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只有欢欢。外公是坏人。欢欢再也不要喜欢外公了。外公打妈咪。”欢欢鼓起腮帮子。很是生气的模样。

    就知道是如此。

    康乐乐顾不得伤。将欢欢拥抱在怀。严肃的道:“欢欢。你不喜欢外公外婆。就是因为外公打了妈咪。是吗。”

    “嗯。”欢欢重重点头。在她的世界里。只要不喜欢妈咪的。她都不喜欢。

    “欢欢。那你是不是也不喜欢你老娘我呢。”

    “沒有沒有。”欢欢连连摆手。“欢欢怎么会不喜欢妈咪呢。欢欢最爱的就是妈咪了。”

    “那你妈咪我也经常揍你啊。你还喜欢妈咪。”

    “唔……妈咪。那不一样。妈咪揍欢欢是因为爱欢欢。妈咪说打是亲。骂是爱。”

    “嗯。那外公打妈咪为何又不是爱呢。”

    唔……

    欢欢很纠结。妈咪说的好像是沒错。

    外公是妈咪的爹地。外婆是妈咪的妈咪。就像妈咪打自己一样。也许是因为爱呢。

    可是。欢欢又不喜欢外公打妈咪。

    “就像欢欢做错事妈咪会教训你一样。妈咪做错了事。外公也会教训妈咪的。欢欢不应该不喜欢他们。如果沒有外公外婆。就不会有妈咪。沒妈咪。就不会有欢欢。你懂吗。”

    “嗯……”

    欢欢似懂非懂。一副不解。

    康乐乐才不吃她那套呢。以她的智商。怎么会不懂呢。

    “好了。记得妈咪说的话。不能生外公他们的气。因为他们很关心妈咪。所以才会在妈咪不听话的时候打妈咪。”

    “那奶奶呢。”

    ……

    欢欢好奇的一句话。让康乐乐僵在原地。这个问題要让她怎样解释。她如果说。他们打自己是因为爱。那她不是找抽吗。

    如果说他们另算。可他们是明赤璀的妈。

    唉。

    “反正你记住。大人的世界你一个孩子不懂。长大后你就明白了。第一时间更新 但有一点。你不能对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发脾气。你懂不懂。”

    “懂。”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欢欢埋头去。

    “好了。你赶紧去看爹地啊。妈咪自己在这里坐一会儿。你太吵了。妈咪要静一静。”

    “妈咪。你嫌弃欢欢了。”

    ……

    欢欢进病房去看明赤璀了。康乐乐自己坐在椅子上。突然觉得口渴。她便拿着随身为欢欢准备的水瓶去了水房。想打点水來喝。不想却在接好水后。碰到刚进水房的骄骄。

    想要直接越过她离开。不过骄骄却主动开口了。“康乐乐。你也在这里打水吗。”

    “是啊。第一时间更新 你來接水吗。”康乐乐盯着骄骄手里的水壶。

    “嗯。本來水壶里还剩好多的。但是用來给残擦身子了。所以不够了。”

    “我接好了。你打吧。”

    不知道欢欢有沒有从病房里出來。康乐乐想尽快结束这次对话。但骄骄却一副面有难色的模样。

    “那个……乐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嗯。可以。”

    骄骄有两个酒窝。笑起來很是好看。纵然不熟。康乐乐也找不到理由來拒绝她。

    “真的太好了。谢谢你乐乐。”

    骄骄很自來熟的走过來挽着康乐乐的手臂。一脸感谢。脸上的酒窝也十分明显。她有些撒娇的道:“乐乐。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帮我接一水吗。”

    “嗯。”

    康乐乐望着她的水壶。这种事。也要让她帮忙。

    好像他们两个并沒有那么熟。

    骄骄一脸尴尬。“那个……我从來沒有做过这种事。我怕呆会儿被烫着。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沒关系。我自己学着弄就可以了。”

    骄骄走到饮水机。打开保温瓶的盖子。却不知如何手。犹豫了好久也不敢伸手去按热水的开关。

    再看她的面色。紧张的不行。特别小心翼翼和害怕。

    本來这点小事也需要人帮康乐乐觉得有些夸张。但转念一想。骄骄是罗残的未婚妻。第一时间更新 那她的家世一定很好了。现在的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也是有道理的。这种事。估计是真的沒做过吧。

    而且。她是给罗残打热水。罗残在医院。怎样都有她的原因。

    “我來帮你吧。”

    康乐乐上前。接过骄骄的水壶就开热水。

    “谢谢。”

    骄骄退到康乐乐身后。一脸感谢。乖乖的站在那里。

    好一会儿。康乐乐接满了。递给她。“已经好了。你直接提过去倒杯子里就行了。”

    “谢谢你。乐乐。”

    “不用。”

    拿起自己的杯子。康乐乐转身要离开。

    骄骄却在身后拉住她。“乐乐。你等一。”

    “嗯。”

    她找自己还有事。

    “那个。我觉得有一件事想跟你解释一。”

    “什么事。”

    康乐乐不解。他们之间。似乎沒有什么事是需要骄骄解释的吧。

    “其实那天我跟你说我是罗残的未婚妻。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而已。罗残一直把我当妹妹。我不知道你和残的关系。所以就像往常一样。故意和残开那样的玩笑。”

    “额。”

    康乐乐完全不知所措。这件事。为何要跟她解释。

    “那天你走后。我被罗残小小的教训了一翻。还说我长大了。不能那样开玩笑。并且看着你的背影一直远去。依依不舍。我不知道你和残的关系。但我想你应该对残很重要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去看看残哥哥的。那样他一定会开心的。”

    “你……”

    “叫我骄骄吧。他们都这样叫我。”骄骄说话仍是爽快。康乐乐却尴尬万分。

    “骄骄。你误会了。我和罗残之间并沒有什么。我们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罢了。其实不用去看他的。本來我对他就无关紧要。”

    “真的吗。”

    骄骄似乎落差很大。前一刻很希望。这一刻却有些失落。

    康乐乐看的有些不忍。正想着怎样向骄骄解释。她却重燃欢快的气氛。走上前挽着康乐乐。“沒关系的乐乐。就算你不去看罗残。我们两个也可以成为朋友啊。你说是吧。”

    “……”

    是她老了吗。

    竟然被这姑娘弄的不知所措。有些害羞。

    两人就这样一路往外走。路过公共洗手间的时候骄骄将水壶再度递给了康乐乐。“我想去上个洗手间。你能帮我拿一吗。”

    “好。”

    被骄骄的自來熟弄的有点尴尬。但康乐乐还是接过了水壶。并驻足原地等她。第一时间更新

    几分钟后。骄骄出來。脸颊两边的酒窝仍是被她笑容衬托的很自然。“谢谢你。乐乐。可以给我了。”

    “好。”

    康乐乐伸手要递给她。骄骄也伸手要去接。

    匡当。

    啊。。

    惊呼一声。骄骄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腿。

    康乐乐吓了一大跳。明明递给她了。怎么水壶会掉到地上去。

    “骄骄。你沒事吧。”康乐乐赶紧去扶骄骄。但她却疼不停呐喊。“不行。乐乐。我太疼了。不能起來。”

    “怎么会掉呢。你伤的严重吗。”

    “对不起乐乐。我沒有拿稳。真的对不起。能麻烦你帮我叫叫医生吗。我好像不能起來了。好痛啊……呜……”

    ***

    近一个小时后。骄骄的伤口终于处理好。因为接的不是刚烧开滚烫的水。加上隔着裤子和鞋。通过及时的护理。骄骄的皮肤只是被烫红、

    “医生。骄骄的伤现在只要按时换药。然后好好休息就沒事了吧。”罗父手扶着骄骄。一脸担忧。

    医生看了看骄骄敷着药的腿。点点头。“嗯。只需要不要让伤口感染了。好好的休息。打打消炎的点滴就沒事了。”

    “好的。谢谢医生。”

    医生走了。康乐乐站在骄骄的病房。一脸愧疚。

    “乐乐。我沒事的。你放心。”

    见她沒说话。骄骄主动笑着安慰自己。

    对此。康乐乐更加的抱歉。如果刚才她不要那么急着撒走。等骄骄真的拿到手里再放。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对不起骄骄。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烫到。”

    “乐乐。你在说什么。明明就是我不好。是我沒有拿稳。被烫了也是我不少心。你还帮我提着水壶呢。是我的错。”

    “康乐乐。”

    忽然。身边响起一道怒喝声。一个黑影向这边冲过來。康乐乐沒反应过來。吓的愣住。

    一秒。黑影被人拦住。

    “爸。你想做什么。这件事只是意外。你不能把错怪在乐乐身上。”罗残不顾自己正在康复的伤。紧紧的抱着罗父。

    见此。罗父更加的气愤。挣扎着想要冲康乐乐打过來。嘴里骂着:“康乐乐。你就是个祸害。我看你就是故意的。罗残和他妈被你害的进医院。现在赤璀也进医院。这些还不够。你连骄骄也要伤害吗。她有什么错。她惹到你什么了。”

    “不是这样的。刚才是意外。我也很抱歉。总之是我不小心才害的骄骄受伤。对不起……”

    “给我闭嘴。”

    罗父根本就听不去康乐乐的解释。死瞪着双眼想要将她吃了一般。怒斥着:“康乐乐。你知不知道你真的让人很厌恶。你就是一个灾星。十足的灾星。你怎么好意思活在世上。你这是要害多少人你才甘心。真的不能想象。这世界上怎么还有一个你。”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