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康乐乐不服气的反吼回去,“我说错了嘛?我已经跟你说过我没事了,自己受伤还想当英雄,可是你想过这样的结果是怎样的吗?我宁愿被烫死也不要你不顾自己来救我,你是出事昏迷了,我得承受多不的苦痛侮辱,你明白吗?”

    罗家的已经够了,她不想再继续承受明家的了,她只有一颗心脏,不想同时被两个家庭夹击,那样她会直接崩溃的。

    康乐乐的话让明赤璀沉默了。

    她也没想等到他的回答,她这样说,只是想跟他说,能不那么自私就不要那般自私,他玩的起,她可承受不起。

    “我家里,交给我,我会处理好。”

    好半晌,明赤璀突然回话了,而内容却让康乐乐不知如何说起才好,更让康乐乐没想到的是,欢欢似乎听懂了,主动告诉明赤璀一些事。

    “爹地,你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妈咪让我不要讨厌奶奶,欢欢现在都不亲奶奶了,你睡着的时候,奶奶一直骂妈咪,欢欢不喜欢奶奶。”

    “欢欢!”

    康乐乐立刻喝止康欢欢,“谁让你说这些的,我跟你说过,奶奶不是在骂我,奶奶只是在跟我讲事情,小孩子,不能说谎。”

    “可是妈咪,我并没有……”

    “够了!”再次打断欢欢的解释,“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大人的事你不要管,也不准去说不喜欢谁谁谁,只要是长辈你都得尊重,不能那样子。”

    “妈咪,我错了。”

    欢欢撇着嘴,很是委屈,但也向康乐乐道歉。

    知道欢欢是在帮自己,可是她不能让孩子从小就懂得谁惹人喜,她讨厌谁。

    “来,到爹地这里来。”

    明赤璀伸手,想要将欢欢揽进怀,可是欢欢不愿意,整个人趴在康乐乐的怀里,小声嘟囔,“爹地,欢欢没事,你生病了,欢欢要和妈咪呆在一起。”

    没多久,欢欢睡着了,明赤璀叫医院在病房里加了一张床,康乐乐替欢欢理好被子,然后面有不悦的坐到明赤璀的床边,瞪着他。

    自当是没看见她锋利的眼神,明赤璀笑,“怎么,你才教女儿不能讨厌谁,你这副恨不能杀了我的目光,你是只知道教女儿,自己却不应用,是吗?”

    “明赤璀,你别太过份!”康乐乐故意忽略掉他嘴角的不屑,冷声将话题拉回正题,“我问你,你到底打不打算放过罗残他们一家?”

    果然,如料想的,话一出,明赤璀的脸迅速的沉了去。

    康乐乐正当没看到,继续说,“我知道,你这样做只是想逼我做选择!我也告诉过你,我和罗残之间并没有一点关系,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为什么你非要将大家逼到一个无法后退的角落呢?”

    “他让你来当说客的?”

    “不是!”

    康乐乐一口回决,罗残怎么可能让她来当说客?

    用罗残的话来说,他会不顾一切的和明赤璀战斗,可这也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一面,她想要大家都平平静静的,可现实却如此残酷,她想自己退离,但并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那是你舍不得他受罪?”明赤璀的语调更冷,冷的康乐乐有一种已被冻住的感觉,而他犀利的目光让她觉得,他认为她在撒谎,这种感觉,是真的不爽。

    康乐乐也火大了起来,“明赤璀,你觉得有什么意思,本来我和罗残就没什么事,你偏偏要做这些疯狂的举动,你这人还能不能有良心了,你觉得因为我你和罗残斗的死去活来的,你心里过的去吗?罗残曾经可是你最好的属兼哥们。”

    “你也说,那是曾经!”

    “你!!”康乐乐气极,她说的这话不是自己给自己套了吗?

    “康乐乐,我劝你,在我没有彻底的发愤前,立马闭上你为他说情的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到底想怎样!”

    康乐乐唰地一站起来,恨极了的看着明赤璀,“我们大家都这样回归自己的世界,好好的生活,不可以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你非要把大家逼死了你才甘心吗?你知不知道,罗残的母亲已经自杀的入院了,而罗残……”

    “我没兴趣知道这些,这些是因为你起的事情,而不是我,你要搞清楚这个道理,因为你,罗残一家才会那样!本来商场上生死也就一线时间,罗家走到今天也知道,要么就一直登顶,要么栽个跟头直接被打去,这有什么?至于罗母自杀,似乎是因为你?”

    轰,康乐乐只觉得整个天都塌了。

    明赤璀的意思是说,她不过是他们斗争的一个棋子而已?

    “你是不是想让我死,才会结束这场战斗,或者说,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结束这场战争?因为我从头到尾就是你布的局,你故意让罗残我,故意刺激他,因为你知道我和他根本就不可能,如果相处的话,明母一定会反对,以明母的性格一定会以死相逼,对不对!”

    “对,就是这样!这一切是你设计好了的,明赤璀,你的好狠,真的好狠!如果这一切只是因为你想要争夺欢欢,你大可不必如此,我想起来了,当初我和华强被媒体发现睡在同一家酒店,以及我和罗残在酒店房间的一晚,第二天你很快就出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对不对,呵呵……明赤璀,我真的太小看你了,真的,真的!”

    “你以为这是在演宫庭计吗?”康乐乐激动到不行的时候明赤璀特别淡定的给了她一个超鄙夷的目光。

    而他的话,则是让她瞠目结舌,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你……你说什么?”

    什么叫宫庭计?

    意思是说她想太多了吗?

    “我说什么你不明白?”明赤璀冷眼睨着她,继续嘲弄她,“我没那么多的耐心,去玩心计,你也不要在一切事情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将所有问题归纳到我身上。”

    “你!”康乐乐气结。

    “还有一点我有必要提醒你,就算你全归纳到我身上,你也要搞清楚,对我来说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你就不同,他们已经认定了,如果你继续这样去的话,可能连欢欢也会被影响,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吗?”

    “懂!”

    康乐乐一脸不情不愿,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如果两家再这样闹去,或者说罗残母亲自杀的事传出来,人言可畏,明明事实不是那样,但却会实在的影响到欢欢。

    这结果,是她最不想的……

    “既然懂的话,就快点弃暗投明。”

    “谁是明?你?”

    “不然呢?”明赤璀甩了康乐乐一个她终于醒悟的表情。

    康乐乐差点没有气吐血,要不是他还在打点滴,她都想冲上去踹他两脚!

    “明赤璀,你不要太过份了,我有今天还不是因为你,你还好意思说!”

    “女人,你知道我讨厌别人和我争论一些事的。”明赤璀在笑,可是康乐乐却感觉到了他的怒气。

    “小气!”

    忍不住嘟囔一句,康乐乐心里憋着气坐到欢欢的的病床边,她也明白,可能真是自己想太多,明赤璀那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和她玩心机,他要做什么都是直接说出来的,只是……

    唉!!

    “康乐光,到现在,你还要嫁给那个姓华?”

    “不……嫁!”

    不对,为什么她要告诉他嫁不嫁?

    想不通,康乐乐又补充了一句,“我嫁不嫁好像和你没关系,你管呢?”

    “你要嫁,只能嫁给我,否则你都不会成功。”

    “明赤璀,你还能再混蛋一点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心咆哮五百次,为什么她能遇上明赤璀这样的男人啊!

    她的一生,真的就是从遇上他开始不断的走坡路,为什么会有那一夜啊!

    为什么她非要不死心的追华强去拉斯维加斯!!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如果……那她一定,一定不可能选择遇上明赤璀。

    “要骂就摆上台面骂,什么时候你也变的如此没脾气了。”

    看够她的心思,他仍是不屑一顾,对上他的眼,康我乐乐真的是气到抓狂。

    “我要喝水。”明赤璀突然话峰一转,用舌头砸巴了唇,看起来似乎而口渴。

    而他的薄唇还真的起了一些干皮,想着刚才他就想喝了,只是她弄洒了水而已。

    不满的撇撇嘴,康乐乐不情愿的走到床边拿起杯子,“凉水行吗?”

    “你觉得呢?”明赤璀给了她一记白眼。

    忍了!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也不至于一点冷水也喝不去吧,他又不是发高烧。

    算了!

    她大人有大量就不和明赤璀这个小人计较了!

    “你看着孩子,我去给你打热水去!”康乐乐转身拿着杯子就离开。

    殊不知,身后的明赤璀扬起一个很温馨的笑容,大声道:“是,我一定会好好看着我们的孩子。”

    “……”

    听到他的话,走了一段路的康乐乐顿了一,随即苦笑摇头,继续往前走。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