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自己完全放松的靠在皮椅上,脑海里不断的闪现出今天早上他开车等红绿灯时看到的场景,他们两个坐在一起,笑着分享同一份早餐,別着同一杯豆浆。

    她脸上的脸,还有故作生气时掘起的嘴……什么时候起,他们两个已经这么熟悉亲热了?

    最可恨的是,他看不去想要走,却怎样也沒有力气去踩油门发动车子离开,她的一瞥一笑,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

    康乐乐,你到底是要和华强结婚。

    还是已经了残?

    茶水间。

    康乐乐打扫完洗手间后就转战茶水间,刘美不在办公室,其他的秘书对她不会太友好,但也不会故意找她茬,总的來说,即使打扫的这个活挺办,但整个人也放松不少。

    见打扫的差不多了,她才有时间为自己接了一杯水坐在一边休息,一边看明赤璀给她的那份合约。

    本來以为又是什么不公平条款,却沒想到……

    震惊的康乐乐,拿着契约直接冲进了总裁室。

    “明赤璀,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两个结婚,连日子都订了,你还是这么霸道,既然如此你……”

    总裁室里。

    罗残以及另外一个西装革履,却也十分优秀的男人坐在里面,显然三个人正在谈论什么,对于她的出现都十分震惊,从另一个自己沒有见过的男人被自己吓的手上的书都掉地上就可以看出,她的出现,是有多么的突兀。

    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内容,明赤璀有未婚妻这是全国都知道的,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一个女的说明赤璀让她和他结婚,这让罗残身边这个从來沒有见过康乐乐的男人震惊到不行。

    主要的还是他认识琳达,那可是一个温柔美丽的中国女人,多少人想要拥有的啊!

    终于还是如此做了。

    罗残的眼里写满痛心,紧紧的看着康乐乐,赤璀只要那样做了,那就真的只有结婚那一条路了!他不曾想过,自己这次回国來听到的就是这个消息,现在居然还是让他亲眼所见。

    唉!

    罢了!

    他和康乐乐之间,他对她的爱,本來也只是单边,且不说康乐乐根本就不知道,就凭他们中间已经有了欢欢,这一点,估计是他惨败的直接原因。

    一抬头,竟然对上明赤璀的冰冷的目光,罗残一惊,果然还是沒能瞒住,即使他已经很小心了。

    他苦涩一笑,侧着头沒有再说话。

    明赤璀也沒说什么,将头侧开。

    一边的美男子觉得现在的气氛突然有些怪异,他认为这是因为刚闯进來的康乐乐,他转动转椅,看着她,惊奇的用英文说,“噢!东方女孩,怎么每个都可以这么美丽。”

    “……”

    这个男人抄着一口流利且不带口音的英文让康乐乐有些讶异,看他的样子明明就是一个中国人,怎么感觉……还好自己在美国呆过,不然还真的听不懂。

    她笑笑,不语。

    男人突然感觉她很有意思,侧头看着罗残,“残,你认识这个美女吗?”

    “嗯。”罗残点头。

    男人再看着明赤璀,“她是來找你的?”

    明赤璀点点头,不置可否。

    “ok!”男人一摊手,满口无奈,“请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需要回避?”

    “走吧。”罗残站起來,用行动向那男子表明,现在他们的确不适合呆在这里。

    男人一摊手,表示懂了,也跟着起身。

    “你们就在这里吧,沒事,反正也是家事!”明赤璀轻描淡写的给出了结果。

    罗残身子猛的站住,但脸上却是毫无表情。

    那男人显然也很有兴趣,扭头故意坏笑着,“这个,我们在这里是真的合适吗?”

    “嗯。”

    得到应允的男子立即返回椅子上坐着,一脸期待。

    “我还有点公事要处理,我就先出去了。”罗残开口,呆会儿的内容,真的不是他想要听的。

    说完这话,罗残还给了康乐乐一个眼神,康乐乐一时之间并不懂那是什么眼神,只是感觉闷闷的,不知为何。

    “噢残,不要这样子,如果你也出去了那我肯定不会好意思在这里的!你也知道我这次來时间有限,我可是很想争分夺秒的和你们呆在一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也在这里嘛,赤璀说了,这是家事,既然如此,我们几个的关系,听听应该沒事吧?”

    男人可是非常想听的,有赤璀的八卦啊,怎能不让他兴奋?

    “亚瑟……”

    罗残很无语,亚瑟的这一段话相当于是阻止了罗残想要离开的打算,他一脸的无奈。

    亚瑟耸耸肩,表示无辜。

    他知道这样不好,可是他真的很感兴趣啊!

    请原谅他的八卦。

    “对不起总裁,我不知道你有客人在,我等再來找你吧!”

    亚瑟想听,她康乐乐还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讲这些事呢。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就像罗残一样,她也被叫住,只是叫她的人,居然是明赤璀。

    “怎么?你要说什么,还必须得我和你单独说?当着我兄弟的面,你就不能说了,是害羞,还是在隐瞒什么?”明赤璀犀利的眼落在自己身上,似乎要透过她看到她心里的伪装。

    知道明赤璀话里有话,且对象是把罗残也牵了进去,康乐乐紧紧的皱着眉头,非常不爽,但也强忍着。意识去看罗残,只见他一脸平静,丝毫沒有明赤璀的话而有一点点的不悦,沒有因为自己影响到他们,康乐乐多少放心了不少。

    只是依旧厌恶明赤璀说的话,“总裁,我要说什么你心里清楚,至于隐瞒不隐瞒的,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只是我现在突然想起还有事要做,等你也不忙的时候我再來找你,可以吗?”

    “我现在就有时间!”

    明赤璀都这样说了,康乐乐还找的到什么理由去说呢?

    而且,他是操控者,而她呢?

    无所谓,不就是当着别人说嘛,沒关系!

    康乐乐顾虑一明赤璀不愿意,她也就一豁出去了,直接上前把那份合同扔到明赤璀面前,瞪着他,质问着,“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和你结婚,我们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

    她沒想到,明赤璀给她的合同竟然是让她和他结婚,而且要相亲相爱!

    她不懂,如果是相亲相爱,那还有什么必要签合同?所谓的扮演相亲相爱,那又何必结婚?

    “结婚……”

    这两个字让亚瑟震惊,眼珠都要掉來了,赤璀不是有未婚妻吗?不是那个琳达吗?为什么是面前这个脾气有点火爆的美女?

    天!

    谁來告诉他,在他去环游世界的这一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罗残,希望他能稍微给他解释一,却发现罗残的焦点根本就不在这件事上,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注意力也沒在这上面。

    真的好奇怪的感觉!

    得不到答案,他再转头看着当事人明赤璀,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明赤璀沒有生气康乐乐的无理行为,将那份合同从自己手上扔开,抬眸平静的看着康乐乐,轻启嘴唇,“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心里不清楚吗?”

    “什么叫我和你结婚,还得是要相亲相爱!”他不怒,那她也拼命的让自己平静就好了。

    “我不觉得让我的女儿去叫别的女人当妈妈是一件好事,虽然你这个亲生母亲是有那么的称职。”他一脸冰冷,眼里毫无温度,就好像她是真的不称职。

    康乐乐怒,“我不称职,你以为你就称职吗?”

    “至少比你好。”他将话回堵回來。

    康乐乐火气瞬间就起,张嘴就道:“比我好欢欢还要我不要你,你真心为世界离了你就不能转了?未免你也太看的起你自己了。”

    “是吗?”他不怒,反而扬起开心的笑容,“世界离了我不能转,但你惹沒有我的认可,你的世界还真的是沒办法运转。”

    “前提是你不拿孩子威胁我。”

    “我有威胁你?”他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如果我沒有记错,是你自己在沒有能力扶养女儿的情况才不断的妥协吧?那叫我威胁你?这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你不要被人控制,那你自己就强大起來,否则就安静的在这份合同上签字。”

    md!

    明赤璀,你不就是有钱有势吗?

    除了这两样,你还有什么啊!!!

    虽然,她明白,在这个现实的社会,往往人们不屑的东西,却是当人最需要的,虽然她不屑,但却也是因为她沒能力,所以才斗不过明赤璀。

    所以,他才一直死死的吃定了这一点。

    她忍!

    为了欢欢,她能忍就忍!

    “明赤璀,你有未婚妻,你让我和你结婚是什么意思?”如果沒有错,她那天好像记得是他们就快要结婚了吧?具说婚期也定了來了,明赤璀这又唱的哪出?

    “女人,似乎这些事不是你关心的。”他轻描淡写。

    康乐乐却像被一大团火不停的狂烧一般,气的抓狂,“不好意思,我不会嫁一个已经有老婆的男人!我康乐乐就算是为了孩子也不会去成为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所以明大总裁,请恕我不能签这份合同。”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