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连忙将他拉住,“我说大哥,你要吃就吃嘛,正好我一个人也吃不完,这不是怕沾了我口水怕你嫌脏嘛,怎么到你这里就是我嫌弃你了。”

    “我怎么会嫌弃,有现成的还要自己去买,这不符合做生意的斤斤计较。”

    “所以,简单了说你就是有便宜就占呗?”

    虽然呛了他一句,但康乐乐还是把手里的早餐递到了罗残面前,自己咬着手上咬了两口的包子。

    几秒后,罗残的视线再落到她身上,一眨不眨。

    “干嘛?”

    康乐乐总觉得今天的罗残似乎有些怪,和她的对话似乎两人已经非常熟,而且到一种自然的地步,好吧!她承认,她和罗残之间真的已经很熟了,只是平时罗残都冷冰冰的,怎么今天这么热情了,还让她有点不习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把你的豆浆也一起给我吧。”

    包子……

    这种早餐,他还真的沒有吃过,眼看着小小的包子一口吞去还真的有点咽人,说这话的时候,罗残的脸都憋的通红。

    康乐乐特别无语。

    给豆浆还沒什么,主要她有一个习惯,她把喝豆浆的吸管咬的已经不成样了,而这个豆浆盒完全又是那种不易打开的,这种情况,罗残肯定不会愿意花时间去研究。

    “那个……”康乐乐看着那已经不看不到正常洞口的吸管,一脸黑线,“你确定,要喝我的豆浆?要不然,我去给你买吧?”

    反正也不远,他应该会同意吧?

    “如果你想要我被直接咽死。”

    罗残直接夺过康乐乐的豆浆,也不管吸管不吸管了,几就把豆浆全喝光了,有了水,他也终于算是能缓一口气了。

    “你说你一个女的,吃这么多做什么啊,买那么多的包子也就算了,也不知道多买一个豆浆,不多买也无所谓啊,至少在包子沒吃完的时候你不要喝豆浆啊,还剩这么多包子,你就喝完豆浆,差点沒咽死我。”

    “……”

    救了他,他还有理了。

    这罗残,简直就是无赖。

    “要不是我,你早咽死了,还不知道感恩。”

    “如果我吃了你买的早餐而咽死了,你是要负责的,知道吗?”罗残毫不认输,还很有理。

    康乐乐无语到爆,不爽的瞪着罗残,“你要再说一句,我就从你手上把剩的包子全抢走,你这人就是好人沒好报,明明吃了我的东西还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真的是很搞笑有沒有搞啊!”

    “有!”

    罗残这次不和康乐乐继续呛去了,直接应承來,康乐乐的不悦才渐渐收起來,“这才符合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嘛!”

    “我在你心中的形象?”罗残很好奇,自己在康乐乐的心里难道还有地位?

    或者说,还有一个单独的位置?

    对着罗残认真的目光,康乐乐有些许不自在,“别这样看着我,今天的早餐就当我请你了吧,你不用还了!沒什么事的话,我去上班了。”

    眼看时间也不早了,康乐乐沒在耽搁,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走了几步后听到罗残的声音,“无论怎样,都要保证冷静。”

    她并不知道,罗残当时跟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认为罗残是因为刚才她发火,所以才会那样的吧!

    雷鸣集团。

    电梯门刚开,就看到叶青站在电梯出处不远,似乎在等人,还沒等她开口,叶青已经快步走上來了。

    “叶青?”

    因为她几次要求,所以康乐乐把最初的叶秘书改成了现在的直呼其名,而叶青也和康乐乐熟悉了之后也沒有像最初那么的官方。

    “乐乐,你终于來了。”

    “额……”现在才刚刚上班啊,怎么就是她终于來了?

    “怎么啦?现在不是刚上班吗?”刘美也不在公司,沒人故意欺负她了,叶青堵在这里等她不用多说,只有一种可能了。

    “明赤璀找我?”

    一提到这个名字,她真的整个人都不好了,语气也变的冷冰冰。

    因为两人一边走一边再说,所以秘书室的其他同事听的清楚,见康乐乐直呼其名都有点惊讶,不过也沒多大表情,毕竟两人女儿都有了,叶青也是见怪不怪了,直接点头。

    “是总裁找你。”

    “……”

    一听真的是他,康乐乐完全就沒了心情。

    该來的总会來的,叶青本职的将她带到门口通报了一声,她就只有自己出去了,不知是什么事,叶青给了她一个加油的动作,然后离开了。

    办公室里,明赤璀静静的坐在那老板椅上,并沒有像原來那样一进來就看到他批着文件,不然就是对着电脑,这一次,从她进來的这刻起,他的视线就在自己身上,看着她的目光,整个人冰冰冷冷的。

    反正康乐乐也习惯了,静静的走上前。

    “总裁,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欢欢,她康乐乐这辈子不会踏足这里!

    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带着欢欢消失掉,永远的离开,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去!

    “过來。”

    他看着她,视线落在面前的会客椅上,康乐乐有点犹豫,一直以來她进來,他从來不会叫她的,今天太阳这是打哪出來的?

    虽如此,但她不矫情,还是直接过去坐着,心直口快的问,“有什么事?”

    她不觉得,她所谓的讲礼,最终会换來什么,与其让自己憋的不行,还不如有事直來直往,两说清楚。

    “怎么,和别的男人谈情说爱都有时间,这上班时间,我这总裁找你,你还觉得不耐烦了?”他一段嘲讽的话,配着这段鄙夷,感觉真的是不太好。

    和别的男人谈情说爱?

    她指的谁?

    还是说今天早上她和罗残一起吃早餐的事,他看到了?

    既然如此,他更不应该这样讽刺自己啊,且不说她是欢欢的母亲,至少说罗残是他的兄弟吧,他至于用他兄弟來侮辱她吗?

    “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讽刺的目光让人看了反感,她就侧头不去看。

    “呵。”乍然间,听到他鼻息传來的嘲讽哼声,紧接着属于他霸道不可一世的嘲讽接踵而來,“康乐乐,我不管你要怎样狡辩,也不管你的作风是有多乱,这一切我都不管。”

    “我的事,也不需要你管,无论我的作风怎样也是我的事!”

    明知道他的话沒说话,但康乐乐实在是听不去的大声打断,谁來拯救一明赤璀这个不可一世的混蛋啊!

    他以为他是谁啊?

    “你的事?”

    这三个字,他听的发笑,而事实上,他也的确嘴角带着笑意,不过满是嘲弄,“康乐乐,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就算你要泡男人也给我在人后,别给我在人前丢份,我明赤璀的脸不是你可以丢的起的。”

    “明赤璀!”康乐乐火大的站起來,怒视着他,“你以为你明赤璀三个字就了不起啊,一天到晚沒事就找茬,这是在上班,这是在生活,你以为我沒事成天和你在这里找茬是不是啊,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日子,有事你就说,沒事我就出去上班。”

    “最好你这盛气凌人能一直维持去。”他冷嘲一声,将头一侧。

    气的康乐乐想要两拳打在他脸上,不能沟通就不要沟通,康乐乐只当他是叫自己进來发一阵疯而已,扭头就要走,却被他叫住。

    “我话还沒说完你要去哪?”

    康乐乐回头,冷冷的看着他,“明大总裁,你到底想要怎样,你是大总裁想上班就上,不上就可以玩,可我不行,我还有一堆事要做。”

    “你还知道我是总裁?回來!”他命令。

    她一动不动,“总裁,请你有事就直说,不要卖关子可以吗?”

    砰,,

    一刻,她看到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直接扔到她面前的地上。

    “这份合约好好看一,班前签好给我。”

    又是合约!!

    一直以來他给自己的都是羞辱性的合约,康乐乐连看也不想看,直接回答,“我不会答应的。”

    “你确定?”他抬头反问。

    她点头,“我确定。”

    她不想再被他控制。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告诉欢欢,她已经被自己的亲妈放弃,以后你们就不需要再见面了。”

    “什么?”

    简直就是混蛋!

    又拿欢欢來威胁她,可是康乐乐毫无办法,只得咬牙捡起那份合约,“总裁,我班前一定给你答案,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可以。”他爽快的答应來。

    康乐乐就像解放一样,立即就奔了出去,身后却响起他阴恻恻的声音。

    “去叫叶青把你今天会的男人给我叫进來一。”

    身子猛然一震。

    康乐乐怒火中烧的抬头看着明赤璀,冰冷道:“明赤璀,你明知道我和罗残沒有什么,你这样到底是侮辱我呢,还是羞辱你哥们儿呢?原來在你的心里友谊也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你只是亲情比较淡漠呢!”

    “康乐乐!”

    嘭!

    猛的一个大力,康乐乐重重的将总裁室的门一摔。

    身后,明赤璀先是愣了一,然后气的将手边的摇控器直接扔出去摔在墙壁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