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反应都沒有?那他脱离危险了吗?医生不是说要是今天醒不來那么情况就会很糟糕的么,为什么明赤璀那么强壮的男人会在这个时候病倒?

    伸手把欢欢抱起轻声的安慰她,“欢欢别担心,你爹地那么强壮一定会沒事的,他也许今天就能行了呢,所以欢欢要开开心心的,乖乖吃饭,等你爹地醒了看见你好好的他才会高兴不是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妈咪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欢欢乖乖吃饭爹地醒了就会高兴吗?”为什么她吃饭,爹地醒來就会高兴呢?

    “妈咪说的都是真的!”温柔的轻抚着欢欢的头发,她也希望明赤璀早些醒,不为别的,就为他醒了,自己不用來医院。

    两人静静的坐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欢欢见康乐乐沒说话,但缠在她怀里撒着娇,“妈咪,我好渴,我要喝水,可是欢欢找不到,妈咪可不可以帮欢欢倒水。”

    “不可以。”

    她又怎么看不出这小丫头片子只是想找机会和她说话和呆在一起呢?严肃的拒绝她后,果然看到鬼丫头变脸了。

    好笑的看着欢欢可怜兮兮的模样,康乐乐连连答应着她,“老娘是沒给你生腿还是沒给你生手,倒个水都要我陪你走!”

    话喝说的无情,但康乐乐还是牵着欢欢离开原地。

    带着欢欢走到vip大厅,康乐乐拿起消毒柜里的纸杯为欢欢接着水。

    另一边。

    因为伤还沒好,罗残走了这么一小截路,已有微汗,想去给他倒水,却发现病房里沒水了。

    “残,你先等一,房里沒水了,我去打点过來。”

    “……”

    罗残并沒回复,视线却落在别处。

    骄骄疑惑,脚步并未移动一步。

    他在干什么呢,怎么不说话啊,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

    “残,你看什么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我很沒礼貌耶!”不满的看着站在她身边的男人。

    康乐乐接了水转身刚想走到欢欢的身边,一道视线让她停住了脚步,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罗残和他身边的女子,康乐乐不知道自己是说话还是不说话。

    这种情况,她还是当沒有看到好了,她不想再给罗残添任何的麻烦。

    只是……

    她能无视,罗残却不能,“乐乐你还好吗?”

    罗残此时就站在自己身边,加上他的主动问候,康乐乐心里莫名一跳,此刻,她不知道自己是要继续走掉,还是驻足來回应。

    她,注定了不会给他或者是明赤璀带來一点点的好运。

    但是,就算是朋友,她又能做到直接忽视他呢?

    即使她现在有一些慌乱也故作镇定,微笑的看着他,“我很好,你呢?”

    “我也好。”

    罗残不知道,两人只是几天沒见面而已,为什么却感觉相隔了一个世纪那么的陌生?

    说完这三个字,他居然不知道该怎样接去,而康乐乐显然也沒有继续往说的打算,点头说道:“欢欢渴了,我先过去了。”

    “乐乐……”

    转身之际,罗残还是叫住了她。

    难道,他说让她离开过自己的生活,她真的做的到吗?

    他后悔了,在说出那段话后他就真的后悔了,他做不到让她离开自己,真的,他做不到!

    康乐乐回头看着罗残,并沒有说话。

    在罗残看來,康乐乐脸上的是冷淡,而这种冷淡让他难受至极,好些话一时间卡在喉咙,不知该如何讲出來。

    此时,在另一边的骄骄似乎也看出了什么。

    他们两人之间微妙的变化让娇娇心里有些不适了。

    这个女人是谁?

    罗残为什么要用这样关心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女人,现在罗残很快就要是她的未婚夫,她绝对不允许有危险性的女人接近罗残的。

    而且,他看她的眼神,是从來沒给过自己的。

    看着两人互相之间的关心娇娇的微笑越发的浓烈了,伸手亲昵的挽着罗残的手故作娇羞的看着他,“残,这位小姐是谁啊?你不觉得身为我未來的未婚夫你跟我介绍介绍?”

    她语带玩笑,显得那般的自然。

    未婚夫?

    这三个字,倒是让康乐乐有些震惊,他们两人已经订婚了吗?

    康乐乐看着眼前的两人,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儿真的很适合罗残,至少不会让罗残感到为难,也不会让罗残抱着愧疚的心情面对家里人!

    “你好,我是康乐乐,我和罗残是朋友!”还沒等罗残开口康乐乐便抢先一步介绍自己,语调非常的轻松,就好像真的是朋友的关系,如此随意。

    她知道让罗残说会很为难,所以还是自己介绍比较好一点。

    娇娇虽然表面笑意盈盈,实则心里已经生气了,这个女人和罗残只是朋友吗?

    可是她明明就看见罗残眼里充满浓浓的关心,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不过可逃不过她的眼睛。

    只不过,她不傻,人家都对她笑了,难道她要主动去逼问吗?

    “你好,我是罗残的女朋友娇娇,他康复以后就是未婚妻了,到时候一定要來参加我们的订婚仪式噢!”

    她亲和的表达方式让康乐乐觉得沒有刚才那么压抑,她甚至认为,罗残就适合这种明朗活泼的女生。

    “罗残,娇娇,恭喜你们!”她衷心的祝福。

    一句恭喜却让罗残的身体有些僵硬,眼睛里带着一丝疼痛,乐乐真的希望他能和娇娇在一起吗?

    她明明知道他爱的是她……

    挽着他手的娇娇感到了他的不对劲侧头疑惑的看着他,可是看着罗残的眼神,她就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好一会儿的时间都沒听见他的回答,康乐乐感觉有些尴尬。

    “残,人家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人家啊?”娇娇有点撒娇,有些歉意的看着康乐乐,“对不起,他可能太兴奋了,忘了回答。”

    “沒事。”尴尬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人,康乐乐赶紧开口说道,“那沒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我女儿还等着要喝水呢。”

    迈开步子离开,刚走几步便被喊住,“乐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正好也要给残倒水呢,可是不住道在哪里倒,所以麻烦你带我去可以吗?”

    “可以什么,娇娇你有什么可以问护士,一个陌生人有什么好问的!”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几人后面想起,纷纷转头看着來人。

    康乐乐有些尴尬的低着头,残的爸爸还在医院的吗?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康乐乐只觉得很无奈。

    “爸,你不是去公司了吗?”罗残转身看着罗父,语气稍有不悦。

    乐乐沒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他非要用这种愤怒的语气?

    罗父沒有直接回答罗残,而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康乐乐,眼神犀利的如把刀,好似要把她杀了一般。

    罗父慢慢走到康乐乐的面前,不屑的看着她,“还真是阴魂不散,我给你两分钟的时间马上从这里消失,不要让我们在看见你!”

    他命令的口气让康乐乐有些难堪,她又沒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听他的?再

    说了这个大厅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这一整层都是vip房,來大厅又怎么了?

    罗残有些生气他爸爸的态度,甩开娇娇的手走到罗父的面前坚定的看着他,“爸你干什么呢,这里是公共产所大家出现在这里都是很正常的,你不能用这样的口气对乐乐。”

    他极力的维护康乐乐让一旁的娇娇脸色大变,这个女人真的和罗残有什么,不然罗残不会这么挺身帮她的。

    “不能这么对她?你有沒有想过她是怎么对我们家的,你看看你妈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修养,你被弄得遍体鳞伤,她就是一个扫把星,以后离她远点。”

    他毫不留情面的话让康乐乐心里有些难过,同时也很生气,她什么都沒做为什么一个个的都要这样针对她?

    “叔叔,我……”

    “爸,你干什么呢,乐乐什么事情都沒有做,你别乱说!”康乐乐的话都还沒有说完,就被罗残打断。

    他为康乐乐出头让娇娇感觉非常的不舒服,罗残现在是什么意思?当着女朋友的面这样为别的女人出头吗?

    难怪她刚才在公园的时候还疑惑呢,原來是他看到康乐乐了才这样失魂落魄的,她算是看出來了,罗残心里有这个女人的位置吧。

    “残,你怎么可以这样跟伯父说话呢?”走了两步上去有些不满的看着罗残轻声的训斥,“再怎样也是长辈,你不能直接这样顶撞伯父。”

    罗残将头一侧,并沒对骄骄的训斥有一点反应。

    “伯父您也别生气了,生气多伤身啊,虽然娇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骄骄觉得因为一个陌生人让您和罗残闹得不愉快,这样多不好啊是不是?”

    她的话果然起用,罗父对罗残沒有刚才那么严肃了,瞪了罗残一眼,只不过在转头看向康乐乐,还是忍不住他的怒气。

    “康乐乐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媚术把男人迷的神魂颠倒的,但是我告诉你我们家罗残和你一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这样肤浅的女人还想嫁入豪门?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哼……”说完便不再理会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