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怎样,你已知道,我和你之间,到底是谁在装,我真不想用肮脏两字來形容你的!”

    “你!!”

    康乐乐差点被气到吐血。

    他果然说的是那件事!

    试问,谁会答应他那个无理的要求?

    他的合同内容是让她对外是欢欢的母亲,明夫人。对内,她不过就是一个保姆一样的职业,每天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女儿,还有就是讨他的欢心,他高兴就代理她能多陪女儿,不高兴,那她就得坐冷板凳。

    呵呵,她沒那么贱!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用**换取的利益的肮脏女人?

    “明赤璀,请你嘴巴放干净点,你又有多干净?”康乐乐一脸鄙夷的愤怒,“你一个只会用半身发泄的男人,还以为自己是古代皇帝呢,家里放一个,外面有一个,野花无数朵,我……”

    “有本事将你后面的话说去。”话还未说完,明赤璀走到康乐乐的面前俯视着身子用手扣住康乐乐的巴,将她全身打量一遍,分外嘲弄。

    “我不干净不也照样和你发生了关系吗?男人三妻四妾又有什么,反倒是你一个当母亲的人,一和家里认定的未婚妻在酒店私会不说,现在又和孩子爸爸的好兄弟勾搭在一起,怎么?夜夜和他**接触你就不怕染上病。”

    康乐乐已经眼前的男人气到失去理智。

    想也沒想伸手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明赤璀你tm就是一个王八蛋!”

    敢情从他口中,什么事也可以说出來!

    他居然将她说的那么不堪。

    对于接连被这这个女人甩了几耳光,明赤璀怒不可揭,他当她的行是是因为有了罗残这个靠山就不把他放在眼里。

    “康乐乐,你敢打我?你先想想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现在对我的一举一动我都会加倍的在罗残的身上讨回來。”

    卑鄙!

    混蛋!!!

    此刻康乐乐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她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捏死明赤璀。

    “明赤璀,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

    康乐乐气的胸口不停的上起伏,她只恨自己的天真,如果不是她天真的以为自己退一步,明赤璀也会远离自己一点,那么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康乐乐脸上的嫌弃,还有那眼眸深处的冰冷无情,就像一把刀一样,一的割着自己。

    难道她爱罗残,已经爱到如此地步了吗?

    “康乐乐。”他缓步走上前,单手扣住康乐乐的颚,嘲弄道:“你这么帮着罗残,他知道吗?还是说,你们已经发展到同床共枕?”

    “明赤璀,你别太过份!”她努力的挣开他的束素,为了他不再伤到自己,康乐乐接连后退了几步。

    她的行为在明赤璀看來,她是不屑和自己接触。

    “你现在是觉得我沒资格站在你身边?”他两步追上前,怒瞪着她,右手缓缓的举起來,适时的被康乐乐看到,并出声制止。

    “明赤璀,你又想打我?”

    “我打你,打你怕脏了我的手!”明赤璀退了一步,一脸不屑,那目光就像看垃圾一样, “康乐乐,我再问你一次,你和罗残到底发展到哪步?你为了他不顾一切,是不是连他的种都有了?”

    他的视线最后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一想到他冲进酒店的情景,他们两个是那么的亲密自然!

    从在美国开始,他就是被隐瞒的那个,他深爱的女人,却了他的兄弟。

    他的兄弟,一面接受伤务去找人,可实际上他们却暗生情愫,只要想着康乐乐有可能肚里有罗残的孩子,他整个人就不能呼吸。

    人们都说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被爱所伤正在愤怒中的男人智商更为负数。

    “神经病!”

    康乐乐见明赤璀的话越说越离谱,两手一摊直想摔门出去。

    “站住!”

    明赤璀却从身后抓住她,并大力一带,将她带至面前,“是不是对上这种问題你就不敢说了?只要你承认我就成全你们,你就去和他结婚生孩子去吧!”

    “疯子!”

    她从來沒有觉得,明赤璀生起气來这么吓人,同时,也觉得生气的他智商完全就不够用,说的话,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我是疯子?”

    抓着她手的力道越发的大,不断的使力,她疼的痛呼,“明赤璀,放开我!”

    “贱人!”

    “对,我就是贱!”

    不就是逼她承认吗?

    如他所愿。

    “我有罗残的孩子又怎样?你真搞笑,你可以结婚,难道我就不可以谈恋爱跟人家先上车后补票吗?”

    果然如此!

    本就暴怒中的明赤璀听到康乐乐这承认的话,全身的血液急速冲到脑海,眼神可怕的像要生吞了明赤璀。

    “滚!”

    他双手一放,推了她一,康乐乐就那样直接被她推倒在地上。

    他面色阴冷,“滚回去陪着你孩子的爹,从此以后,别再出现在我和欢欢的面前,至于你们两个,呵……你做好心理准备。”

    不!!!

    看着他转身要拔电话的动作,康乐乐惊叫出声,她都说了些什么刺激他的话啊?

    她今天來这里是做什么的啊?

    她连忙冲过去把明赤璀的电话压住,接连摇头,“明赤璀,我向你道歉,我刚才说激动了,我道歉!我和罗残之间真的什么也沒有发生,什么也沒有。”

    “怕了?”

    他嘶哑着声音,轻轻的问她。

    语调很低,但却让人听出了冰冷。

    “我和他真的什么也沒有。”

    她好害怕他这样的眼神。

    她好悔恨刚才自己沉不住气。

    “真沒什么?”明赤璀完全不相信,还把视线落在康乐乐的小腹上,差点沒给她气死。

    就算她和罗残那天一起在酒店,就算他看到,也不至于就这么相信了她说的和罗残有小孩吧?

    显然,康乐乐还是忽略了男人的嫉妒心。

    眨眼间,他已经拔通了电话。

    “一周内我要收购所有明氏的股票。”

    随着‘啪’一声挂断音,康乐乐的脑袋如雷击一般,轰地一呆在原地。

    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面前残忍的男人,几乎忘了言语。

    原來,不管她在这里如何求他,也不会让他改变一点点,她错了,大错特错!

    对于他这种爱自己胜过一切的人來说,全世界只会相信自己,既然如此,她解释又有什么用呢?

    忽地,,

    康乐乐莞尔一笑,看着他,满脸讥笑,“明赤璀,我怀了罗残的孩子又怎样?那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们两个幸福着,你就在这里继续发疯吧!”

    平静的说完这段话,康乐乐面带笑容的从包里拿出电话,拔通了罗残的电话。

    因为她知道,她沒有那么容易走出这里,而她现在做的这样,只是为了刺激她!

    她以为罗残今天应该会很忙,应该会忽略她的电话吧,本是想让明赤璀难受一,可她错了。

    电话刚接通,那头的罗残已经接过电话。

    “乐乐,你回家了吗?”属于罗残温柔关怀的声音就在电话那头响起,站在面前的明赤璀听的一清二楚。

    康乐乐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正处于一团低气压,她强撑着笑容回答罗残,“残,我还在外面,呆会儿就回去了。”

    “好,我在开会,你在家等我,我会尽快回去的。”

    罗残正在开会,他以为康乐乐回去后发现他沒在家,所以催他回去休息,很自然的就说出了那些话。

    康乐乐也是如此想,只不过,她面前的人并不那样想。

    “残,我……”

    “明赤璀,你干嘛,还我电话!”

    话还沒说完,明赤璀就伸手抢过电话去,还好反应快,康乐乐两就抢回來了,但只得东躲**。

    “呵呵,康乐乐,你还真是胆大啊,当着我的面和你的情夫谈情说爱。”

    赤璀?

    罗残拿着电话皱着眉头,乐乐怎么会和明赤璀在一起?

    “乐乐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喂?”

    乐乐不是去逛街,而是去找了赤璀,看样子赤璀正在发火,罗残很担心康乐乐,顾不得正在开会,直接起身离开,一脸的焦急。

    “只允许你可以,我就不可以吗?”

    康乐乐再次用话证明了一件事,她和罗残是真的在谈爱。

    这一点,彻底的激怒了明赤璀。

    一秒,不待她反应,他已经强行的拖着他离开。

    “明赤璀,你干嘛,你要带我去哪,混蛋!”

    ***

    医院。

    “你放开我明赤璀,你个混蛋,放开我……”

    康乐乐就那样被明赤璀从雷鸣集团一路拖到医院,中途不管她怎样骂他,他都沉默的黑脸。

    一车,就直接将她往医院里拖。

    直到,将她拖到妇产科。

    “明赤璀,你tm是不是疯了,你带我來医院干嘛,还是妇产科,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怀了他的孩子吗?不带你來这里做掉孩子,再检查检查,你认为我会收你这个烂货吗?”

    md!

    康乐乐已经无法用语言來形象明赤璀这个混蛋了!

    康乐乐整个人已经气到脸色铁青,沒有知觉了。

    一直未挂的电话将他们两的对话传到另一边,罗残整个人都呆住了,康乐乐怀孕?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