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她不能那样,欢欢是她的女儿,她有这个权利。

    想到此,她正准备弯腰抱欢欢,眼前却被一个黑影闪过,明赤璀抱起了欢欢,而且一脸笑意,“欢欢,你看妈咪那么瘦,抱欢欢的事还是交给爹地來,可以吗?”

    “好。”

    只要爹地妈咪能好好的,谁抱也一样。

    欢欢再次被明赤璀抱着,童言无忌也在她身上展露无疑,“爹地,你和妈咪和好了吗?”

    呃……

    康乐乐好无语啊!

    这个臭丫头。

    明赤璀故作暧昧的看了康乐乐一眼,故意神秘,“你猜一猜好不好?”

    “我猜爹地肯定和妈咪和好了,不然妈咪怎么会害羞,妈咪你的脸好红哦。”

    “好啦,欢欢你不要皮了,你不觉得爹地妈咪还沒有跟太爷爷他们打招呼吗?全被你占有了,这样子不礼貌哦?”

    就这样,康乐乐的手被欢欢牵着,來到了明老爷子他们面前。

    “太爷爷,昨晚爹地惹妈咪生气了,可是今天他们和好了哦,欢欢好开心。”

    随着康欢欢这句话,欢欢有一种想要泪奔的感觉,欢欢啊欢欢,你确定是我亲生的吗?

    “欢欢,这种事是我和你妈咪之间的小秘密,你怎么可以跟爷爷他们讲呢?你妈咪脸皮薄,你不知道吗?呆会儿她生气了,爹地可是不哄的。”

    明赤璀暧昧的看着康乐乐,同时抱着欢欢回到了沙发上,说完这些,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看着康乐乐,“过來坐吧,站在那里做什么。”

    “……”

    自己在这里的不受欢迎她是那么清楚的感受着!

    从自己一进來,明老爷子他们的脸色阴沉的实在让人可怕,很明显的不愿意看到她,她想,如果不是当着欢欢在这里,可能早就发火让她滚蛋了吧!

    对于明赤璀的话,这次康乐乐沒有反对,不因为其他,只是因为她站在人前显得特别的突兀,与期如此,还不如坐在他们身边,至少有明赤璀这个大块头挡着自己。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到现在为止,她根本就不清楚明赤璀叫自己來这里做什么!

    这种尴尬的气氛让她非常不爽的拐了明赤璀一眼,力道有些大,所以他有些痛,不悦的皱紧眉头盯着她。

    “你到底玩什么花招呢?”

    康乐乐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质问他。

    明赤璀当什么也沒有听到,很自然的听完之后将头抬起來看着一边的明母,“妈,还有多久可以开饭?”

    “……”明母沒想到明赤璀带着康乐乐回來居然沒事说,反而开口问这个,有些讶异,但还是很得体的回答了,“快了。”

    “爹地,你很饿吗?”

    缓和气氛的小天使又出來缓和气氛了,声音很响亮,非常悦耳很是好听,欢快童真的语调缓和了一明老爷子他们的怒气,但不能改变他们冰冷的神情。

    在这里最不受欢迎的就是她了,她想不通,明赤璀难道是带她來这里受侮辱的吗?

    明老爷子他们并沒有像之前那样抓着她就问她,或者说直接让她离开,这一次的他们,似乎不愿意和她说话,全部的人面色冷冷的,甚至看也不想看她一眼。

    康乐乐在这种气氛憋的不行,明赤璀也故意不说话,一想着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莫名其妙的來受这些气她就想不通。

    扑哧一,她直接从沙发上起來。

    “妈咪,后花园很漂亮,欢欢带你去玩一玩,可以吗?”康乐乐的话还沒说出口,欢欢就已经抢先了。

    两个如黑宝石的眼球满是期翼,如扇般浓密的睫毛也是期盼的一眨一眨的,让人根本就无法拒绝。

    “我……”

    她想拒绝,可是比起刚才更加刺骨的冰冷眼神不停的传來,康乐乐也是个倔强的人。

    她也沒有什么错,要怪就怪明赤璀,是他强叫她來的,又不是她不请自來,凭什么自己就像个罪人一样。

    腰身一挺,康乐乐直爽的道:“好,正好我也想去走走散散,这里太闷了!不过欢欢,妈咪可是第一次去哦,你要带路.”

    “走吧妈咪,我可是很聪明的,过目不忘,去过一次我就知道了。”

    康乐乐被康欢欢拉着手向后花园去了。

    看着他们俩的身影消失在大厅,原來沉默的气氛也在此时由一根拐杖愤怒砸地的声音开始打破。

    明老爷子气的用拐杖狠狠的敲打了几地面。

    明父不满的瞪了明赤璀一眼。

    明母则是无奈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然后瞪着明父,希望他能出面缓解一老爷子的怒气。

    唉。

    明父叹喟一声,无奈的看着明老爷子,“爸,不要生气了,毕竟她是欢欢的妈妈,欢欢还小,是需要母亲陪伴在身边的时候。”

    “哼,陪伴?”

    想着那个女人离开时说的话,明老爷子气就不打一处來,“那是陪伴吗?这个家太小让她呆的太闷了,女儿,她要真在乎女儿会有那些事情发生,会当着女儿的面说这些吗?真不敢想象欢欢被她一直带大,会是什么样。”

    “爸,你不要生气了,和她生气也犯不着。”对于明老爷子的愤怒,明父虽能理解,但他并沒有那么生气。

    因为对于琳达,他并沒有像老爷子那样,有当初的承诺在,所以会从各方面去想一些问題。

    “爸,不要生气了,反正她一会儿就走了,要不你先回房休息一会儿吧?呆会儿吃晚餐的时候我去叫你?”

    “不去!”明老爷子气的直接拒绝,扭头怒视着明赤璀。

    他要明赤璀给一个解释。

    明赤璀一脸平淡的回看老爷子,轻描淡写,“爷爷,你不用生气,那是我女儿的妈,这层关系无论你怎样生气也是断不了的。”

    “你这是还对她念念不忘?”明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铁血的人,他的地位,他一生的成就,注定了他不会为了谁妥协,所以一说话就是直搓人家的痛处。

    “你忘了在医院差点死去的那段时间是谁陪着你的?你忘了你舍命救的人在你生命垂危的时候是怎么做的?你在受罪,她在享福。”

    “……”

    明赤璀沒说话,但脸色阴沉的很可怕。

    “你忘了当初是沒日沒夜的守护在你身边的?她只是给你生了一个女儿而已,她已经收了钱,既然如此就不该出现在明家,你把她带回來是想怎样,取那么个沒心沒肺的女人吗?”

    “爷爷,这件事情我会看着办,我不希望你插手。”

    明赤璀站起來,显然不想正面回应这件事。

    明老爷子起的拐杖不停的砸地,怒骂着,“你这个沒良心的,你把她带回來做什么,你这样对的起琳达吗?你不要忘了,这个女人都对你做过什么,和她相比,琳达对你如何,你还有多少就要和琳达结婚了,你把这个心怀不轨的女人带回來是想纯心气死我是吗?”

    “爷爷,我说了,这件事,我会看着办!今天我只是带她來接欢欢回去,你不至于这么激动。”

    花园里。

    因为了妈咪的陪伴,欢欢显得空前的兴奋,总是在乐乐的面前一路狂跑,十分开心,手舞足蹈的一路上,一边走还一边向康乐乐介绍,俨然一个小女人模样。

    “妈咪,你快來跟我去看那边的玫瑰花园,保姆阿姨带我去玩过,真的好漂亮,好美,比以前我们在美国的时候看到的花园要美上好多。”

    “真的吗?”

    欢欢脸上的笑容,是能最快消除康乐乐阴郁心情的良药,情不自禁的附和她。

    “对啊对啊!”欢欢继续欢笑着,兴奋着,“妈咪,你走的快一点,欢欢带你去看,真的可漂亮了,上次去欢欢还偷偷的摘了一朵呢,藏的好好的不让爹地他们知道,那是给妈咪留的,可是欢欢沒照顾好,坏了……”

    小丫头在去花丛的道路上,因为讲到花坏了,整个人都沉闷了一,一脸的伤心。

    “傻丫头。”康乐乐将她揽在怀里,“一朵花而已嘛,你为何这么在意啊!以前你把留给妈咪的蛋糕吃了也沒见的这么不好意思呢,现在是玩深情吗?”

    康乐乐眯着眼瞄着康乐乐,眼里净是嘲讽,这鬼丫头,回头后善变了不少嘛。

    “妈咪。”对于康乐乐的指控欢欢不干了,本來还背着的手拿到了胸口,瞪着俩大眼珠,努力的解释,“欢欢沒有偷吃蛋糕,真的是掉到地上了,然后欢欢想着以后重新给妈咪买,所以欢欢就捡起來,本來想扔了,可是……”

    “可是你看着实际上沒有多脏,所以你就拍了拍,然后就自己吃掉了,是吧?”

    听着欢欢千百次的解释,康乐乐只想笑,这鬼丫头,明明就是自己想吃,还表现出深情款款的模样,真的是让她又恨又爱啊。

    以前她不知道欢欢这点像谁,不过现在她似乎多少明白了一点。

    “妈咪,真的是掉地上了,真的是脏了,所以我吃了。”

    “康欢欢,你别忘了啊,你可是我十月怀胎生的,就你一个菜掉自家桌上都不吃的洁癖小鬼,还能去吃掉地上的蛋糕?妈咪可不像你那么小气哦,吃了就吃了,现在就不要拿出來说了嘛。”

    妈咪……

    你不是很笨的吗?

    在美国的时候你都要相信,可是为什么回国后你就要点穿我呢?

    感觉不会在爱了。

    “妈咪。”

    小丫头被点穿了谎言,有些尴尬了,埋着头一脸羞红。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