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母侧头看了看康乐乐。然后无奈的点点头起身。“欢欢。跟外婆一起去买些早餐。外公还有妈咪他们都沒吃呢。”

    “好。”

    天真的欢欢。真的以为是跟自家妈咪还有外公买早餐。立马就答应了。牵着康母的一手。一路蹦哒着就出去了。

    “过來。坐。”

    康父很平静的指了指他对面的凳子。那个凳子原來不在那里。原來爸爸早就准备好了。

    康乐乐走过去。坐着。

    “说吧。”康父依旧很平静。并不像以前那样。有什么不满就直接冲康乐乐发火。

    她一直希望爸爸能很理智的和自己沟通。第一时间更新 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却感觉很害怕。

    “说什么。”

    她不知道。爸爸要让她说的是哪一方面。因为现在她有太多的地方让父亲不满了。

    “说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想的。”

    “我沒怎么想。”

    毕竟是第一次和父亲一起这样平静的坐着。康乐乐多少还是有点紧张。从小到大。康父给自己的感觉就是很独断。这些年。家里的所有大小事都是父亲说了算。母亲又是一个温和的人。很少和父亲吵。只是随着自己年龄大了。加上现在情况太特殊了。她的责任很多。所以才沒有像以前一样。只要是父亲说的。她能接受的都接受。

    其实她也有听父亲的。只是现在。她的思想和父母的相差太多。关乎到欢欢。好多事情她办不到。

    嘭。

    突然地一声大响。康父一掌拍在一边的案板上。突如其來。吓了康乐乐一跳。更加的紧张了。

    康父显然已经很愤怒了。但他今天的本意并不是发火。所以对着小心翼翼的康乐乐。他再度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來。

    “你先跟我说说。和小强的事。你要打算怎么处理。”

    “爸。这件事我已经说了。第一时间更新 请给我一点时间。只要明赤璀醒來。欢欢回到明家。我的生活也变回正轨。我一定会和华强去领证。只是推迟几天而已。”

    “几天。”康父挑高眉眼。一脸不相信。“今天我也不和你发火。你老实的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突然说要和小强去领证。结果现在却是一大堆理由一再的推迟领证的时间?”

    “我沒有推。只是欢欢这样的情况。明赤璀又受着伤在医院。如果这个时候我再和华强去领证。这样会给欢欢造成很大的伤害。爸。我知道你和妈妈很生气。可我沒有办法。我能体会你和妈妈想让我生活回归正常的心。可我也是个母亲。我也要不顾一切的让欢欢活的开心快乐。第一时间更新 哪怕代价是我一辈子不婚。”

    “满嘴胡言。”康父又气的拍了案板。立马驳回康乐乐的话。“我看你是利用欢欢來给你自己找借口。你根本就是了那个害了你一生的男人。”

    ……康乐乐很震惊。这句话从父亲的嘴里说出來。真的是太震撼。

    “爸。不是那样的。”

    她承认。她的心里有明赤璀。这点是沒错。

    可是她推迟领证。真的和这个沒有一点关系。她深深的知道。她和明赤璀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不可能。

    “不是那样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康父瞪着康乐乐。“那你倒好好的给我解释。你回国后的这段时间的所有行为。他害的你和欢欢母子分离。你不但不恨他。反而不顾一切的跑到他公司去上班。甚至为了他。不惜和我们闹的不愉快。在你的心里。还有沒有我和你妈的位置。你还有沒有把我们当成你的父母。你也知道你现在为人母。”

    “爸。对不起。”康乐乐低头。全是愧疚。“我知道。我伤了你和妈妈的心。可是爸爸。我真的沒有办法。我的路已经走成这样了。我沒办法再像其他人一样那么平静的生活。你明白吗。”

    “我明白吗。你说我明白吗。”康父恨的咬牙切齿。“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败金女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早知道你是这样。当初就不该生你。我们康家虽然说比不上他们那些富可敌国的人。但至少温保不成问題吧。小强家的条件也好。为什么你偏偏要去掺合进他们上流社会的事。你真的想要所有的人來指着我骂我女儿是狐狸精吗。”

    “爸。。。”

    狐狸精三个字。康乐乐不能接受。

    “我沒有做一点点越界的事。我也沒有想要嫁进豪门。我知道我自己几斤几两。可是爸爸。你也看到欢欢现在这样了。难道我还能继续自私的伤害她吗。我沒有想过要嫁给明赤璀。我更清楚。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

    “既然如此。第一时间更新 为什么你还要天天去医院。”

    “我陪欢欢去。”

    “哼。你这个理由真是找的冠冕堂皇。多有说服力啊。我看你是利用欢欢想要溶入他们家。嫁给人家吧。”

    “爸。”

    康父的一席话。让康乐乐很是心寒。对她说这话的不是别人啊。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那感觉。就像是一把刀。活生生的捅进了她的心脏。

    虽然知道自己说话过份了。但康父还是要面子的别过脸去不看康乐乐。他并不认为自己说错了。

    根据康乐乐这些天的行为來看。她就是想要嫁给姓明的那个小子。第一时间更新 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虽然心寒。但有些话还是得话。

    “爸。我承认。我说和华强领证是一时的冲动。我也想过找一个普通人结婚。让我的生活过的很平静。但这些的前 提条件是欢欢要同意。现在欢欢不同意。她不希望我这么快就给她找个爹地。特别还是在她亲爹地昏迷不醒的情况。所以。爸。你就别在逼我了。”

    “我逼你。”

    康父终是忍受不了自己的怒气。腾地一站起來。居高临的瞪着康乐乐。“你自己说的要嫁。现在不嫁的又是你。我和你妈不像你。脸皮厚。被人家指着骂都沒感觉。到底是我逼你。还是你要 把我和你妈逼死你才甘心。”

    “爸。我沒有这样的意思。我从來沒有这样的想过。”

    康乐乐好想哭。为什么感觉自己好难。

    爸爸为什么永远不理解自己。

    为什么永远那么独断。

    “好了。我不想和你再多说什么。你今天只需要告诉我。我还要不要和华强结婚了。”

    “要!”

    康乐乐肯定的回答。她从來沒有想过不。她只是想要多一点时间罢了。

    “要。今天就去领证。第一时间更新 ”

    果然……

    她的一句“要去。但不是今天。”还沒说完。爸爸就已经替她做出了决定。

    康乐乐瞪着康父。已不是一句无力再道就说的清。

    “怎么。不同意。”看出她的想法。康父瞪着双眼。再次给了康乐乐一个不容拒绝的理由。“你不是拿欢欢要去看她父亲为由不和华强领证吗。我答应你。你们两个领证后暂时不告诉欢欢。今天我和你妈帮你带孩子去医院。”

    “不。”

    她不能让爸妈去。

    如果让明家父母碰上爸妈。或者是碰上罗残的父亲。爸爸很要面子。康乐乐不知道他们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不。

    她不能那样。

    她独自承受那些就可以。不能让爸妈跟着自己一起被人家骂。

    “爸。就缓几天。等明赤璀醒过來我就去领证。可以吗。“康乐乐几乎是用祈求的语气來说这句话的。

    她知道。这件事她不占理。毕竟说要和华强结婚的是她。现在害的爸妈抬不起脸來的也是她。她的错。

    可一边是爸妈。一边是欢欢。她感觉生活真的好难。好难。

    她以为。她都这样低声气了。至少爸爸能听进去一点。

    可是她错了。

    大错特错。

    她不知道。康父现在对她有多失望。听了她这句话。直接反手就是一耳光。力不从心的康乐乐就那样直接被打倒在地。

    “爸。”

    她不敢相信。爸爸又打她。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和你断绝父子关系。把你逐出康家。既然你办不到和小强结婚。又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小强哪里对你不好了。你这样伤害他。他还每天过來帮我们的忙。还让我和你妈不要生你的气。让给你点时间。你怎么可以这么沒心沒肺。这世上。你还能找到第二个像小强那样对你好的男人吗。”

    “……”

    康乐乐已经不想说话了。

    “小强当初的确是犯了错。但他们家后面把那笔钱是补偿给我们了的。年少不懂事。你出去找找。还有哪个男人能不嫌弃你和别人一夜有了那么大的女儿。还这样跟人家纠缠不清都还帮着你说好话的。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样的男人。你竟然还一挑再挑。如果不是你主动说要嫁给小强。我也不会这么生气。。。”

    “呵呵。”康父维护华强的话让康乐乐一阵冷笑。“爸。你说在这个世上我再也找不到像华强那样对我好的男人。就因为这个。我说把领证的时间再推一推。你就跟我发这么大的火。我承认。华家。华强是对我很好。可那是为什么。你不知道吗爸。”

    她为什么会这样。爸爸是知道的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