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报纸的内容写了明赤璀已经把罗残从雷鸣集团开除,并且雷鸣集团终止一切和明家有合作的合同,整个商界现在都在流传明罗两家关系破裂,明家开始大力打击罗家,罗家因为实力和明家还是有一定的悬殊,所以必败无疑,现在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或者着手等收购明氏。

    虽然报纸上是夸张了些,但她知道,明赤璀的确有这样的打算,这件事不是外界传闻的因为利益分割不均而闹僵,而是因为她。

    只是她沒想到,明赤璀会因为她而和多年的兄弟闹成这样,也彻底的让她成了一个罪人。

    话音刚落,明赤璀的眼神变得阴冷,一步步走到康乐乐的面前,俯视着理直气壮的她,“我卑鄙还是你太天真了?职场上只有竞争,沒本事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卑鄙两字?”

    她竟然为了他,真的來找他了,还说他卑鄙!”

    “你不卑鄙你为什么要这样处处的跟罗残作对,明赤璀如果你是因为我和你的事情请你不要牵扯到其他的人。”

    “呵,我和你的事,我和你之间能有什么事?”他扬起冷笑,眼里是那样的无情。

    直到现在她还是顾着罗残的是吗?

    他本还抱着只要她主动解释就收手的心,却沒想到康乐乐会这样,他的想法瞬间瓦解!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你心里明白!”康乐乐毫不畏惧的顶了回去。

    或许以前她会忍了,可是现在牵扯到无辜的罗残,是她最不愿意,也不能接受的。

    “康乐乐,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跟我说这个?”他一步步的走向她,居高临的看着她,一脸嘲讽,“如果罗残有本事就不会让一个女人來我这里求情了,如果你真的想帮助罗残也不是沒有机会……”

    话进到这里,明赤璀沒有再继续说,给了康乐乐一个悬念。

    他慢悠悠走向一边,从柜子中取出一瓶红酒,然后为自己倒上一杯,坐在康乐乐面前的沙发上,慵懒的摇着红酒杯,姿势很惬意。

    她承认,如果不是因为此时正在谈论的事,她会觉得明赤璀真的是全天最帅的男人,可是这一系列事來,他将她逼的更远,让她沒胆量再靠近他。

    康乐乐呆愣的站在沙发边上,静静的看着明赤璀久久沒有开口说话。

    想着明赤璀的话,心里多了几分期望。

    她真的有机会能帮助罗残吗?

    她真的不想再欠罗残什么了,因为再多她已经还不清了。

    走近几步,康乐乐的拳头紧紧的握住,为自己打气,一咬牙,脱口而出,“你说的是真的?什么办法!”

    “呵,什么办法,得看你是什么态度了!”他继续慵懒着,摇晃酒杯的幅度稍小了一些,极其的优雅。

    他不说话的时候,她会觉得他是王子。

    不过,仅限于不说话的时候!

    “好,只要你不对付明家,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她想,这样说,够表示自己的诚意了吧?

    只是她不知道,听了她的话,明赤璀心里的怒火渐渐燃烧。

    对着他,她居然会说只要放过罗残,她做什么也愿意!

    她就那么爱他吗?

    已经爱到不可自拔,为了他什么事情都能答应?

    “什么都愿意?”他哑着声音,直直的看着康乐乐,希望她能改变此时的决定。

    话,就像出鞘的箭,哪有收回的道理?

    而且她本來就做好了不顾一切的打算。

    略迟疑了一,康乐乐看着明赤璀坚定的开品,“只要你不为难罗残我答应你说的条件。”

    “我的条件?”

    明赤璀听着康乐乐肯定的语气,眼眸变得阴森,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也得你配让我说条件。”

    唰!

    康乐乐的脸,瞬间白的像张纸。

    他的意思是,她连让他说条件的资格也沒有吗?

    明赤璀,你说的话够狠!

    更是说了一些不堪的话來侮辱她。

    深吸一口气,她当沒听到,继续开口:“明赤璀,我好言好语的和你说!麻烦你暂时收起你那让人听了反感的刺激语言,我今天來找你的目的,就是希望你可以平静的对待这件事,放过罗残,而且他是无辜的!”

    “你这是在替他说情?”他的语气依旧霸道,鄙夷的肯神让她快要不能呼吸。

    心里一疼,她还是沒忘自己的初衷,“随便你怎么说,说情也好,求情也好,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要伤害罗残。”

    “呵呵。”他突然勾唇冷笑,双眼放荡不羁的盯着她,“我怎么沒发现你还有如此深情的时候,不该是有利益谁都可以和你去酒店吗?说出这样动情的话就不怕恶心到你自己么?”

    又是讽刺?

    直至现在,她都不知道,他现在对她的讽刺,到底从何而來!

    早已习惯他的话语,这一刻康乐乐沒有当初愤怒,反而心情平静,他用言语攻击自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除了最开始自己被气到吐血,她也沒少什么。

    与其如此,她还不如坦然面对的回堵回去呢!

    “我恶不恶心自己跟你有关系吗?跟你一点关系都沒有,明赤璀我希望你有什么事情不要迁及无辜的人,罗残从來沒有得罪你,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看着康乐乐一脸的冷意,明赤璀的笑容慢慢扩大,让人看不出他真正在想什么。

    明赤璀沒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甚至不敢自然的呼吸,深怕刚才的话让他愤怒,然后给她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好半晌,两人都不曾说话,气氛低沉的诡异。

    明赤璀一眨不眨的看着康乐乐眼神平静,看不到任何波澜。

    仅管如此,康乐乐还是感到不自然,但她不认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不服输的看着他。

    他沉的住气,不代表她可以。

    今天可是她來这里求他,沒几分钟,康乐乐就败阵來。

    “明赤璀,请你认真的考虑一,这件事和罗残无关,你不要牵扯到他,甚至是他家!”

    “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突然这样,但我明白是我和有关,我和你之间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别人,何况罗残还是你……”

    “闭上你的嘴,我不想再听到你一句的解释。”他无情的打断她,不屑的看着她,“你现在是为了他,所以在我面前各种低姿态,是吗?”

    想想以前,她何时对自己不是理直气壮的想骂就骂?

    想怎样就怎样?

    可是现在呢?

    明明就有一副暴脾气,可今天的她却压抑的就像个逆來顺受的小猫!

    女人!

    既然你如此在乎他,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不是低姿态,我只是就事论事,这真的和罗残沒有关系!”

    他突然冲到医院去打罗残,并且将罗残开除,还断绝和罗家一切的來往,所有的所有发生的是那么的突然,她根本就沒有时间反应,她甚至不能问为什么。

    这样的感觉,真是不好。

    “沒话说就离开吧,别浪费我的时间!”

    说罢,明赤璀做势回到自己的办公位上。

    康乐乐连忙叫住,“等一。”

    “嗯?”他侧头睨着她,眼神不耐。

    很显然,他不想再和自己多说话,这点康乐乐明白。

    “收手吧,只要你不针对罗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让你做什么都可以?”他轻声重复,再次确认。

    康乐乐点点头,“对,做什么都可以!”

    “确定?”他挑高眉眼,不副狐疑。

    “确定!”

    话虽这样答,但他很随意的一句话却让康乐乐背脊发凉,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缓缓开口,“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

    只见他走回办公桌上,打开一份文件,从笔筒中抽出一只笔,一边审阅着,一边抬头回答她,“我想了一,你跟着罗残应该只是冲着明夫人的位置去的吧?无非就是钱,你知道我想做什么的。”

    ……不知为何,康乐乐混身发凉。

    他想做什么?

    难道就是重复那晚说的话吗?

    “我不懂!”她装糊涂,心里抱有一丝希望。

    直到现在。她仍不能理解,为何他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康乐乐,你知道我讨厌做作的女人。”他的语气变的冰冷无疑,厌恶之色她看在眼里。

    多的已经不想解释了,只是她不愿意往那方面去想。

    “明赤璀,你侮辱我之前有沒有想过,欢欢知道这些会怎样看你?”

    “欢欢?”

    他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对上康乐乐眼里的担忧,一阵冷笑,“你还知道你有个女儿啊,你还知道你的作风如果让她知道会有影响?”

    ……明明是他做事过份,凭什么怪她头上?

    康乐乐死死的人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冷笑看着眼前的明赤璀。

    “明人不说暗话,卖关子也沒意思,你就说你要怎样吧!”

    呵呵!

    终于是装不去了吗?

    女人,你可以为了别的男人來找我,我也可以让你永远的逃不掉我手心。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