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别说了,我沒事,吃饭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拿起手中的碗,康乐乐埋着头小口小口的吃着,嘴里却沒了味道。

    吃一顿晚餐因为有了欢欢气氛渐渐变好。

    天已经黑尽,康乐乐带着欢欢回到了房间,“欢欢,妈咪给你洗澡睡觉了。”

    “妈咪我要和你一起洗,我已经好久沒有和你一起洗澡了,好怀念啊。“她的话把康乐乐逗乐了,这个丫头,总是会想出很多逗人开心的话,这一点明显是遗传了她良好的基因。

    不一会儿的时间浴室便出去嬉笑和打闹声,欢欢开心的搂着康乐乐的脖子躺在浴缸里,“妈咪,欢欢好想就这样一直和妈咪在一起。”

    她带着一丝伤感的语气让康乐乐嘴角的笑意凝固,低头看着怀里的欢欢,手轻轻的揉着她柔软的头发,“欢欢,妈咪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过不是现在,你不是也很喜欢爹地的吗,你先在爹地的身边待上一段时间多陪陪他妈咪就把你接回來好不好?”

    真的就像妈咪说的那样吗?可是她已经在爹地那里等了妈咪好久了!

    她知道妈咪和爹地一直都不和,见面就吵架,可是她心里还是希望爹地妈咪能在一起。

    为了不让康乐乐难过,欢欢紧紧的抱着她安慰着,“妈咪,我会等你从爹地那里接我回來的。”

    她懂事得让康乐乐感到心疼,生了一个这么贴心的女儿她感到很幸福,欢欢就是她这辈子对生活最大的期望。

    早上,康乐乐和欢欢还在香甜的睡梦中,康母就已经上楼敲门了,“乐乐快点起床了,一会儿华强一家人就要到了,起來收拾收拾。”

    不断的敲门声让康乐乐被迫睁开眼睛,转头看着旁边熟睡的欢欢,在她额头上亲吻一蹑手蹑脚的起床开口,“妈,你小声点,欢欢还在睡觉呢。”

    她的话让康母放轻了声音,“好,你快点去收拾一,他们已经在來的路上了。”

    转身回到房间,康乐乐快速的洗漱完后走到床边叫醒欢欢,“宝贝,快点起床了,一会儿华强叔叔他们就该到了!”

    “欢欢,起床啦,别睡了。”

    喊了几声欢欢才朦胧的睁开眼看着她,“妈咪早安。”

    “宝贝早安,昨晚睡得还好吗?”她好久沒有和欢欢睡了,昨晚抱着欢欢肉嘟嘟的身体让她睡得很踏实。

    欢欢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已经收拾妥当的康乐乐开心的笑了起來,“昨晚睡得很好哦。”

    一会儿的时间康乐乐牵着欢欢的小手两人一起走楼,还沒到大厅便听见热闹的声音,想必是华强他们已经到了吧。

    带着欢欢走到大厅,沙发上坐着华强一家人。

    看见康乐乐和欢欢,大厅里交谈的声音瞬间消失,一时寂静。

    康乐乐尴尬的看着他们礼貌的打着招呼,“叔叔阿姨早上好。”

    “乐乐,欢欢醒了啊,快过來坐。”华母笑看着站在大厅的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沒什么变化。

    康乐乐本以为华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对她有所不满,看來是她多想了。

    转头看着华强正看着她,康乐乐尴尬的移开视线,对着康母开口 ,“妈你先带着欢欢出去玩一会儿吧,我一会儿就來找你们。”说完看着旁边的欢欢,“欢欢,你先和外婆去玩一,妈咪一会儿就來找你们好不好?”

    聪明的欢欢知道妈咪让她出去玩是不想让听见大人谈话,因为妈咪说过,大人谈事情的时候小孩是不能插手的,“妈咪,我知道了。”

    站起身走到康母的身边和康母一起走了出去。

    康乐乐酝酿了一才抬起头看着大厅的四人,“叔叔阿姨,我为我昨天的事情给你们道歉,本來昨天是和华强领证的日子,可是因为除了一些事情沒有去领证,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她诚恳的道歉,希望华父华母不要把事情怪罪到她爸妈身上。

    “乐乐啊,虽然因为昨天的事情我们都很生气,但是华强已经向我们解释了,你也是,有什么事情不是还有华强在身边嘛,以后不要和你那种人交往了,真是的,什么人嘛。”

    听了华母说的一番话康乐乐疑惑的看着一直保持沉默的华强,他是怎么跟他们说的?难怪他爸妈今天沒有一点不满的态度。

    感受到她的目光,华强轻轻点头示意她不要说漏了。

    康乐乐心里对华强有些愧疚,毕竟昨天的事情一点会让华强失望,回來他沒有对他爸妈说真话。

    看着他们对视的目光,大厅的三个长辈笑了起來,康父赶紧看着自家女儿,“乐乐带华强出去走走,一会儿吃午饭的时候给你打电话啊。”

    公园里康乐乐和华强并排坐在一张椅子上,谁也沒有说话。

    过了好久康乐乐才开口,“华强,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也很谢谢你帮我解围,对于你爸妈我也很抱歉。”

    华强看着愧疚的她,心里闷闷的,乐乐总是跟他这么客气和有意的拉开距离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自己装傻罢了,他要的不是乐乐的愧疚,而是她的真心。

    “乐乐,你不用跟我说谢谢,我想问你我们昨天沒有办成的事情还……还算吗?”

    他的问題让康乐乐身体一僵,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还要和华强领证吗?她也不知道,内心非常不愿意就这么把自己嫁了,可是想到罗残还有明赤璀她不得不怎么做。

    可是她做这些对于华强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

    埋着头小声的说着,“华强,我……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得到预期的答案华强一点也不惊讶,可是从乐乐口中说出來他的心里还是会感到很难受,即使在家里已经无数遍的告诉自己要淡定。

    “我知道了,乐乐你考虑清楚,我不会强迫你的,但是你要记住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得不……我不会在乎你心里对我是什么想法,只要你愿意和我结婚我就会对你好!”

    “华强我们回去了吧,一会儿要是欢欢沒有看见我会着急的。”她不知道该跟华强说些什么了,他的话只让她感觉心里沉闷。

    两人刚到家门口便看见欢欢和康母站在门外,欢欢伤心的哭着。

    康乐乐赶紧走过去抱住欢欢,“宝贝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欢欢扑到康乐乐的怀中大声的哭着,“妈咪你去哪儿了?你不要欢欢了吗?”

    康母看到欢欢哭得上气不接气的不知道有多心疼,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欢欢回來后沒看见你到处找了一圈,你爸说你和华强出去了,她沒看到人就开始哭起來了,我们怎么哄都不行。”

    推开欢欢康乐乐用手擦着她脸上的泪水,有些愧疚,“欢欢对不起,妈咪很爱很爱欢欢怎么会不要欢欢了呢,妈咪和华强叔叔出去有一点事情所以才回來,不要哭了好吗?妈咪这不是回來了么。”

    她一直都觉得欢欢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可是同样她也忽略了欢欢还只是一个孩子,即使她再懂事也是需要妈咪的,只是平时欢欢不想让她操心才像一个小大人一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欢欢越來越沒有安全感了,尤其是她爹地受伤以后。

    越想康乐乐的心里就越疼,要不是她忽略了欢欢,她也不会这么难过。

    轻轻拍打着欢欢的后背,好一会儿的时间欢欢才整理好情绪红着眼看着她,“妈咪,你以后要去哪里先跟欢欢说一声好不好?欢欢以为妈咪不要欢欢了。”说着眼睛里又泛起晶莹的泪花。

    “妈咪知道了,对不起,妈咪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欢欢能原谅妈咪这一次吗?”康乐乐一边亲吻着欢欢,一边轻声的安抚着她。

    见欢欢的情绪已经整理好康母才开口,“走吧,准备吃饭了,别老站在门口。”

    欢欢在康乐乐的怀抱中小声的开口问着她,“妈咪,你什么时候陪我去医院看爹地啊?”

    “我们吃了饭就去看你爹地好不好?”她知道欢欢一定是担心她爹地的情况,想一直都惦记着吧。

    一会儿的时间大家都围在了桌子上,康乐乐把最后一个菜从厨房端出來后开口,“可以开饭了,菜已经上齐了,欢欢跟妈咪去洗手。”

    康乐乐和欢欢离开后桌上的四个长辈互相对视着,华母趁康乐乐还沒有回來小声的开口,“亲家母,乐乐那边一会儿就交给你们啦。”

    “好,我和她爸会说她的!”

    康乐乐牵着欢欢从洗手间出來,看见大家都还沒动筷子,“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子呢?”

    “我们在等你和欢欢,快点过來坐着,啰嗦什么!”康父不客气的瞪她一眼,一夜过去了,看來爸爸的怒气还是沒消。

    “乐乐,來坐。”

    康乐乐走到华强身边坐,位置又是她挨着华强,欢欢则在自己的右方,虽然知道他们是什么想法,但康乐乐却开始后悔自己当时不该那么冲动,现在弄的骑虎难。

    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康乐乐静静的听着长辈们说话,手上也沒闲着,不停的给欢欢夹菜。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