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一句话让康乐乐彻底懵了,就如晴天霹雳一般,心里就像千斤重。

    他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要是今晚过不了会怎么样呢?

    想到此康乐乐揪心的疼,她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她一定是因为明赤璀是欢欢的爹地才会这样的。

    欢欢不能沒有爹地,要是明赤璀有什么意外欢欢一定会非常难过的。

    对!

    一定是这样的!!

    愣神中,明赤璀已经被几个护士推了出來,康乐乐赶紧跟了上去,低头看着躺在病床上一脸苍白的明赤璀她的心里有些闷闷的。

    重症监护室,康乐乐坐在病床边看着昏迷的明赤璀,心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着他身上贴满了不知道是什么的线管,手心满满都是汗水。

    心里默默地对明赤璀说着,“明赤璀,虽然我恨你,讨厌你,但是你是欢欢的爹地,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欢欢一定会非常的难过,所以你要好起來,不能让我的欢欢为了你这样的人而难过!”

    不知道在病床边守了多久,华强找到病房带着欢欢走了进去。

    看见趴在床边睡着的康乐乐,华强拿着沙发上得毯子小心的给她盖着,他的举动让浅眠的康乐乐惊醒,抬起头看着华强和欢欢,微笑着开口,“你们來啦。”

    欢欢走到病床前看着明赤璀问着她,“妈咪,爹地会不会有事?爹地身上怎么插了这么多的管子?”

    平时她看到的爹地都是非常强壮健康的爹地,可是现在她的爹地却毫无血色的躺在病床上,欢欢难过得直掉眼泪。

    心疼女儿的康乐乐伸手揉着她的头发,温和的安慰着她,“欢欢,医生说了你爹地沒事了,明天应该就能醒了,你先和妈咪回去,明天再來看他好不好?”

    “是啊欢欢,你现在跟着我们回去明天再來看你爹地好不好?明天一早华强叔叔就带你來行吗?”

    她现在跟妈咪他们回去那爹地怎么办?

    她要在这里等着爹地醒來,然后一起回家。

    转头坚定地看着康乐乐,“妈咪,我要是和你走了我爹地怎么办?他一个人在这里一定会难过的。”

    “欢欢,等妈咪会叫奶奶他们过來看爹地的,你和妈咪先回去,等再过來,可以吗?”想了几个办法,只有这个办法最好的,明家如果一看见她那一定又一场战争,她不想那样!

    可是如果她直接走了,那欢欢怎么办?

    而且今天走的时候,爸爸他们也说过,如果可以的话就带欢欢一起回去,毕竟她和华强领证就是一家人了,欢欢也得正式的认识认识。

    “欢欢,你妈咪说的不错,你爹地现在还在睡觉沒有醒,先和我们一起去刚才那个地方,然后回家见了外公外婆,我们再來看爹地好吗?”华强也在一边附和。

    只是他的某几个词,让康乐乐很震惊。

    刚才那个地方?

    她看了华强一眼,见他沒多的表情,心想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发生了这样的事,华强怎么可能还让她去领证呢?

    这样想着也就好一点,她继续做着欢欢的思想工作。

    “欢欢,华强叔叔说的沒错,先跟妈咪回家,我们再來看爹地好吗?外公外婆很想欢欢的,难道欢欢就不想外公做的好吃的吗?”

    “想!”

    欢欢毫不犹豫的回答,因为她的确很喜欢外公做的好吃的。可是再好吃的东西,今天她也不想吃。

    以为她答应了,康乐乐扯开笑容想要抱起她,“就是嘛,还好你沒变笨,我们先回去吃了饭再來看爹地吧!”

    “妈咪,你和华强叔叔回去吧,我改天再去吃外公做的,我要在这里陪爹地。”欢欢侧过头看着病床上插满管子的明赤璀,眼圈一红,“爹地还在医院里沒醒來,欢欢走了爹地自己好怕怕,欢欢要在这里陪爹地。”

    “……”

    欢欢是自己生的,别看她平时温柔可爱的紧,但实际上她倔强起來不管是谁都劝不动,虽然她还很小。

    对上她坚定的眼神,康乐乐就知道她一定不会离开这个病房,可是她能怎么办?

    现在病床上的是明赤璀,她已经打电话给了明赤璀的秘书让她通知明家的人,他们早就警告过她不要再和明赤璀有什么关朕,更何况现在明赤璀就要和琳达结婚了,她不能继续呆在这里。

    可是欢欢……

    康乐乐一脸难色,进出不是。

    华强看到她的为难,轻轻的拍了拍她肩膀,道出眼的情况,“乐乐,我们走吧,不然等又会是一场大家都不愿看到的情形,他们应该在來的路上了,欢欢一直呆在这病房的话是沒事的。”

    “……”康乐乐无声,华强说的话虽然冷血了些,但这却是事实。

    这是vip病房,如果她走了,会有专门的人员來守着明赤璀和欢欢,一会儿的时间她不会担心,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她的眼望了望欢欢,再去看静静躺在床上的明赤璀,心里揪着疼。

    “走吧,不然來不及了。”耳边再次响起华强的提醒,权衡,康乐乐终于咬牙点头。

    “欢欢,你在这里乖乖的等爷爷奶奶过來,妈咪次再來看你。”

    转身,和华强一起踏出这间病房。

    “妈咪,你不要走,你真的要丢欢欢吗?妈咪……呜呜……”

    刚抬脚就被欢欢拉住了,她哭的很可怜,康乐乐的心都快要碎掉了,她也不想离开欢欢的,可是不得不离开!

    转身看着泪眼朦胧的欢欢,康乐乐哽咽的已经快要说不出话了,酝酿了一才对着欢欢开口,“欢欢,奶奶她们马上就会來医院了,要不你先跟着妈咪回去明天在來看你的爹地好不好?”

    欢欢听了她的话有些失望,为什么爹地都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妈咪还这么狠心的要离开她们,难道妈咪真的不要她和爹地了吗?

    “妈咪,你真的不要我和爹地了吗?爹地要是醒來沒有看见欢欢一定会很难过的,所以我一定要在这里等他醒來,妈咪,你不要离开好不好?和欢欢一起在这里等爹地。”欢欢紧紧的抓着康乐乐,就是不让她移动一步。

    看着倔强的欢欢,康乐乐有些为难了,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她不想让欢欢对她一次次的失望,可是待会儿看见明赤璀的妈她又该如何面对?

    一旁的华强看出了康乐乐的为难,移动脚步走在欢欢的面前温和的安慰她,“欢欢,你妈咪也有她的难处知道吗?”

    华强让欢欢正视自己,再道:“她不是不想在这里陪欢欢,只是有很多事情现在欢欢还不能理解,这样吧,你先跟我们离开这里,我跟护士交代一,要是你爹地醒了我和你妈咪马上带你來这里看他好不好?”

    他的话说完后只见欢欢坚定的摇着头,她一定要陪在爹地的身边,如果她现在离开爹地她心里会很难过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华强也开始急了,这样僵持着恐怕一会儿就能见到明赤璀的妈妈了,要是她在欢欢的面前为难乐乐该怎么办?

    康乐乐看着眼前依然坚定自己想法的欢欢,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在这样去一会儿就走不了了。

    狠了狠心,有些严肃的看着欢欢,“欢欢,你听不听妈咪的话,你要是现在不跟妈咪走的话,那妈咪现在就离开,你就陪在你爹地身边等他醒來吧。”

    她的话让欢欢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的从眼眶滚落出來。

    康乐乐闭着眼睛不看,心里却是难受得想要抱着她大哭。

    心里不停的呐喊着,“欢欢,原谅妈咪的自私,原谅妈咪现在不能好好的保护你,希望你不要恨妈咪。”

    转头看着旁边的华强无力的开口,“我们走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留欢欢一个人待在病房不可置信。

    妈咪真的不要她了吗?

    以前妈咪都不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妈咪会变得这样忍心的抛她一个人在这里,她已经求妈咪不要离开了,为什么妈咪还是和华强叔叔走了。

    本來刚才忍住不哭的欢欢大声的哭了起來,迈开步子就往外面追了出去,看见康乐乐的背影大喊,“妈咪,你不要丢欢欢,妈咪刚才不是还说很爱欢欢的吗?为什么现在就走了,欢欢求求你不要离开好不好?就陪我在等一爹地,我相信爹地很快就能醒了,妈咪,欢欢求求你了。”

    她的一字一句都让康乐乐的心在滴血,双手紧紧的抓住裤子,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她的女儿,她知道欢欢现在一个人肯定会非常的无助,可是她沒有办法不离开。

    明赤璀的母亲说过,只要她还出现在明赤璀的身边以后就再也不要让她见欢欢了,欢欢是她的宝贝,是她的一切,要是真的不能见到欢欢她不知道该怎样继续生活去。

    她也相信明家的人都是说一不二的,心也比谁的都狠。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