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父故意将脸一别。冷言道:“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小强也已经改变了。你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是你自己说要嫁他的。丢脸的人是你。”

    “是。沒错。说嫁他的是我。我也沒说不嫁。可是推迟几天。你为什么这么大的怒气呢。”

    她真的搞不懂。不过就是几日。爸爸为什么非要逼她今天。

    “一天又一天。万一你这样一直拖去。到最后你再跟着别人跑了。你让我和你妈还有沒有老脸。怎么和人家交待。何况小强对你是真的好吧。待我们也如亲生父母。你还想怎么样。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个不知足的女儿。永远不知好。那个姓明的到底有什么好。除了一身铜臭味。他还有什么。”

    “爸。总的來说。你是觉得华强千好万好。我今天就必须要跟他领证是吧。”

    “沒错。今天必须领。”

    “爸。我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就连几天也不可以推。你有沒有想过欢欢。有沒有想过我。”

    “让我想你的前提是你有想过我和你妈。。”

    康父大怒。对于这段时间來康乐乐的所做所为。也让他非常的失望。他们不想。也不能接受。在未來的日子里。康乐乐还会像前几年一样彻底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与其让她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结果就是可以消失好多年。他们只会选择让她在眼皮底。第一时间更新 哪怕平静。但却能安稳的过半辈子。

    可怜天父母心。

    “爸。我向你保证。我会和华强领证。但不是今天。时间不早了。我要带欢欢去医院了。”

    害怕继续呆去是和康父无休止的争吵。康乐乐转身想要离开。可是康父沒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他又怎么可能让她离开呢。

    “你现在要是敢踏出这里一步。你就立马收拾东西滚。滚出这个家。我和你妈跟你断绝关系。一辈子也不要回來了。我们就当沒生过你这个女儿。”

    “爸?”

    康乐乐不敢相信。“就因为我说晚几天去领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就要和我断绝关系。在你的心里。我的地位是不是还比不上华强。”

    “沒错。”

    康乐乐等到的是康父毫不犹豫的回答。

    心碎了无痕。

    此时的康乐乐。现在只有这五个字能应她的感受。

    她沉默。感觉浑身无力。也沒有再出去。

    好半晌。康乐乐才哑着声音道。“爸。是不是只要我今天和华强去领证了。你就不会和我断绝关系。”

    “对。”

    “我想问你个问題。你有沒有想过我和华强领证后。我会过的不幸福。我的心里会有一个梗过不掉。”

    “你有什么梗。”康父一脸不屑。“难道你嫁给那个明赤璀你就沒梗了。我真的就想不通了。这事如果要换成是别人的女人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怎么可能还会想着他。你到底是看上人家钱财还是他能给你华强不能给你的东西。”

    呵呵。

    自己的父亲竟然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就算他是气她的所作所为。也不能说出这样让人伤心的话吗。

    康乐乐冷冷的自嘲着。“是啊。我该恨明赤璀。所以你觉得我嫁给华强就该心甘情愿吗。”

    “至少他是真心待你。”康父脸一红。又想吼康乐乐。不过最终还是强憋了來。

    康乐乐听了直想笑。“真心待我。如果不是因为愧疚。他能真心待我。与其说明赤璀毁了我的一生。还不如是华强毁了我的一生。就因为明赤璀有钱。就因为他沒有在你面前像华强一样有求必应。你就反感他。”

    “你。。。”

    康父气到快要抓狂。他沒想到讲了半天。康乐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想要骂她。不过到口的话最终让他改变了。“原來这才是你的真心话。总算是说出來了!你既然还不能原谅华强。为何又要主动说要嫁给他。”

    “……”

    康乐乐无言以对。

    她其实早就原谅华强了。只是被父亲这样一激才觉得不公说出了这些话。

    只是话已至此。她再解释父亲也不会听了吧。

    “爸。既然说到这里了。我也就这样说吧。如果我不催我。等明赤璀醒來安顿好欢欢。我就立刻和华强领证。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我不会和华强领证了。我也不会考虑你的感受。我要去追寻我自己想要的。”

    “你想要。”

    “对。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康父气的脸色铁青。围着煮面的锅转了一圈。一边找东西。一边怒斥着:“康乐乐。你今天是想存心气死我。你找的那些借口无非就是为你自己犯的错找个能开脱的理由。还说什么小强毁了你的一辈子。他哪里毁了你的一辈子。路是你自己选的。孩子是你自己要生的。人家小强就是要弥补当初犯的错所以娶你。你就该知足。可是你呢。”

    “呵呵。爸。既然如此。我就这样跟你说。我不会嫁给华强。我不会嫁他。现在不会。以后不会。这辈子也不会。”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康父不知从哪找了一跟铁丝站在康乐乐面前。面色铁青。铁丝就扬在康乐乐的眼前。大有一副如果康乐乐敢重复他就一定给她打上身。

    康乐乐也是一个倔强的人。且不说她本來就不爱华强。再说现在她从父亲这里也听到了为什么华强要娶自己。

    其实她早该明白这个道理。她和华强之间不管是她。还是他。他们都不可能有真爱。也许华强是真的爱她。但其中也夹杂着同情。甚至是还罪。

    试问。这样的生活。他们之间又怎样继续呢。

    “我不会嫁华强。”

    啪啪啪。。

    六个字落。在康乐乐身上就响起了这样一声声刺耳的声音。那感觉虽不及上皮鞭抽在身上。但听起來仍是十分刺耳。

    一次次。铁丝抽在自己身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手臂。大腿……父亲的力道是那么的大。每一。就像在发泄他对她的不满。

    康乐乐就那个半趴在地上承受着康父一次次的抽打。她沒有吭过一声。沒有多说过一个字。虽然很疼。但她死死的咬住了。

    她知道。这段时间。因为她。父母受了不少的委屈。

    是她对不起父母。

    这一顿打。也是她该挨的。

    “知道错了吗。要不要和华强领证。要不要一辈子过平静但安稳的生活。要不要。要不要。”

    父亲一边打着自己。一边质问她。

    本想反驳。但无意看到父亲红红的双眼。康乐乐硬生生的憋了想要反抗的想法。但有些事。她真的不能答应。“爸。我和华强之间沒有爱。勉强在一起。我不会幸福。”

    “幸福。你都这样了还要幸福。女儿。女儿不在身边。工作沒个工作。现在就连你爹妈你也不放在眼里。小的时候我是怎样教你的。现在你又是怎么做的。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天哪。。”

    突然。一道撕心裂肺的惊呼声响起。

    再接着。奶声奶气的哭叫声也跟着响起來。“呜呜。妈咪。妈咪……”

    “老伴啊。这可是我们的女儿啊。你怎么能的了这个狠心啊。你要打死她吗。”康母手里还提着早餐。顾不得放就冲过來拦着康父。

    而欢欢也从另一边迈着小短腿哭着跑过來。“外公。你不要打妈咪。不要打妈咪。呜呜……”

    “欢欢。站住。。”

    康乐乐大声喝住欢欢。不要她过來。

    欢欢不听。继续哭着跑过來。

    康乐乐尖声道:“我让你站住你听到沒。不准过來。就站在那里。。”

    “呜呜。妈咪……哇哇。”

    欢欢是听康乐乐的。沒有再往前。但哭的却是撕心裂肺。外公为什么要打妈咪啊。为什么啊。

    “别拦着我。就是你。如果不是你。她会这样无法无天。不把我们的话放在眼里吗。”

    ***

    “妈咪。你还疼吗。”

    医院的走道上。康乐乐坐在椅子上有点难受。康欢欢坐在她的旁边。小心翼翼的捧起康乐乐的手轻轻的吹着。眼圈红红。上面还有眼泪挂着。模样看起來十分可怜。

    唉。

    看着这样不安的欢欢。康乐乐感觉很抱歉。因为她的事沒有处理好。所以害的欢欢这样六神无主。很害怕的样子。

    “欢欢。妈咪沒有那么脆弱。医生不是上药了吗。妈咪沒事了。你也不用给妈咪呼呼。”

    “不要。妈咪。欢欢给你呼呼的话你就会好的快了。”

    欢欢紧持。对着康乐乐一道道细小却颜色极深的伤口小心翼翼的吹着。以前自己摔倒了妈咪都这样对她呼呼的。现在该她这样了。

    “欢欢。妈咪沒事。你不是要去看爹地吗。你快去吧。妈咪在这里休息一。”

    “不要。”

    欢欢一口拒绝。“妈咪。欢欢要陪着你。爹地有奶奶他们陪着。可是妈咪只有欢欢。”

    “妈咪也还有外公和外婆啊。”

    从家里出來的时候。康乐乐明显的感觉到欢欢的反感情绪。特别是在妈妈抱她的时候。欢欢直接躲掉了。她怕欢欢就像反感明赤璀的爷爷他们一样反感他们。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