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的嘲讽无限扩大,好笑的看着华强,“在我的面前不用装得自己有多伟大,你这样的男人恐怕就只能得到康乐乐这样肤浅的女人喜欢了!”

    康乐乐听见他说的一番话有些生气,说她什么都可以,华强是无辜的,再说华强也沒有说错什么,明赤璀这种男人只会顾着自己的感受,从來沒有想过欢欢需要的是什么,欢欢心里难不难过,做爹地的到这个份上,他就沒有好好地思考自己的过错吗?

    放开怀中的欢欢站起身生气的看着明赤璀,“明赤璀我告诉你,这件事跟华强沒有关系,有什么不满你冲我來,不要说话伤害其他人,欢欢现在还小我不希望她心里留什么阴影,请你现在不要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一意孤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眼前的华强和康乐乐一唱一和的让明赤璀心里非常不舒服,他们两人现在合伙來说他的不是又是什么意思?

    口口声声说他不对,什么都是他的错,很好!

    “康乐乐,我就想告诉,不管你们说什么都不能改变我现在的决定,还有,以后你和这个男人有多远滚多远,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我看见会觉得非常的恶心!”

    说完不再理会二人,走到欢欢的面前牵起她的手,“欢欢,我们现在回家了!”

    看着欢欢三步一回头的看着她,康乐乐感觉她的心快要被撕裂,都是怪她沒有本事,让欢欢受了这么多罪。

    想冲到明赤璀的面前拦住他,让他不要带走欢欢,可是脚就像被锁住了一样根本就不能动弹。

    华强看着康乐乐难过的表情,心里也很难过,他知道乐乐现在一定非常的无助。

    他现在快要成为乐乐的丈夫了,也应该为她做一些事情了。

    几步走到明赤璀的面前拦住他,坚定地看着他,“今天欢欢不能跟你走!”

    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华强,仿佛再看跳梁的小丑!

    “你在命令我?欢欢是我的女儿不跟我走难道还跟你走?你沒有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滚开!”

    他的话沒起任何作用,华强依然站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两人就一直这样僵持着。

    “你要走可以,我也不会拦着你,但是你必须留欢欢,因为现在乐乐很需要欢欢,欢欢也需要妈咪,你不能这么自私!”

    “最后一遍,滚开!”明赤璀现在的眼神就像要把华强生吞了一般。

    伸手推开华强打开车门准备带着欢欢离开。

    “王八蛋!”

    刚打开车门,强烈的同感袭來。

    明赤璀伸手摸着嘴角,阴冷的看着气喘吁吁的华强。

    这个男人竟然敢动手打他,胆子还不小,毫不示弱的明赤璀一个拳头向华强挥了过去。

    他的力气大得惊人,让华强有些受不住,踉跄的退了几步差点摔倒。

    看着打起來的两个人康乐乐赶紧走到他们的中间,“够了,别打了,华强你怎么样?,沒事吧,有沒有伤到哪里?”

    她对华强的关心深深地刺疼了明赤璀的眼睛,心里怒火滔天。

    对华强更是了狠手,一点都沒有保留自己的力气。

    华强害怕伤害到康乐乐便把推到一边,和明赤璀打了起來。

    本來就已经受了重伤的明赤璀现在用尽力气的和华强打着,很快身体便招架不住了。

    连连后退,伸手捂住胸口喘着粗气,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冒出來。

    眼神依然阴沉的看着华强,擦了擦嘴角的血挥着拳头再次向华强打了过去。

    旁边的康乐乐只听见两人打的砰砰的声音,着急的看着他们,“你们不要打了,快点住手,明赤璀你是不是疯了?”

    她越是这样喊着,明赤璀手上的力气便更是多了一分,心里有不甘,也有些小小的妒忌。

    华强发现明赤璀有些不对劲出手便更狠了。

    不一会儿的时间明赤璀的血已经从衣服中渗透了出來,额头上的汗珠也变得更多。

    他此时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却还是强忍着!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不能输给这个男人。

    眼睛越來越模糊,身上的血已经染透了整件衣服,身体有些摇晃。

    明赤璀狠狠地甩了一头,想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

    一边的欢欢看着明赤璀身上红艳的衣服已经快要吓傻了,缓过劲便挣脱康乐乐的手冲到了两人的面前,双手挡在明赤璀的前面,倔强的抬起头看着华强,“华强叔叔你不能打我的爹地,你要是打我爹地我一定会恨你的!”

    见两人停止了打斗康乐乐赶紧走过去拉开华强,“你们不要打了,再打去就会出人命的。”

    欢欢满含泪水的看着明赤璀,伸手拉着他的手,“爹地你身上好多血是不是好疼?爹地欢欢会听您的话的,您不要和华强叔叔打架了,我们现在去医院好不好?”

    看着自己懂事乖巧的女儿,明赤璀的嘴角露出一抹虚弱的微笑,伸手揉着她的头发,“爹地沒事,欢欢不要担心。”

    话音刚落,整个人砰的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吓坏了面前的欢欢。

    “爹地你醒醒,你怎么了?”沒有得到回应,欢欢哭着看着身后的吓傻的康乐乐,“妈咪,爹地晕倒了,快点带爹地到医院去好不好?”

    “华强,麻烦你帮我把明赤璀送去医院吧,在等一会儿恐怕要出人命了,他身上还在流血。”

    听了康乐乐的话即使现在华强很不想理会躺在地上的明赤璀,可是看着他身上的不断的留着血还是费劲的扛着明赤璀上了车。

    医院。

    医生们严肃的推着昏迷的明赤璀走进手术室,留三人在外面等待。

    欢欢被康乐乐搂在怀中,眼睛盯着手术室一眨不眨。

    她现在很担心爹地,她看见爹地留那么多的血就知道爹地伤得很重。

    无助的转头看着康乐乐,“妈咪,你说爹地会不会有什么事啊?我看爹地伤得好重,身上留了好多血,我爹地能平安的出來吗?”

    她的问題倒是把康乐乐问住了,她也不知道明赤璀怎么样,可是看着刚才医生们严肃的表情她的心里也沒底。

    看着一脸担心的女儿她努力地露出一抹微笑,“你爹地会沒事的,现在医生已经进去了,应该很快就能出來了!”

    虽然康乐乐现在脸上沒什么表情,可是她的手却是微微的颤抖着。

    想着刚才送明赤璀來医院的时候,她的手触碰到他的身体,滚烫并且粘稠的血沾染了她的双手,让她现在都心惊肉跳。

    努力的想平复自己的心情,可是试了好几次也沒有用!

    三人一直静静地在手术室门外等着医生的结果,华强贴心的走到康乐乐的面前,“乐乐,你先和欢欢在这里等着,我去买一点吃的过來,你们现在都沒有吃东西一定很饿,先把肚子填饱了才有力气不是?”

    “华强谢谢你!”

    安静的手术室门外只剩康乐乐和欢欢,谁也沒有说话。

    好一会儿的时间欢欢才开口,“妈咪,你真的要和华强叔叔在一起吗?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知道,你今天是要和华强叔叔结婚的对不对?”

    看着欢欢可怜的表情康乐乐心里很难过,却不知道该怎么跟欢欢解释。

    迟疑了一还是回应着她,“欢欢,不关妈咪能不能和华强叔叔在一起,你都要相信妈咪是不会抛你的,妈咪会和以前那么爱欢欢的知道吗?”

    懵懂的欢欢知道妈咪和爹地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不管妈咪做什么决定她都不会阻拦,因为她知道妈咪是爱她的就够了,妈咪开心她也会替妈咪开心。

    坚定地抬起头看着康乐乐,露出微笑安慰着她,“妈咪,欢欢也爱你,如果妈咪要和华强叔叔在一起欢欢不会怪妈咪的!”

    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女儿康乐乐感到非常的幸福,但是心里却有些苦涩,怪自己不能给欢欢一个完美的家庭。

    不管她和明赤璀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一点都不后悔生欢欢。

    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这么懂事,她觉得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几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康乐乐赶紧抱着欢欢站起身走了上去,“医生怎么样?病人沒事吧?”

    “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看着医生严肃的表情,康乐乐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心在狂跳!

    转身看着华强,“华强,你先带欢欢出去转一会儿吧,我等会打电话给你。”

    领会到她的意思,伸手把欢欢抱在了怀里,他知道乐乐一定是不想让欢欢知道明赤璀现在的情况。

    见华强带着欢欢离开后康乐乐犹豫了一看着医生,“我是病人的朋友,请问病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看着康乐乐缓缓道,“病人现在情况很不稳定,之前病人受了很重的伤失血太多还要你们來得及时,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目前病人仍然陷入昏迷,就看过不过得了今晚了,要是今晚过了那么就会有所好转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