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毛病吧?”忍无可忍的康乐乐转过头瞪着罗母,憋不去的一股脑全拖盘而出,“我真不知道你这种破口大骂的劲是谁给你,还有,我和明赤璀之间的事,你确定你了解吗?如果你了解决不会说出这些话,你既然不了解又为何乱讲呢?你不用说只要有你在我不会嫁进你们罗家,我现在就告诉你,本來我还想嫁的,现在就因为有你在,我还就不嫁你们罗家了,如你所说,我已经有了明家给我的钱怎么会还稀奇你们罗家的?”

    “罗夫人,相信我,只要有你在,沒有几个女人会选择做你们罗家的媳妇!至少我康乐乐在你有生之年不会进你们罗家!”

    说完,成功的看到罗夫人脸色铁青,气的混身发抖,康乐乐才转身要离开。

    她不是沒想过那是罗残的母亲,她不该那样,可是她不知停留的谩骂,真的让她忍无可忍。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转身要走的,却沒想到,一回头就碰到罗残站在楼梯上,而平姐则是在一边陪着她,一脸震惊。

    罗残的手上还缠着纱布,隐约还能看到血迹,整个人也因为有伤而面色有些惨白。

    同时,他的脸上也有震惊。

    想必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罗残听到了吧!

    呵呵。

    不然为何他的脸色有失望呢?

    对不起!

    虽然是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做不到你妈妈那样说我,甚至是连我父母一并了,真的对不起。

    心里默默的这样念着,康乐乐还是打算离开。

    “你看看你爱的什么女人,你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罗母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分贝无比的大,几乎是冲着罗残吼出來的。

    康乐乐的步伐,也被迫的停。

    她想离开,可是她不想罗母在把对她的愤怒发泄在罗残身上,所以她顿住。

    罗母瞪了她一眼,两大步向前了几步,隔的罗残近了,瞪着他,伸手怒指着康乐乐。

    “刚才她说的话你听到了吧?就这样的女人,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她不为了我们家的财产,她并沒有和明赤璀一起害我们家,她怎样骂我的,你也听到了吧?这样的女人你居然说心地善良?呸!”

    罗母再次的冲着地面扔了一唾沫腥子,动作很是粗俗,康乐乐有点吃惊,为什么罗母会是这副模样,一点和罗残的温和不一样。

    她并沒想到,沒有一个人在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后对着始作俑者还能淡定。

    罗母现在就是,往日里,她是高贵优雅的罗夫人,但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加上儿子罗残的伤,再让她碰上害的他们家这样的女人,她所有的高贵典雅,所有的气质全全消失,只想狠狠的将康乐乐骂一顿方可解恨。

    对于康乐乐,她觉得冷静的和她说话,她都沒有资格。

    康乐乐惊讶的看着罗残,从罗母的话里她听出了些什么,难道罗残早就和罗母沟通过自己了吗?

    善良?

    沒有目的?

    这是罗残和罗夫人形容的吗?

    忽然,康乐乐觉得自己对罗残的歉意又加深了,开始悔恨起了自己刚才的冲动,现在的罗残,估计很难处吧?

    何况,他还受着伤呢!

    只不过她也明白,以她的性格,不管怎样也不可能一直忍去。

    唉。

    康乐乐咬着唇,沒有说话。

    罗母瞪着罗残,见他沒说话,更是气的不行,张嘴就斥着,“告诉我,这个是不是就是你想要娶的女人?”

    “是!”

    几乎沒有犹豫,罗残表秒,一脸坚决。

    康乐乐一脸震惊。

    罗残怎么回事,在这个时候还要惹罗夫人生气。

    果然,罗夫人看到罗残在这种情况居然还说是,气的混身颤抖,感觉快接不上气一样。

    康乐乐想要上前去扶一,却被她霸道的打开,“滚,脏!”

    两个字,让康乐乐沒有勇气再向前,刚才的歉意瞬间全无,她是对不起罗残,但她并沒有欠罗夫人的。

    “太太,你沒事吧?”

    平姐赶紧跑來扶着罗夫人,罗夫人的确是气到不行,面色铁青,颤抖着身子,那模样就像罗残再说一句,她就会倒地不起一般。

    罗残站在楼梯上,面有难色还有痛色。

    是自己让他纠结了吧!

    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该呆的时候,康乐乐打算走掉,只是她又错了,罗夫人是个很强势的人,在沒有得到自家儿子肯定的答案前,她是不可能让康乐乐走的。

    “罗残,我今天就要你跟我说实话,刚才这个女人骂我的话,你听到沒?”她的手,指着康乐乐的鼻子。

    康乐乐侧头看着罗残,她也想知道,他听到沒。

    几秒后,罗残点点头。

    罗夫人咬牙点点头,“好,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还想要娶她!是不是就算我和你爸要去跳楼,你也要娶她?”

    “妈!”

    罗残终于出声,眼里很是无奈和痛心,看起來很难受,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妈,我的感情,你可不可以不要逼我?”

    “我今天还就逼你了!”罗夫人尖叫一声,推开了平姐,“平姐,去厨房给我拿把刀出來。”

    “妈!!”罗残一副惊骇,着急的想要楼梯,可是牵动了伤,双脚一阵发软,眼看就要摔倒。

    “罗残。”

    惊呼一声,康乐乐及时的冲上去扶住了他。

    只不过一秒却被大力推开,康乐乐沒防备,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而罗残则是被罗夫人扶住。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儿子的手!”

    “妈,你在做什么!!”

    罗残大叫一声,侧身想向康乐乐走过來,却被罗夫人挡在面前,“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再敢靠近她一,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平姐,还愣着干嘛,给我拿把刀出來!”

    “夫人,这可使不得啊!”

    平姐刚开始可以沒信以为真,但看罗夫人现在的的阵势似乎是真的,吓的不她不行,双手莫名的颤抖,“夫人,有什么事好好说吧!少爷现在还受着伤的,千万不要再受伤了。”

    “受伤,你以为他因为什么受的伤啊!”

    不担罗残受伤还行,一提到这样,苏娟整个人就备注沸腾,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罗残不但不好好的和明家搞好关系,反而因为一个贱女人和人家大打出手,逼的明赤璀加快了步伐。

    现在倒好,他们都快撑不去了。

    “夫人,不管怎样,还是好好的说吧,你也别太激动了,你的身体这段时间也不好。”

    唉!

    平姐真的是着急的不行,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她也沒办法多说太多。

    “平姐,你别在这里劝我,去把刀给我拿出來!”苏娟是打算了,今天她一定要让罗残在她和康乐乐之间选一个。

    “妈!”

    被母亲拉着,看着她一脸的愤怒,罗残只觉得自己很不孝,但他也知道,乐乐很无辜的被母亲骂成那样,他只是想去扶乐乐,可是母亲却很激动。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苏娟看到罗残现在的模样就生气,火大的她冲着罗残小腹的小伤就拍了一。

    “嗯。”

    闷哼一声,罗残咬牙承受住这个痛,只是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出卖了他此时的情况。

    “还知道痛是吗?你因为这个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她对于你來说就那么重要是吗?让你不但不顾自己的生命,就连生你养你的爸妈的性命都不想要了,是不是?”

    “妈,两者间并不影响,你先放开我。”罗残的双眼,落在康乐乐身上,一脸担忧。

    苏娟看到了,更是气的不行,一想到自家的情况,罗残还这么在乎康乐乐,整个人就快失去控制。

    见平姐还在那里站着,控制不住的大吼出声,“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看戏吗?我要的东西呢,赶紧去拿,要是做不到就给我滚,滚的远远的。”

    “好好好,我马上去,马上去。”

    平姐在罗家已经服侍了几十年,从罗残的爷爷奶奶再到罗残,年龄也大了,第一次被苏娟这样吼,眼泪止不住的流出來,慌张的往厨房去。

    罗残见了,更是反弹,“妈,是我的错,你为什么要冲平姐发脾气?”

    “我不该吗?”苏姐气的反应,“你是不是要说我就不应该呆在这里,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连人我也叫不动了是吗?”

    “妈,你这样说有意思吗?”

    平时母亲强势也就算了,能忍的他也忍了,可是这次,她真的太过份了,罗残并不打算继续依着她。

    他挣脱出苏姐的束缚,想向康乐乐走去。

    见状,康乐乐拼命的撑着自己的身体从地上起來,她不能再连累罗残了,不能!

    “乐乐,你沒事吧?”

    康乐乐的脸色似乎在强忍着什么,很是痛苦,罗残想要一探究竟,却被她躲开,“我沒事。”

    “真的吗?”罗残还是很担心,刚才肯定发生了些什么事,刚才他虽然只听到了乐乐回击母亲的话,但他十分清楚,如果不是母亲说了很过份的话,乐乐绝对不可能说出那些对长辈不敬的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