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沒事。”

    她身体的某处,真的很疼,很疼,疼的她就快要哭出來,但她不想再因为自己影响到罗残什么,那样的话,她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呦,你好好的怎么会有事呢?如果不是有我在这里,不得跟罗残装无辜引同情啊,贱人。”

    唰!

    康乐乐的脸瞬白。

    罗夫人怎么可以用这种话來侮辱她?

    “妈?”

    罗残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姐,他沒想到,苏娟居然连这种话也说的出來,虽然她平时是尖酸刻薄了些。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苏姐毫不为自己的话感到有何不可,反而愤怒的瞪着罗残,“今天你就告诉我,你妈你爸,还有这个贱人,你到底选哪个!”

    “妈!!”罗残大声打断苏姐,“你说话可不可以注意点,不要一口一个贱人,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这些侮辱人的话。”

    “你不希望听?”见罗残一而再的替康乐乐说话,苏姐提高嗓子就喝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很明确的选那个贱女人,不顾家族,不顾我和你爸,是不是?”

    “妈……”

    “好,沒想到我十月怀胎生的儿子,辛苦栽培的儿子竟然是如此忘恩负义的人,明家逼我也就算了,沒想到连你也逼我,既然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诶,夫人……”

    恰巧,平姐刚从厨房里拿了把小刀出來,立马就被苏娟抢了过去,直接架在脖子上。

    “妈!!”

    罗残连忙冲过去,却被她制止在原地,“站住!!”

    “妈,把刀放,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罗残快要疯掉,想要快步冲上前去,但他的伤让他无法快速移动,而现在,他被喝止在一半,看到血丝正从苏娟的脖子处滴落來更是吓的不敢妄动一步。

    “别过來,你只要敢过來一步,我今天立刻死在这里!”边说,边把刀子挨近了些。

    血,流的更多了。

    “妈,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可以把刀放,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吓我?”

    “很简单,我要你说,到底是回归家庭,还是要继续坚持你的爱情,和这个叫康乐乐的在一起!”苏娟瞪紧康乐乐。

    从來沒有一个时间段有现在这几秒漫长,明明就很短,但她却如同过了一个世纪般。

    答案不置可否。

    她和罗残不可能在一起,这一点,根本不用想也是如此的结果。

    更何况在这样的情况,答案只能是如此。

    康乐乐呆呆的站在那里,紧张的不行,想要上前夺刀却隔的太远,而且她已经受伤,她更不敢乱动,深怕罗母看到自己人靠近情绪激动,做了救不回來的事,那样她会更恨自己的。

    她以为,当罗母说出这个选择的时候,罗残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父母,可是她错了。

    她说不出当时是个什么感觉,特别是罗残回头给自己的那个目光,康乐乐差点心碎。

    不是因为她爱罗残,也不是因为罗残太难抉择,而是因为罗残说出答案的时候,就好像被活生生的取走了一半的生命气息一般。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悲伤,那样的痛苦……

    “妈,你真的要这样吗?”罗残哑着声音,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无奈,似乎说出这句话都用了全身的力气。

    因为背对着,康乐乐并看不到罗残此时的表情,但她想,他应该很难受吧。

    自己的母亲架着把刀,血正不停的往外流着,生死由自己定,而另一边,则是他的爱情。

    如果换成是她,也会崩溃。

    她想帮罗残承受这份痛楚,可是她不能,她知道,自己如果敢上前一步,只会让罗残更为难而已。

    罗夫人似乎是感受到了罗残的伤心,双眼一眨,但也是片刻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还架在脖子上的刀立刻就拿了來,狠狠的手上一划,血,就像血柱似的瞬间流出來。

    在场的人瞬间吓呆,康乐乐整个人吓的失去力气。

    “妈!!!”

    尖叫一声,罗残顾不得伤口连忙冲过去抚着罗夫人手上的伤口,瞬间,罗残本來白皙修长的手指染满的鲜血。

    啊!!

    从另一边刚好走过來的平姐,看到这幕,吓的尖叫出声,随即也跑到罗夫人身边,却不知所措。

    “平姐,快叫救护车。”震惊之余,康乐乐沒忘提醒眼该要做的。

    “妈!你到底想要怎样,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为什么要拿自己的性命來逼我啊。”

    罗残简直崩溃,整个人气到颤抖。

    在身后,康乐乐能甚至已经清晰的看到罗残包扎好的伤口正一点点的血染红。

    伤口,裂开了。

    “罗残,你的……”

    “贱女人,你还不滚是吗?”

    罗母本來也是一咬牙才在手腕划那一道口子只是为了吓罗残,却沒想到力道过大,流血太多,虽然被罗残及时抚着,但还是一阵阵的昏眩袭來,恰在这里听到康乐乐的声音,整个人一个激灵,瞬间回神。

    “滚,你赶紧给我滚,贱女人,不要再出现在我家!滚出我家,滚出去!!!”

    “妈,你不要激动,不要说话,这样的话血会流的更多的,不要再说话了妈……”

    “别捂着我,我不要你在这里假心假意,滚!”罗母狠推了罗残一,也顾不得自己的手正在流血,挣扎着从地上走起來,用流着血的那只手怒指着康乐乐,瞪着罗残失声尖叫,“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要她还是要你妈!!”

    “妈!!!”

    扑通一声,罗残跪了來。

    康乐乐永远也不会忘记,罗残的脸上沾满了罗夫人发怒狂甩自己手上的鲜血到罗残脸上的情景。

    当他满脸是自己母亲的鲜血,眼睁睁的看着罗夫人一直等他一个答案而不停的伤害自己的模样。

    再到后來,他撕心裂肺的吼出他的答案。

    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不和她在一起!!!

    然后,罗母昏厥。

    罗残拖着受伤的身体抱着罗母开着车一路狂奔到医院!

    罗母经过一夜的手术,总算出了抢救室里出來了,命,总算是保住了。

    康乐乐一直坐在不远处陪着罗残一夜,但两人一个字也沒有说过。

    看着天空露出一点鱼白,再到看的清,直到现在的透亮,康乐乐混身僵硬的坐着,罗母已经转到了重症监护室,但罗残却依旧坐在手术室外凳子上。

    “罗残……”

    轻轻的走到他面前,一夜未眠,她似乎感冒了,声音很是沙哑,她叫的如此的小心,发生了这样的事,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可以,她希望躺在重症里的是她,而不是罗母,她感觉自己就像个罪人。

    好一会儿,罗残才抬起头,康乐乐完全震住。

    一夜之间,罗残好像苍老了好多岁,一脸胡扎,眼神空洞,双眼赤红,望着她的眼神似乎失去了色彩。

    康乐乐的泪,就像洪水般瞬间暴发,哭的止也止不住,她一把将罗残抱住,“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千万个对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

    “……”

    罗残沒说话,只是那样呆呆的僵硬的任由康乐乐抱着,这样的罗残,让康乐乐好怕,好怕。

    她拥抱的更紧,哭声也更大,“罗残,你不要这样,你说说话,回应我,我好怕,真的好怕。”

    她是真的怕……

    仍记得在美国,她被琳达的人追的无处可躲,饥肠辘辘的快要晕死过去时,在一处荒杂草地上,那群黑衣人一个个的拿着棍子,欢欢整个人吓的整个人呆住,而她则是饿到连抱着欢欢再移动一分的力气也沒有。

    当黑衣人们一点点的靠近,离他们越來越近的时候,就在她快要死心的时候,罗残在黑衣人的身后出现,并且叫他们去了另一个地方,而后的事,他救了他们。

    一直以來,她都把罗残当成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的兄长般对待,他在她的心里就像阳光,永远那样的温暖,她可以接受罗母提的任何要求,但她害怕看到这样六神无主的罗残。

    罗残已经因为她而受了熏伤,她不能再让罗残因为自己而变的不像自己。

    泪,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一发不可收拾,她抱着他,眼泪从他的头顶慢慢的流至脸颊,再到脖颈,再一路往,湿了衣裳。

    他越不说话,康乐乐哭的越害怕,几近祈求,“罗残,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和我说说话,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好怕,好怕!”

    “对不起。”

    好半晌,康乐乐终于听到一个陌生且沙哑的声音。

    她整个人呆住,不敢确认这是不是罗残。

    “对不起,我沒办法,对不起,我违背了我说的话。”声音再起,歉疚万分。

    康乐乐松开拥抱,蹲在罗残面前,哭着道:“是我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伯母也不会……是我,都是我的错,我让伯母误会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