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沒两步,她还是被抓住了。

    “你以为沒有我的同意,你能逃离我的世界?”

    “明赤璀,你就是个疯子,真的,你简直不可理喻,你这样的人要怎样和你沟通?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能和你沟通!”

    呜呜呜……

    门口突然传來伤心的哭泣声。

    康乐乐和明赤璀的眼神瞬间沉,康乐乐也借机打开门瞬间就冲了出去。

    门外,欢欢正站在那里,红肿着双眼,豆大颗的眼泪还挂在脸上,看起來十分伤心。

    “丫头,你怎么了?”康乐乐知道她已经听到他们在里面吵架,却佯装出不知道的模样将欢欢揽在怀里,并抱着她去房间。

    “妈咪,我刚才不小心睡着了,醒來沒有看到你,以为你又骗欢欢离开了,跑过來找你就听到你和爹地的声音,妈咪,你们是在里面吵架吗?”

    小孩子啊,果然她还是不称职的母亲,有小孩在她都沒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沒有,我和你爹地沒有吵架,你误会了。”康乐乐耐着性子解释,虽然欢欢很聪明,但在父母的感情上,她似乎还是显得特别的迷茫。

    这种感觉就像成人在爱情面前会显得呆愣是一样的吧,她爱着他们两个,所以好多时候也完全不能理性的对待。

    “妈咪,真的吗?”小家伙明显不相信,眼里写满了狐疑。

    “真的!”康乐乐故意装的很淡定,将欢欢放在床上后,一边哄她一边去找自己的衣服,“你以后不要听着我们说话声音大了就感觉在吵架,爹地妈咪已经是成年人了,所以说话的分贝肯定比你学校小朋友的音量大许多,这种幼稚的问題你以后就不要再來问我了,知道吗?”

    妈咪,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这是欢欢想对康乐乐说的,但开口的却不是这句。

    “妈咪,爹地还在里面洗澡吗?”

    小家伙话峰一转,焦点已经不在刚才这件事上了,从她的话里,康乐乐听的出这小家伙以为他们两个在里面是一起在洗澡。

    整个人完全愣住,呆呆的看着浴室门口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暗骂着明赤璀怎么还不出來。

    “妈咪,爹地呢?不是说男生比女生动作快吗?可是为什么你都出來这么久了,爹地还沒有出來?”欢欢眨着好看的双眼皮继续进攻着这个话題。

    康乐乐无语,因为明赤璀在浴室,她想要穿衣服,只有躲到被子里才穿的好,想到刚才被明赤璀看到的模样,真的是能把她气死。

    欢欢见此情景,脸上的泪水立马收干净,圆滚滚的身子直接扑向康乐乐,坐在她的大腿上撒着娇,“妈咪,你现在是洗白白了躺床上等爹地吗?”

    ……康乐乐一脸黑线。

    “康欢欢!”这么小的臭屁孩,哪里听來的这些。

    “妈咪,你不要害羞嘛,老师说了,大人们只要有了小孩就会很亲热了,所以就不会害羞了,最亲密无间了!爹地和妈咪有了欢欢,那妈咪就不该害羞了,老师说害羞是花季少女该有的特征。”

    靠!

    康乐乐实在是忍不住飙脏话了,“你们老师是不是脑袋有坑啊?”

    还全市敢贵的国际学校呢,什么东西嘛!

    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教这些东西,脑袋是不是有屎啊。

    康乐乐决定哪天亲自去会会欢欢口中的老师。

    “妈咪,爹地还沒出來,你去叫叫他嘛,你去嘛……”欢欢扭着康乐乐的手臂,不停的撒娇,从她渴望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对明赤璀的爱。

    简直就是混蛋啊!

    想着这个丫头以前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口口声声的说只要有妈咪就可以了,结果现在才和明赤璀一起呆多久啊,满嘴都是爹地爹地,真的是让她感觉自己白生了一个女儿一样。

    “你现在是有了爹地就忘了我这个亲妈了吗?”

    康乐乐故作生气,并将欢欢抱开,自己躲到被子里换衣服。

    “妈咪,不是这样的。”欢欢去抓被子,却怎样都抓不掉,想要解释也沒机会开口,恰好浴室那里传來声响,见状,康欢欢立马蹦床跑了过去。

    “爹地,妈咪生欢欢的气了,就是因为欢欢缠着妈咪说你怎么还不出來,爹地,你帮我哄哄妈咪好不好, 妈咪都不理我了。”

    混蛋啊混蛋!

    正在换衣服的康乐乐别提听着这话心里有多焦急了,她只是借机想要穿好衣服而已,本以为欢欢却乖一会儿,却沒想到她叫來了明赤璀,真的是给她气死了。

    因为着急,而且沒有光线,她的裙子不但沒有穿好,而且越穿越乱,怎样都套不进去,气的她不行。

    欢欢拉着明赤璀,两人就站在床边看着不停乱动的被子,欢欢直接是懵的,不知道自家妈咪要做什么。

    而明赤璀,本來还在愤怒当中的他不自觉的嘴角渐渐擒起笑容。

    “爹地,妈咪是不是在哭啊?”某女问。

    “不知道,你去看看。”某爹答。

    “爹地,可是床太高,你可以替我去揭开妈咪的被套看一吗?我去给妈咪拿毛巾。”

    嗒嗒嗒。

    一路小跑步的声音。

    某女直接就喷血了,还沒來的及制止,自己的被子已经被掀开了。

    白色的内裙还套在肩膀上,因为沒找对地方另一边的肩膀还露在外面,除了穿着内衣,上半身可以说是光着的,因为他扯被子的力道很大,以至于还來不及穿的小内内也直接暴露在他眼前,一阵冷风吹过,康乐乐已经分不清自己脑袋里有多少头草泥马奔过了。

    她只知道,就在自己尴尬的快要死去,好不容易缓了一,与其大声尖叫还不如淡定的且快速的穿好衣服來的实在。

    可是她那聪明可爱,同时也让她恨的牙痒痒的女儿,康欢欢!!!

    “妈咪,你都多大的人了,连衣服也不会穿!老师说了,如果不会的话要立即让别人帮助你,爹地明明就在你身边,你怎么不让爹地帮你啊,非要这样露着身子在外面,老师还说了,这样子是非常不礼貌的?”

    “康欢欢,你们老师沒事瞎教你一些什么东西啊!”康乐乐的嘴角一顿狂抽,她真的受不了了,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要把欢欢狠揍一顿。

    “明赤璀,你可以出去吗?”

    康乐乐敢发誓,她现在真的是用的最好的脾气了,要是再这样忍去,她一定会发疯死掉的!

    明赤璀这个混蛋,超级大混蛋!

    康欢欢这个小混蛋!!!

    看着他们两个紧紧牵手的模样,康乐乐也终于明白了一点,为什么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祅,女儿是父亲上一辈子的情人等等的……

    当欢欢爬上床扒着她衣服时,她彻底的明白了,这个女儿算白生了。

    “妈咪,反正我们要睡觉觉了,穿着衣服睡觉会很热的,脱光光睡吧。”她扒她的裙子,本來就沒穿上,再被她一拉扯,直接就掉落了。

    “康欢欢,你做什么!”

    康乐乐怒吼欢欢一声,整个人缩进被子里。

    欢欢显然被吓到了,愣了一,哇的一声就哭出來了,“呜呜,妈咪……”

    哗,,

    自己身上的被子再度被大力的掀开,这次不是别人,而是明赤璀,抬起头是他气极的目光。

    “康乐乐,你算什么东西,有你这样对女儿的吗?她还那么小,你吼她做什么!”

    “你又算什么东西!”一不做二不休,康乐乐直接从床上站起來,她什么也不怕了,当着明赤璀的面把衣服穿好,然后回击着他,“那可是我十月怀胎生的女儿,你骂我算什么,你又算什么,我训她一你就在这里扮演慈父是吗?”

    “你再说一次!!”他扮演慈父?

    这个死女人,竟然敢这样说他!

    “我说一千遍你还是在扮演慈父,我把孩子辛苦养到这么大你现在突然对她好,你什么意思,想让她不认我这个妈吗?”

    其实康乐乐并沒有那个意思的,只是一激动了口不择言而已,不过她这句话一出,明赤璀完全就是不敢相信。

    再看欢欢,显然也是听懂了康乐乐的话,眼泪哗哗的往外流,分外委屈,立马跑过來抱着康乐乐,伤心哭泣,“妈咪,欢欢沒有,欢欢最爱的是你,妈咪,如果你不开心的话我们还是回美国吧,或者我们回外公家,欢欢只要跟你在一起。”

    “康乐乐,你觉得当着孩子说这个有意思吗?”看着这样口不择言的康乐乐,明赤璀别提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就算她想要和别人好,也不至于这样伤害孩子吧!

    “我带我的女儿回來难道还有错吗?是不是我不该出现,不该阻挡我的女儿去叫别的男人爸爸?”

    啪,,

    一耳光,康乐乐打了明赤璀。

    他诧异。

    “明赤璀,平时也就算了,但我说过,我不允许你再羞辱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让欢欢去叫别的男人爸爸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想着今天在康家的情景,明赤璀也激动起來,“要不是我恰好去了,现在你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而我的女儿已经成了人家的孙女!康乐乐,我警告过你,就算你要去找那些野男人也不要带着我女儿,我让她在你家呆你不要以为那是我的让步,我那样做全是为了孩子想,可是你太不知道珍惜了,成天当着女儿的面和别人的男人拉拉扯扯。”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