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绝对不允许还沒较量康乐乐已经离他远去,他也一点都不畏惧明赤璀做的这些,因为他并不比明赤璀差。

    “乐乐,这件事我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请你相信我,可以吗?”罗残的眼神很真,也很有自信,让康乐乐有片刻的怀疑,他是早就做好了准备,还是他隐藏的太深,她不知道他还有这个能力?

    虽然她知道罗残并不简单,但她不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何况他还受着伤的情况去处理这些事,处理的好还成,如果有什么意外,她会愧疚一辈子。

    殊不知,她真心的愧疚,却让罗残一阵苦笑。

    事到如今,他能让康乐乐靠近自己的一点就是愧疚,真的就只有愧疚吗?

    罢了。

    有,总比沒有强!

    一步步一步來吧,他相信,只要他真心,总有一点能得到她的爱。

    不想再这个问題上继续,罗残撑起身体扯开话題,“乐乐,什么都不要想了,我们现在去吃早餐吧!你还是第一次來我家,怎么能让你饿着肚子呢?”

    抬头,对上的是罗残的温柔。

    这个男人,似乎从第一次见面开始,给她的永远是温暖的微笑,只是到了今天她才明白过來。

    只是,他这份爱……

    “你躺着吧,我去把早餐给你拿上來。”他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題,那她就不再说。

    “不要!”罗残拉住她,“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和你真真正正的坐在餐桌上吃一次早餐,然后我们在一起去花园里散散步,两人聊聊天,度过平静而美好的一天。”

    在他的眼里,她看到了渴望,毫不掩饰的渴望。

    康乐乐的心一窒,脸色有些难堪。

    罗残是因为自己受伤了,她本该照顾,可她无法再承诺他什么。她甚至后悔自己主动说出了那句话,不然的话,罗残可能还会将心里的爱隐藏着,不会如此的直白让她不知所措。

    “你想什么呢?”

    正思考着,罗残却轻松的笑了开來,“不要误会了,我让你陪我散步是因为我受伤了,无法出去玩!你自己说要陪我的,既然如此,与其一人呆呆的看花,还不如身边有人陪着说话呢。”

    看着他脸上真实的笑,有那么一刻,康乐乐差点相信了他所说的话,就在点头之际突然想起來,今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在家?

    怎么可能还有闲情逸致让她陪着散步,说话?

    唯一只有一种可能,他想拖着她,默默的进行一些什么。

    “额,可是怎么办,我今天约了朋友一起逛街的,改天好不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罗残,他能说谎,她也能找借口嘛。

    “还说照顾我呢,病人都还在家,你就想着出去玩了?”

    面在笑,心里却沉的不行,他总觉得康乐乐不是真心的出去逛街,而他则不希望她掺合进來,只是她的话语是那样的真,让他找不到一点问題。

    “真是,如你所说,你就躺在床上休息就行了!我也不会逛多久,顶多就是你睡觉的时候,再醒來我都回來了,不耽搁我们去花园聊天散步。”

    一句话,她把罗残接來要说的所有堵的死死的。

    他找不到任何言语再阻止她出去。

    她得意一笑,“好啦,不说了,我们先去吃早餐吧!刚出去走了走,现在还真是有点饿了呢。

    餐桌上。

    康乐乐因为想事情,所以忽略了自己的吃相非常的豪放,准确的是说,这顿早餐,她似乎吃的非常开心。

    “乐乐,早餐味道怎样?”罗残狐疑的盯着康乐乐,明明思绪就沒在早餐上,为何吃的如何有劲?

    “啊?”

    康乐乐回过神來,有点尴尬的道:“刚才在想等去逛街买些什么。”

    “是吗?”罗残不信。

    “是啊。”康乐乐点头,实际上她去想呆会儿怎样和某人沟通那件事。

    “乐乐,你……”

    “好了,我吃饱了,你就在家休息吧,我去逛街了,我会尽量回來早一点的!”不等罗残说完,康乐乐已经离开餐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着包包楼。

    看着她的背影离开,到开门出去,诺大的客厅现在就只余他观望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后,罗残也放手中的早餐,他确定,她的一举一动都那样牵动着他。

    他不想要她的出现只是因为愧疚,他想要她能长长久久的在这个别墅,能让他经常看到她的身影。

    从口袋里拿出电话,拔出一个号码。

    雷鸣集团。

    看着眼前高楼大厦,康乐乐迟迟不愿移动脚步。

    她知道,他就在里面!

    可是她却一点也不想看到他,不知为何,现在和他沟通她都觉得好痛苦,他的霸道压的她踹不过气,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好想远离他。

    远离那个她不想见,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

    算了!

    该來的总会來的,这件事因她而起,自然就得由她结束。

    深吸一口气,康乐乐还是迈步走进了这幢她不想來,却又不得不进的大楼。

    以为她來这里这里会被拦住,毕竟明赤璀已经说过,如果她昨天沒有出现在欢欢面前,那她这辈子也不要出现在他的地盘上,同时,她还收到了人事令,她已经被开除。

    公司有规定,从雷鸣集团被开除的员工是沒有资格进公司的,可是她却一路上到顶楼的电梯都沒被拦,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明赤璀已经知道她会來找他所以故意让人不拦他吗?

    呵呵。

    电梯到达的声音让康乐乐瞬间回神,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慢慢的走出了电梯。

    “康秘书,你这么快就出差回來了吗?

    刚出电梯一个人便走上來和她打招呼,让康乐乐明显的愣了一,出差?

    出什么差?

    她明明就是被开除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额,我……”

    “康秘书,你回來了。”康乐乐正想解释,叶青的声音从不远处插了进來,面容平静,正在和自己说话的秘书见叶青叫自己便识趣的回到了原位。

    “叶青,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后面几个字,她依然沒有说出口,就被打断。

    “康秘书,你现在准备好了吗?”

    这到底是哪一出?

    康乐乐很想问清楚,但她明白,叶青明显不想让她说刚才的话。

    勉强的勾起一抹笑容,康乐乐轻点着头算是打了招呼,轻声道:“总裁在办公室吗”

    既然不让她说出实情,自然有原因,那她就配合吧。

    “总裁啊,好像在会议室开会,你有事汇报的话先进办公室吧!”

    “好!”

    她这样冒失的进去好吗?一会儿明赤璀应该会逮着机会为难她怎么办?

    唉,算了!

    不管了!

    反正今天來这里也沒指望明赤璀能给自己好脸色看,还在乎那些干嘛?

    打开明赤璀的办公室,康乐乐本以为叶青会跟着进來,可是她站了好一会儿了都沒人进來。

    等待,有幸福,也有痛苦。

    康乐乐现在就很痛苦。

    环视了一办公室,和她之前收拾东西走的时候沒什么两样,可是再次进來,康乐乐却觉得如此陌生。

    曾几何时,她想要每天都进入这个地方。

    可是现在,她站在这里,却只有想要逃离的感觉。

    时间就在她发呆中度过,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此时,另一边,明赤璀刚从会议室出來,叶青立马上前汇报。

    “总裁,康秘书已经在办公室等了很久了!”

    “嗯。”面无表情点点头,明赤璀迈步就走,嘴角的笑展露无疑。

    她终于坐不住了是吗?

    这不过才一晚而已!

    看來,他在她心中,已经很重要了!

    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又放!

    他的女人,沒有他的允许,绝对不可以。

    推开门,他以为会看到一脸紧张的女人,可他错了,康乐乐正百般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玩手指。

    这情形,他莫名的挂起了笑容,看來她和罗残之间似乎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深。

    听见开门声,康乐乐站起身,眼神和明赤璀刚好对上,她有点慌乱的移开视线,站起身:“我來找你有点事情。”

    “既然主动來找我了,又何必那么着急呢?”他勾着笑,语气很平静,这点出乎她意料。

    当然是赶紧说完,赶紧走人!

    康乐乐这样想着,但她为了事情能有个好结局,还是强撑着笑容,“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谈谈?”

    他放手中的文件,侧头睨着她,“因为罗残?”

    “嗯!”她直接点头。

    殊不知,她这个诚恳的行为,却让他以为,她巴不得离他远远的,现在能主动來找他肯定都是因为罗残。

    想到此,明赤璀的眼神变得是十分的冷漠,“有什么事情快说,我沒空听你废话。”

    靠!

    前一秒还笑,后一秒就成冰山,明赤璀,你还能多变一点吗?

    算了!

    忍了吧!

    明赤璀的多变,她也不是第一次碰见,应该早就习惯才对。

    “明赤璀麻烦你有什么事情冲我來,事情跟罗残沒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要这么卑鄙?”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