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紧不慢的跟在华强的身后,康乐乐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大腿两侧的裤缝,只见手关节隐隐发白,她却死死忍住想要离开这里的感觉。

    “乐乐你在这里等我一我去拿号马上就回來。”华强带着一丝兴奋的语气对着康乐乐轻声说着。

    看着里面一对对幸福的人,华强心情变得非常的好,再等一会儿他也能和乐乐像别人一样结为夫妻,建立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家庭!

    他曾发过誓,一定要让康乐乐生活的很幸福,他会给她全世界最真的爱,几年前,如果不是他,乐乐的命运也不会成这样,所以现在康乐乐愿意给他这次机会,他一定会好好的待她。

    掩饰着所有情绪转头笑看着华强,康乐乐稍有些认命,“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见他已经离开,康乐乐在大厅找到一个位置坐,脸上却是写满了苦涩,抬起头看着她身边那些幸福的情侣,不,应该是说夫妻,心里不免有些伤感。

    他们來这里是见证自己的幸福,而她呢?

    她是迫不得已要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组成一个家庭,此时她才觉得幸福这两个字真的是离她越來越远!

    殊不知,在这座城市的某条马路上,一辆越野车正不断的加大油门,快速的向着某个地方驶去,他飙车的速度非常快,但却沒有吓到在副驾驶上的小奶包。

    “爹地,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车上欢欢疑惑的看着一路上黑着脸的明赤璀终于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題。

    正准备去上课的,可是爹地就把自己抱起來了,接着就是上车,然后离开,所以欢欢很迷惑,爹地这是要去哪。

    开着车一路狂飙的明赤催黑着脸沒有理会欢欢的问題,他此时满脑子都是康乐乐那个该死的女人。

    当他得知康乐乐要和华强领证的那一刻,恨不得把他们两人都撕碎了才解气!

    沒有得到回应欢欢先是疑惑的看了看明赤璀的侧脸,然后再小心翼翼的看着反光镜中得明赤催,心里难免有些害怕,爹地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他现在的表情这么可怕!

    “爹地,你是不是也不要欢欢了?”欢欢带着哭腔看着明赤璀,这几天,妈咪也不來看她了,爹地也沒出现,今天出现就是带她离开。

    她好怕。

    吱,,

    狂野的车子突然刹车,愤怒的明赤璀这才找到一点理智,侧头看着欢欢,一脸的抱歉,“对不起欢欢,爹地怎么可能不要欢欢呢,爹地很爱欢欢。”

    “真的吗?”欢欢仍带着哭腔,只是面色稍微好一点了,但仍很疑惑。

    “真的,爹地真的很爱欢欢,爹地现在沒时间和你多解释,但有一件事,爹地要告诉你,等见到妈咪,一定要留住她,懂吗?”

    “嗯!”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为何事,乖巧懂事的欢欢沒有再多问,而是乖乖的坐着,静静的在外面,等着目的地的到來。

    只要爹地说了不是,那她就无条件相信。

    她更相信,爹地是來找妈咪的。

    民政局门口,刺耳的刹车声让路人纷纷转头看着车子的方向。

    明赤催车后立马绕到副驾驶把欢欢从车里抱了出來,“欢欢,你妈咪就在里面我们现在去找她!”

    妈咪?

    “爹地,妈咪真的在里面吗?”沒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妈咪,天真的大眼睛开心的看着明赤催。

    看着怀抱中的女儿脸色稍微柔和了些,肯定的道:“嗯,你妈咪就在里面。”

    “太好了,又可以见到妈咪了!”

    她已经好几天沒有见妈咪了,想到一会儿就能见面她心里就压抑不住的兴奋。

    看着开心的女儿明赤催心里却是闷闷的,这一次恐怕会让欢欢失望了,他也不想把欢欢带來,可是他知道康乐乐的脾气,一旦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除了欢欢……

    两人走进大厅,明赤催阴冷的眼神环视着周围,寻找一个人的身影。

    他已经第一时间赶过來了,希望还沒有迟。

    “爹地,我怎么沒看到妈咪呢?”找了一圈也沒有看到康乐乐的影子,欢欢有些失落。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明赤催对她露出一抹微笑,“沒关系,爹地会找到的。”

    牵着欢欢在大厅走了一圈,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

    民政局不是离婚就是结婚,他一个大男人牵着孩子是來干什么的?

    转身的瞬间,明赤催的眼神定格在了某一个角落。

    随着他的眼神看去,欢欢转头看见了坐在后排的康乐乐,松开明赤催的手便跑了过去。

    “妈咪,我们终于找到你啦,欢欢好想你呢!”

    忽然,寂静的空间突然响欢呼声,而且是那么的熟悉,听见稚嫩的熟悉的声音,康乐乐震惊的看着声音的方向。

    欢欢?

    怎么会來这里的!!

    “欢欢你怎么会來这里?”顾不得思考,连忙跑到欢欢的面前蹲着伸出双手紧紧的把欢欢搂在怀里,一脸的激动。

    “我和爹地來的呀!”说完还指着站在她们不远处的明赤璀。

    明赤璀?!

    他为什么在这里?

    而且他为什么会带着欢欢來这里?

    难道,他也是來领证的吗?

    莫名的心脏一顿狂跳,康乐乐环视了四周,并沒有看到琳达,还是她和华强一样,是去办事了?

    如果真是他们要领证了,那……

    康乐乐只觉得有块大石头紧紧的压在自己心脏,让她喘不过來气。

    不过转念一想,他來不來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來这里不也是领证的吗?

    这样想着,康乐乐稍微平静了一些。

    只是她沒想到,当她抬起头对上明赤璀的目光时,背脊发凉,明赤催深邃阴冷的眼神就像要把她吃了一样。

    他为何这样?

    她一脸震惊和不解。

    明赤催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一步步走到她的身边,“康乐乐,你就是这样当一个母亲的?你有想过欢欢的感受吗?”他的声音就像是千年冰窖一样,让她感觉非常的不舒服与压抑。

    他一步一步的向她走过來,满脸嘲弄,不用想,接來的话,一定不会是她想听的,她低喝,“你住口!”

    她不想当着孩子,再和他吵架。

    更不想欢欢听到不该听的话!

    只不过,她是这样想,他却不这样想。

    “康乐乐,你要和人家领证结婚,有沒有问过我同不同意!”一想到她竟然瞒着他,他整个人气的混身发抖。

    领证!

    沒有他的同意,她怎么可以成为别人的妻子?

    她只能是他的!

    他怎么知道她今天和华强领证的?

    谁告诉他的?

    忍心里的震惊的疑惑,康乐乐愤怒的看着他,“你神经病吗?我要做什么凭什么要你的同意,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先带欢欢离开这里。”

    说完不再理会明赤催,俯身抱起欢欢,亲了亲她的额头,温和的开口,“欢欢你先和爹地离开这里,妈咪现在还有事情要办,一会儿忙完了就來看你好不好?”

    本來还很高兴的欢欢听见康乐乐这样说后脸上有些淡淡的失落,妈咪忙到跟她相处一的时间都沒有了吗?

    细心的康乐乐发现欢欢的情绪有些不对,心里非常的心疼,

    她也不想这样,她也想她的女儿能像别的小孩一样开心快乐,可是,她知道只要她和明赤催有接触那就是不可能实现的。

    “康乐乐,被罗残的母亲赶出來后就马上转移目标了啊,这么快就急着结婚了,是害怕以后沒人要你了么?”

    听见他的话康乐乐就一肚子的怒火,碍于欢欢在场她不好说什么,害怕给孩子带來负面的影响,深深的忍住了这股怒火。

    “明赤璀,为什么每次你都要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你不觉得你这样子对她的成长很不好吗?”

    “不好?”

    明赤璀冷哼一声,一步步的向康乐乐走过來,离她近了,看着她的愤怒,触及到欢欢失落而又好奇的目光,明赤璀心里一疼,他今天來这里是做什么?为什么现在又快要和康乐乐吵起來了?

    但,憋着话不说,不是他的性格。

    “你还知道我说这些对孩子不好,你有沒有想过你现在做的这些事对她來说是什么影响,你就算要和别人结婚,你有想过孩子吗?你有想过她还在家期盼着你來看她,但结局却是迎來你通知她叫别的男人爹地的情景吗?”

    “康乐乐,你口口声声说我自私,说我不在乎孩子,你呢?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你觉得你配做一个母亲吗?”

    明赤璀每说一句就要向康乐乐走进一步,而她只得搂着欢欢,两人不停的退,直到退到无处可处。

    康乐乐已被他眼里的咄咄逼人弄的快要崩溃,她并沒有想那么多,只是想要赶紧结婚,不要再因为她而生什么事了。

    她承认,她当时真的沒有仔细去考虑,欢欢,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只是想的后面跟欢欢解释,他一定会理解自己的。

    只是沒想到,她还是忽略了明赤璀。

    他怎么可能会让她好过呢?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