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怕什么。”他嘴角勾起笑。干脆一屁股坐到浴缸上。康乐乐吓一跳。整个人不停的缩进去。就差连嘴巴也一起埋在水里了。

    看着如此紧张的她。他突然玩心大起。

    右手。慢慢的抬起。向她靠近。

    “你要干嘛。”她想退缩。却无路可退。

    “你说呢。”

    他低沉的声音响起。那张无可挑剔的面孔一点点的向她靠过來。“你的身体。似乎我早就看过吧。”

    他的瞳眸里。全是讥笑。

    从他的话里。康乐乐听到了对她的讽刺。

    是。

    他们两个是因为有了那什么才生的欢欢。可是……这都多少年过去了。

    难道当初看过。现在就不该讲究吗。

    她气的鼓起腮帮。一脸怒意。“照你那意思來说。你看过。就能一直看。我们现在也不该有最基本的讲究吗。”

    “最基本的讲究。”他故作疑惑。“我不觉得我们两个连孩子都有了。连看你洗澡这样的小事你都要大惊小怪。”

    “小事。。”康乐乐提高音量。“明赤璀。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

    他的眉眼一暗。该死的。这个女人竟然说他有病。

    “自从你离开以后。我已经无法再呆在里面。”

    靠。

    明赤璀。算你反应快。

    康乐乐只感觉自己要被气出内伤了。

    她在洗澡。他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啊。

    “出去。”不想和他多说。她张嘴怒喝。

    而他却不当回事。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右手伸向了被泡沫占满的水面。康乐乐吓的尖叫。“明赤璀。你tm到底想要怎样。”

    “亲爱的。你觉得我该怎样呢。”他的手沒停。修长的手指还是碰上了水面。并且他轻轻的划动水面。推开一团泡沫……

    康乐乐想要一起來和他大吵一架。可是她能吗。她不能。

    她现在一丝不挂。她能怎么办。第一时间更新

    她能做的。就是将双腿紧紧的交叠。只希望他不要看到不该看的地方。不过有些事情。果然还是她想的太单纯了。

    随着那团清晰的水面。康乐乐自己都看的到自己的腿。还有那……

    那团怎样遮都遮不住的黑色。宛如沙漠中的一颗草丛一般突兀。明显。即使被修长的双腿夹着。但还是看的非常明显。

    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明赤璀的眸瞬沉。还是那样。他以为过了这么久。对这个女人。他的自控力会很强。可是他想错了。

    康乐乐不是傻子。看到他突然收起的视线。自然也明白。

    心里一阵紧张。她大喝。“明赤璀。你tm是不是混蛋。滚出去。。。”

    “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最反感你冲我大吼。”他的声音十分沙哑。沙哑的让康乐乐感觉只要再多说一句就已越过雷池。

    有人说。在一个男人快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激怒他。所以康乐乐现在真的不敢去激怒明赤璀。

    这个男人的性格。她不说百分百了解。至少她知道一点。只要激怒他。今天一定会发生她不能控制的事。

    她不要。

    也不允许发生那样的事。

    “明赤璀。请我出去。可以吗。”她的语调软來。声线里带着祈求。第一时间更新

    欢欢还在外面。而且这里是他家。她正在洗澡。他就这样冲进來。这让她情何以堪啊。而且……现在他不断的拔开水面。她又不敢动。那种感觉真的是非常不好。她该要怎么办。

    愤怒。羞愧。积满了全身。

    康乐乐只想要找个地洞钻去。

    手。突然被他从手里抓住。

    她惊骇。“明赤璀。”

    “女人。你似乎忘记。你是我的。。”

    吻。霸道落。

    就像干柴与烈火。他一发不可收拾的迅速攻城掠地。快速的席卷她的每一处。他高捧着她的脸。力道很大。让她根本沒有办法去挣扎。何况她现在情况也不敢大力的去挣扎。

    “张嘴。”

    迷糊间。听到他魅惑般的低沉男声。

    她愣住。忘了反应。

    “宝贝。张开。”他短暂的离开她的唇。一脸深情。

    他为什么为如此。

    他为什么会给自己一个如此认真的的目光。

    难道。他还爱自己吗。

    思考间。不知不觉的她的张开了嘴。而他也是抓住机会再次攻入。这次比起刚才温柔了许多。属于他的独特气息蔓延全身。而她却如一滩春水一般。瘫软的不行。

    罢了。

    她知道。她的心。在他舍命救她们母女的时候她已经交了出去。

    真也罢。假也好。

    她爱他。

    她知道。

    明赤璀双眸闪过讶异。看着康乐乐。这个女人竟然会主动……这是这么久以來。他亲吻她。她第一次主动回应他。

    他很震惊。很多种感觉。却唯独沒有兴奋与开心。

    他的脸。瞬沉。

    动作也在这刻停止。

    康乐乐也感受到了。她也停。

    看着他面部怪异的目光。还有他眼底的冷。康乐乐的心就如同杯子一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此时已经摔到地上碎成一地。

    “女人。你这是对我感兴趣了。”他妖娆一笑。勾着痞子般的微笑。调侃着。“还是我的技巧很好。你被自己的感觉打败了。所以主动。”

    她曾是那样不屑于他的碰触。她曾是那般的坚定的说不爱他。

    可她这次。为何要主动吻他。

    难道为了孩子。她还可以连自己的身体也可以出卖吗。

    “呵。一直都是你占我便宜。我不回吻过來。不是我吃亏吗。”忍住被他冰冷神情割伤的感觉。康乐乐也学着他。强颜欢笑。面带无所谓。

    果然如此。

    “吻我。只是因为不想吃亏。”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怒意也袭上俊脸。

    他凭什么怒。

    是他强吻自己。她回吻。他讽刺自己。她还沒怒。他凭什么不悦。

    “对啊。一直都是你强吻我。不是我吃亏吗。”康乐乐反问着。“如果我早知道你强吻我的时候。我也回应你。你就会立刻停止。那以前我就不会这么傻傻的吃亏了。”

    “所以你是这样判定公平的吗。”他气的咬牙切齿。

    难道。她被华强他们吻的时候。她也如此吗。

    “这样有何不可呢。”

    即使心里疼的不行。面上她还是努力的笑着。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我爱你。可是我已经猜不透你的心。我和你之间似乎也不是隔了一个鸿沟而已。

    “有何不可。”这四个字。彻底的点燃了他的怒火。

    他伸手去抓康乐乐。却因很滑而失手。康乐乐也顺势躲开。大声质问。“你想要干嘛。”

    “你说我想要干嘛。”明赤璀反问。并瞅准了迅速的去抓她的手往上提。他的力度太大。康乐乐直接被提了起來。上半身的一切都被他看尽眼里。即使这样。他也沒有要停止的意思。而是趁着康乐乐现在无法着地。直接将她拖到地面上。

    康乐乐就那样混身是水。赤着全身的站在他面前。一抬头还得对上他的愤怒目光。

    “明赤璀。你tm是不是疯子啊。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啊。有病你就去治。别tm在我身上发疯。”愤怒的挣开他的束缚。连忙冲到一边去抓起浴巾将自己围起來。

    “呵呵。”他讥笑出声。盯着她仍露着水珠的身体。鄙夷道:“你遮了还有用吗。被看过之后才想起來遮。不是太迟了吗。康乐乐。照你刚才说的话。得有多少人吻过你。”

    妈的。

    简直就是神经病。

    刚才她怎么知道他会突然把她拉起來。

    她又怎么知道。他能这么变态。

    还有他最后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靠。

    “明赤璀。你说清楚。什么叫得有多少人吻过我。”她康乐乐现在女儿都五岁多了。她就只有被明赤璀吻过。这个混蛋。

    老是占她便宜不说。现在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真的是给她能气死。

    “人家吻你。你不吃亏。就得吻回去。是这意思吗。”他铁青着脸发问。

    康乐乐气的抓狂。努力的咽着气。怒瞪他。“明赤璀。你就算不讲理也得分分事情。可以吗。”

    “我说的不对吗。”

    她刚才的话不就是这意思吗。

    一想到这女人的嘴。不知道被多少人吻过。他恨不能将所有的男人都抓出來。狠狠的撕碎他们的嘴唇。从此让他们从这个地球消失。

    “混蛋。”

    不想和他再多说一句。康乐乐怒骂一声。侧身就要离开。可结局出乎意料。事情沒说清楚。明赤璀怎么会让她走呢。

    “你干嘛。发神经了吗。”

    被他抓着。康乐乐的脸色也特别难看。什么爱啊。什么喜欢啊。都见鬼去吧。

    这个明赤璀。简直就是疯子。疯子。

    “把话说清楚再出去。”他命令。

    “说什么。说我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吗。还是说。我的唇被多少人亲过。”康乐乐故意挑高眉眼看他。挑衅意味浓重。“如果你非要问这个问題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因为我好像记不清了有些。”

    扭头。转身想要离开。

    “康乐乐。”背后传來明赤璀的怒吼。一阵冷风冲过來。康乐乐本能的向门口跑。她要远离这里。远离明赤璀。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