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的心情,也被这丫头弄的好了起來,扑哧一声笑出來,响了康欢欢一个爆粟,“我跟你说,死丫头,你要是再想找借口骗我,我可是会揍你的,如果你不想屁股开花,可别怪我手不留情哦。”

    “妈咪,我可是美女,为什么你老要揍人家嘛……打丑了以后不能给你找帅女婿了。”

    天!!!

    这小丫头的思想,她已经接受凌乱了。

    康乐乐的嘴角一抽,“你到底要不要带我去玫瑰园,到底还要不要向我展现你对我的爱了?”

    “哦,对喔。”

    欢欢这才想起來刚才跟自家妈咪说的什么,双手一展开,扭着小屁股就向前跑去,“妈咪,快來,快來,马上就到了。”

    到了目的地后,欢欢躲到花丛里慢慢的游走着,一副贼明鼠眼的模样慢慢前行,康乐乐本來沒进去,可是看到欢欢那做贼的模样,无语的出声,“康欢欢,你是打算把这些破花偷去卖吗?那么小小翼翼的做什么?”

    “嘘!”

    几分钟后,一朵很漂亮的白玫瑰出现在自己面前,带着独特的花香,拿着它的还有额头上冒有些许汗珠的康欢欢,足以可见她是在花丛里找了多久。

    “你看你的汗,就一朵花而已,你至于吗?”

    她将她的汗水擦干,欢欢一脸红彤彤,但笑的十分开心,她将话递给康乐乐,“妈咪,你小声一点,阿姨说这里的玫瑰花是太爷爷打理的,而且太爷爷……”

    因为刚才在花丛在里面欢欢还爬行了一会儿,所以现在说话有点气喘吁吁,康乐乐中途会打断她,“好了,妈咪领了你的心意了,你先坐着休息一会儿,你这小丫头以前沒见的,现在怎么变的如此煽情?”

    想想以前欢欢和自己老是斗嘴,可是回国后似乎每次一起,她都会做让她感动的事。

    她真是觉得自己愧对于她啊。

    “妈咪,我找了好久,这朵和我上次摘的那朵才终于有点像,虽然不是那朵,不过妈咪,你就勉强收吧,阿姨说这里的玫瑰比普通玫瑰高级多了,阿姨还说,小孩子养不好玫瑰,所以这一朵妈咪要好好养哦。”

    “……”

    不知为何,康乐乐觉得眼圈有点湿润。

    “欢欢,一朵玫瑰是很难养的,而且妈咪也沒那个耐心,这玫瑰园看看就可以了,你为什么要摘?”

    “妈咪,你不喜欢吗?”本來还因为自己好不容易摘到一朵满意的而高兴中,一听自家妈咪的话,欢欢的脸就垮去了,感觉要哭了一般。

    康乐乐直接吓一跳,“不是吧,现在你是水做的吗?动不动就要哭?”

    “不是的妈咪。”欢欢的眼泪一颗颗的來,她一边擦,一边委屈的说,“欢欢知道你不喜欢这朵,上一次我摘的那朵真的很漂亮,妈咪一定会喜欢的,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沒有听保姆阿姨的话想要自己照顾的话,妈咪今天來一定能看到。”

    “……欢欢。”康乐乐认真的看着她,总觉得现在的欢欢在她面前似乎变化了一些,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你告诉我,你最近怎么回事?”

    “妈咪,欢欢沒事啊。”

    小家伙仍不断的抽泣着,只不过声音在慢慢变小。

    “沒事?”康乐乐明显不信,她将欢欢掰过來正对着自己,严肃的再次开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过的不开心,还是有什么事瞒着妈咪不告诉妈咪?”

    以前她和欢欢在一起相处,母女两总是各种斗嘴,气氛虽然看起來在争吵,但很欢快,现在这样的情景似乎越來越少了。

    “妈咪……”

    有人说,孩子在自己妈咪面前的确是忍不住自己毛病的,这句话说的沒错,欢欢很想一直忍着的,可是康乐乐一问,她的眼泪就哗哗的往流,怎样都控制不了。

    “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她的女儿,她知道,这段时间來总是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只是她忽略了,以为是新环境不同,不习惯而已。

    “妈咪,你先告诉欢欢,你喜不喜欢这朵花啊?”康乐乐仰着头,一脸期翼,双眼通红。

    “傻瓜,只要是你给妈咪的,妈咪都喜欢。”

    一手拿着花,一手将欢欢搂在怀抱。

    “妈咪,以后欢欢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不要离开欢欢,千万不要抛欢欢!妈咪不要和爹地吵架,爹地如果生气了,欢欢就得和妈咪分开,欢欢不想和妈咪分开,爷爷他们会经常带我來逛花园,会给我买好多漂亮的衣服,爹地也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可是妈咪,以上这些,如果沒有妈咪在身边,欢欢一点也不快乐。”

    轰!

    脑袋一炸,康乐乐只感觉自己被一个闷雷击中。

    她……

    是一直忽略了欢欢的感受吗?

    “妈咪,欢欢不该弄丢那朵花的,里面有一朵就和妈咪当初买的那朵一样的漂亮,可是欢欢好沒用,欢欢把那朵花养死了,妈咪,我沒有找到一样的,请你原谅欢欢,欢欢好笨,我把妈咪的那朵花扯坏了, 妈咪说不要欢欢了,好不容易看到有一样的花,欢欢想要赔给妈咪的,这样妈咪就不会离开我了。”

    “傻瓜!”

    千言万语,终归化为这两个字,康乐乐紧紧的将欢欢揽在怀里抱着。

    她很喜欢玫瑰,只要是玫瑰她都很爱,不过可惜,她的命似乎和这种浪漫的花无缘,记得在美国初期的时候,别说买朵花了,就算是买瓶饮料都觉得奢侈,在一次过生日的时候,恰好那天去跆拳道社的一个人拿了一把玫瑰花本來是想送给心爱的男人,可惜最后男人沒有接受她,女子将花扔了,她看着实在漂亮,便从中挑出一只特别美的花,当是给自己的生日礼貌了。

    可是一回家就被欢欢撕坏了,她一生气就随口说了句不要她了,事情过去好久了,她以为这件事也就过去了,沒想到欢欢还记着,并且……

    “妈咪,你可不可以将就着养,欢欢以后一定重新给妈咪找一个,可不可以不要和爹地吵架,欢欢想要和爹地妈咪好好的,只要爹地妈咪不吵架,欢欢就能经常看到妈咪。”

    一个五岁的小孩能说出这段话,而她这个当大人的却沒感觉,那是什么感觉,康乐乐已经说不出此时自己的心情。

    她只怪自己太自私。

    一切,只是想要自己能好过一点,所以拼了命的和明赤璀唱反调,原來她大大咧咧的欢欢,现在变的如此的敏感。

    “欢欢,妈咪答应你,以后不管妈咪和爹地怎样,妈咪一定不会抛欢欢,一定会经常陪欢欢的。”

    “妈咪,你不用安慰我的,你忘了我很坚强的,所以妈咪就算不能经常陪着欢欢也要跟欢欢说实话的。”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欢欢故做的坚强,但她眼里的落寞还是显得那样的清楚。

    这一刻,康乐乐只是觉得太过自私。

    太过去在乎自己的感受。

    “欢欢,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在欢欢面前,康乐乐却不敢去对欢欢干净的目光,她总觉得是她将她带到这世界上,可她却无力给她想要的生活,那么小,就得让她承受与自己分离的自己,明明就该被人关怀,可她的思想却已经独力到反过來担心她了。

    她对不起欢欢。

    “妈咪,爹地真的要给欢欢找新妈咪了吗?”

    回去的路上,原來牵在手中的小手突然伸了出去,眨着眼睛仰望着康乐乐,她不解的问題,希望在自家妈咪身上得到答案。

    而康乐乐,整个人如电击一般,站在原地。

    她只是听说明赤璀和琳达的婚期已经定來了,可她以为这一切很遥远,现在从欢欢那里听到,她才知道,原來这一切是真的。

    “欢欢,你听谁说的?”康乐乐想要保持正常,可她的的鼻子却堵的难受,声音也有些低迷。

    欢欢显然也有点失落,语调小小的回答,“家里的佣人阿姨,昨晚我闭着眼睛还沒有睡着,阿姨们以为我睡了,关门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我听到了,阿姨们说等爹地结婚了,欢欢可能就得一直回这里生活了,而且见爹地的时间也少了,以后还会有小弟弟或小妹妹,然后欢欢就会被遗忘了,是这样的吗?妈咪?!”

    “……欢欢。”康乐乐的声音,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理直气壮了,她更不敢保证,如果他们结了婚,是不是真的会像欢欢说的那样。

    “妈咪,为什么爹地要和琳达阿姨生小宝宝,为什么不是和妈咪?那爹地有了新的小宝宝,是不是就不会爱欢欢了?”

    “欢欢,你放心,不管什么时候,妈咪都会陪着你的。”

    直到进到大厅,康乐乐都被欢欢说的话给压的喘不过气,她真的沒有想过如果明赤璀有了其他的孩子,欢欢的地位该要怎么办才是好?

    想到有可能发生的,康乐乐回到大厅就冲到明赤璀面前,“你出來一,我有事和你说。”

    要知道,大厅里,明老爷子还生着气,明父他们还在劝着明赤璀向明老爷子道歉,她不管不顾的直接插进话要叫走主角,别的那一刻她承受的怒气了。

    “宝贝,你要叫我出去做什么?”

    这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不嫌乱的人,那就明赤璀,他此刻的叫法完全就是想将康乐乐推到风口浪尖,明老爷子的目光都能杀了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