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先生,你不能想象就像我不能理解为何也有一个你是一样的道理!”退一万步讲,这件事也不全是她的错,可是罗父的话让她感觉她犯了天大的错,而且内容让她没法接受!

    “你!!”

    罗父气的青筋暴起,说着就要向康乐乐冲过来,罗残却是死死的抱住他,“爸,你冷静一点,这件事能不能冷静的处理,你把怒气全发乐乐身上有什么用!”

    “乐乐,呸!”

    罗残亲热的称呼彻底的激怒了罗父,让罗父把焦点从在自己身上转到了罗残身上。

    他使劲的掰开罗残的手,失望的看着罗残,“你妈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你现在还帮着这个女人说话,是不是也想骄骄被她害死,还是说,你也想我们一家人都全部死光?”

    “爸!”

    罗残提高音量,同样失望的瞪着罗父,“我以为你比妈妈冷静,也比她能公平的对待一件事,其实你们都知道,这些事根本就和乐乐没有关系,如果非要分一个对错,那就是我爱她,我爱乐乐,我爱她!”

    啪——罗父一耳光煽在罗残的脸上,“混帐!”

    “伯父!”骄骄惊呼。

    康乐乐站在一边,越来越觉得自己如果继续呆在这里,只会让罗残父子的关系更加受影响。

    她默默的退到一边,想要出去,可是却被罗残冲过来抓住。

    康乐乐挣开,但是罗残坚持,死死的抓住,并且一脸痛心的看着她,双眸里,带着明显的祈求。

    康乐乐的心一疼,不为其他的,只为罗残为何要如此对她低声气?

    她不值得!

    而他也无需如此!

    罗父看到罗残的举动,更是气的上气不接气,胸口不断起伏,怒指着罗残,“放开,马上给我放手!”

    “我不会放的!”罗残坚决,他不要放,前几天他就放了,结果却是差点让他永远的失去康乐乐。

    那种一想到失去心痛的快要窒息的感觉,他不想要再有。

    “你确定不放?”罗父不敢相信,即使是这样的情况,罗残也不愿意放手。

    一边的骄骄也是屏住呼吸,事情似乎往她料想不到的地方发展,她不要这样,不要!

    她在心里呐喊,但她没办法,只得双手紧紧的捏紧被子,不敢在此刻出声。

    早就想要好好的和他们谈一次,罗残也决定了,不顾康乐乐的反对,拉着她的手,一步步的向罗父走进去,对上罗父杀人的目光,罗残十分坚定。

    “爸,我不管你和妈妈是怎样的态度,我要告诉你们,乐乐是个怎样的女人我比你们还清楚,我爱她,无论如何我都要和她在一起,哪怕你和妈妈不同意,我意已决!”

    “好个意已决!”罗父恨的咬牙切齿,侧目瞪着康乐乐,“你把我们家破坏成这样,你是不是觉得很甘心?”

    “……放手。”康乐乐平静的开口,却是对着罗残说的。

    罗残不放,反而看着罗父,再次说着:“爸,罗家的事我会处理的,我一定不会让罗家就这样倒毙,但同时我要让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乐乐,我想要和她在一起,我一定要和她在一起,请你不要阻拦。”

    “即使你妈已死相逼,你也要和她在一起?”

    ……

    时间在这刻静止,康乐乐能明显的感觉的到罗残身体在颤抖,她以为罗残终于醒悟了要给一个罗父想要听的答案,但是她又错了!

    半晌后,罗残沉重但却坚定,“对!”

    “哼!”

    罗父走的甩袖而去,罗残怔在原地,眼里满是难色。

    “何必呢?”康乐乐问他。

    他侧头看着康乐乐,眼里全是疼色,喉咙动了动,却没说话。

    “欢欢可能在找我了,我要出去了。”康乐乐盯着他紧牵的手,示意他放手。

    他怕一放手就是永恒,他不愿意放。

    “罗残?”她再度开口。

    “我和你一起去。”他沙哑着声音。

    从来没有一刻,他觉得失去康乐乐是那么的可怕,可是这两天度日如年的感觉,他不想要再承受。

    他相信时间越久,父母一定会接受乐乐,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乐乐的心在他的身上。

    他要让乐乐的心里多少有他的位置。

    康乐乐看了眼床上迷惑的骄骄,语气冷来,“罗残,我和你之间的事,我们改天再谈,现在我要出去看欢欢,你要做的就是呆在这里看看骄骄。”

    “乐乐……”

    罗残仍是不愿意放,康乐乐又怎会了解,罗残此时想的是什么呢?

    “放手!”

    爱一个人,就知道她的喜怒哀乐,当罗残听到康乐乐的语气越发的冷后,他明白,如果继续牵着,她只会离自己更远。

    他痛心的放掉,只希望这次放手不会是永远。

    乐乐看着病床上的骄骄,抱歉的道:“对不起骄骄,我现在有事要离开,明天再来看你。”

    “好,没关系。”骄骄点点头。

    康乐乐转身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病房。

    “乐乐!”

    罗残想要追出去。

    “哎呀。”病房里突然响起骄骄的痛呼声,罗残的脚步被迫在门口停住,看着一脸痛苦的骄骄,只得返回病床前。

    “你没事吧?”

    “没事。”骄骄摇摇头,故意忽视掉他的心不在焉,有些难忍的道:“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就已经上药,可我还是感觉很疼,一阵一阵的。”

    “我去给你叫医生。”罗残俯身就要去按呼叫按扭,却被骄骄阻止。

    “不用了罗残,我没事,忍忍就好了,你先去追乐乐吧!”

    罗残没说话,但已足够。

    骄骄知道他不可能扔她自己在病房,好一会儿,才听到罗残轻声叹息。

    “罗残,你没事吧?”骄骄一脸关心,很是担忧,她从来没有看过罗残这样失魂落魄的模样。

    “没。”罗残摇摇头不愿在多说。

    “唉!”

    骄骄叹息一声,无奈的安慰着,“虽然我不清楚你和乐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罗残,有件事我不得不跟你说,母亲现在需要静养,如果你再和乐乐……”

    罗残冰冷的目光突然扫过来,眼有不悦,知道触碰到他的伤口,骄骄惊了一,但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讲。

    “这些话就算你不愿意听我也要讲,我觉得乐乐现在的情绪也不对,在这个时候你非要让她给你一个答案,伯父伯母的态度又这样,换成是哪个女的她也不会愿意的。”

    “嗯。”

    他点点头,算是认同了。

    其实他也知道,以乐乐的性格,且不说她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就算在他身上,遇上这样的事情,她也会逃离。

    表面坚强,实则脆弱。

    表面无情,实则善良。

    这就是康乐乐。

    另一边的病房里,欢欢一直没有出来,康乐乐在走道上等了很久欢欢还是没有出来。

    不知道她是不是跟着明母回了明家,还是她还在病房,康乐乐只有上前去看。

    门开着,所以她一去,还未等靠近,里面的人已经能清楚的看到她,然后,欢欢冲了出来。

    “妈咪!”欢欢很是高兴的抱住自己大腿。

    “你爹地醒了?”

    从明赤璀入院开始,欢欢虽然和她说话的时候会笑,但却没像现在这么开心,今天她又呆这么久,只有一个说法。

    “嗯,是啊。”

    一想到爹地已经醒了,欢欢就高兴的很。

    “妈咪,我们一起进去看爹地吧。”欢欢放开康乐乐的腿,牵着她的手就要往里拉。

    她不想再发生罗残家那边的情况,康乐乐拒绝,“算了,欢欢,你进去看吧!今天你还要跟妈咪回家吗?”

    “妈咪,你要走了吗?”康欢欢盯着康乐乐,眼里满是期许,她知道,所有小孩都想要有个完整的家。

    欢欢虽然面上说随便她选择,但她其实还是希望她能和明赤璀在一起的吧!

    只是……

    “嗯,如果你今晚回你爹地家的话妈咪就要回去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又何必给欢欢希望呢?

    “妈咪,爹地醒了,你真的就不愿意去看一眼吗?”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是一个小屁孩说出来的话。

    康乐乐无语,她想说,明赤璀住院是他活该,谁让他打架?

    可是她能说吗?

    不能!

    “你爹地不是已经没事了吗?妈咪回家还有事呢,你进去吧,妈咪明天再来看你。”

    “真的吗?”

    欢欢知道劝康乐乐进去已经无望了,她的希望只是放在康乐乐说的明天,但她想要的结局不是这样的啊!

    “嗯,真的!”

    “那妈咪,你记得明天来看欢欢哦。”思考片刻,欢欢终于出声了。

    听到欢欢退步,康乐乐轻松的呼出一口气,“好。”

    转身,欲离开。

    “等等妈咪。”欢欢再度从后面追上来,康乐乐回头,不想居高临的和她说话,便蹲身子。

    “怎么了?”

    “妈咪,你再等等我,欢欢再去陪陪爹地,然后跟妈咪一起回家。”

    额……

    转眼,康欢欢拔腿跑进了病房。

    半个小时后。

    “我要喝水!”

    病床上,一个长相妖孽的男人半靠着床,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但他却用着十分虚弱的模样命令着坐在一边素颜的清秀女子。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