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

    这是要做什么?

    赤璀是不是疯了!

    他是要带着乐乐去医院打掉孩子!

    沒有过多考虑,罗残也顾不上什么会议了,挂断电话就冲进电梯,然后离开公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路上,罗残都在狂飙,赤璀已经带乐乐去了医院,他怕要是再晚一步,事情就无力再回转了。

    康乐乐不同意,却拗不过明赤璀,也沒他力气大,这里是他的医院,医生们更是拿他沒办法,就这样,她被带到了一个沒有人的房间。

    康乐乐已经无力问他情况了,只是冰冷的瞪着明赤璀。

    “记清楚这里,到时候拍个照留念,这是你失去你和罗残结晶的地方,也是你和他的终结地!”

    听着他这些话,康乐乐好似心里被人狠狠的割了一刀,为什么?

    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残忍?

    还是他一直这样,只是她不了解?

    看到她心冷的模样,心里一阵刺痛,但想着她说的话,做的事,他就气的捏的手指骨咯咯响,“康乐乐,今天这样,是你造成的。”

    她居然,会和罗残产生感情。

    他不相信她会怀孕,但他会带她到这里來,让她意识到背叛她的后果!

    抬起头,康乐乐原本是想说什么,但双眼不急气的染上层水雾。

    那个舍命救她和欢欢的明赤璀似乎已经消失不见!

    眼前的明赤璀,她好像不认识他。

    在泪水沒掉來前,她仰着头,努力的深呼吸两,嘴角闪过一抹自嘲,“明赤璀,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但你非要将我的自尊狠狠摔碎。”

    是!

    他的确知道她说的话不是真的,但她的话已经激怒了他!

    他容不得她一点点的背叛,哪怕是一星点的思想也不行。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懂的珍惜,为了一个罗残可以弃自己的女儿于不顾,康乐乐,你又有何资格跟我在这里装可怜呢?”

    “你……”

    房门被推开,走进两个男医生,恭敬的走到明赤璀的面前,“明先生,一切都准备好了。”

    “嗯。”

    明赤璀扫了康乐乐一眼,然后点点头,“带进去吧。”

    ***

    位于某个高档别墅区的顶端,在那栋欧美建筑别墅,二楼的某个房间,一女子静静的坐在大床边,一语不发的看着在床上沉睡的男子,一脸愧疚。

    虽然时间已过一周,但男子精致的五官上还是能看到伤口的痕迹,康乐乐永远无法忘记,那天罗残和明赤璀在医院打的不可开交情景,仍是历历在目。

    她很后悔!

    如果那天她记得挂电话,如果不是她误会了明赤璀并不是真的想带她去打掉孩子,如果……那么罗残就不会第一次那么火大的跟明赤璀打架,然后,他就不会伤上加伤,被打到重伤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也不见好转。

    每一次睁眼总是感觉好虚弱,她也恨,为什么当初要认识明赤璀和他,如果沒有认识,今天的一切就不会那么复杂,她的生活也不会如此乱,那样的话,罗残不会受伤,而她和欢欢应该会过的平凡而又幸福吧。

    唉!

    喟叹一声。

    她真的无力去改变现状。

    而且,在罗残昏迷期间明赤璀正大幅度的收购明家的股票,现在整个明氏局势不稳,每天的商业头条都是写罗氏还能撑多久的消息,每当看到这些,康乐乐就特别的恨自己。

    所有所有,都是她引起的。

    更可恨的是,她完全不知道,明赤璀到底是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欢欢已经被他夺回去了,他还想要怎样?

    “乐乐,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思考间,一道有些虚弱的男声响起,康乐乐一惊连忙侧头看去,原來是罗残醒了。

    “罗残,你醒啦?”

    她连忙坐到他面前,忍不住脸上的笑意,天知道,他这一觉睡了有十五个小时之久,快把她吓死了,以为他病情恶化了呢!

    “嗯。”罗残努力的勾出一个微笑,却失算的扯动了伤口,疼的直皱眉。

    康乐乐赶紧阻止他,“明明就受着伤,你就不要笑了,平静一点。”

    “不好意思。”

    直到现在,罗残仍是那么绅士,哪怕他因为自己而伤成这样,也从來沒有怪过她的眼神。

    也正因为这样,她才感到万分的抱歉。

    “罗残,你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客气,那样子只会让我觉得更内疚。”康乐乐伸出手,本來想给罗残整理被子,却被他拒绝。

    “我想起來坐坐,你帮我吧!”

    “可是……”

    医生说了,他要卧床休息,康乐乐一脸难色。

    “沒事的。”罗残坚持,“我就是起來靠靠就行,不然一直向着我整个人也吃不消的。”

    “乐乐。”

    罗残从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真的看着康乐乐,很是严肃。

    “嗯。”

    康乐乐点点头。

    “其实我不是对你客气,只是我不想将我的烦恼展现在你面前,我不喜欢看到你的愁容,你每一天开开心心的,比我做成功一百件事还能让我心满意足。”

    “……”

    自从那天话说破后,罗残就像变了一个人,对她说的话也再也不掩饰,弄的康乐乐完全不知道怎样反应,呆在原地。

    怕她不自在,罗残还故作轻松的补充着,“放心,我们大家都是年轻人,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何况你也在美国呆过,在西方喜欢一个人并沒有什么的!你不接受我只能说我不让你來电,但你可不能阻止我说一些深情的话,我也不介意你把我当朋友的,只是一些真心话限制了不让说,反而让我不自在。”

    丫的!

    竟然拿西方的风格來堵人,好吧,她承认,本來其实也沒什么,如果她尴尬的话,两人都觉得怪尴尬的。

    康乐乐本就是个直性子的人,见罗残轻松,自然她也放松了不少,话匣子也开了,“真的很抱歉,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和明赤璀也打不起來,我……”

    “好啦。”康乐乐的话,再次被罗残打断,“我说过,这件事与你无关,反而是我那天太冲动了!沒有弄清楚实际情况就动手。”

    “还说呢,怪我沒有挂掉电话,不过也是明赤璀太过份。”

    如果不是明赤璀故意的设计,今天的一幕怎么可能发生,罗残一个好好的人,竟然在床上躺了那么久,康乐乐愧疚的想要死掉。

    “呵呵,事情已经过了,赤璀也有赤璀的怒气,沒事,就当兄弟一场我受点伤让他消消气吧!”

    罗残笑的越大度,康乐乐就越气。

    “我真的搞不懂,你对他那么好,把他当兄弟,可是他做的都是什么事!竟然那么重的手,明赤璀真的太过份了。”

    “沒事,反正也只是小伤,很快就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有力气坐起來了吗?”

    罗残明明是想让康乐乐心安一些,可是他真的好无力,靠在枕头上都有点要倾斜倒去的模样,康乐乐紧张的赶紧扶着他,同时翻着白眼,“你不要再为他说话了,那样的人不值得!”

    “不值得吗?”

    罗残不相信的盯着康乐乐看,眼里很是笃定康乐乐说的是假话。

    康乐乐一愣。

    无语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如果我沒记错的话,某人的心好像已经在人家的身上了吧?”罗残一脸讥笑。

    气的康乐乐想要伸手揍他,“我告诉你啊,要是再乱说别怪我不客气了啊,虽然我不想欺负一个重伤的人。”

    “你好意思手,我就好意思告你入室伤害。”

    “你去啊!”

    康乐乐知道罗残是故意说一些让她放轻松的话來讲的,他的良苦用心她还是能分辩的,可有些事情,她还是沒办法当沒发生。

    在罗残有些累了后,她适时的制止了罗残为了不让她难受讲的轻松话语,“罗残,我很谢谢你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不但不与我计较,反而还换过來讲话让我开心。”

    罗残本想解释,可是看到康乐乐脸上的认真模样,识趣的收回了接來的话。

    “你睡了一个星期,这期间你沒有和外界接触,有件事我觉得该告诉你了。”

    想着报纸上的内容,还有专家们的估算,康乐乐的心越來越凉,越來越紧张,难以启齿。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罗残依旧是温柔的笑,好不帅气温暖。

    康乐乐一愣,随即缓过神來打断,“现在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时候,等我把正事说完。”

    “放心。”罗残再吐两个字,笑意逐渐变为平静,“罗氏沒有那么快倒闭的。”

    呃!

    康乐乐一脸震惊,沒人告诉过他最近的情况啊。

    看样子,罗残好像知道。

    “呵呵。”对上康乐乐的惊讶,罗残再度笑笑,“你不用奇怪,我的确是睡了一个星期什么也不知道,但我相信明赤璀,在我还沒有好起來的时候,他最多只是布布局,真正的战争还得是我恢复了之后,所以,就算罗氏会败,也不是现在。”

    “……”

    真的是兄弟啊?

    即使是这样了,罗残都能摸清明赤璀的性格,可是他呢?

    康乐乐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了,为什么她以前沒有发现罗残的好?

    为什么?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乐乐。”罗残看着康乐乐,一脸严肃。

    康乐乐抬头,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流。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