了。都快沒有自己了。可是你呢。她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可有想过为她付出。”

    “美美。你不要再说了。”

    琳达想要阻止刘美说的。但她说的话却如石头一样压在自己心中。同时她又想听听明赤璀在听后是什么反应。

    为了爱。她真的快沒了自己。

    难道明赤璀真的就不在乎自己吗。

    她也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一点点也得不到他的爱。

    “我为什么不说。琳达。你就是这样太软弱。所以才会让康乐乐骑在头上。她为什么要进雷鸣集团。说好听点是有份稳定的收入并且能有多的时间和欢欢相处。说难听点。不就是想趁着工作之便将你从明家媳妇这个位置上挤去吗。亏了你还老让我关照她。你觉得我会关照她吗。我看着她就來气。你能忍。我不能忍。”

    “你说够了吗。”清冷的声音突然打破刘美的怒气。

    明赤璀也从椅子上站起來。高大的黑影瞬间将刘美给遮挡住。

    她的怒气。也在那刻熄灭。虽然她还努力的强撑着理直气状。“如果可以。我能说上好久。我沒有说完。”

    “你还想说什么。”他不急。也不怒。平静反问。

    “还有很多。但是我不想说了。总之一句。明赤璀。你让我去道歉不可能。我不可能给康乐乐道歉。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沒有这个词。”

    “那对于孩子。第一时间更新 你有歉意吗。”他再问。

    “沒有。”

    那是那贱人生的孩子。她有什么歉意。

    “所以。你做的这些事。你一点也不感觉抱歉。”他再问。

    刘美自认自己沒错。抬头理直气状。“我沒错。也不会去道歉。”

    “很好。”他点点头。面色冰冷。“既然你不认为自己有错。那这件事就这样。就当你是为了你的好姐妹而出头了。这次我就饶过你。但从此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雷鸣集团。而且你记住。欢欢是我的孩子。康乐乐是我孩子的母亲。你骂他们任意一个就等于骂我。你不要以为我能拿你沒办法。不信你可以试试挑战我的底线。”

    “赤璀。”

    琳达沒想到。即使是当着自己。明赤璀也能说出康乐乐对他的重要性。

    她想问。她算什么。

    她更想不到。因为一个康乐乐。他竟然不顾几人多年的好友之交。

    心中虽不满。但琳达还是聪明的选择了沉默接受这一件。只是面容比较委屈罢了。

    见此。

    刘美只感觉被打脸一样。明赤璀竟然直接威胁她。而且他的话已经很明显。她被他扫地出门了。第一时间更新 不能在雷鸣集团了。

    不管因为什么。要是传出去。她哪里还有面子可言。

    “明赤璀。你别以为你是雷鸣集团的总裁你就想怎样就怎样。我也不是琳达。沒必要对你言听计从。不过就是因为一个一夜qing给你生了个女儿的女人。你竟然就不顾我们几家的关系直接威胁我。明赤璀。你是烧糊涂……”

    “美美。不要再说了。”琳达大声打断刘美。“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吧。这样吵去也沒有任何意义。”

    刘美不知道明赤璀生起气來会怎样。但琳达知道。在他的心里康乐乐已经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她相信。只要刘美再激怒明赤璀。第一时间更新 那结果一定不会是刘美能吃的消的。

    “琳达。”

    他们是好姐妹。什么时候起琳达变成了现在这样样。害怕的要死。

    难道全世界就只有明赤璀一个男人吗。

    “别说了。你们都别在说了。不要因为别人而影响到我们大家的友谊。也不要影响到几家的关系。那不值得。”

    最重要的。她不能让刘美和明赤璀的关系弄僵。那样对她來说沒有一点好处。

    琳达看着明赤璀。一脸祈求。“赤璀。美美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她并沒有坏心。只是替我不平而急了一些。我代她向你道歉。对不起。这件事就这样了吧。我替她向康乐乐道歉。我也会向欢欢道歉。我只求你们不要再说了。我们四个从小一起长大。就不要说这些伤和气的话了。”

    “哼。”

    刘美气的转过头去。

    明赤璀的视线冷冷的落在刘美身上。无情道:“这样的事我只允许发生一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你家在雷鸣有股份。也别怪我直接清理掉。并且切断一切和雷鸣有合作的地方。”

    说罢。明赤璀已经大步踏出去。

    留在病房里震惊到不行的两人。

    “琳达。你看看他。你看看他……你怎么那么爱他啊。他的心里根本就沒有你。”刘美被明赤璀弄的憋了一肚子气。只得冲琳达大声嚎叫。

    琳达的脸色也是非常难看。从今天的事情來看。赤璀的心里自己真的沒有一点点的地位。一切。还真的是她想的太多。

    医院在大门处。

    琳达终于在门口追上了正准备去地室取车离开的明赤璀。明隔一年。这是她第一次直接挡在明赤璀面前。

    乌黑的眸此时被泪水蕴满整个眼眶。看着明赤璀的眼神极度委屈。“赤璀。即使是这么久。你对我都沒有一点点感情吗。”

    明赤璀蹙着眉头。被她的突然拦截。很明显的不悦。“你想说什么。”

    “哪怕过了这么久。你对我也毫不在意。对吗。”琳达再问。

    明赤璀眼带不耐。“你到底想说什么。”

    呵呵。

    果然如此。

    他的不耐。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是她太天真。以为明赤璀要和自己结婚就是爱自己了。看來真的是自己想错了。

    “赤璀。如果你不想和我结婚。那为什么要答应爷爷我们结婚。”

    到现在。 琳达都记得当爷爷问他要不要结婚的时候。他最终点头的那一刻。她以为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可结果呢。

    显然是她想太多。

    “这里是医院。”周边來回的人让明赤璀非常。非常的不悦。他很反感琳达在人前这样问他。让人很不舒服。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