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你放心吧,明赤璀不会对欢欢怎么样的,我们先去把证领了一会儿一起去找欢欢好不好?”华强虽然知道自己这样有点自私,可是他真的太爱康乐乐了,以前他已经做错了事差点让他一辈子失去乐乐,好不容易有机会了,他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了。

    最重要的是,明赤璀不可能说把欢欢怎样,至于不让她见欢欢,他相信只是气话。

    “华强?”侧过头,看着面前的华强,康乐乐有些失望,他明明看见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还要在这种情况拉着她?

    “华强,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现在必须要去找欢欢。”

    “明赤璀是她爸爸,不会伤害他的,爸妈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我们先办领完证,然后回家去和爸妈他们一起想办法啊!”

    站在自己的角度,华强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欢欢并不是被陌生人带走,而是被一直生活的明赤璀带走的,就算康乐乐追上去又如何?

    明赤璀不会让她见就是不会让见。

    只不过,他的想法和做法在康乐乐看來又是另一回事了。

    “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扔这句话,康乐乐挣脱他的手头也沒回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华强拿着手里的户口簿苦涩的笑了笑,本來抱着很大的期望來到这里,现在却是一场空。

    他让她失望了?

    欢欢天天和明赤璀呆在一起,他也不是圣人,自私一点想要和她先领证再想办法,难道就那么的让她失望吗?

    乐乐,你可曾想过,即使你站在我身边,我也感觉不到你的心?

    单相思,真的好辛苦!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步,他就不会放弃的,好不容易乐乐能接受他了,他不会因为明赤璀的出现就这样让乐乐远离他。

    紧紧的拿着手里的户口簿向康乐乐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康乐乐拼命的往前跑着,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给欢欢道歉,刚才无意踢到欢欢她现在一定很疼的,她现在一定很需要妈咪。

    而且,她今天一定要带走欢欢!

    她觉得,现在的欢欢变的很是小心,不像以前那样和自己什么话也说了,不知何时起,无形中,她伤室到了欢欢。

    她对不起欢欢!

    跑了很远,看见明赤璀抱着欢欢正准备上车,康乐乐对着他的背影大喊,“明赤璀你站住!”

    听见她的声音欢欢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康乐乐,脸上浮现出笑容,“妈咪。”

    她本以为妈咪不会來了,沒想到妈咪來找她了。

    气喘吁吁的來到他们的面前,康乐乐的胸口不断的上起伏,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明赤璀,你现在不能带走欢欢,我有话跟欢欢说。”

    放怀抱中的欢欢,明赤璀阴沉着脸走到她的面前,一脸嘲讽,“你还能有什么话跟我女儿讲?你现在不是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了么?现在欢欢只有爹地沒有妈咪,所以,康乐乐,你以后不用來看欢欢了,你就跟着你现在的男人过吧。”

    他的话就像一把利刃的刀狠狠地插进她的心脏,让她感觉此时呼吸都感到困难。

    不理会明赤璀说的话,康乐乐心疼的走到欢欢的面前伸出手抱住她,“欢欢,妈咪一直都很爱你,妈咪不会不要你的,你能原谅妈咪吗?”

    看着康乐乐红着眼圈却死死的忍住眼泪,欢欢心里有些难过,却对着她一个大大的微笑,“妈咪,欢欢沒有怪你,欢欢也知道妈咪是爱我的,我也一样爱妈咪!”

    本來沒哭的康乐乐因为欢欢的一句话眼泪夺眶而出,看着欢欢的小腿伸手轻轻的摸了一。

    她的动作却让欢欢本能的缩了一腿。

    康乐乐愧疚到不行,极其温柔的去碰触她的腿,“欢欢还疼吗?对不起,妈咪刚才不是故意的!”

    “妈咪,欢欢一点都不疼,你不要难过了。”

    妈咪现在一定非常的难过,刚才和爹地闹得那么不愉快,她不能再让妈咪伤心了,乖巧的把腿伸出來在康乐乐的面前晃了晃向她证明自己真的沒事。

    站在一旁沉默的明赤璀看着女儿的乖巧心里有些心疼,对康乐乐便是更加的生气,走到她们两人的面前把欢欢拉到他身边与康乐乐产生距离。

    “明赤璀,你什么意思?”怀抱落空,康乐乐的心也空了。

    “康乐乐,你现在假惺惺的跑來这里做什么?我的女儿不需要你來过问!”她不是要跟人家领证吗?现在还跑出來做什么!

    站起身看着恶狠狠地瞪着他,他一定要在欢欢的面前跟她吵架吗?

    一直都是只顾着自己的情绪自己的感受,他就不明白对女儿的影响有多大吗?

    “明赤璀我现在不想在欢欢的面前跟你吵架,我也沒有心情跟你吵架,请你说话客气一点。”她和华强领证也是被她逼的,现在从他口中就是她的错了。

    “呵呵……”听到康乐乐的这句话明赤璀嘲讽的笑了出声。

    客气?她有什么跟他讲客气两个字?

    当初她说自己有多爱女儿,不能沒有女儿,女儿就是她的一切,可是现在呢,有沒有考虑过女儿的感受?就这样打算跟别的男人结婚了,这就是她对欢欢的爱吗?

    “康乐乐,你沒有资格跟我说客气两个字,既然你已经觉得和那个男人领证了,那么以后,欢欢就跟你沒有任何关系了,你也别想再见到欢欢一面。”

    不再理会康乐乐,明赤璀走到欢欢的身边温柔的抱起她,“欢欢,我们现在回家,你妈咪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不关我们的事,以后你长大了就会明白这些了!”

    听见明赤璀的话欢欢有些懵懵懂懂的,虽然她不知道爹地和妈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现在爹地和妈咪很不开心,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们。

    转头不舍得看着康乐乐,她现在很想和妈咪在一起,很想和妈咪分享她的不开心。

    “爹地,我能和妈咪说几句话吗?”乖巧的在明赤璀的怀抱中征求他的意见。

    明赤璀愣了一,看着她期待的眼神不忍心拒绝她,只好冷冷地点着头。

    得到回应的欢欢挣开他的怀抱走到康乐乐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让她蹲。

    轻轻的给她擦着眼泪,“妈咪,不要难过,欢欢很爱很爱你和爹地,只要妈咪开心欢欢就开心,妈咪不开心欢欢会很难过的!”

    康乐乐蹲着身体抱着欢欢,闻着她身上熟悉的香味心里压抑不住的心疼,这辈子她最对不起的一个人那便是她的女儿欢欢。

    强忍着想要大哭的冲动,康乐乐擦干眼泪亲吻着欢欢的眼睛,“宝贝,你是妈咪的一切,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妈咪都会很爱你,妈咪不会离开你的知道吗?你要相信妈咪。”

    看着坚强的欢欢和满脸泪水的康乐乐,明赤璀心如刀绞,他也不想这样,可是当他想着康乐乐决定和那个男人领证的事情,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惩罚康乐乐。

    眼神冷漠的看着他眼前紧紧相拥的两个人,“欢欢我们该回去了,走吧。”

    他的话让康乐乐把欢欢抱得更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女儿,好似要把她深深地可在骨髓里。

    “欢欢,妈咪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乖乖的吃饭,乖乖的上学知道吗?想妈咪的时候记得给妈咪打电话。”

    “我知道了妈咪,我会乖乖的不让妈咪担心的。”欢欢万般不舍的抱着康乐乐,舍不得放开。

    因为她知道,只要现在放开妈咪,以后可能很长时间才能见到妈咪一次。

    华强找到他们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心里有些心疼康乐乐和欢欢,生气的走到明赤璀的面前,“明赤璀,你就忍心看着她们母子分离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残忍?”

    看着质问着他的华强,明赤璀的眼神变得冷漠,他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的,在他的眼里华强什么都不是。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明赤璀居高临的冷睨着华强,一脸鄙夷,“还有,你真的以为和这个女人拿了结婚证,你就有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了吗?只要我说句话,康乐乐就可以永远与欢欢无关,你最好不要在这里挑战我,结果永远是你想不过的,也承受不了的。”

    “你……”华强一时有些语塞,明赤璀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冷血无情,欢欢是他的女儿,此时他明明看见欢欢舍不得离开乐乐却还要强迫她们分开。

    “明赤璀,你这样不觉得对欢欢很残忍吗?哪一个小孩不喜欢和妈妈在一起的,你这样只会让欢欢伤心难过甚至会在她的心里留阴影,大人的事情你不应该强加在欢欢的身上!”

    他的一句话让明赤璀阴沉着脸,他一个外人敢在他的面前说他的不是,在这个时候挺身为康乐乐打抱不平不就是想博取康乐乐的好感和感动么。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