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现在立刻走,要么以后永远不能见孩子,你自己选吧。”明赤璀头抬的高高的,完全就是居高临的不可一世。

    如果是以前,康乐乐可能还会因为他说的这些而害怕,可是现在,她已经怕到沒有感觉了。

    也越是因为这样,康乐乐觉得和明赤璀之间越來越陌生,陌生到一种,她已经无力再去解释什么的感觉。

    “随便你吧,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但请你,立刻,马上,离开!”

    “呵呵,所谓的爱女儿不过都是虚伪的,康乐乐你真的让人恶心!既然你为了一个男人可以这样不顾自己女儿,从你说不的那刻起,你已经沒了去看她的权力。”

    留这么一句,明赤璀走了。

    康乐乐整个人沒有多余的时间去想,立刻奔到罗残面前将他扶起,“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明赤璀那个混蛋,明明就是兄弟,可是他无缘无故手那么狠,罗残被他打的估计内伤了。

    “沒……事,咳……咳……”

    尽量想要保持平静,可是罗残一张嘴,一口血就吐了出來,康乐乐完全被吓住。

    “你不要说话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不!”罗残制止康乐乐,“你去学校吧,欢欢那边的事要紧。”

    “你都伤成这样了,我怎么可能还去学校!”

    康乐乐一口否定罗残的话,咬着牙将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罗残紧紧抱住,慢慢的扶起來,“你再坚持一,我打了120,应该很快就來了。”

    “我沒事的,乐乐。”罗残坐在床边,嘴角的血依然流着,整个人看起來毫无力气,但他却给了康乐乐一个苍白的笑容,“我这点伤可以自己去医院的,可是今天是欢欢去学校后第一个家庭日,你的出席对她來说很重要,你先去吧,不用管我。”

    “不行!”

    康乐乐也是个倔强的人,罗残受伤了不能走,她就咬紧牙关将罗残整个人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点点的半拖半背着离开房间。”

    车上,正准备离开酒店,电话却响了起來。

    明赤璀的电话,康乐乐以为他又是打來霸道一翻,看也沒看直接挂掉。

    可沒想到他那么高傲的人居然还会打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应该是赤璀,你接吧。”

    罗残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手抚着胸口的位置,很是疲惫的劝着康乐乐,见他被明赤璀打的这么伤还这么宽宏大谅,他越大度,康乐乐就算生气。

    “他都把你打成这样了,你还在替他说话,我不会接他电话的,你不要说话了,我送你去医院。”

    “你确定你这个状态能开车吗?”

    一夜宿醉,康乐乐的头还是很疼,罗残也能感受到她的强撑,一脸担忧,“要不等医院的车吧,应该也快了。”

    “快什么啊,这都多久了,等他们來你早挂了。不要怀疑我的技术可以吗?”白了罗残一眼,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发动引擎,车子快速的离开原地。

    一路上,两人都沒有说话,只听到不断重复响起的电话铃声。

    医院里。

    罗残在里面检查,康乐乐本來是想进去的,可是电话铃声实在太吵,医生就让她先出來,正准备关机,却看到一条短信。

    妈咪,你为什么不接欢欢的电话,哭……

    还以为电话是明赤璀打的,所以她沒接,却沒想到是欢欢打的。

    康乐乐回拔过去,对面立刻接起來,“妈咪。”

    果然是欢欢。

    “欢欢,你现在去学校了吗?”

    “嗯,妈咪,我已经在学校了。”欢欢的语气听起來挺正常的,并沒有听出一点失望,康乐乐都怀疑是不是明赤璀在骗她。

    “欢欢,你学校里有什么事吗?”康乐乐试探着。

    “妈咪,沒什么事啦,今天爹地送我來的,突然想妈咪了,所以借爹地电话给妈咪打电话。”

    “……”

    从欢欢的话里,康乐乐感觉到了欢欢的些许不正常,但她沒有明说,而是放缓语气稍有抱歉的道:“欢欢,妈咪今天有重要的事,具体的妈咪见面的时候和你说可以吗?”

    “嗯妈咪,欢欢课的时候你來接欢欢哦,妈咪再见。”

    电话挂了,康乐乐算是了了一件心事的出了进了诊断室,她知道,欢欢打电话过來肯定和明赤璀有关,但她并沒有向自己表明她很失望和她的期盼,她很理解她。

    这一点,康乐乐觉得很欣慰。

    另一边。

    欢欢挂掉电话将它递给一边脸色有点臭臭的美男子,“爹地,妈咪说今天有事不能來。”

    “你不希望她來吗?”刚才对话的内容他隐约听到,欢欢并沒有向康乐乐明确的说过今天学校是什么日子,有什么重要性,换言之,这个小丫头在帮她的妈咪。

    “希望。”欢欢果断的回答,同时不断补加,“但欢欢相信妈咪一定有迫不得已的事才不能來,欢欢不在乎,只要知道妈咪会來看自己就可以。”

    说话间,她已经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自己打开车门去了,独留风中凌乱的明赤璀自己呆在驾驶位上。

    本來想让欢欢出马逼着康乐乐过來的,可结果却是出乎意料之外。

    欢欢虽然是对着自己在笑,但他能感觉到欢欢对他刚才的做法有点排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加上这段时间的开发让他更坚信了自己昨晚说的,他不能让那个女人的影子一直在欢欢的心里远超过自己。

    不会说非要选择他才可以,但至少不能这么明确的就去帮她妈,心里沒有他这个当爹地的身影。

    “爹地,你不车了吗?”

    车外,欢欢眨着双眼,可爱的紧。

    她知道,自己沒有照爹地说的那样做,爹地生气了。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一边是爹地,一边是妈咪,她夹在中间很难受的耶!

    她不是不想妈咪來,而是她知道,如果妈咪走的开,妈咪一定会來,这是他们在美国时已经养成的习惯,所以当爹地对她说妈咪不能來的时候,她就已经懂了。

    “走吧,爹地陪你进学校。”

    明赤璀车,将欢欢抱在怀里,暂时收住了心里的怒气,带着欢欢进了学校。

    这是第一次,他陪着欢欢进入她的教室,参加学校举行的活动,当她抱着欢欢进來的时候引起了不少的轰动,毕竟明氏总裁这个位置还有他的曝光率让人们对他是又好奇又心生仰望,一见他出现就被人团团围住。

    平时他的身边都会带着保镖出现,可今天只有他和女儿,加上这是学校,欢欢在学校也是校花级的,一看着被高大帅气的明赤璀抱进來,别提那些小孩有多疯狂了,恨不能抓着欢欢就一顿狂亲,刚把她放,一不注意,欢欢就已经被一个很帅气的小男生拉着小手想要亲她脸蛋。

    明赤璀脸色一暗,默默的将欢欢再度带起,拧紧眉头瞪着那个小男孩。

    “对不起,对不起明总,孩子还小,你不要和他计较。”人群中立即出來一个妈妈把小孩抱走了。

    明赤璀心情还是很不悦,他的女儿,怎么可以随便被别的男孩子亲呢?而且,欢欢刚才还挺高兴的?

    他蹙眉看着欢欢。

    “爹地,你是不是吃醋了?”欢欢人小鬼大,一语点破。

    明赤璀无言,臭着脸,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状,欢欢一把抱住明赤璀,在他的脖子上亲了一,这才甜甜的说:“爹地,你放心,欢欢最爱的还是妈咪和爹地,刚才只是欢欢和同学们之间的见面礼而已,在美国大家都这样的,而且小伟长的多帅啊。”

    “……谁教你的。”

    这逻辑好像是帅的男生就可以亲脸蛋?

    “妈咪啊。”欢欢眼也不眨一,理直气状道:“妈咪说了,对于那些长的不好看的可以不亲脸蛋,可是好看又帅气的男生不亲白不亲,很嫩滑的,很可爱。”

    “欢欢,爷爷奶奶说要來陪你家庭日,爹地先去接他们,好吗?”

    明赤璀此时的心里正有熊熊烈火在燃烧中,康乐乐这个该死的!

    竟然敢这样教女儿,怪不得那个女人这么轻易的就和别人在酒店私会。

    “好的爹地,你去吧,欢欢会乖乖的。”再次对自家爹地送上一记香吻,欢欢笑的十分可爱。

    明赤璀多少还是有点不适应这样和欢欢相处,有些尴尬的僵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欢欢已经跳他的怀抱,一边冲他挥手一边走进教室。

    哼。

    妈咪,你居然为了别的帅多抛弃你的亲生女儿不顾,看爹地去怎么惩罚你,哼哼。

    看着明赤璀愤怒离去的背影,小小的背影站在门前笑容止也止不住,她可沒有记错刚才爹地听到是妈咪教她的时候,那脸色黑的好难看。

    嘿嘿。

    妈咪,你就等着爹地抓你回來吧。

    本來是孩子的一场恶作剧,实况是想让自家妈咪和爹地之间有理由接触,可是欢欢沒想到,这一次恶作剧,差点断送了她和康乐乐间以后的所有相处。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