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你就很**,性格很直爽,眼泪似乎与你毫无关系,为什么回国后的你变的如此脆弱不堪?这样的你,让我感觉好陌生。”

    “乐乐,答应我,做回真正的你,可以吗?”

    真正的自己……

    呵呵!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康乐乐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她何尝不想自己能像以前,或者在美国时那样,想怎样就怎样,包括明赤璀,想骂就骂,不听就是不听。

    可那些真的只是以前,现在的她轻手送掉了女儿,连想多和女儿呆一会儿都得是明赤璀同意,还得看心情!再说现在,因为她,还害的罗残受那么重的伤,连自己家里的事都顾不上。

    想想,她真是罪人。

    已经这样了,她还有什么资格做回以前呢?

    “乐乐,赤璀醒了吗?”

    走在路上,面前突然响起一道关怀且焦急的声音,康乐乐抬头,平姐满脸担忧的站在自己面前。

    此刻才惊觉,自己真的好自私,平姐可是罗残的奶娘,对罗残的感情自然是不用多说,可因为罗残一句只要她照顾,平姐只是负责饭菜,并沒有上來过,还不知道真正的情况。

    “平姐对不起,我太粗心给忘了向你说了。”

    “不用,赤璀沒事了吧?”

    “沒事了,只要再休息休息就可以床了,刚刚他醒了,能靠起來,还说了好一会儿话!我正说楼去拿点东西上來等他醒了给他吃的。”

    虽然來这里的时间不长,但和平姐多少还是有点感情了,说话也自然了不少。

    “好,醒了就好了,我厨房炖了好些东西,你等着啊,我去你盛。”平姐高兴极了,转身就要楼。

    康乐乐拉住她,“平姐。”

    “怎么啦?”

    “我去盛吧,你去看看他吧,这会估计是刚睡,整个人反正精神了不少。”康乐乐知道平姐其实很想去看罗残的,只是罗残昏肯前曾说过,让平姐只要复制日常的事情就好了,言外之意就是不让平姐照顾,平姐虽然着急但也沒办法,罗残就是怕她着急上火,年龄大了,所以才拒绝平姐上來看他的。

    但是现在罗残已经醒了,她该让平姐进去看看了。

    平姐很高兴,但一脸难色,“可是小残他……”

    “沒事的平姐,他之前不让你进去就是怕你担心,现在伤好了不少自然就不怕你在他面前伤心的哭泣了,你只要记得进去千万别掉眼泪就行了。”

    “诶,那我就进去了。”

    “嗯,去吧!”

    望着平姐着急的背影,康乐乐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现在的富豪家庭,能找到一个像平姐这样很关心自己少爷的人还真的是少啊。

    平姐走的急,忘了有件事要向康乐乐说。

    而康乐乐也因为罗残醒了整个人轻松不少,也沒去多想,所以后面让她吃了一个大苦头,殊不知,危险正在向她慢慢靠近。

    正如平姐所说,厨房里真的是各种补口,各种吃的,想着罗残好些天沒进食,只是光靠输营养,为了不刺激胃,她就盛了一碗刚熬出來的鱼汤,本來想趁热端上去,可让她沒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贱人!”

    大厅处传來一声怒喝,然后就是一个身影快速的走了过來,康乐乐脸上的笑容还沒有收去,自己已经挨了一巴掌。

    砰地一声,手里的鱼汤也被打翻在地上。

    眼前,是一个有着精致妆容,瞪大双眼一脸怒容的中年女子,以及她的怒骂声:“贱人,你也好意思跑家里來勾引我儿子。”

    从她的话里,康乐乐明白了,正在骂自己的是罗残的妈妈。

    “阿姨,我……”

    啪!

    又是耳光,打在另一边,康乐乐整个人一阵晕眩,但莫名其妙被打了两耳光的她,还是强做精神站起身。

    “你凭什么打我?”

    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一进门就打她,还是两耳光!

    “你说我为什么打你,贱人,把我儿子还成那样还不够,现在连我们家也要被你连累,你就是个灾星,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一家集体去跳楼,你才甘心吗?”

    罗残真的是气到爆炸,她沒想到,面前这个女人居然如此大胆的跑來这个别墅,再看她的模样,显然对这里很熟悉。

    她怎么可以來这里!!

    “对不起!”

    虽然知道罗残说的话太夸张了,但康乐乐还是选择向她道歉,一是因为她是长辈,主要还是罗残受伤,真的和她有关。

    只是她不明白,罗母对康乐乐已经不是怒意了,而是恨!

    她恨不得撕碎了康乐乐。

    “呸!”罗母很粗暴的碎了一口,继续怒骂,“你这个狐狸精,你有什么好的,跑來勾引我罗残,你不是已经和明赤璀生了个女儿吗?现在是看着人家要结婚了,自己沒希望了,所以跑來缠我儿子,是吗?”

    “阿……”

    “呸,你沒资格那样叫我,看到你都觉得脏了我的眼!”

    “请您说话注意点!”

    罗母一连串的骂声让康乐乐终于忍不住冷声回话,她是有错是事实,但也不是罗母说的那样,而且她的骂声简直就是不堪入耳。

    “你这是对我说话的语气吗?”

    一听到康乐乐的回话,罗残整个人直接就炸毛了,伸手怒指着她鼻子,大声斥道:“你这个贱女人……”

    “我叫康乐乐,不是你嘴里的贱女人。”

    “管你叫什么,你就不配有名字,贱人这两个字就和你比较相配!我告诉你,赶紧给我从这里滚,立马滚,我们罗家不捡人家不要的烂货,明家不要了就跑來缠我们罗残,你安的什么居心。”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罗母现在全身火焰,为了不莫名的被烧死,康乐乐说完这句侧身想要离开,但她是显然想的太简单了。

    罗母是一个极度强势的女人,容不得别人一点点的反驳,更何况康乐乐还是一个被她认为是勾引她儿子的。

    她两大步迈到康乐乐面前,继续怒斥着,“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去跳楼摔死了!你活在世上有什么用,除了用身体去勾引别人就是乱跟人家生孩子,你以为你这些破伎俩有用吗?那怎么女儿都那么大了罗家还是只认孩子不认你?这辈子你都不要想做豪门太太!”

    “罗女士,我尊敬你是罗残的母亲,但请你说话客气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限,你这样咄咄逼人有意思吗?”

    “咄咄逼人?”罗母尖声叫道:“我儿子被打成那样是我咄咄逼人?你被赶出明家也是我咄咄逼人?现在你來纠缠我儿子也是我咄咄逼人?赤璀收购我家的股票也是我咄咄逼人?”

    “关于这个我承认我有错,但你前面说的我不认,我和罗残只是朋友而已,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呸!”

    康乐乐的解释,罗母并沒有听进去,“我真的想不通,你爸妈怎么就生出你这种女儿,明家当初肯定给了你一笔不少的费用,完全够你活完半辈子了,你替他们家生个女儿换來一生富贵是你命好,为什么现在不守本分,还要跑來害我儿子?”

    “罗女士,就算我有天大的错也请你不要牵扯到我的父母。”康乐乐双手紧紧捏成拳,不是因为罗母的话有多过分,她有错,骂她还可以,可是连父母也牵扯进來是她无法忍受的,最重要的是,康乐乐无法接受她如同看垃圾的鄙夷目光。

    这点让她真的无法接受和理解!

    罗母一肚子的怒气,恨不能将她撕碎,怎么可能会意识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反而,她就想通过她的父母让康乐乐做错了什么事。

    “你这段话倒是提醒了我,你这样的人找你是沒有用了,看來我得亲自拜见拜见令父了,我倒是要看看,怎样的父母才能教出你这个不顾颜面都要想嫁豪门的女人,我要让天的人都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

    “罗夫人!”康乐乐低喝道:“我之所以在这里,只是出于朋友的关系來这里照顾罗残,我从头到尾沒有想过要进你们罗家,也请你不要用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來骂我,我不还口那是因为你是罗残的妈妈,但不代表我就该被你骂,也请你不要提及我父母!”

    “朋友?呵。”罗母轻哼一声,“你这话说的多冠冕堂皇啊,打着朋友的身份跑來我家,是不是想趁着罗残生病,然后你脱光了躺到他床上,等他醒來再赖上他,生米煮成熟饭,我们罗家就得接受你?”

    “我告诉你,沒门!!只要有我在,这辈子你都别想进罗家的大门,贱人,给我滚!!”罗母怒指着大门。

    罗母的话让康乐乐的怒气也全部升起來,想要发火,但最后还是看在罗残的份上咬牙忍了來,不能沟通就不沟通。

    她抬腿就离开,不想与罗母再正面起什么冲突。

    “滚,彻底滚出我家,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贱物!”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