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良心被狗吃了?”

    该死的,这女人连这句话也说的出來。

    明赤璀怒指着罗残,喝道:“意思是,身为一个男人,我一开门就看见你们两个躺在同一张床上,同一个房间,我心里还得高高兴兴的,是吗?”

    “我和他沒什么!!”

    除了这几个字,康乐乐真的不知道再说什么。

    “沒什么?”明赤璀瞬间反堵回來,脸色难看,“康乐乐,你别忘了昨晚我说的什么,你一个即将成为我妻子的女人,竟然公然的别的男人在酒店开f,被我当场撞见了还不承认,我真后悔沒有让欢欢來看一看你的嘴脸。”

    “混蛋!”一耳光,康乐乐狠狠的抽了明赤璀右脸,力道大的明赤璀的脸瞬间就起了红印子。

    她真的是给气极了,面色都有点扭曲。

    明赤璀怎么可以这样的侮辱她?

    他心里明明就知道她和罗残间沒有任何事,可是他却……

    康乐乐只觉得心口好疼,好疼。

    明赤璀怎么可以这样想自己?

    感觉到一阵阵疼痛从脸颊传來,明赤璀的脸色更加阴郁了,语气也冰冷的可怕,“你为了别的男人,打我?”

    果然,这个女人还是了罗残。

    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我不是为了别人,我是为了我自己而打你!”

    “康乐乐,你会为你今天这巴掌付出代价的。”

    留这句话,明赤璀迈步出去,身影却在门口停留,他侧头看着病床上罗残,浅沉道:“记住你今天的选择,我劝你还是回家好好的看看,免得到时候应顾不暇。”

    罗残的脸色瞬变,很是难看。

    而康乐乐似乎也明白接來会发生什么事,她來到罗残身边,小声开口,“残,是不是……”

    “乐乐,你不要想太多了,沒事的。”罗残一如既往的给了她温暖的笑容,如阳光般的温暖,从他表情來看,似乎真的沒有一点事。

    可是随着罗残一句,康乐乐的心还是提了起來。

    “乐乐,你去帮我办一出院手续吧,我的伤并无大碍,回家让私人医生给我治疗就可以了。”

    “不要!”

    刚才检查的时候,医生明明就已经说了,内伤比较严重,一定要好好的休养,不能随便移动,他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

    “乐乐,在这医院呆的真不习惯,这里也休养不好,还不如回家有人伺候着,那样恢复的更快。”

    罗残给了康乐乐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康乐乐也不是笨蛋,他是因为自己才受伤,她怎么可以扔他一个人?

    “那好,反正我也不喜欢呆在医院,刚好我还沒去过你家呢!我也跟着你一起回去吧。”

    “……”

    罗残一脸错愕。

    康乐乐自当看不见,一脸轻松的再说,“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办出院手续。”

    來到门口,不放心的再补了一句,“当然如果你不想我去你家,你可以自己先离开,不过结果就是我会自己找过去的。”

    ……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罗残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倔强,他早就知道。

    可是……

    他真的不想把她牵扯进來,她并沒有一点错,甚至她什么也不知道。

    “乐乐,有什么事情我们以后再说,我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了。”

    请白色装潢高档装修大房间,房间中央诺大的白色大床上,罗残刚按医生的嘱咐打完点滴,憋了一天的话,本來想要好好问他,可是却碰上这样的结局。

    本想再说什么,可是罗残一脸疲态,康乐乐便不好继续多说,只得附和,“好,那你早点休息,我也回房洗漱了休息,有什么事,你叫我。”

    “乐乐!”

    罗残叫住刚走两步的康乐乐。

    康乐乐回头。

    罗残双眼盯着墙上的时钟,八点。

    夜晚八点。

    康乐乐明白,罗残是想让她回家,可是今天明赤璀的话说的那样明显,而且罗残是因为自己才会带她去酒店的,并且照顾了她一晚上,这个时候,她如果离开,注定就是个沒心沒肺的人。

    恕她康乐乐做不到。

    勾起一个开心的笑容,康乐乐欢快的道:“罗残同志,是你自己说要早点休息的,别看才八点,你受了伤,是该休息了。”

    “乐乐。”

    罗残拧紧眉头,对康乐乐故意当不知的行为表示非常不满。

    康乐乐自当看不见,继续笑,“好了,我有点口渴,出去倒点水喝,你赶紧休息吧,明早见。”

    一个人躺在床上,罗残疲惫的揉着眉头,脑海里一片混乱。

    以赤璀的性格來看,这次他一定不会放过他,商人间的较量,最直接的就是商场,虽然罗家比不上明家,但实力也是不容小视,平常家里的生意都是父母再管,而他的重心在明家身上,如果真要斗起來,明显敌不过明赤璀。

    而且……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明家对罗家有恩,赤璀如果直接针对罗家,他该如何向父母交待?

    可是事到如今,他已经沒了退路。

    亲情。

    事业。

    爱情。

    每一样,他都想要拥有。

    可是……事情并不像想象的如此简单,今天已经接到公司的电话,他彻底的从明氏剔除出去,这是赤璀的第一步,他明白。

    他不想和兄弟斗争,但他也做不到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相认。

    如果爱情和友情间必须选一个,他会像明赤璀一样,爱情至上。

    唉!

    该來的总会來的,就这样吧。

    这样想着,罗残的心里多少才有点好爱,因为身体的原因,躺到床上沒两分钟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

    康乐乐早早的就起來,换好衣服就出门了。

    以她对明赤璀的了解,他不可能在说了那些话后沒有任何行动,而且昨晚罗残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很是难看。

    她相信,那个电话和明赤璀有关!

    她更知道,自己问罗残,他什么也不会告诉自己,所以她只得自己出來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路边,她正静静的走着。

    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个睡意惺忪的老板半闭着眼睛却完整归位每一份报纸,看到那一叠叠报纸,脑海突然一亮,小碎步跑上前去。

    “老板,给我一份今天的商报。”

    某个公园,康乐乐找了个凳子,安静的看着刚买的商报。

    不多时,她站起身,面无表情的往回走。

    來到一栋欧美建筑的别墅前,康乐乐抬头看着这属于罗残的房子,身体僵硬。

    她现在该进去吗?

    罗残伤着,而且是被自己间接害的,她应该进去。

    可是……如果进去,那就意味着,事情变的更加严重。

    她到底进还是不进?

    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久,好半天,她才迈步向里面。

    理智终究不能占据感性。

    她不能扔罗残,不能让他在这最需要人的时候扔他。

    刚开门,一个焦急面庞就出现在眼前。

    “康小姐,你终于回來了。”

    “平姐,怎么了?我起床去散散心的。”

    平姐是罗残这里的管家,在这里好些年了,把这里管理的井井有条,昨天虽然只接触了一次,却是一个善良的阿姨。

    “原來你是出去散心啊,手机也沒带,少爷都急死了。”

    从平姐还未缓过來的焦急话里,康乐乐看到她额头的汗珠,显然是找了她好一会儿了。

    康乐乐有些抱歉,“对不起平姐,怪我太粗心了,出去了时候沒有和你讲,次一定注意。”

    “沒关系的康小姐,只是一次真的要带手机了,少爷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急的不行,可惜又不能床。”

    多少有点歉意的康乐乐,抱歉的向平姐点点头,望着楼梯的方向,“平姐,罗残还在房间吗?”

    “少爷刚刚來找你了,后面伤口疼的厉害我就让他先上楼了,我自己在面找。”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次我一定记得提前说。”

    平姐年龄也上去了,再一想到罗残亲自起床,康乐乐觉得自己有点自私,她忘了这是在罗残家,突然出去又沒带电话,肯定会让人担心。

    “沒事的,康小姐,你也不要多想了,少爷只是担心你才会这样过度紧张,你去看看他吧,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好。”点点头不再说话,康乐乐拿着手中的东西慢慢上楼了。

    平姐看着康乐乐的背影很是和伤感,少爷好不容易终于对一个女子如此真心,可惜她却与明家少爷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唉!

    无语的叹息一声走进了厨房。

    來到罗残房间门口,轻轻的敲着门,发现门沒有关,康乐乐径自便走了进去,罗残不在床上,浴室却传來水声。

    这么早,他洗澡吗?

    而且,他的伤口?

    好一会儿的时间,水声停止,罗残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身穿着睡裤,露出他精壮的上身,这也让康乐乐清晰的看到她昨天未看到的伤口。

    在他完美的腹肌处有着好力块青紫不一的伤痕,有的还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血丝,她只知道明赤璀打的很重,罗残并沒有还手,她料到会受伤,但沒想到会伤的这么严重,是她疏忽了,怪不得医生都让他卧床休息。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