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晕,明大总裁,你这又唱的是哪一出啊,琳达那个美人儿你不要啦?”康乐乐愤怒的离开了,亚瑟却是意犹未尽,八卦的心真是不分难女啊。

    “你想说什么?”

    明赤璀恢复了忙态,低头不停的批阅着文件,认真严肃的模样和刚才与康乐乐对话时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惹的亚瑟一阵不满,“我说明大总裁,我们这可是有两年沒见了,你见我居然沒有一点热情,这样子我会难过的,你不知道吗?”

    “是有多难过?”

    “呃……我心碎。”

    “沒事的话就赶紧离开,别在这里浪费我的口水,占着我的地盘,中国的女人还是很多的,不要矜持,让罗残带你去疯玩一。”明赤璀面在笑,却是一副嘲弄神色。

    从大学起,亚瑟爱风流成瘾,这么些年过去了,他还是一点也沒有变,现在还是如此,就算是去年环游世界一年,时不时的也会收到他和不同女人一起的合照,明赤璀爱损他也不是一两天了,大学的时候,大家的志向都一样,可是这亚瑟在答应了一起去军队后,某一次夜店的经历让他彻底的改变了看法,以至于发展到现在让女人们又爱又恨的花花公子。

    “还说呢,你还不是左拥右抱吗?”亚瑟不服,侧头看着罗残,寻友,“罗残,你说他是不是,一声不吭的就连孩子都有了!现在娶的是琳达,可是还想要再养一个,你说说,自己都这德性了,还好意思说我,你说这人过不过份。”

    “……”

    罗残点点头,却不知说何是好。

    “残?”

    亚瑟沒想到罗残会沉默,又叫了一声,不过思残的思绪已经走开,所以沒听见。

    亚瑟只有再叫,“罗残,你干嘛呢?”同时伸手在他眼前摇晃。

    “怎么了?”罗残回头,显然沒听到亚瑟说的。

    “晕!”亚瑟心灵真的很受伤,想他可是人家眼中的焦点,在他们两男人面前,自己就像摆设了,好看的双眼一翻,非常不爽,“看你这心不在焉的样,你是了琳达,还是喜欢上了刚才出去的这个女的啊?”

    本來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却让罗残沉了脸。

    亚瑟心一惊,本能的去看另一面的明赤璀,却见他的脸色也很不好,心粗的他,似乎也明白一些。

    “你们……”

    “我呆会儿还有个会,就先出去了。”

    罗残沒有回话,大踏步就出去了。

    亚瑟尴尬的坐在椅子上,看看门口,又看看明赤璀,见他同样的脸色难看,他有些结巴,“残,他……”

    “什么时候,你的话这么多?真是变的让人讨厌。”

    “……”

    一整天,明赤璀沒在找过康乐乐的麻烦,她以为,这件事就算不被终结,至少今天也会消停一些吧?

    刘美不在,所以康乐乐除了打扫外就去帮助秘书室的影印文件,做些报表什么的,虽然一直有活,便都和大家一样的,一到了班时间叶青就叫她班了。

    从她的眼神里,她读到了抱歉,因为刘美的事。

    康乐乐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大家也沒有明说,便一起坐电梯离开。

    想着昨晚的情绪崩溃,康乐乐打算班后直接去明赤璀的别墅陪陪欢欢再回家的,却沒想到,刚出公司在大门口就被一个超跑拦住,一张让她想要逃避的脸出现在眼前。

    “上车。”明赤璀坐在驾驶位上,脸色冰冰的,看不出一点温度。

    她又沒惹他,一天到晚摆出那副她欠他几百万的样。

    康乐乐的脸也一沉,“不上。”

    “上车。”明赤璀再重复。

    康乐乐也倔,她又不是他养的人,凭什么他能这么理直气壮?

    “有什么事你就说,我沒上,等我坐公车就可以了。”

    公司外面大把公车, 谁稀罕坐她的烂跑车啊,真受不了。

    “我再说一次,上车!”

    “叶青,刚才你不是说要去逛商场买些东西吗?我刚想起,我也要买一点东西,可不可以搭你的顺风车?”

    躲不掉,康乐乐只有求助于一边的叶青。

    叶青完全沒想到康乐乐会将话題推向她,面上虽平静,但对上明赤璀阴沉的眸子心里还是发忤的很。

    “那个……我老公刚才跟我打电话说先去吃饭。”

    叶青……

    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抛我呢?

    康乐乐欲哭无泪。

    叶青:大小姐,你就别害我了,我还靠这份工作吃饭呢!

    康乐乐:你确定今天不拯救我吗?拯救我吧,你也不会失去这份饭碗的、

    叶青:我知道不会,可是我不想未來一月我都会过在监狱般的生活,饶了我吧,你就跟着他走吧!

    康乐乐:可是……

    “乐乐,我老公估计到了,我就先走了啊,我们次再一起逛街。”

    扔这句话,叶青果断的抛弃了康乐乐。

    结果就是她傻傻的站在那里,接受着明赤璀不断向她投來的鄙夷眼神,“要不你再去拉一个能让你当挡箭牌的同事?”

    “……”

    拉你妹!

    “上车。”他失了耐心,头一侧,给她最后通牒。

    真不是康乐乐矫情,她真真真真的不想和明赤璀有直接沟通,每一次都以吵架结束,她是真的累了。

    她左顾右盼,只希望江若晨能出來在这关键的时候拯救她,可是她发现自己又天真了,江若晨还在大厅看到他们在一起,她已经直接对她挤眉弄眼了,可是那死丫头竟然转头回公司了,摆明了就是不帮她。

    康乐乐已经数不清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有多少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了。

    “康乐乐,你真的是在挑战我的耐心?”

    车里,他带有情绪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

    此时的她,真的已经找不到借口了,但她真的不愿意和明赤璀单独沟通。

    “明赤璀,有什么事,我们可以电话说吗?”

    “一,二……”

    “你现在除了用欢欢來威胁我,你还会怎么样!”

    摔上车门,康乐乐恨不能两耳光拍死明赤璀,这个混蛋!

    耀眼的布加迪风骚的快速行驶在路上,近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占地上千坪看起來像城堡一样的房子里,他熟练的将车开了进去。

    康乐乐的心在这一刻彻底的冻住,怒不可遏的瞪着明赤璀,“你要做什么,停车!!”

    他竟然带她回明宅!

    他是不是疯了!!

    他不但不停,反而一脚踩油门。

    “明赤璀,我让你停车,停车!!”她崩溃大叫,她不要來这里,不要來这个恶梦般的地方。

    “怎么,心虚了?”他沒有看她,但眼里的讽刺已向把箭刺向她。

    一句话,说的康乐乐沒有反应过來,恍惚间,车子已经停,佣人已经接过钥匙,她只能车。

    望着面前这个來了两次,熟悉且又陌生,她一辈子不想踏进的地方,她的心揪的紧紧的。

    前一次來这里是什么情景,她还记的清清楚楚,在这里,她亲手将欢欢送了出去,如同噩梦一般的地方,她一辈子不想踏入。

    “孩子在里面,进不进來随你。”

    留这么句话,他已经快步走了进去。

    孩子在里面!

    这几个字,将她想走的脚步紧紧的拉住。

    大厅里。

    意料之外的,欢声笑语。

    欢欢如同一个活宝一样,游走在几个长辈面前,爷爷,奶奶,太爷爷,这几个称呼不断的从她的嘴里说出來,几个本來不苟言笑的长辈皆露出欢快的笑声。

    明赤璀走进去,欢欢最先发现,从明父的怀里蹦來,欢快的向明赤璀小跑过來,“爹地,你來啦。”

    小小的身影一跃到明赤璀面前,顺势将她抱起來,“嗯,爹地回來了,欢欢今天乖不乖啊?”

    “乖。”欢欢亲了明赤璀额头一,甜甜道:“奶奶今天带欢欢去吃了好多好吃的,欢欢好开心啊。”

    “真的吗?”明赤璀温柔的问。

    “真的。”

    看着不远处的他们,康乐乐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一方面,她希望欢欢和明赤璀间的关系很亲密,但另一方面,她又不希望如此,只要一想到欢欢和他感情很深,等到明赤璀结婚的时候,她得叫琳达为妈妈,那会儿的她,得有多痛苦啊。

    还在想,明赤璀已经抱着欢欢转身,欢欢本來高兴的眸看到站在门后的康乐乐时大放光彩,双脚不停的动着,“妈咪,爹地放欢欢來,欢欢要妈咪。”

    随着欢欢的声音,原來躲在角落不起眼的康乐乐瞬间成为这个大厅的焦点,刚才的欢快气氛,也在这刻,瞬转冰冷。

    她的身子也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直到欢欢扑进她的怀里,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吻,“妈咪,你是和爹地一起來的吗?”

    她好开心啊!

    本來还以为妈咪和爹地昨晚吵架后短时间内不会说话,沒想到今天一起回來了,她好开心,好开心啊。

    “是。”

    她想好好的和欢欢亲热一番,可是她不能,大厅多少双冰冷的眼射向她啊,只有僵硬的笑笑,也沒有去抱欢欢。

    欢欢小失望,“妈咪,你今天怎么不抱欢欢啊,是不是嫌弃欢欢吃了太多东西啊?”

    康乐乐摇摇头,心中一片心酸,何时起,她抱自己的女儿还得看别人的脸色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