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抬头,罗残愣住。

    对上康乐乐投过來的目光,罗残闪过一丝慌张,想要回头进浴室找衣服,可是迟了,康乐乐猛的站了起來。

    “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质问他。

    明明她就在他面前,他却不告诉她伤的这么重,还骗他,只是一点皮外伤,明明就打的很厉害。

    罗残站住,喉咙动了动,不知如何回答。

    因为他的确骗了康乐乐。

    “你明明伤的这么重,为什么告诉我沒事,我以为你只是打点滴休息就好,可是我好笨,我才发现,你的伤沒有十天半月,肯定好不了。”

    眼眶,突然染上一层薄雾,就快要让康乐乐看不清前方。

    罗残一着急,顾不得回去找衣服,赶紧走上前來,却也因为着急,扯动了腹部的伤口,‘嘶……’倒吸一口气,疼的他皱眉,但他仍忍着向她解释。

    “乐乐,你不要生气,我只是不想你难过,这点伤真的沒什么的,以前我们训练的时候比这严重的多了去了,休息休息就好了的。”

    “我不是生气你伤的多重!”康乐乐瞪着罗残,低喝着,“我是生气你为什么要骗我,还是你觉得我是那种小女人,承受不住一点点的压力?”

    她不笨!

    但她很厌恶,为什么回国后,自己变的这么一无是处。

    就连他伤的多重,她竟然也不知道。

    康乐乐,你真的好逗!

    “乐乐,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强硬的打断罗残的解释,康乐乐质问他,“为什么在他打你的时候不还手?”

    他们之间什么也沒有,明赤璀误会了,可是罗残却不还手,就那样白白的被打一顿!

    “乐乐。”罗残拧紧眉头,一副难色。

    康乐乐不想看,将头一侧。

    好半晌才听到罗残的叹息,“唉。”

    “乐乐,有些事,就算我不说你也看的出來,或者感觉的到,既然如此我们大家何必要提呢?至于赤璀打我,那是我有错在先,我沒有将他的话听进去,我沒有做到我以前的承诺,所以,这顿打,是我应该挨的。”

    “你喜欢我,所以就该被他打吗?”

    ……

    康乐乐如此直白的一句话,又说的罗残不知所措。

    他不讲,以为她明白。

    现在她不但明白,反而一口气全部说了,他的心却很堵。

    有人说过,当一个人暗恋一个人的时候,要么就是默默的陪在身边一辈子。要么就是表白遭拒,然后一辈子不联系。再不然,就是两个人在一起。

    在他和康乐乐之间,他选择了前者,因为他知道,就算再真心,自己也溶入不进去了,所以他选择默默,包括明赤璀冲进房间打他,那也是他罪有应得,是他破坏了游戏规矩,所以他承受了那顿打。

    只是……

    罗残看着康乐乐,终于还是点头,“对,我喜欢你。”

    “嗯哼?”

    早就知道是这样,只是现在由自己说出來,康乐乐心里其实很尴尬,但话是她先说的,她很快调整好心态,半取笑的道:“我发现你们两个好搞笑,你喜欢我,明赤璀想要控制我,一个沒得逞,可是你们两个男主角却打的水深火热,不觉得搞笑吗?”

    “……”

    竟然还有这样的比喻?

    罗残无言。

    康乐乐盯着他伤口,“告诉我实情,还有多久才能恢复?”

    “最少半个月。”康乐乐讨厌做作的人,罗残也只有说实话。

    “既然如此,这才第二天而已,你就忍不住跑去洗澡了?你就不怕伤口感染了?”康乐乐一脸不满,现在也不是夏天,不用每天都洗澡吧?

    “昨晚穿着衣服睡的,早上起來的时候出了很多汗,所以就洗了,医生说可以洗,只要注意些就可以。”罗残并沒有因为康乐乐迅速转换话題而有反应迟钝,实际上,他很感谢她转走了话題,不然两人间只余尴尬了。

    昨晚穿着衣服睡……

    他还不知道她要楼碰上了平姐,平姐都告诉她了吧?

    明明就是出去找她,找到自己伤口受不了,然后又怕满头大汗的模样被她发现,罗残,你如何待我,我还不起的。

    “这大冬天的,你不冷吗?衣服在哪,我去帮你拿。”房间太大啊,而且统一的一个色,她还真沒摸清,他的衣帽间在哪里。

    “不用,你坐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好!”

    康乐乐坐在床边,脸色阴沉,仍是沒从罗残不还手的那里走出來,咽着一口气的感觉,还真是不爽。

    罗残要离开的脚步,也顿住。

    主走走到她身边,担心的看着她,乐乐,,你去哪儿了?刚才我到处找你,我以为你……”

    “以为我走了?”

    “嗯。”罗残点点头。

    虽然他很想她离开,可是当起床真的沒有看见她的时候,失望只有那么大了,那种着急的感觉心脏要烧掉的感觉……

    以前,他还不知道,自己爱她到如此地步。

    “我走了你不是很高兴吗?”康乐乐白了罗残一眼,她可是记得昨晚他想要赶她走的。

    知道她在取笑自己,罗残有些讪讪的。

    “罗残,我來找你有点事情!”康乐乐换了一种语调,正襟危坐。

    看着她严肃的表情,罗残意识到康乐乐有要说,便应道,“好!你先等我一。”

    很快,罗残便穿着一身的家居服走了出來,坐到康乐乐的旁边。

    “躺上去。”康乐乐指指床。

    罗残无奈,却也照做。

    “乐乐,有什么事吗?”她的脸色很难看,难道是刚才出去的原因?

    是的,她现在心里非常的乱,心情十分的糟糕!

    转头看着旁边的男人,她沒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用肯定的眼神看着他,“罗残,我今天出去买了报纸。”

    说到这里,康乐乐看着罗残,不再继续往说。

    罗残的心却是一沉,她都知道了吗?

    唉!

    也是。

    他怎么沒想到,康乐乐是个聪明的女人,只要是她想知道的事情,她一定会想办法找到答案,他瞒着又有什么用呢?

    虽然,他只是想瞒着不让她多想。

    “乐乐,我瞒着你只是不想让你把什么事请都推在自己的身上,因为我看见你那样我的心里也难过,可是却不能为你分担什么,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可是你却感到很抱歉,我真的不想看到那样的你。”

    额……

    她想过很多版本,却沒想到是这个。

    即使到这个时候都还要为她着想吗?

    可是,这件事,真的和自己有关啊。

    康乐乐拿起一直紧握不放的报纸放在罗残的前面,平静的看着他,语气坚定。

    “罗残,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清清楚楚的知道了,他真的太过分了,无论怎样,我今天一定要让他停手!”

    “乐乐,你这又是何必呢?”罗残一副难色。

    他该不该告诉康乐乐呢?

    现在停手似乎已经來不及了,且不说赤璀的性格就是一出手沒看到结局就不会收手,而他要的结局无非就是两种,要么就是他从此消失在这座城市,选离康乐乐。要么就是主动放弃康乐乐,然后向他服输。

    不管是哪一个,他输了就代表着他放弃了乐乐,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深爱一个女人,他不能在还沒开始决斗时就先认输。

    她做不到!

    除非他的爱很虚假。

    所以他办不到就这样放弃。

    只是这些话,他不可能告诉康乐乐,他害怕以她的性格,他们之间就那样慢慢的陌生起來,如果能和朋友一样守护在身边还好一些,至少能接受,但如果就这样彻底的失去了她,但他无法原谅自己。

    “如果我非要去呢?”

    康乐乐是个倔强的人,这件事又因为自己,她不可能让明赤璀如此对罗残,毕竟他们曾是兄弟。

    “乐乐……”罗残欲言又止,对上康乐乐认真的目光,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抚摸一她的一头黑发,但最终还是缓缓的话。

    他怕这个动作会让她生气,罗残认真的看着康乐乐的眼睛,一脸认真,“乐乐,你听我说,你不要去找明赤璀,这些事情我都会解决的,相信我!”

    这些事情都是因为她才发生的,要不是因为她昨晚抽风跟罗残打电话,然后吐他一身不让他走,昨天的事就不会发生,他不会受伤,而今天报纸上的内容也不可能出现。

    一切,都是因为她。

    “对不起,这件事因为我而起,我真的不能做到袖手旁观。”

    “……”

    听了她的话,罗残的心脏就像被人抽了几鞭子一样。

    他不知该喜该悲。

    他喜,自己受了一身伤,让乐乐更靠近自己一点。

    他悲,自己受了一身伤,因为她,所以她才会靠近自己一点。

    他更不知,如果她出面,那结局会不是她回到明赤璀的身边。

    不管如何,那真的不是他能接受的局面。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他要不要失去明赤璀这个朋友了,而是两个男人为了同一个心爱的女人的战争,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