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出來,我有事和你说!”

    不就是装嘛,谁不会啊?

    “站住!”

    明赤璀起來的步伐,还有她正准备离开的动作,被明父冰冷的声音叫住,或许是早有准备,康乐乐平静的站住,扭头看着明父,他的目光虽比不上明老爷子那么的无情,但也很生气。

    康乐乐站在原地很平静,看了一眼明父,然后看着欢欢将手里的玫瑰递给欢欢,“你去帮妈咪先用水浇一浇,免得到时候枯萎了。”

    “好!”

    有了前一次的经历,欢欢很怕这一次这个花又坏掉,立马拿着玫瑰就向房间跑去,她一定要好好的将花照顾好,她不要再出现在以前的情况。

    和她愉快的脚步不一样的是,康乐乐此时站在那里就显得沉重了不少,因为她知道,接來将会是暴风雨的來临。

    “你摘了花?”

    花花手里拿的是什么明老爷子一看便知,欢欢一个小孩子在沒有被允许的情况肯定不可能去摘那些花,除非是有人在旁边教,而这人不是别人,肯定是康乐乐。

    不过是一朵玫瑰花,然而明老爷子却是非常的愤怒,面色还有些狰狞,那感觉就好像不是玫瑰花,而是他的命根。

    或许他不是珍惜那些花,而是见不得摘花的人是她吧!

    “对不起,看着很漂亮,所以就摘了一朵。”

    她总不能说欢欢摘的,而且欢欢还是想要摘來送给她的,她真是沒想到,明老爷子会因为一朵花而花这么大的火,脸上的表情真的是让人退避三舍啊。

    “是看着很漂亮,还是你自己根本养不起,所以要摘。”明老爷子怒瞪康乐乐,眼里的瞧不起是那样的明显,毫不掩饰。

    她不明白,不就一朵花吗?

    至于吗?

    “明老先生,我搞不懂,那么大的花园摘一朵花有那么夸张吗?你要不高兴,我就赔你就是了。”一本花反正沒多少,她还是赔的起的。

    “哼!”明老爷子藐视康乐乐一眼,嘲讽道:“你以为在雷鸣集团给你秘书的工资,你就有钱赔花了是吗?我要你赔?我要一模一样的,你还我?”

    “工资多少,不是我定的!如果你非要一模一样的也可以,我去把那朵再拿來就可以了。”

    转身,她想上楼去找欢欢,把那朵花再扔回那花园,莫名其妙被抓來这里接受了一通嘲讽的目光,她已经憋屈的不行了,现在因为一朵花,明老爷子再这样,她的确是受不了。

    “站住。”明老爷子叫住她,并起身,用拐杖打着地面,发出乒乓的声音,“给我回來,我不希望你再踏进我家一步,你更沒有资格去二楼。”

    羞辱!

    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明赤璀带她來这里,就是想要给她羞辱的吗?

    康乐乐快速的冲到明赤璀面前,一脸恨意的瞪着他,“明赤璀,你tm是不是故意让我來这里找羞辱的啊?你觉得一天到晚让我被你们家羞辱,让欢欢看到自己母亲不快乐,你会觉得那样对她的成长有用吗?还是说,你就是想要让欢欢看到我的不开心?”

    “你到底有沒有把欢欢当成是你的女儿,还是把她当宠物,高兴的时候玩一玩,抱一抱,不高兴了爱谁谁。”

    “康乐乐,谁给你这个胆量在我家撒泼耍赖的?”

    这世上,最见不得明赤璀被骂的就是明母,明赤璀可是她的骄傲,她唯一的儿子,凭什么被一个什么也沒有只会贪图财产的女人骂?

    明母坐不住的坐沙发上站起來,快走到康乐乐面前,愤怒的指着她,“你给我走,赶紧走!别在我们家,每一次來我们家都被你搞的乌烟瘴气,你沒來的时候这里都欢声笑语,你一來所有的都被打断,管家,把康小姐请出去,以后不准再让她踏进这里一步。”

    “你以为我想踏进这里吗?”康乐乐回看着明夫人,有些怨言的道:“明夫人,请你在赶走我之前也搞清楚一件事,如果可以,我一辈子不想踏进这个地方,在你们看來,这坐和城堡一样的房间是天堂,可是在我眼前,这是地狱,因为在这里我失去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就像您心疼我骂明赤璀一样,我在这里眼睁睁看着我女儿离我而去,这里就是我的噩梦,我一辈子不想再碰触的噩梦,如果不是明赤璀威胁我,我不会踏进这个完全不属于我,同时我也不受欢迎的地方!”

    “那你就滚!”

    明夫人不但沒有听到康乐乐的道歉,反而被她说的话全激怒了,她那么优秀的儿子,竟然被一个女人嫌弃成这样,最不能让她接受的是,明明是她的错,她不但不承认,还一副迫不得已的样,气的优雅端庄的明母直接用了粗话。

    康乐乐无言。

    转过身,一个冲动的想要离开。

    可她的脚步,却在走了几步后骤然停住。

    扭头看着明赤璀,语气冰冷,“你要不要和我谈谈,自己选择。”

    “站住。”

    她离开的步伐,再次被叫停,只不过这次叫她的是明赤璀,她以为,他会和她一起出去好好谈谈,可是他却走过來,揽着她的肩膀。

    她震惊。

    他平静。

    他揽着她,一步步的向明老爷子他们走过去,康乐乐想挣扎,却无可奈何,力量有时候真的是硬伤,特别还是明赤璀这种体力惊人的大变态。

    “你这是要做什么?”看着这动作,明老爷子似乎看出了什么,驻着拐杖,气的胡子都会吹起來了,他瞪了瞪自己,最终怒视着明赤璀。

    “赤璀,你这是在做什么?”

    明父也跟着开口问,虽然他并沒有明老爷子那样的怒气,但那份浓重的无奈,也说明了他此时的尴尬处境,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一边是父亲,还真的是……

    “爷爷,爸,妈。今天你们都在,我要郑重的跟你们宣布一件事。”

    康乐乐被他揽的更紧了。

    大家的脸色变了。

    康乐乐脸色也难看,不知道明赤璀今天又唱的哪出。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什么,赶紧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明老子耐心全无,主要是霸道一辈子,一直以來都是他命令别人,从來沒有人忤逆过他的意思。

    自从这个康乐乐出现后,别说他被直接否定,就连以前对自己百般听从的孙子,现在也是不停的和他唱反调。

    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接受康乐乐这个女人的。

    “爷爷,我说了,今天我要向你们宣布一件事。”明赤璀语气平静,不但沒有因为老爷子的话有一点改变,反而态度坚决。

    明老爷子气极,“你的意思是,现在我说的话你听不进了,是吧?”

    “爷爷,我已经这么大的,你那套,已经过时了。”

    恩威并施,他五岁的时候就会了的把戏,可是爷爷还是不懂,总是想要强加一些东西给他!

    看在亲情,他会退步。

    但这关系到他的女儿,关系到他在女儿心里的地位,他怎么可以不坚持呢?

    “也就是说,你今天是不顾我的反对也要将话说出來了?”明老爷子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明赤璀是他从小教出來的孙子,他的坚持,他自然也看的出來,见他认真,他只有憋口气沉重的反问。

    明赤璀坚定的点头,“是这样沒错。”

    “如果,我非说不呢?”

    他就不相信,他的孙子还能选一个他不同意的女人和他唱反调。

    又是这样的对话!

    又是这样的选择!

    康乐乐提起來的心,已经慢慢沉了去,一点点的碎掉。她知道,明老爷子在明赤璀心里的地位,谁也取代不了,虽然她不知道明赤璀到底要说什么,但能猜出,应该会和欢欢有关。

    她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因为老爷子的话而要叫暂停,莫名的,心里有些紧张。

    “爷爷,我非说不可呢?”明赤璀紧蹙着眉头,明显的不悦。

    “好了!”明父见气氛不行,立刻出來打圆场,“爸,我们先听听赤璀要说什么再决定吧!只是赤璀,你怎么可以对爷爷这么无礼,他可是你爷爷。”

    背对着明老爷子,明父不停的冲明赤璀挤眉弄眼,摆明了就是让明赤璀向老爷子服软。

    “噗。”

    明父平时很严厉,今天让康乐乐看到他如此‘可爱’的一面,控制不住,轻笑出声。

    明父的脸一沉。

    老爷子以为康乐乐在笑他,好不容易缓一点的语气腾地一就气红了,指着大门,对着康乐乐吼,“你给我滚出去,滚!!!”

    “爷爷,她再怎样也是欢欢的母亲,你非得这样吗?”

    当明赤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康乐乐很震惊,她以为,明赤璀就是想要看她的笑话,却沒想到,他会帮她说话?

    这一点,说真的,她很讶异。

    “孩子的母亲,她不过是生了欢欢而已,欢欢的母亲只能是琳达一个!!!”

    “你……”

    ***

    十分钟后。

    康乐乐和他们一家坐在饭桌上,她的左边是明赤璀,右边是欢欢,对面是明父明母,主位上是明老爷子。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