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他的话,原本还在他怀里的小女孩立马坐起来,甜甜的问:“爹地,你要喝热水还是凉水啊,我去给你倒。”

    “这种事怎么能让你去呢,特别是还有大人在的时候,更加不用小孩动手。”男人的眸,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女人脸色一沉,“明赤璀,你别太过份!”

    该死的,这个臭男人把她骗进来后就把她当奴仆一样使唤,刚给他倒水,他嫌水温不对直接给倒了,这才过多久又要让她去,摆明了就是折磨人,她又不是傻子。

    可是她知道,善良的欢欢不知道啊!

    “爹地,倒水这种小事欢欢的,爹地你要喝热的还是冷的?”说话间,欢欢挣扎着小腿就要床,却被明赤璀死死的抱住。

    “爹地?”欢欢侧过头,一脸迷惑。

    明赤璀犀利的眼再度落在康乐乐身上,用眼神示意她怎么可以这样,真的忍心让小孩去倒水,见康乐乐仍是无动于衷这才说道:“我要喝热水,而且是刚开的开水!”

    “额!”

    开水啊?

    欢欢有点怯怯的,妈咪不让她去碰那种滚烫的东西,此时,欢欢的双眼也求救似的放在康乐乐身上。

    “妈咪……”

    明赤璀是故意的!

    百分两百故意的!

    md!

    现在哪有这种当爹地玩心机啊,摆明了就是想让她服侍他,康乐乐忍了,转头去拿水壶倒水,可是她发现,水壶里居然没有热水了。

    桌上还有一瓶刚凉掉的温水,一想到要去给明赤璀大老远的倒热水,她整个人就不平衡了,她不愿意去,站在原地。

    “妈咪,是不是没水了?”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声音再度响起,听起来是那样的透亮清晰,这里只有她和欢欢,不是她去,难道让欢欢去吗?

    无奈难康乐乐只得答应,“嗯,没热水了,你在这等一会儿,我去接。”

    “好,辛苦妈咪了。”

    康乐乐不情不愿的拿着水壶离开了,看着她走远,欢欢皱着小眉头,不安的看着明赤璀,“爹地,要是妈咪知道我们是故意的会不会生气啊?如果妈咪不理欢欢怎么办?”

    最开始是想办法和爹地一起骗妈咪进病房,然后妈咪就一直在病房呆着出不去了,现在又指使妈咪去打热水,那可是自家妈咪啊,欢欢好忧伤。

    明赤璀抱着欢欢,在她额头给了一个安心的吻,反问欢欢,“那你还希不希望爹地妈咪能幸福的在一起?”

    “希望啊!”

    她做梦都在想着一家三口可以很开心的在一起!

    “嗯,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妈咪正在生爹地的气,所以欢欢要做的就是配合爹地,让爹地把你妈咪追到手。”

    “真的吗?”欢欢有点不相信,“妈咪都说要和华强叔叔结婚了。”

    “不可能!”明赤璀的脸沉了沉,语气更加坚定,“你放心,你妈咪不会嫁给任何人,要嫁也只能嫁给爹地!”

    “可是爹地,人家都是结婚了后才生小孩,可为什么你们都有了欢欢还没生小孩?”

    “……”

    有小孩会问这个问题吗?

    明大总裁完全愣住。

    某小孩还在继续解着她想知道的疑惑,“爹地,你说,为什么你们没结婚就会有小孩?”

    “嗯……因为爹地妈咪速度比较快,那些人都不行。”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就那一夜,就有这么个小东西实实在在的存在!

    “哇,我听同学说,他们有的爹地妈咪说好几年了才有他们,爹地,你们还没结婚就有欢欢了,真的好厉害啊!”

    “额,嗯……”

    康乐乐,你怎么还不回来啊,看看你教的女儿!!!

    明赤璀满脸黑线。

    “爹地,那你和妈咪没有结婚是怎么有欢欢的吗?用哪里有欢欢的啊?妈咪说欢欢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可是妈咪,我怎么莫名其妙就跑妈咪的肚子里了?”

    “这个……小孩子不要问这样的问题,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长大还有好久,爹地,要不然我也去找个男生弄个小宝宝出来吧,那天我们学校有个同学的妈咪带着小弟弟来接她,真的好可爱啊,欢欢摸了,欢欢可以要个小宝宝捏捏吗?”

    匡当!

    门口响起东西落地的声音,明赤璀面色一紧,顾不得还在打点滴,直接拔掉一个箭步就冲出去,只见康乐乐捂着手不停的甩着,地上是她打水的水壶。

    “该死的!”

    明赤璀冲过去直接将康乐乐环腰抱起来。

    “喂,你干嘛?”

    康乐乐完全怔住,这是什么情况,他突然抱她要干嘛?

    “闭嘴!”

    蠢货,打个水都能把自己烫了。

    “喂,明赤璀,你到底要干嘛啊!”他把她放在他病床上,他的伤还没好又抱他,他想干嘛。

    “妈咪,你怎么了?”

    欢欢也吓了一跳,赶紧床,一脸紧张。

    “你是傻瓜吗?打个热水也能把你自己烫了,就在这里躺着,等医生过来!”明赤璀一脸没好气,按了紧急按扭,自己站在一边怒瞪着康乐乐。

    靠!

    康乐乐完全不能平静了!

    “你是不是疯了啊,我又没被烫到,只是掉去的碰了一手指,我没那么娇贵!”康乐乐挣扎着要床。

    “不要动!”明赤璀将她按在床上,“等医生来了检查了再说。”

    “我已经说了我没事!”康乐乐将烫红的手指伸出去给他看,“你自己看吧,刚才红了现在都快消了,我并没有被烫到,不用叫医生。”

    “……”

    低头一看,刚才被烫红的手指已经慢慢恢复正常血色,可明赤璀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此时,门口突然涌进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明总,你有什么不舒……”

    医生的话停在一半,惊奇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康乐乐,再看明赤璀,他的手背正流着血,受伤的人是他,结果却是别人躺在病床上,但碍于明赤璀的身份,一个个的不敢问到底是为什么。

    明赤璀指着康乐乐,“她会开水烫了手指,去看看。”

    “是!”

    其中一个医生不敢怠慢,立马过来要看康乐乐的伤势,结果康乐乐直接床站在地上,“医生,麻烦你们了,我没事,就烫了手指手,现在已经没事了。”

    伸出手指,已然恢复正常。

    “明总裁,这……”

    病人说没问题,可没有明赤璀的话,他们也不敢不看啊,一个个尴尬的站在那里。

    “出去。”明赤璀铁青着脸,一脸不悦。

    康乐乐不解,差点毁容的是她可以吗?他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模样?!

    “明总,你的手在滴血,而且你现在需要打点滴。”明赤璀的主治医生真是豁出去了才敢在明赤璀面色难看的时候说出这句话。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谁敢惹明赤璀啊,这家医院可是他家的,一个不悦就是太岁头上动山,轻则给他一个责罚,重则直接让他滚蛋,医疗生涯也直接毁掉。

    顺着医生的话,康乐乐也注意到了明赤璀流了一手的血,心里一惊,这肯定是他刚才自己拔针头冲出去的原因。

    “出去吧,没事!”明赤璀给了医生这样一个答案。

    “可是……”主治医生有点犹豫,这样出去的话如果一直不制止,会出大事的啊,而且确实明赤璀的身体就需要打点滴才会好的快。

    “出去!”

    明赤璀没了耐心的再度开口,医生们不敢怠慢,转身就要离开,康乐乐却是怒了,大吼一声,“明赤璀,你是不是疯了啊!你这样放任不医治是你的事,要死也是你的事,可是我在这病房,你不让他们给你处理,是等着你爷爷和你妈又来骂我一顿吗?”

    身子猛然一震!

    明赤璀不敢相信的看着康乐乐,她……竟然会当面和他说这种话?

    “怎样,我说的有错吗?”康乐乐也是怒了,既然开口了就一直说去,“我不想再莫名其妙因为你的原因被你们家骂了,我康乐乐又不是天生被你们家骂的!”

    “……”明赤璀没说话,也没动。

    康乐乐气的直接上前抬起明赤璀还在流血的手,“医生,麻烦你们了,赶紧处理一吧!该打点滴的就打点滴。”

    “好!”

    医生真是欲哭无泪啊,但转念一想,向为冷血无情的明总裁居然对一个女子这么紧张,自然关系不一般,他们还是聪明一点,听女子的话。

    待医生们跟明赤璀处理好伤口,并重新打上点滴后,康乐乐走到哪,明赤璀就瞪到哪,气的康乐乐索性也不躲他的目光了,直接搬一个椅子过来坐着和他互瞪,只是可怜了欢欢,在爹地妈咪这种低气压面前,她只得乖乖的选择沉默。

    爹地和妈咪都跟她讲过,大人的世界,不是她能懂的!

    她要懂的,适时的学会沉默。

    可是爹地妈咪的眼神好可怕啊,她好怕怕啊,害怕爹地妈咪呆会儿又吵起来,于是,忍受不了的欢欢,终于弱弱的出声了.

    “爹地,妈咪,你们不会吵架吧?这里可是医生哦!”

    小奶包的话提醒了两位心中正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大人,康乐乐先回过神来,将欢欢抱在怀里,鄙夷的道:“欢欢,你放心,妈咪一般不跟小人见识的,所以不会吵架。”

    “康乐乐!!”

    该死的,他竟然成了小人?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