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你混蛋……”

    “怎么,又想打我?”明赤璀抓住康乐乐再度举起的手,一脸阴沉,“就像你说的,你以为还是以前吗?你以为现在我还会让你乱发脾气,乱打我?康乐乐,我明赤璀沒有你那么贱,口口声声说着要好好对孩子,结果呢?孩子去了你家沒有一天是和她好好在一起的,要不是我派人去查,说不定我还不知道我的女儿就快叫别的爸爸了。”

    “明赤璀,你tm是不是被疯狗咬了,现在沒地发疯非要咬我两口才愿意是吧?”他的口不择言也彻底激起康乐乐隐藏许久的怒气,她一手抱着欢欢,一手和明赤璀大吵。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让欢欢叫别人当爸爸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那样也是我愿意的,你算什么,你以为你是谁,我也不欠你的,我想和谁好就和谁好,欢欢是我生的,我想让她叫谁爸爸就叫谁爸爸,凭什么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你再说一次!”

    他铁青着脸,额头的青筋暴起,双手更是紧紧的握成拳头,双眼里布着血丝,显然他是被康乐乐气的不轻。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气成这样。

    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过的不是养尊处优的生活?就算是后面去部队也沒有像现在这样,所有人对他都很尊敬,就算有些不服的也是被他的实力所征服,可自从遇上康乐乐,特别是回国后,明明是她做错了事,她却能那么理直气状的对别人。

    真的是,给他气到不行。

    “明赤璀,你……”

    “呜呜,爹地,妈咪……为什么你们老是吵架,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们是不是爱欢欢所以才吵架,呜呜……”

    欢欢趴在康乐乐的怀里大声的哭泣,声线盖过了康乐乐的声音,因为太过用力,所以声音显得很是沙哑。

    康乐乐完全吓住了,在她的眼里,自己的女儿一直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公主,从沒有一天想过她会扯破喉咙去喊叫,而且她此时的哭声总是给人一种上气不接气的感觉,一顿一顿的,看的让人心惊。

    “欢欢,不要哭了,妈咪沒事。”本來想要安抚孩子,可是因为怒气实在太大了,一收不回來,脸色还是很难看,语气也控制不住的重了一些。

    欢欢先是一愣,然后再看康乐乐,自然知道妈咪还在生气中,她害怕他们在吵架,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哭的更厉害。

    “妈咪,你们为什么要吵架啊,是不是因为欢欢不够听话?”

    ……

    一句话问的康乐乐无言以对。

    欢欢再看着脸色同样难看的明赤璀,哭道:“爹地,是不是因为我和妈咪都是普通人,所以你不喜欢我和妈咪?书上都说每个爹地都会像对白雪公主一样对自己的妻子,可是爹地,你为什么要这样和妈咪吵架,你不爱妈咪吗?”

    “……”

    这种话被自家女儿说出來,明赤璀同样无言。

    他怎么不爱她?

    是她不爱自己吧!

    被自己的女儿说出來,他只觉得万分悲哀,怎么可以这样……

    “爹地,你回答欢欢好不好,你是不是不爱妈咪?”欢欢逼问明赤璀,一脸受伤,两眼水汪汪的,真的是让人不敢说出伤害她的话。( 平南文学)

    “欢欢,爹地知道错了,爹地不再跟你妈咪吵架了。”他伸手想要去抱欢欢,可是被欢欢躲开,从她的眼里,他看到了女儿对康乐乐的依赖,还有那份由衷的信任。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心好痛,真的好痛。

    “爹地,欢欢不知道爹地妈咪为什么总是吵架,但如果妈咪说和爹地不能一起生活的话,欢欢一定会无条件的跟着妈咪走,如果沒有妈咪,就不会有欢欢。”

    “欢……”

    “爹地,请你不要不把我的话当成一回事,虽然我现在还小,但我不可能一直停留在五岁,如果你不爱妈咪欢欢也不会爱爹地,如果真的不爱,爹地就放过我和妈咪吧,虽然欢欢也很爱爹地,可是非要二选一的话,欢欢只会跟着妈咪,爹地也可以用权势把欢欢抢过去,但从此以后,欢欢只会是傀儡,欢欢绝对不会笑一,也不会再叫爹地一声。”

    “欢欢!!”

    最终,康乐乐还是很沒出息的抱着欢欢就坐在床上伤心大哭。

    她一直很害怕,欢欢经常和明赤璀接触和自己少接触后会慢慢的淡忘自己,就像当初对自己的爹地也只是提一提却沒有见的**一样。

    她怕她会忘了自己,可是她错了,而且大错特错,原來如果真的要选择,欢欢会无条件的站在自己这边。

    原來,她一直爱着自己。

    是她自己太自私,竟然不顾孩子的感受和明赤璀吵架,突然之间,康乐乐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的不值得。

    “欢欢,妈咪答应你,妈咪绝对不会丢你,不管是去哪里,不管未來在哪里,只要有妈咪的地方,欢欢都在。”

    “嗯。”

    欢欢重重的点头,只要是妈咪说的,她都信。

    翌日。

    康乐乐沒有想到,在她和欢欢好好的度过一晚后,等待她的却是个定时炸弹。

    只不过,这些也是后话,她后面才知道的。

    因为欢欢昨晚有些受伤,所以她一直安抚着欢欢,给她讲各种童话故事,虽然她已经很努力的向欢欢说明了自己是不会抛欢欢的,可因为前几次的经历,欢欢还是显的小心翼翼,直到后半夜看她还在才安心的睡过去。

    谁知,望着她熟睡的脸,她却失眠。

    以至于第二天,她顶着一个大大的熊猫眼跑进公司,因为來的比较早,公司也沒什么人,所以她就独自出去买了些早餐,坐在公司不远处的长椅上边吃早餐边等。

    沒多会儿,身边多出个身影,同时也坐在了椅子上。

    “你什么时候回來的?”康乐乐很是惊讶的看着身边的罗残,这段时间不知为何,他老是在国内和国外换着。

    虽然每次他在国内都会跟她打电话,在国外的时候也会跟她联系,可他一声不响的出现在身边还是挺讶异的。

    “昨晚沒睡?”罗残并沒有立即回答康乐乐,而是被她的黑眼圈吸引住了。

    “对啊。”

    康乐乐一脸尴尬,却又不好意思讲出失眠的原因,只得讪讪的解释,“昨晚看电视剧太晚了,所以……”

    “什么电视剧让你如此着迷?”罗残追问。

    康乐乐无言。

    天知道她真的好久沒有看过电视剧了,不是自己不喜欢,而是因为在美国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那会儿太忙,又要看孩子又要上班,所以沒机会看。

    回国后也是一堆堆的锁事,加上这段时间上班总是弄的她心力交瘁,哪还有心思看电视啊,自己也就随口一说,沒想到罗残还会在追问。

    “那个……就是随便看看。”这个理由还说的过去吧?

    一抬头,对着罗残疑惑的眼,康乐乐哦了一,后知觉的拍了脑袋,无语道:“看我这记性,我就随便按到一个台,然后被吸引了,就一直看,一直看,忘了时间。”

    “嗯,以后少看一些电视,特别不要熬夜,你知道女人熬夜可是很不好的,休闲的话适度就好,千万不要影响睡眠,第二天还要上班呢。”罗残笑容大大的,一脸无奈。

    “好。”

    巴不得这个话題就跳过去,康乐乐也不管听进去沒,只管答应。

    她以为罗残是善解人意,直到后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才反应过來,哪有电视剧一个台会播一整晚?

    他只是不想直接拆开她的谎言而已。

    “你说的对,看一晚上的电视剧真的会让人受不了的,我今天就感觉整个人沒力气。”康乐乐附和,其实她是真的感觉沒力气,主要是沒休息好,她想要睡觉啊。

    “很好吃吗?”罗残突然扭过头,直直的看着康乐乐。

    “嗯?”

    话转的太快,她有点反应不过來,侧头对上他目光,才发觉他视线停在自己手上的早餐上,原來刚才她在说话时在拼命的咬着早餐。

    唉,真是尴尬啊!

    不过这早餐的味道还真是可以,“挺好吃的。”

    “一段时间不见,你的食量见涨了啊。”他调侃着。

    乍一看,她一个人整整买了有三人份的,天!

    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沒睡醒的结果就是各种犯二吗?

    “那个……买多了。”

    “嗯,怎么办,我现在很饿。”罗残直溜溜的看着她的早餐,眼也不眨一,满眼的期翼。

    康乐乐的嘴角一阵狂抽,罗残这表情,不会是要她手里的早餐吧?

    虽然有一些她沒有咬过,可是……

    “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吧。”

    “其实比起去买的,我挺想吃你手上的.”

    晕!

    还是第一次对上如此直白的罗残,弄的康乐乐有点不知所措,愣在那里,直到他的声音再度响起。

    “唉,算了,看來我是被嫌弃了,我还是自己去买吧。”罗残起身想要离开。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