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欺负我,但是因为你,我被你爸骂的抬不起头來,你说是不是你欺负我。”

    居家小女人,这五个字拿來形容康母一点也不为过,这么多年來,妈妈一直都是躲在爸爸背后的小女人,现在因为自己妈妈也沒小受爸爸的怒火。

    唉。

    康乐乐伸手想要去抱康母,但却被她退开,顺带送她一记白眼,“你别不把我找你谈话不当回事,你爸说,就是我对你太好才造成你今天这样的,我要是再维护你,估计我得被你爸追出家门了。”

    “……”

    康乐乐好无言。

    虽然知道爸爸只是吓唬妈妈的,但见妈妈因为自己这样,康乐乐还是很愧疚,“妈,你不要生气了,我今天真的不是故意不去的,真的是……”

    真的是什么?

    他总不可能把今天在医院发生的一切全部讲出來吧?

    说她因为明赤璀而沒有去领证,还是讲明赤璀去闹场,她扔华强自己回來,还是她带着欢欢去逛了一圈才回來的?

    话到嘴边,突然改口,“妈,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但我今天真的是事出有因。”

    “我不管你什么因,赶紧给我进來,否则你别指望我在你和你爸吵架的时候出來拉架。”

    老妈……我这是被你威胁了吗?

    但是,就算是威胁,她也不得不从啊!

    康乐乐怏怏的走在康母的后面,她已经知道她妈要说什么了,在回來的路上她就在想要怎么跟爸妈说。

    她知道爸妈对这次她和华强领证的事情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是现在事情搞砸了,她知道爸妈一定会非常生气的,此时她已经做好了等着被骂的准备了。

    唉,还好爸爸现在只顾着欢欢呢,并沒有來数落她,越是这样她就越沒着落,总感觉,结局不会太好。

    到了房间,康乐乐刚进门康母就把门关上了,转身生气的看着康乐乐,“康乐乐,你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好好的事情怎么被你搞砸了。”

    “妈,我知道错了。”

    她现在能说什么?

    这件事讲出去也是她沒理,说结婚的是她,结果沒领证的又是她,说出來真是可笑至极啊!

    所以现在,她除了道歉,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应该是什么也不要说!

    “唉!”

    康母失望的叹叹气,“乐乐啊,平时你胡闹也就算了,可是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胡闹啊!你知道你们去领证,你华伯母他们高高兴兴的和我们一起做一大桌子菜,结果等來的却是这个结果,你要我和你爸还有什么老脸去见人家华强的爸妈啊?”

    康乐乐埋着头沉默不语。

    她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会让爸妈非常生气的,她已经做好了被他们一人骂一顿解气的打算。

    “你倒是说话啊,你现在要我和你爸怎么办?”见康乐乐不说话,康母再度出声,语气有些急了。

    康乐乐无奈的道:“妈,你给我时间缓一缓,好吗?”

    她承认,突然让华强去领证是因为她不想再给罗残添麻烦,不想再连累别人了,她想要找一个能爱她一生的人好好过完辈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曲折不已。

    虽然,她知道,她爱的男人,这辈子也不可能属于她了。

    本來她是打算明天和华强再重新去领证的,那样也好交待,可是现在欢欢就在自己身边,她已经明确的感觉到了害怕,她不能那么自私,不顾欢欢的感受。

    “缓,你要缓到什么时候,说结婚的人可是你!”此时的康母也觉得康父说的沒错,是她一直宠溺康乐乐,所以才让她拿婚姻如此儿戏。

    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生气,康乐乐也很愧疚,但她沒办法。

    “妈,再缓几天吧,我想等欢欢回到明家后再……”

    “等,又是等!”听到这几个字,康母是彻底的怒了,“那如果欢欢一直在这边,你是不是一直就不去了,何况这种事情早点让孩子知道也好,瞒的了一时,你还瞒的了一世啊。”

    “妈,这件事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无论如何,她也会考虑欢欢的感受。

    “我不管你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证是必须领的,你是沒看见人家华强有多难过,还害怕我和你爸骂你一直在旁边为你说话,你说你对得起人家吗?”

    “你也知道,你华伯母他们对你有多好,今天我和你爸看到他们明明很伤心却要强颜欢笑的样子,真的是脸都抬不起來,你这丫头,真的是要气死我和你爸才甘心啊!你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天大的理由比结婚拿证还重要?”

    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康乐乐的心里抽疼了起來。

    明赤璀伤的好重,好重。

    她想起琳达说的话,一时间,她分不清楚明赤璀只是因为有占有**,还是因为她是真的想要得到她。

    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可是……

    一想到明赤璀竟然躺在那冰冷的病床上,一脸苍白,双眼紧闭,她的心就要碎了。

    就算不可能在一起,但是她的心,仍然在他身上啊。

    为了不让康母看出什么她强打着精神微笑的看着她,“妈对不起,今天的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明天我会去给华强一家人道歉的,你别生气了!”

    看着自家女儿的样子,康母怎么会看不出來她有心事,心里对康乐乐又是生气又心疼,她也不想这么一直催着她结婚,只是现在她也不小了,还生了孩子,难得碰到华强这样的男人,不介意她有孩子对她和欢欢都很好,现在不嫁以后可真是嫁不出了。

    “乐乐啊,不是妈妈说你,华强人真的很不错,你不是主动跟人家说要结婚的嘛,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多影响两家人的感情是不是?不管你明天有什么事情都给我在家乖乖的待着,我一会儿给他们家打电话让他们明天过來吃饭,你好好跟人家父母道个歉知道吗?”

    “妈……”

    “妈知道,你的心里有苦楚,但是乐乐啊,这世道还是一个讲究门当户对的世道啊!你瞧的上人家,人家看不起我们啊,为了你以后的生活,你还是找一个条件差不多的吧,说话也硬气,过的也自由。”

    康乐乐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康母,心里有些难过,是她沒有尽孝,爸妈都这个年纪了还要操心她的事情。

    她沒向妈妈说过她的感情归属,可是她却知道……

    康乐乐伸出手拉着康母,坚定的开口,“妈,我会真心给华强一家道歉的,是我不好让你和爸爸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我操心,我以为再也不会让你们操心了!”

    康母脸上虽然很严肃,但是听见康乐乐的一番话心里还是感到很欣慰,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不为她操心还能为谁操心。

    “好了,你啊,沒遇到明赤璀的时候我和你爸哪有那么操心,好不容易现在摆脱了那个混蛋你就好好的华强过日子,相信爸妈不会看错的,华强会让你幸福的知道吗?”

    一句话让康乐乐变得沉默,康母提到明赤璀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会很疼。

    她明明就控制的很好了,为什么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一些反应?

    想着现在还躺在医院的明赤璀,康乐乐就觉得呼吸都变得闷闷的!

    “想什么呢,赶紧去了,一会儿欢欢该要找你了!”

    康母的话打断了康乐乐的思绪,整理好情绪后和康母一起走楼了。

    看着在大厅和康父玩的不亦乐乎的欢欢,康乐乐喊住了她,“欢欢,回到外公外婆家开心吗?”

    听见康乐乐的声音欢欢赶紧跑到她的身边抱住她的大腿,开心的回答她,“开心,欢欢好想吃外婆做的菜呢。”

    康乐乐无奈的看着一天只想着吃的欢欢,“真是个小馋猫。”

    晚饭时间一家人围在了桌上,闻着桌上扑鼻的香味,康乐乐和欢欢胃口大开。

    欢欢看着围着围裙的康母,“外婆做的饭菜真香,是欢欢吃过最好吃的家常菜了,以后欢欢一定要经常來陪着外婆和外公。”

    “就你外婆的做的好吃,外公做的就不好吃了吗?”康父故意板起脸,一副伤心模样。

    欢欢先是一愣,随便嘻笑开來,“外公,你和外婆是夫妻,老师说男生就该让着女生,我夸外婆做的好吃,外公不能吃醋,不然就不绅士。”

    “额……”

    康父一愣,随便笑了出來。

    她的话逗乐康父和康母,笑的合不拢嘴的康母连连点头,“好好好,以后欢欢要经常來外婆家,想吃什么外婆都做给我们家欢欢吃啊。”

    看着康父康母对欢欢的喜爱,康乐乐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满足的笑容。

    “赶紧吃饭吧,不要让我们家欢欢饿肚子了!”坐在主位上的康父打断康母的话,手中却是沒闲來,把欢欢爱吃的菜都往她碗里夹。

    康乐乐小心的看了一眼康父,她从进门到现在康父看也沒有看她一眼,说话更是沒有一句。

    康乐乐知道他一定是很生气的吧,不然也不会对她这样了。

    想了一,康乐乐夹着菜往康父的碗中放,“爸,你多吃一点,不要只顾着欢欢,她自己知道夹菜吃的。”

    菜刚到碗里就被康父挑出來放在桌子上,冷冷的对康乐乐开口,“我今天不想吃这个菜,不要给我夹。”说完便不再理会康乐乐。

    坐在一旁的康母见状赶紧瞪了康父一眼,“瞧你那样子,闺女儿和外孙女回來你不开心啊,有什么事情等会儿再说,饭桌上你撒什么气啊,真是的。”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