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身边保持沉默的华强转头看见哭得很伤心的欢欢,心里也有些不忍,毕竟孩子现在还小,正是需要爸爸妈妈呵护的时候,在这种情况沒有妈咪在身边一定非常的无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慢慢走到欢欢的身边为她擦着眼泪,“欢欢,你难过你妈咪比你更难过,正是因为妈咪爱你,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你的,以后你长大也许会明白她现在的良苦用心和痛苦。”

    欢欢看着眼前的华强,不能理解他说的话,她现在只希望妈咪能够陪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等爹地醒來。

    抬头看着依然背对着她的康乐乐,欢欢小步走过去抱着她的大腿,“妈咪,就今天好不好?只陪欢欢到明天,欢欢就不会缠着妈咪了好不好?欢欢只是希望在爹地受伤的时候,我和妈咪都在他的身边陪着他,让他快快好起來!”

    她的话已经让康乐乐泣不成声,此刻她也不想再伤欢欢的心。

    原來,欢欢已在不知不觉中对明赤璀的感情如此的深,对家庭和睦的观念也非常强大,只是她一直忽略了而已。

    她一直都知道欢欢在其他同龄孩子当中已经非常懂事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爹地自然不希望在明赤璀受伤的时候离开他。

    想着每次欢欢见她的时候都万般不舍却还是努力的微笑着,她知道她的女儿不想让她伤心难过。

    再也不忍心拒绝欢欢,伸出双手把她抱着怀里亲吻着她的眼睛和满脸的泪水,“欢欢都是妈咪不好,妈咪对不起你,妈咪不离开了就在这里陪你到你爹地苏醒。”

    康乐乐的回答让欢欢变得高兴,也有些不确定,“妈咪你真的要在这里陪着我和爹地吗?”

    心疼的看着怀抱中得欢欢,康乐乐轻轻点头。

    听见她们两人的谈话华强走到康乐乐的身边担心的看着她,“乐乐,一会儿欢欢的奶奶她们就会过來了,你真的要在这里吗?”

    她已经想好了,不管等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一直在欢欢的身边陪着她,她再也不想让女儿一次次的失望。

    “是的,我要在这里陪我的女儿。”

    早已猜到这个答案的华强心里隐隐作疼,乐乐在这里陪着欢欢等待明赤璀醒來,可是他呢?

    今天本该是属于他和乐乐的婚姻大事,可是最后却变成这样!

    还有些不死心的看着眼前的康乐乐,不确定的再次问着,“你真的想好了吗?那我们呢,我们的事情该怎么办?”

    是啊,今天本來是和华强领证的日子,最后却來了医院,心里有些愧疚,今天这样的事情她也不想发生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对华强來说应该会难过吧。

    “华强真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你先回去吧,等我明天回家我们在说好吗?”

    康乐乐的话让华强倍受打击,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看着眼前的一大小努力的想要展现笑容,却不知道此时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好,我等你回來,我先走了,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康乐乐和欢欢站在走廊看着华强的背影,知道整个人已经消失在走廊里才转身回到病房。

    床上躺着的明赤璀就像随时都能一睡不醒的样子,脸色苍白的就如一张白纸,让康乐乐看了感觉很惊心!

    “妈咪,你说爹地今天能醒吗?”欢欢在她的旁边担心的看着床上的明赤璀。

    她也不知道明赤璀今天能不能醒來,想着医生对她说的那些话,康乐乐心里也不免有些担心。

    为了不让欢欢担心,康乐乐伸手整理了一她的头发轻声安慰着,“欢欢相信你爹地,他一定会好起來的,你爹地身体那么强壮他一定会很快就能醒來的,所以你现在不用担心知道吗?医院会有医生來为你爹地治疗的,他会很快就醒來。”

    “嗯。”欢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却还是忘心不,“妈咪,你真的会在这里陪欢欢到爹地醒來吗?”

    “妈咪会的!”

    何时起,她能陪在欢欢身边,成了一件不易的事?

    “赤璀不是回别墅了吗,怎么会进医院了!”忽然,大老远就听见一道愤怒的声音,她认得这声音,是明母的。

    见状,康乐乐赶紧抱着欢欢站起來身來走出去,不过还來不及开门,已被外面打开,紧接着明赤璀的爷爷和妈妈就冲到了床边,心疼的看着床上的明赤璀。

    “赤璀,妈咪和爷爷來看你了,你不是回去了吗?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你快点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啊!”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这样,明母撑不住的狂掉眼泪。

    站在一边的明老爷子看到了康乐乐,生气的走到她身边对着她大吼,“康乐乐,又是你这个令人讨厌的女人,你怎么会出现在在这里,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出现在赤璀的面前吗,看來是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了。”

    老爷子气的不轻,拐杖不停的敲打着地面,这是他标准的愤怒模样,太用力,康乐乐都担心他会不会一口气沒上來晕倒在地上。

    她想开口解释,“明老爷,不是这样的,我……”

    “你这是想解释吗?”话沒说完,明老爷已经冰冷的打断她的话。

    解释吗?

    就算是吧!

    康乐乐轻轻点点头。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现在马上滚。”明老爷子指着门外。

    果然是这样的结果。

    罢了。

    她离开就是!

    “欢欢,你跟奶奶他们在一起,妈咪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你。”

    跟欢欢告别后康乐乐转身就要走,她明白,自己在这里多呆一分,误会就会更深,她更不希望因为她而让欢欢看到些影响不好的。

    可是,她还是忽略了一个孩子对母亲的依赖。

    欢欢虽然年龄不大,但她明白,奶奶和太爷爷他们不喜欢妈咪,每一次吵架都要骂妈咪,欢欢心疼的拉着康乐乐的手,抬起头看着明赤璀的爷爷,“太爷爷,你为什么要骂我妈咪,我妈咪又沒犯错你不能这样对我妈咪!”

    “我不要妈咪走,如果妈咪要走,欢欢也要跟着妈咪一起。”欢欢死死的抱着康乐乐,用行动证明她的决心。

    听见他们吵闹的声音明母也走过來了,恶狠狠的看着康乐乐,“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敢出现在我儿子面前,我告诉你,不管你耍什么花样我们明家都容不得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现在欢欢在身边她不想跟明母说些什么,她明明看见欢欢在这里还说一些不堪的话,不知道对欢欢的影响有多大吗?

    康乐乐冷眼看着面前的明母,“请您说话注意一点,现在欢欢在这里,我不希望大人的事情让欢欢受到影响。”

    “你……”明母还想再说什么,但还是听进了康乐乐说的话,扭头看了眼欢欢,沒有再说去,拧着眉看着她,“康乐乐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我不是你们明家的佣人,对于不喜欢我的人,我也沒必要去讨好。”以前也就算了,她就想不通,凭什么他们明家的人想怎样侮辱她就怎样侮辱她?

    她康乐乐什么时候活的这么悲哀?

    “你还真是有勇气啊。”

    “好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出去说,不要吵了。”明老爷子可能是厌了,又或许是不想看见自己出现在这里,直接赶人出病房。

    康乐乐巴不得,带着欢欢就要出去。

    “欢欢,你在这里和我陪你爹地。”

    懂事乖巧的欢欢这次却沒有听他的话,“我要和妈咪在一起,妈咪去哪儿我也去哪儿!”

    听了欢欢的话康乐乐心里感到很欣慰,她怎么会不知道欢欢是想保护她。

    可是这种情况,她跟着自己走,对欢欢來说还是有不好影响的,而且明赤璀醒來应该也很希望看到欢欢就在眼前吧。

    低着头轻抚着欢欢的头发安慰她,“欢欢,你就和太爷爷在这里看着爹地,我和奶奶出去说话,一会儿就进來,听妈咪的话就在这里好吗?”

    抬头看了一眼明母,见她脸色难看,心想奶奶一定又要骂妈咪了,于是她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可是……妈咪,我不放心……”

    “好了,沒有什么可是,妈咪一会儿就进來,乖。”说完康乐乐便和明母走出了房间。

    來到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还沒等康乐乐说话,明母便冷声开口,“康乐乐,不要以为欢欢是的孩子你就可以利用欢欢想进我明家大门,只要我一天在明家你都休想踏进家门一步,你要记住琳达才是赤璀的妻子,你这样的人不配做我家的媳妇!”

    听了她的话康乐乐只觉得好笑,她以为她康乐乐很想进她明家么,她巴不得离他们一家人远远的,她也不屑当他们家的媳妇,要不是为了欢欢她才不会在这里待一分钟。

    “伯母,我想你肯定搞错什么了,我康乐乐就算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想做你们家的媳妇,请你说话客气一点,我是为了欢欢才会出现在这里。”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