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你回去吧。”

    “嗯?”

    康乐乐沒想到,罗残会在说了前一段话突然说这段。

    “你回去吧,昨天辛苦你了,我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等她醒來我会好好的和她沟通的,你赶紧回去补个觉吧。”

    “罗残。”

    罗残的变化速度让她惊呆,同时也让康乐乐找回些理智,她擦干眼泪,疑惑的看着他,“我会回去,但不是现在。”

    “……”罗残闪过一丝异样,眼神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手术室已关闭的大门。

    康乐乐了然的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伯母再看到我,我也明白,我们要怎样做,才会是最好的结果,我会离开,但罗残,我离开之间,有一件事必须要做。”

    罗残沒回答,但从他的眼神里,她看到他默认了。

    “我昨晚给你主治医生打了电话,他说今天会推迟班,你的伤口已经裂开了,我会陪你去包扎好,然后我就离开。”

    “我沒事,你……”

    “你知道我性格,我只有这一个要求,也算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至少让我离开的时候,能心安理得一些,沒那么像罪人。”

    罗残又沉默了一会儿,显然是在想罗母的事,康乐乐见机补充道:“你放心,重症的探病时间还沒到,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呆会儿在走道上等你回來就可以。”

    “……”

    “去吧,你也不想罗夫人醒來看到你倒吧?”

    “嗯。”

    最终,罗残点点头答应。

    他起身,缓缓的诊断室走去,他昨晚穿的肯衣已被浸出來的血染的不成样子,从他的步伐中能看出他此时的伤痛有多重。

    原本是多么强健的一个男人啊,此刻的他,感觉就好像一步不小心就会倒地不起的感觉似的。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康乐乐的眼,再度湿润。

    罗残走了一小段出去,似乎不放心,侧头回來看康乐乐,她的眼泪还來不及收被他看尽里里,康乐乐能感受到罗残眼里的痛,但她却是立马收好眼泪。

    她不能再让罗残因为自己而承受太多东西了。

    她转过身,故意不去看罗残,好一会儿,以为他走了,她才转身想要去重症室外面看看罗母的情况,却意外的在那里发现了站着不动的罗残。

    康乐乐一愣,“你不去吗?”

    “是不是我不在这里藏着,你一直不会过來?”

    “……”

    康乐乐有点震惊,她以为是罗残不放心罗夫人想要再看一才去的,却沒想到是知道她在躲他,所以故意站在这里的。

    “我沒有,只是想让自己先平静一心情。”

    虽然她明白,这个借口听起來太苍白,沒人会信,但这是唯一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如果可以的话,你能陪我一起过去吗?

    “可是……”

    康乐乐有些犹豫的看了看病房,她答应他在这里先看着罗夫人的。

    “你也知道,现在不是探视时间,护士们会看着的。”

    “嗯。”

    直到跟在他身边进了诊断室,她才清楚的看到他上身的伤裂开是多么的骇人,因为过了一夜,他都沒有及时处理,伤口已经有些感染,而且位置不对,不能使用麻药,她看到医生叫他忍着痛开始清理伤口时,他疼的额头直冒冷汗,整个人就像要昏厥的模样。

    那一刻,康乐乐做了一个决定。

    一个对大家都好的决定。

    病房外。

    “罗残……”

    “乐乐,请你不要生我妈妈的气,她也是太着急,是我的错,我并沒有让她真正的了解你,所以她才会做出过激的行为,等她醒來,我一定会和她好好商量的。”

    正欲开口说话的康乐乐就这样被罗残一大段话给截住,而肉容,则是让她感到无比的惭愧。

    即使是这样,罗残都不愿意怪她一分。

    “罗残,你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就会越觉得愧疚,你明白吗?”她盯着他,一脸认真,“我宁愿你怪我,骂我,甚至是打我,我也不愿意你总是这样温柔的对我,这样子,我就会觉得我是天底最坏的人。”

    “乐乐,真的是我的错,这个和你无关,我……”

    “罗残,从今天起,我会努力的让自己过的很幸福。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爱,也很谢谢你当初救了我,以及我回国后对我的照顾,但你的这份爱我无法回报,最适合我们的关系就是朋友。”

    “但现在,罗夫人这样过激的行为让我很害怕,我害怕到连朋友也不敢和你做,所以罗残,对不起!我办不到一点也不在意,以后请你不要在因为我而有所顾虑,我不想成为你和明赤璀之间竞争的理由。”

    “我会很幸福,也真心的祝愿你可以找到你的另一半,还有,对不起,以及谢谢你。”

    ***

    “乐乐,你的户口本带了吗?”

    “乐乐,你不要穿这件白色,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你穿什么白色,应该穿红色,快点去换,快去快去。”

    “乐乐,你倒是快点啊,大家都等你呢!”

    本市某条热闹的小吃街上,某一家面馆里,康乐乐按大家的意见去换了一件红色的外套站在人群中。

    康母第一个上前抓住康乐乐的手,“乐儿,今天的这个日子很重要,你要多笑一笑。”

    “嗯。”

    她点点头,努力的扬起一个有点僵硬的笑容。

    “乐乐啊,我和你华爸还有你爸妈我们就不陪你们去了,这件事情还是你们小两口亲自去,我们老一辈的就不凑热闹了。”华母在一边也跟着附和。

    康乐乐再点点头,表面平静,但她却觉得自己怎样都溶入不进來大家的喜悦气氛里,虽然她已经很努力的微笑了。

    “妈,你就不要一直在缠着乐乐说话了,不要耽搁我们了,可以吗?”华强走上前,阻断自家母亲一直的喋喋不休。

    见状,华母立即停止并转言催促,“那你们就赶紧去吧,我和你康爸他们在家做好吃的等你们回來。”

    “嗯。”华强看了看有点心不在焉的康乐乐,点点头。

    “快去吧,早去早回。”

    不一会儿,康乐乐和华强走在小吃街道上,康乐乐看似平静,康乐乐却提不起一点点兴致,华强看在眼前,却沒说话。

    其实她很疑惑,为什么一直不答应和他在一起的康乐乐,为什么会在前天突然对他说同意和他在一起,并且是直接去领证,不需要办任何酒席。

    华强虽然不明白,但爱一个人的心,只想和她在一起的想法战胜了一件他想知道原因的打算,所以今天,在告诉两边的长辈后,他们向民政局出发了。

    只是一路上,两人都沉默。

    不知走了多久,在靠近大马路要打车的时候,华强是停脚步。

    走了一截,康乐乐沒看到跟上來的华强,这才停來回头看着他,说了第一句话,“你站着做什么?”

    “你终于肯说话了。”华强几步追上去。

    康乐乐故作不解,“我又不是哑巴,什么叫终于说话了?”

    华强的眼睛一直审视着她,见她眼神有些闪躲,想到这几天的事,他的心沉了沉,不过却被他忍來,表面很是平静。

    今天一直都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他不知道,是不是跟现在要去办的事有关。

    “乐乐,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华强一脸担心。

    “我沒事好着呢!”

    虽然一本正经答,但她走神的神态还是出卖了她。

    “真的沒事吗?可是一整天你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华强面带疑惑,很是不解,只是心里万分苦涩。

    瞪了华强一眼,康乐乐不耐烦的道:“我真的沒事,有完沒完啊, 我们还要去领证吗,快走吧!”

    说完不在理会华强一个人埋着头大步的往前走。

    看着她的背影华强呆了一随后紧跟着她的脚步追了上去。

    两人到了民政局门口,康乐乐突然停脚步。抬起头看着大门口内心五味杂陈,本來已经鼓起勇气想要和华强领证,可是为什么一到门口她却发现脚步似乎千斤重一样。

    走进去,那她的人生将再也沒有回头路!

    她承认这一刻她想离开这里,因为她和华强之间并沒有感情。

    可是最近发生的事却又她无法移动脚步,她能怎么办?

    不进去,还能怎么办?

    不但沒有一个稳定的生活,还让自己父母担心,而且因为她,还害的罗残的母亲受刺激自杀,就连罗残也是一身重伤。

    她不曾想要连累谁,但似乎所有人都被她连累。

    看着一对对的情侣笑着进去,再一脸幸福的出來,康乐乐的心里说不出的异样。

    曾几何时,她也想能跟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走进这里,然后许一生一世的诺言,可是现在呢?

    华强本來是低着头并排在她的身边,可是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康乐乐沒有跟上來,疑惑的转头看着她,“乐乐你怎么了?怎么不进去了?”

    他的话让康乐乐回神,勾起一抹勉强的笑意,“我沒事!”

    这是她决定的,现在岂有后退的意思?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看着他,“走吧。”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