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罗残脸颊一顿抽搐。

    他脱她的衣服?

    这个女人还真是……

    “你的衣服是我让酒店的服务员给你换的,昨晚我也不是和你睡在一起的,我不但要收拾你吐了一地的残局,就连回家的时候你也不让,非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害我一夜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你睡,我整个人就那样蹲在地上,就你醒來前的一会儿才撑不了的在床边趴了一,到底我和你是谁做错事,谁对不起谁啊!”

    罗残气的脸都绿了。

    昨晚他送康乐乐來休息后,收拾她吐一地的残局后本來就是要回家的,可是她却拽住自己的手不让他走,不停的哭闹着,这也就有了今早的一幕。

    满脸黑线。

    康乐乐现在整个人一脸黑的呆在那里,尴尬的快要死掉,眉头紧紧的拧着,一副出糗了的表情,原來昨晚是那样……

    唉,康乐乐。

    真的是服了你了。

    “那个……真的吗?”虽然已经相信了,但面上还是要装出一副无知表情,不然真真是好尴尬。

    “你认为呢?”罗残一脸沒好气,“你觉得你的身材哪里吸引人了?不分青红皂白就在那里怪人,好心沒好报,以后喝醉了别跟我乱嚎嚎,沒良心,让你自己倒在路边随便让人捡了去吧。”

    晕!

    难道也昨晚喝醉了还跟罗残打电话了?

    不可能啊……

    “我说我昨晚喝醉了,叫你來了?”她一脸不置信。

    罗残将头一侧,一脸不爽,“与其问我,不如看你自己的手机。”

    康乐乐掏出手机來一看,结果总是出乎意料,她不止给罗残打电话了,还打了不止一个,也就是说,现在康乐乐再想找借口躲掉不是她的原因也沒办法了。

    那个……

    康乐乐尴尬的轻咳两句,心里暗自抱怨,她怎么可以这么衰?

    “还真是这样哈?”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本想缓和气氛,却怎么觉得说出來后感觉更加尴尬了呢?

    罗残将头一侧,无奈的盯着康乐乐,本想再多说两句的,可是对上她因酒后连锁反应,脸色难堪的情况,他缓和了一,走到康乐乐面前,特大度的不与她计较,并且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很烫。

    罗残的面色紧紧的拧起,很担忧,“你先休息一吧,我去给你买点药。你想吃什么,我顺便去买早餐回來。”

    自己那样误会他,他还对自己这么好?

    康乐乐只觉得自己有点像小人一样。

    她怪不好意思的回绝,“不用,我沒事的,再稍微休息一就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稍微多呆一,我缓过劲來收拾去吃东西吧,为了报答你昨晚的救命之恩,今天随便你要吃什么都可以,我请客。”

    罗残瞪了她一眼,“救命之恩?”

    “好吧,我知道是说夸张了一些,但不这样又怎能体现出你的大度呢?是吧?”

    “指望着你报恩,那机率比彗星撞地球还要渺小,你先躺会儿吧,我先去给你买药回來。”

    “你!!”

    本來还想要解释和阻止,可是已经迟了,罗残已经开门出去了。

    只是她沒想到,门打开,似曾相似的情景又出现了,而这一次的更加的夸张,只见罗残刚打开门,随着一声闷响,他整个人倒退好几步,紧接着,门口处涌进來一个人。

    看着罗残被打,康乐乐吓了一跳,顾不得头疼立即从床上跳了來,冲到罗残身边扶着他,“你沒事吧?”

    刚出门,罗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生生的挨了一拳,手的人力道还是很大的,罗残的鼻梁瞬间就青肿了起來,乍一看还冒着血丝。

    “沒事。”忍痛给了康乐乐一个安心的笑容,罗残缓过劲來正想起身,却被來人再次抓住他并向窗户处推去。

    康乐乐整个人吓住,立即追了过去,“明赤璀,你是不是神经病啊!!”

    她不懂,明赤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一出來就直接出手伤人!

    砰,,

    又是一拳,明赤璀狠狠的打在罗残身上,罗残的身体很明显又往一边倾了一,但他撑住窗台站稳了。

    再看明赤璀,他脸色铁青,那模样就像狂风暴雨來临时的模样,每一呼吸都能卷起诸多沙暴,一拳接着一拳,他并沒有手软,而罗残也沒有还手。

    “明赤璀,放手,放手!!”

    康乐乐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她更不知道为什么罗残不还手就那样任明赤璀打着,她上前去挡,可是直接被明赤璀推开。

    “滚!”

    明赤璀的怒喝声,就像风暴袭上她,似有强力让她无法再移动脚一步。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真真是好兄弟!”

    又是一拳,明赤璀砸在罗残身上。

    此时的罗残脸上沒有多少的伤,但显然是一直忍耐着,嘴角的血不停的往外流。

    康乐乐惊恐万分,顾不得一前的去拉明赤璀,“你在做什么,放开罗残,你这样打他会打死他的,放开他,混蛋!!”

    “滚开!”

    康乐乐再次被甩开,而且还是被甩在了地上。

    罗残见康乐乐被甩倒,顾不的自己想要过來扶康乐乐,却被明赤璀死死的抓住,“在我眼皮底你都想和她在一起?你还真是不把我说的话当一回事,是吗?”

    狠狠又是一拳头挥过來,罗残直接被摔倒在地,本來明赤璀的力道就大,打了这么会儿,罗残也是忍到极致,都快沒有力气爬起來,康乐乐看了也顾不得自己的疼痛拼命想要站起來,可是刚一起來就被明赤璀喝住。

    “你要是再敢上前一步,你信不信我把他打死在这里?”

    明赤璀的面容真的好可怕,黑的就像一秒真的能提着罗残从窗户那里扔出去一,康乐乐简直不敢动。

    “我再跟你说一次,如果你再这样将我警告你的不当回事,别怪我不顾多年的兄弟之情!”

    在罗残快要起不來的时候,明赤璀给了这一句总结性的词,总算是停手了,康乐乐以为这场战争终于要停了,她上前想要去看罗残,却被拉住。

    “放开我!!”

    不知为何,她现在真的很讨厌明赤璀,以前沒发现,现在怎么感觉他怎么可以这样无情,罗残可是他的兄弟,他竟然……

    “放开我?”明赤璀因为刚才一直在挥拳头,突然停有点喘不气,冷冷的看着康乐乐,讥笑出声,“你是要挣脱,然后投入他的怀抱吗?”

    他看着罗残,仍是万分愤怒。

    他莫名其妙的发火打人,还一副理直气壮,康乐乐气的想要挣脱他,“放开我,我要怎样你管不着,神经病,放开我!”

    “神经病?”

    这三个字刺痛了明赤璀,他面色赤红的死捏着康乐乐,硬声逼问,“你当我昨晚的话是耳旁风是吗?”

    昨晚?

    呵呵,真是特别的可笑!

    凭什么他说什么,她就得按着做什么?

    他说一件事的时候,从來不会考虑她的感受,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來要求他?

    “明赤璀,我再说一次,我不会跟你走的,要走你就走,不要想來控制我,我不是你的玩偶,不是你发了指令,我就得听从的走狗!”

    “康乐乐!!!!”

    做他的妻子,她居然用这些词來形容!

    这该死的女人,就这么轻易的了别人吗?

    “跟我走!”

    明赤璀不管她是否愿意,拽着她就要出去,康乐乐是使了吃奶了的力气才挣脱明赤璀的手。

    “我不会跟你走的!”

    现在的明赤璀,她突然觉得好陌生,好陌生。

    “你不走?”明赤璀一阵冷笑,继而转头看着一边的罗残,双眼直逼康乐乐,“你是要告诉我,你了他,不和我走,是因为要和他在一起吗?”

    “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康乐乐受不了他质问的不可一世的语气。

    “意思是说,你确实是要和他在一起!所以现在要因为他而弃女儿的家庭日不顾是吗?”

    家庭日!

    隐约中,她是记得欢欢跟她说过,让她今天去学校参加她的家庭日,还说所有的家庭都会去,让她和明赤璀一起去。

    可是现在……

    一咬牙,她严肃的道:“我不去!”

    她不能将受伤的罗残扔在这里不管,且不说罗残以前帮了自己那么多的忙,她欠他人情,就说最近的昨晚,如果不是他,还不知道她自己在酒吧里会发生什么事呢,醉的不醒人事。

    “你不去?”

    明赤璀不敢想象这句话是康乐乐说出來的,居然是那个声称着可以为了女儿不顾一切的女人说出來的。

    “对!我不去,请你马上离开,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一不做二不休,康乐乐现在也铁了心,非要将明赤璀赶出去不可。

    明赤璀的脸,变的更加的阴沉可怕,看着康乐乐的眼神也慢慢的冰冷而嫌恶,“也就是说,你现在为了一个男人而放着自己的女儿不管,是吧?”

    “你不要扭曲我的意思,我沒有放着女儿不管,只是今天有事,我不能去参加欢欢的家庭日,我自己会向她解释的,不用你在这里跟我说。”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