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才是妈咪的乖孩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康乐乐给了欢欢一个暖暖的拥抱。

    “奶奶刚才还打了妈咪,妈咪脸上还疼吗?我们去买药擦擦好不好?”

    她关心的神色都被康乐乐看在眼里,看着她懂事可爱的女儿康乐乐湿了眼眶,“妈咪一点都不疼,我们现在回外公外婆家,让外婆做好吃的给你吃好不好?”

    “好!”

    正欲离开,肩膀却被人轻轻拍了拍。

    医院附近的咖啡店里,靠窗的某一张桌子上,康乐乐静静的坐着,在她的面前,坐着一个身穿淑女裙的美丽女子。

    两个美女的桌子总会吸引无数目光,不过两位当事人并沒有一点感觉,反而一同看向不远处的儿童区。尤其是康乐乐,盯着其中一个小孩看的出神,双眼更更显情意。

    “欢欢很可爱。”

    在她看的入迷的时候,对面传來一声赞美的话,如果是别人说,康乐乐一定会很开心的回复,但说这话的却是曾经差点伤害欢欢的琳达。

    收回视线,康乐乐很是平静,“谢谢。”

    “你还在为以前的事而生气?”琳达不解,有些漫不经心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显然,她的焦点不在这话上面,只是一个过度罢了。

    康乐乐无心寒暄,淡淡的开口,“琳达,我们之间似乎不用再说这些客套的话吗?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再提已经沒有任何意义了,你今天约我出來是有什么事吗?”

    说实话,琳达会单独的找上她,意外而又在意料之中。

    “好, 那我明人不说暗话。”琳达的视线再度落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女孩身上,平静的开口,“我要带欢欢回医院。”

    “不行。”

    沒有思考,康乐乐一口回绝。

    “你怕孩子和我单独呆在一起?”琳达看透康乐乐的心思,嘴角抿起抹笑意。

    康乐乐沉默,这个问題,她怎样回答都不好。

    “康乐乐,我看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紧绳。”

    “……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我无所谓。”她担心她带着欢欢再做一些伤害欢欢的事,这在情理之中,并沒什么。

    “你放心,赤璀已经厌烦了我当初那种疯狂的行为,我还沒那么傻,一直扮演疯狂的自己。”琳达很优雅的喝了一杯咖啡,然后再将杯子放,丝毫不觉得刚才说的话有多让人震惊。

    康乐乐无言以对。

    她做了那么过份的事,怎么可以说的如此轻松就过了?

    “那你今天是想怎样?”康乐乐直接了当的切入主題,她更加搞不懂,琳达的心思就像无底洞一般,让人无法猜透她到底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康乐乐不想要和这样的人一起对话,只想快点结束这次见面。

    不过,她急,琳达却不着急。

    “你那么着急做什么?怕伯母他们追來?”

    忽视掉她眼底的嘲笑,康乐乐一脸冷意,“琳达,如果你沒事的话我就离开了,我的时间虽然不宝贵,但我不是无所事事的人。”

    言外之意,她等还有事,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正欲起身,却被琳达叫住。

    “等一。”

    康乐乐抬头,沒说话,但已有不耐。

    琳达无所谓的笑笑,这才说道:“你也知道赤璀现在伤的很重,不管是伯母还是爷爷他们,都希望赤璀醒來就能看到孩子,你这样直接带欢欢走,伯母他们无法接受。”

    “所以呢?”

    到现在,她才有点相信,琳达是真的想來带欢欢回医院。

    “我约你來的目的其实你清楚,我就是希望欢欢可以回医院,如果你不放心我带她回去,那你带她回去再离开这都沒关系。”

    “就这件事?”怎么感觉这么奇怪?这不像琳达说出來的话。

    “对,就这件事。”

    “……”

    琳达卖关子的时候她想知道,现在她直接说了,康乐乐又感到惊讶了。

    见状,琳达似苦笑了,然后说道:“其实我沒有别的意思,你也知道欢欢现在在明家是有多么的重要,所有的人都很宠爱她,你也别怪伯母刚才的语气难听,她实在是气极了所以才会那样对你的,我希望你能考虑一带欢欢回医院。”

    “气极了!”

    好一个气极了,气极了就可以随便的侮辱她吗?

    康乐乐脸色冰冷,并不接受琳达说的这个解释。

    “乐乐。”琳达突然亲热的开口,似乎很熟的样子。

    康乐乐不喜欢,但也沒讨厌,轻轻拧眉当听到了。

    “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你是不是觉得伯母她太过份了,因为赤璀和别人打架进医院把所有的错怪在你身上。”

    “……”

    康乐乐沒回答,但事实如此,是明赤璀自己找过去的,他自己要和华强打架却倒的,她虽然很震惊他身上为何有那么多的伤,但转念一想,可能是和罗残打架的时候有的也就淡定了一些,可是明母一來的反应让她彻底的愤怒。

    “呵呵,原來你真不知道。”琳达再次打破沉默,这次脸上的苦笑很是明显,看了看康乐乐,这才缓缓道:“乐乐,其实你真的不能怪伯母,你不知道,因为赤璀私自收购罗残家的股票,导致两家的关系迅速破裂,而且在商场造成了不良的影响,爷爷在知道赤璀还打了罗残后狠狠的教训了赤璀一顿。”

    爷爷教训赤璀?

    狠狠?

    看琳达脸上心痛的表情,难道明赤璀身上的伤,是明老爷子打的?

    但也不可能啊!

    明老爷子年龄多大了,明赤璀又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打成那样?

    “惊讶吧?你是不是觉得赤璀怎么可能任爷爷打成重伤。”

    以前沒觉得琳达能观察人的心理,但现在康乐乐不得不这样觉得了,她想的,敢情她都知道!

    “本來一顿伤对赤璀來说的确不算什么,但爷爷逼着赤璀去道歉,并停止这些行为,赤璀不愿意,所以爷爷才对他动用了军法,赤璀也倔强,就算弄的全身是伤他也咬牙坚持,就是要向爷爷证明那是他的决定,他不会退缩。”

    “所以,你想说什么?”

    康乐乐搞不懂,明赤璀因为这个受伤,琳达讲出來了,会改变什么。

    “呵,康乐乐,你是在装无知,还是真不知?”琳达盯紧康乐乐,一脸认真。

    康乐乐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两者间有何关系。

    “罢了。”

    琳达轻叹息一,接着道:“赤璀做这些,只是想要证明他强过罗残,他要打败罗残,然后才会赢的了你。”

    “……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

    心里不震惊是假的,但她更好奇的是,琳达居然会告诉她这些话,要知道琳达是如何的骄傲,要让她承认明赤璀的心,放在以前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对于她的好奇,琳达说了这样一句话。

    “就连死,赤璀也不会选择我!你觉得我还会傻傻的逆他的意吗?反正我有爷爷他们的支持,既然如此,为何我不做个温柔的女子呢?”

    呵呵,你温柔的女子,我却成了恶毒的女人。

    “对不起,我不可能主动送欢欢回去的,我家里还有事,我要先回家了,至于欢欢,我沒有想过带她离开医院,但她离不开母亲。”

    康家,因为欢欢到的原因整个家里都热闹了起來。

    “我们家欢欢又长高了,外公想死你了,欢欢有沒有想外公?”欢欢一进家门康父便抱着东看看西看看的,害怕欢欢过得不好一样。

    “外公,欢欢也很想您呢,好久沒见外公真是越长越年轻了!”欢欢这个鬼精灵,嘟着小嘴对着康父就是一个大大的亲亲,加上她的话把康父哄得心花怒放。

    康乐乐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免有些好笑,这个丫头的嘴巴可厉害着,能把人捧得高高的,也能把人狠狠地摔來,这个本事还真不像她康乐乐呢。

    大厅里,二老都只顾着欢欢完全把坐在沙发角落的康乐乐忽略了。

    康乐乐也因为有了欢欢的到來而有了小段安静的时光,但这些只限于爸爸带着欢欢去找好吃的时候截止。

    抱着欢欢亲热了好一会儿的康母把欢欢递给康父后,径直走到康乐乐的面前,不满的瞪着她,“跟我到房间里來我有话跟你说。”

    该來的总会是來的!

    不过……

    爸爸暂时走了,她能拖一会儿,自然就不想现在就上刑场。

    “妈……你可不可以让我歇一歇,刚回來,挺累的。”康乐乐故作一副疲惫的样趴在椅子上,母亲最疼自己了,她沒人撒娇,就像欢欢一样,她也喜欢在自己妈妈面前撒娇。

    知女莫若母,康母见康乐乐这样,气不打一处來,“我看你就在这里装吧,你也只会在你妈我面前装装样子,等你爸出來了,我看你怎么办!”

    “妈!!”康乐乐无语的叫着,“就是因为爸爸现在不在,所以我才想要好好缓一缓嘛,刚刚发生了些事情我现在挺乱的,你让我短暂的不清静一样。”

    “不行!”

    康母立即反对,“你别在这里了,赶紧的跟我进來,你就是看你妈我软弱,和你爸一起欺负我。”讲到这里,康母一脸委敢,眼圈还通红。

    康乐乐本就憋的不行,想说回來多少能得到母亲的一丝关爱,可是一看母亲这委屈的样,康乐乐急了,“妈,我哪里欺负你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