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了欢欢才出现在这里?鬼才信她的话,像康乐乐这样想嫁入豪门的女人她见多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嘲讽的上打量了康乐乐一番,冷声开口,“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让我对你客气?”

    本來以前她不喜欢康乐乐,但一直保持着优雅,说的话也沒有太过份,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她真是对康乐乐这样女人刮目相看,也让她明白,好言好语在这个女人身上根本就沒有一点用。

    一想到还躺在病房里沒脱离生命危险的明赤璀,黄雪芳整个人气的近乎扭曲,加上康乐乐刚才无理的回话,让她说的话也过份了起來。

    “看着你这一副穷酸的样子我都恶心,还不如琳达的一个脚趾呢,康乐乐我告诉你,现在就给我滚得远远地,不要再出现在这里,我们家赤璀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二手货!”

    康乐乐拼命的忍着想要发怒的冲动,他们明家的人还真是一样的德行,总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了不起,高高在上的感觉,可是这些在她康乐乐的眼里只会觉得好笑。

    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她的声音微微加大,“我想你是误会什么了,我并沒有想要嫁到你们明家,还有,我穷不穷酸跟您也沒有任何关系,世上人人平等,虽然出生不能选择,不像别人含着金汤匙长大,但是也和你们有钱人一样是人,再有钱又怎么样,死了还不是一片尘埃。”

    她的话让明母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她就知道心机深沉的康乐乐沒那么简单,还好赤璀现在沒有和康乐乐在一起,要是真的嫁进明家岂不是要爬到她的头顶上了?

    “亏思敏口口声声说你是贱人时我还反驳她,现在想來还真是我错了!康乐乐,你就是一个十足的祸害,不但挑拨赤璀和罗残的关系,让他们兄弟反目成仇不说,现在两个都被你害的进了医院,敏微到现在也还在重症室呆着,康乐乐,你的人心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可以如此恶毒!”

    “我沒有!”

    这些事,讲着和她有关,但说到尾,和她又有多大关系呢?

    可是为什么现在发生了,所有的人都将责任怪在她身上?

    康乐乐就算解释,对方也听不进。

    “你沒有?”明母彻底的对康乐乐不抱一点希望,心凉的道:“曾经我看在你是欢欢生母的份上,本想着如果你品行好我们明家可以考虑考虑,可是现在,我真后悔当时有这个想法,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都还在狡辩,你就是用这种不敢承认的态度勾引他们两个,害的他们反目的吗?”

    本來还想对明母客气一点的,可是康乐乐听见她说着不堪入耳的话再也忍不住了,“都是豪门的妇人都是有教养,素质的人,明夫人,我一直看在你是欢欢奶奶的份上,你怎样对我,我也忍了,可是你说的太也过份了,你这个样子又和罗残的母亲有何差别。”

    “是不是只要我不承认你指挥的这些事,你也会像罗残的母亲那样,自杀给我看?”

    该死!

    这个贱人竟然敢这样对她,好歹她也是她的长辈。

    明母越想越生气,二话不说抬手用尽力气就给康乐乐一巴掌,“贱人,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你以为我明家人很好欺负是不是?”

    声音响亮了整个走廊,康乐乐只觉得被打的眼冒金星,疼得她眼前都是黑暗的,沒想到看起來温柔不少的明母竟然也能有如此动作。

    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擦着嘴角的血渍,冷眼看着眼前明母,“呵呵,我一直都知道你们明家人不好欺负,所以才会远离你们,今天会出现在医院那是迫不得已,等明赤璀醒了我自然就会离开!”

    等赤璀醒了才离开?只怕是康乐乐的一种手段吧,想让她儿子醒來就能看到她,然后感动是吗?她是不会让康乐乐得逞的,他们家的儿媳妇只能是琳达,其他谁也不行!

    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康乐乐,她毫不客气的开口,“不用你的假好心,我们家赤璀不需要你,医院也不需要你,所以你现在趁着欢欢不在就赶紧滚蛋。”

    康乐乐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不要生气,她答应过欢欢陪她在这里等她爹地醒來的,她不能让欢欢失望,也不希望以后欢欢不相信她了。

    她就像沒有听到明母在说些什么一样,自顾自的开口,“我在这里不是为了明赤璀,是为了我的女儿欢欢,我答应了欢欢要在这里等她的爹地醒來,你放心我是不会踏进病房一步的,只要明赤璀醒來我二话不是直接离开。”

    “呵……话谁都会说,不管从你康乐乐口中说什么我都不会信一个字,你赶紧给我滚,一会儿我自然会跟欢欢说你走了,不用在这里假惺惺的拿欢欢说事,还有我们家琳达一会儿就会过來了,一定不会想看见你,所以,你现在最好是滚出医院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答应了欢欢的事情就不会改变的,所以还请你不要在多说什么了,我不会去打扰你们!”

    不想再跟她继续纠缠去,康乐乐说完侧身走向病房。

    此时明母站在原地看着康乐乐的背影,气得胸口不断的喘气,眼神恨不得把康乐乐杀了。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她,不就是勾搭上了罗残吗?现在就跟她摆架子了。

    走在前面的康乐乐明显的感觉到身后有一道阴冷的目光紧紧的跟随她,她知道此时明赤璀的母亲有多讨厌她,可是为了欢欢她什么都可以忍耐。

    走到门口康乐乐的脚步便再也不挪动半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清楚的知道此时脸肯定红肿了,要是她这幅摸样被欢欢看到她,她一定会难过的,想了想还是靠在墙壁边上静静的等里面传來消息。

    欢欢时不时的往外看看,心里有些担心康乐乐。

    妈咪和奶奶已经出去好一会儿的时间了怎么还沒有回來,是不是奶奶为难妈咪了?

    想了一,欢欢果断的抬起头看着明老爷子乖巧的喊着他,“太爷爷,我要上厕所先出去一,马上就回來。”

    还不等明老爷子说话欢欢便跑出了门外,左右环顾了一,正好看见靠在墙壁的康乐乐。

    慢慢走到康乐乐的面前,欢欢小声的喊着她,“妈咪你怎么了?”

    她的声音让康乐乐猛的抬头,随后意识到什么便又低着头,“欢欢,妈咪沒事,你先进去吧,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就出來告诉妈咪,妈咪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她刚才的动作都被欢欢看在里眼里,尤其是脸上触目惊心的手掌印,欢欢心疼的牵着她的手,“妈咪你脸上怎么了?是不是奶奶欺负你了?我现在就去找奶奶,她打人不对,我去让奶奶给你道歉。”

    说着欢欢便放开了她的手,准备去走廊另一边找明母,刚走几步就被拉住了。

    康乐乐看见有些生气的欢欢心里感到很欣慰,这个时候就只有她的女儿是站在她身边的,她挨了一巴掌也值了。

    抱起欢欢,康乐乐轻声的安慰着她,”欢欢,不要去找奶奶,是妈咪不对惹奶奶生气了,所以奶奶才打妈咪的,就像妈咪和你一样啊,你惹妈咪生气有时候妈咪不是也打你吗?”

    在她怀中的欢欢懵懵懂懂的看着她,却又觉得妈咪说得有些不对劲。

    以前她犯错的时候妈咪会打她,不过都是在她屁股上轻轻拍几,可是妈咪的脸被奶奶打得红肿,嘴角隐约还能看见血渍,真的就是妈咪说的那样吗?

    聪明的欢欢很快便知道了答案,乖巧的伸手搂住康乐乐的脖子,“妈咪,欢欢给你呼呼就不疼了。”

    她的懂事让康乐乐差点哭了出來,为了不让欢欢看出什么一样她始终保持着微笑,“妈咪不疼,奶奶打得很轻的,快点进去吧,一会儿太爷爷该着急了!”

    “我不要进去,妈咪,奶奶打你,我现在不喜欢奶奶了,我讨厌奶奶!”在欢欢的世界里,只要谁对康乐乐不好,欺负她,她都愿意在來往。

    “欢欢,不要这样。”康乐乐很无奈,但她也明白,欢欢从小跟她呆在跆拳道社里面,知道为什么脸颊会红肿的一些原因,再加上她的智商高过同龄小孩,她想瞒也瞒不住。

    “妈咪,我不想进去,我就要陪着妈咪,奶奶是坏人,我也不想看到……奶奶。”

    忽然,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一脸的阴郁。

    欢欢更是吓的不停的自自己怀里缩,康乐乐就站在那里,沒有说话,平静的面孔却是一阵心悸,为何一切來的如此巧?

    欢欢的童言无忌竟然被她听到。

    黄雪芳气的要死,她沒想到刚好走到她们身边的明母听见欢欢说的话,怒瞪着眼睛看着康乐乐。

    这个贱女人对她孙女儿说了什么,一个孩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一定是康乐乐,一定是她这个做母亲的!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