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昨天本來是你和华强领证的日子,结果被你朋友一闹就沒办成,不如你们今天再去吧,我和你叔叔阿姨看了一,今天也是个好日子呢,反正今天也沒什么事情一会儿吃完饭你就和华强去民政局办了,迟了别人该班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康母的话让康乐乐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差点把菜掉在桌上,尴尬的抬起头看着桌上的几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缓缓开口,“妈,今天恐怕不行了,我答应了欢欢今天要带她出去的。”

    她的话让华父华母的脸色有些僵硬,他们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康乐乐怎么还要拒绝呢,昨天的事情都是她的原因才沒有办证,还让她儿子伤心了好一段时间呢。

    今天他们好心好意的上门笑脸相迎的,康乐乐还想干什么?

    华父还沒等华母开口,大力的放手中的筷子生气的看着康乐乐,“你说什么?不管你今天有什么事情你都不准去,我们日子已经看好,过了今天后面好一段时间都沒有什么好日子了,人家华强什么都沒有说,昨天的事情让华强伤心得晚饭都沒有吃,欢欢要去哪儿都要等你们去民政局把证领了才带着去。”

    对于康父的强势,康乐乐心里有些生气。

    她现在已经长大孩子都有了,对于婚姻她的父母始终是强势的一边,她也不想让他们生气,可是今天她已经答应了欢欢要陪她去医院看她的爹地,她答应了欢欢的事情怎么能食言呢。

    “爸爸,我今天已经答应欢欢了,关于领证的事情我会听从你们的安排,可是不是现在,我要带欢欢出去一才会有时间和华强去民政局。”

    她的反驳让康父生气的站了起來,“你……康乐乐,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是不是?”

    华强适时的开口打着圆场,“叔叔您别生气,乐乐一定是有她的想法,我们先好好的坐來吃饭,慢慢谈嘛,不要生气了!”

    有外人在康父也不好再多说康乐乐什么,瞪了她一眼便坐在凳子上不说话了。

    餐桌上得气氛现在非常的尴尬,康乐乐看着碗里的饭菜一点食欲都沒有。

    欢欢小心的转头看着康乐乐,脸上浮现出难过的表情。

    她知道妈咪被外公骂是因为妈咪要带她出去耽误了外公说的事情,她不想让外公他们骂她的妈咪。

    想了想欢欢放手中的筷子看着康乐乐,“妈咪,我已经吃饱了,我们走吧!”

    “欢欢你吃那么一点怎么会吃饱了,再吃一点妈咪再陪你去。”

    听见她们的谈话康父头也沒抬的冲着康乐乐说道,“等会儿要是不和华强去民政局你就哪儿也别想去了。”

    “爸……”康乐乐现在已经有些生气了,领证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去,可是她现在陪欢欢的时候是少之又少,他连这个都不能体谅一吗?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吃饭吧。”

    听见康父的话,欢欢心里有些难过,为什么外公不要妈咪陪她去看爹地?

    放在面前的碗筷沒有再动过,欢欢含泪看着康父,“外公,你为什么不要妈咪陪着欢欢,爹地在医院受伤了欢欢想让妈咪陪着我去医院看爹地!”

    桌上的四个长辈因为欢欢的话纷纷放碗筷疑惑的看着康乐乐,她说的有事就是陪欢欢去看明赤璀?

    本來还有些不忍心的康母听见欢欢说了以后有些生气的看着康乐乐,“乐乐,你要去医院看明赤璀?”

    因为一直觉得她现在命运是被明赤璀改变的,传统的母亲只希望她能远离明赤璀那个高不可攀的男人,虽然母亲很爱自己人,但如果要她在明赤璀和华强之间选择一个做她女婿,她一定会选择华强这个从小就了解的人,所以现在母亲在知道后会那么惊讶。

    “嗯。”

    虽然她是陪欢欢去医院,但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见明赤璀了吧,除了点头应答,解释现在并沒有用。

    一向温和的康母在的看到康乐乐点头后,气的当着大家的面就训斥康乐我,“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他以前对你的所作所为你忘了是不是,简直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今天说什么我和你爸都不会同意你去医院看那个男人的,所以你就乖乖的和华强去民政局吧。”

    他们强硬的态度让康乐乐锁紧眉头,无奈的看着康父和康母,“爸妈,我去不是因为其他的,只是我已经答应了欢欢去看她爹地的,我不能让孩子失望。”

    谁也沒有让步,一直这么僵持着,旁边的华强赶紧开口劝慰着,“伯父伯母,你们不要生乐乐的气,欢欢现在还这么小很需要爹地妈咪,这个我们都能理解。”

    华母赶紧附和着华强说的话,“是啊,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还有啊乐乐,明赤璀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的,你就沒有必要去看他了,欢欢要去看的话直接打电话让他们家的人來接走不就是了嘛,你要是想欢欢了还可以把她接回來的啊,这样你就能和华强领证了是不是。”

    他们的一唱一和康乐乐的静静的听着,沒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知道如果今天不做出一个决定她爸妈是不会让她这么轻易的离开的。

    转眼看着低垂着头的欢欢,康乐乐心里一阵抽疼,他们现在在她的面前说她心中伟大的爹地,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沒事的,有妈咪陪着你!”

    一顿饭谁也沒有吃得尽兴,一直沉默到饭菜已经凉了气氛才慢慢转变。

    饭后康乐乐站起身收拾着桌上的碗筷,始终沒有说话。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从厨房走了出來,几人已经坐在沙发上了,看见她都停止了说话。

    “妈咪,你现在要陪欢欢去医院吗?”

    看着她期待的神色,康乐乐有些为难,这个时候她要是出去会不会把她爸妈气疯啊?

    华母见状赶紧走到欢欢的面前耐心的给她解释着,“欢欢啊,你妈咪和华强叔叔呢今天要去领证结婚了,以后有个新爹地了你不开心吗?你不是很喜欢华强叔叔么,所以欢欢要乖,等你妈咪和华强叔叔结了婚就能和你去医院看你爹地了。”

    “我不要新爹地,欢欢只有一个爹地。”欢欢听见华母说的话极力的反对着,同时有些害怕的看着康乐乐,“妈咪,你真的要和华强叔叔结婚了吗?你结婚了是不是就不要欢欢了?”

    看着面前一脸恐慌的欢欢,康乐乐有些不满华母,她怎么可以跟孩子说这些,她不知道孩子在这个年龄都很敏感的么,况且是他们这样的情况更会让欢欢沒有安全感。

    虽然心里有些不满,康乐乐沒有表现出來,蹲在身子认真的看着欢欢,“妈咪不会不要欢欢的,我们家欢欢那么可爱妈咪怎么会不要你呢,欢欢只有一个爹地,而且爹地还在医院呢,不要乱想了好么?妈咪会很爱欢欢的。”

    她的一句话让华父华母的脸色有些难看,康乐乐说些话不是摆明的扇她耳光么。

    “妈咪,那你和欢欢去医院吧,欢欢现在好担心爹地,不知道爹地现在醒了沒有!”她现在只想快点到医院看看爹地的情况,昨天和妈咪回來以后她一直担心爹地有沒有醒來,要是爹地醒了沒有看到她在身边一定很难过的。

    “欢欢,你要是真的想去看爹地一会儿外公给你奶奶打电话让她们來接你去看爹地好不好?妈咪今天还有事情去不了呢。”

    康父温和的看着欢欢,希望这样说能让欢欢改变主意,今天华父华母态度和善的來家里还是有意让乐乐做他们的儿媳妇,沒想到他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女儿这么不知趣。

    本來就有些伤心的欢欢听见外公说这样的话心里更难过了,同时也有些无助了,外公他们不要妈咪和她去是不是就是不想让妈咪和她见面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欢欢抬起头可怜的看着康乐乐,“妈咪不要离开我,是不是欢欢做错什么事情了?欢欢可以改的,欢欢会很听话的,妈咪,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她的哭声,她的话语已经让康乐乐的心都快疼碎了,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到底做错什么了,她什么都沒有做错,哪一个孩子不黏着自己的妈咪。

    牵着欢欢的手,康乐乐走到几人的面前,坚定的看着他们,“叔叔阿姨,爸妈,华强,对不起,我今天不能和华强去民政局领证,因为现在欢欢很需要我,请你们能谅解,对不起!”

    说完带着欢欢转身离去,刚到门口康父生气的大喊着她,”康乐乐,你今天是不是要气死我和你妈你才甘心啊,你这个不孝子,你要是今天踏出这个家门半步你就不要回來了。”

    他的话让康乐乐猛的停住脚步,眼睛里充满泪水,站了好一会儿,头也不回的牵着欢欢离开了!

    心里不断的呐喊着,“爸妈,我对不起你们,这次又让你们失望了,可是我不能失去欢欢,欢欢也不能失去我,对不起!”

    不知不觉康乐乐已经泪流满面,欢欢抬起头看着她,乖巧的喊着她,“妈咪不哭,是不是因为欢欢,妈咪才和外公吵架的?”

    康乐乐赶紧擦干了眼泪蹲身子看着她,“妈咪不是因为欢欢才和外公吵架的,只是妈咪犯了一些错惹外公生气了,不过外公虽然骂了妈咪,但是他们还是很爱妈咪的,就像妈咪爱你一样知道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