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残,你好些了吗?”

    医院的vip病房里,康乐乐坐在床边,守着正在打点滴的男子,脸上上了些药的脸已经沒了最初的英气逼人,虽然还是能透过大概的轮廓看清他帅气的脸庞,但多少还是挂着不少的狼狈,特别是嘴角处那团明显的血痕。

    虽然罗残一路都在温柔的笑着,但康乐乐只觉得愧疚万分,明赤璀虽然沒有明说为什么他会冲进酒店,但她明白,明赤璀之所以打人是因为自己。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对不起罗残。

    将她的愧疚看在眼里,罗残无奈的轻声道:“你不要想太多了,这件事和你无关,我沒有事。”

    “怎么和我沒关!”康乐乐瞬间就堵了回去,“你别当我是小孩可以吗?明赤璀明明就是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所以才会出手打人的。”

    “呵呵……”

    他倒是希望他可以多误会呢,或者说是真的相信呢!

    “你笑什么!”只当他的笑容是沒心沒肺,康乐乐气的不行,“罗残,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到底要帮我多少次,到底要让我欠你多少次你才甘心。”

    在美国的时候,如果不是他,她不可能和欢欢有几年的快乐时光。

    如果不是她,估计她早就被琳达折磨的不成样了。

    以前她就欠着他,现在回国后,他又帮了自己好多次。

    康乐乐这辈子沒欠过多少人,唯独罗残,他真的是越欠越多,已经多到感觉自己快还不起。

    “谁让我倒霉,总是在你最狼狈的时候让我碰到呢?”

    ……

    “你还会说话吗?”康乐乐瞪他一眼,这人也不说委婉一,真是让人讨厌。

    话虽这样说,康乐乐还是起身给罗残倒了一杯水,怕太烫,还亲自将热水吹冷,然后递到罗残面前,“喝点水吧。”

    “不喝。”

    腹部伤了,如果起來的话很痛,罗残也就拒绝了。

    康乐乐看在眼里,猜到了原因,也不点破,却沒放弃,又跑去找了一个勺子过來,舀了一勺递到罗残嘴边,“这会该可以喝了吧?”

    “不用了,我自己來吧。”

    罗残拒绝了康乐乐的好意,想要自己伸手去接杯子,可是稍微动一都不行,疼的他直皱眉,沒办法继续抬手。

    “继续逞强啊,你继续逞强啊道是。”盯着罗残无法再起立的身体和他刚才的动作,康乐乐毫不掩饰的刺激他。

    罗残的脸色很难看。

    就算他再爱康乐乐,也不愿意被一个女人这样取笑嘛。

    此时的他,一脸黑线。

    不知为何,康乐乐就是不怕罗残,不管他对自己摆多严肃的面孔,她就是怕不起來,还嘻皮笑脸的继续取笑,“要不我把水给你放边上,您老人家看看啥时候來拿?”

    “康乐乐!”

    罗残气的咬牙切齿,他都这样了,这个女人心也太狠了吧。

    “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嘛。”好笑的重新拿起杯子,康乐乐用舀子重新去喂罗残,好在这次他沒有拒绝,而是配合着乖乖的喝去了。

    “就是嘛,早点配合不就好了嘛。”

    一杯水很快就被罗残喝完,考虑到他还在打点滴,康乐乐就沒再继续让他喝水,她双手撑着床,呆呆看着他瓶子里的药水,有点乏味而无聊。

    他看到了她此时的状态,虽然不舍,但还是关怀的道:“在医院挺无聊的,你去忙吧!”

    “忙什么?”康乐乐一句话堵回去,今天明赤璀这样,她还可能去上班吗?

    而且,他现在自己在医院,她可能去吗?

    “上班。”

    她的顾虑到挺多,可是到了罗残这里就是这么简单,两个字,就想将她推开。

    康乐乐一点不卖他面子,冷眼瞪着罗残,“你觉得这种情况我好意思再去公司吗?那个公司还有意思吗?”

    “乐乐,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要因为我丢了这份工作,你别忘了,你还有欢欢,如果……”

    “打住!”

    康乐乐张嘴叫停罗璀的担忧,不顾形象的撇了撇嘴,淡漠道:“工作到处都是,可你受伤却是因为我,我不可能离开的。”

    “可是……”

    他受伤,哪里是因为她。

    完全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反而是他害了她才对。

    “不要可是了!”她坚定的打断,严肃的补充,“罗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明确的跟你说吧,今天无论你怎样说,我都不可能去公司的。”

    其实沒有今天的事,她本來也打算辞职了,与其在那里被明赤璀不断的羞辱,自己的人生被他主宰,还不如换个地方重新生活。

    “你不去公司?”

    前面,求着让他帮忙让她进公司的是康乐乐,现在说不去的也是她,罗残一时间不懂了。

    “好了,不要再提上班的事了,我自己会看着的,相反,我觉得我们该谈谈正事。”

    “正事?”他拧眉,疑惑的看着她,去公司不是正事吗?

    现在哪有什么正事?

    “我在想一件事,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和以前的那件事好像,好像……”

    当时她也是喝了酒,第二天醒來好多记者在拍自己,而她却和华强躺在一起。今天沒有和罗残躺在一起,可是他们的确是在同一家酒店,同个房间,最重要的是,也是在事情就人要结束的时候突然从外面冲进來人。

    “昨晚我只是喝酒而已,我后面打电话给你,难道还给明赤璀打了吗?”想到这个可能,康乐乐只觉得心里堵的慌。

    如果真的是自己给明赤璀打的电话,今天他赶到了,那她就不是间接害了罗残了,而是罗残因为她而受伤了。

    一想到这个,康乐乐整个人就凌乱了。

    本來还对罗残理直气壮的她一瞬间就欲哭无泪了,喝酒真是误事啊,昨天她都做了什么?

    罗残静静的看着康乐乐纠结和愧疚的表情,好几次,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无力开口。

    他为了能呆在她身边,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可他发现,这个借口却是不能让她知道。

    “喂。”

    自己说的起劲,她却发现罗残的焦点根本就沒在自己身上,康乐乐郁闷的在罗残面前左右摇晃。

    罗残很无奈的笑了笑,“你觉得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是沒用。”康乐乐喃喃出声,“可是如果知道答案,心里面也就好过了一些。”

    “好了,昨晚你喝了那么多的酒头不疼了吗?好好坐着休息一会儿吧。”

    不知道怎样解释,罗残能做的就只有这个。

    康乐乐无言,却也只得答应。

    “好吧,那我就坐着暂时让我的嘴巴休息一会儿。”

    说罢,她坐在椅子上,发呆似的看着点滴瓶,一眼不眨。

    几分钟后,罗残真的是败阵來。

    “康乐乐,你这是非逼着我发火吗?”

    他真的是错了,把康乐乐想的太温柔了,却忽略了她本身就是一个倔强的女人,只要沒得到想要的答案,她一直会纠缠去。

    “其实你知道的,我也很想休息,可是我一想着明赤璀怎么会出现在病房,而且还直接出手打人,我怎样都想不通,你那么了解他,你应该清楚啊,所以你就告诉我吧,这样子我就不吵你了,你也能安静打点滴,我也能休息休息。”

    “康乐乐,我可是因为你才受伤的,你还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要么你就直接出去,要么就闭嘴!”

    康乐乐:……

    冬日的天气,总会让人感觉很乏,很想睡觉。

    本來趴在床边替罗残看着点滴瓶的康乐乐,在坐了半小时后,终于还是抵不住昨晚喝酒的后遗症,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來时,康乐乐被一股痛感逼的睁开眼睛。

    “明赤璀,你在做什么,放开乐乐,这样她会很疼的!!”

    刚一睁眼,就听到罗残有限的愤怒声,乍一看,吓一跳,明赤璀不知何时出现在病房,正抓着自己的手腕直接向外拖,而刚才的痛感,就是她的身体撞上床边发出來的。

    因为点滴还沒打完,加上伤口的原因,罗残并不能床,只得喝止明赤璀,可是这些并沒有用。

    他还是大力的拉着自己。

    反应过來的康乐乐不顾一切的挣脱他的束缚,“你干嘛啊,疯了吗?”

    “我疯了?”

    明赤璀想着欢欢在学校的举动,再想到刚才康乐乐对罗残温柔呵护的模样,整个人气到不行,抓着她就是霸道的开口,“我再问一次,欢欢的家庭日,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我说了,今天去不了,我已经和欢欢说了!她也理解,明赤璀,你觉得这样逼我有意思吗?”

    不知为何,现在的她突然觉得明赤璀的霸道让她很是反感。

    “意思是,你不去,是吧?”明赤璀咬牙再问,语气阴沉的可怕。

    康乐乐也失了耐心,冷冷道:“我再说一次,我今天不会去的。”

    “康乐乐,你觉得你昨晚做的事很光彩是吗?”明赤璀换了种语调,阴恻恻的。

    心里一凉,康乐乐知道他往哪里想了,不过她沒想过多的解释,而是侧头看着罗残,不满的讲:“明赤璀,你觉得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一大早的冲进房门进去就打罗残,现在看到他受伤躺在床上,你不但沒有一点表示,反而在这里质问我,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