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孩子,的确是他们的孩子,却是和万千家庭不一样,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就生出来的孩子。

    “女人,你确定不是在旁边的洗手间里给我的水吧,这……”听到房门的声音,明赤璀以为是康乐乐来了,嘴角还带着讥笑,看见来人笑容僵在脸上,轻咳了一声改口,“你们怎么来了。”

    进来的的不是康乐乐,而是琳达和明母黄雪芳。

    明显的变化两人看在眼里,黄雪芳的脸色很难看,琳达的表情也有些僵硬,他说的女人,不会是她吧?

    虽然疑惑,但琳达还是展现了自己的贤良淑德,挽着黄雪芳笑着往里走,“伯母,看来赤璀是跟我们开玩笑呢,我们先进去坐吧。”

    他们进来,看到新加的床,以及上面躺着的欢欢,看到她面色安详的模样,黄雪芳的面容才柔了一些,而琳达,虽然不想,却也只得笑的很温柔,并且关怀的替欢欢理了理被子。

    “欢欢什么时候来的?”因为有孩子,黄雪芳故意将声音压低了一眼,双眼却是左瞄右看的。

    琳达也在一旁,假意看了看外面,一脸疑惑,“赤璀,乐乐今天没送欢欢来吗?”

    “来了!”

    他们的到来,明赤璀很是不爽!

    好不容易,他才和欢欢一起将那个女人骗进来的,他害怕那个女人呆会儿一见里面有人就直接走掉。

    黄雪芳看出了明赤璀脸上的不悦,面容严肃,“赤璀,我似乎在你脸上看出了对我们的不欢迎。”

    “我有吗?”

    虽然不爽,但毕竟是自己母亲,明赤璀还能直接说。

    “你这里缺什么嘛,我让李婶送过来。”黄雪芳故意不去看明赤璀的不满,心里多少猜到是因为什么,有孩子在这里,加上明赤璀受伤,她只得忍怒意。

    “我不缺,有点累了,你们没事的话就回去吧!”

    说罢,明赤璀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副很疲惫的模样。

    黄雪芳怒,她连觉都睡不好就跑来这里看他,可她的宝贝儿子却这副不待见的模样,正要发火,一边的琳达突然拉住了自己的手,祈求的冲她笑笑,眼神示意黄雪芳赤璀还病着。

    黄雪芳也不想,可是一想到这段时间明赤璀在家里的表现,还有对他们的态度,黄雪芳真的是气极。

    “赤璀,你休息吧,我和伯母刚好有点东西要买,就先去逛街了,如果你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有时间。”

    “嗯。”

    对琳达,他永远是不温不火,平淡无奇。

    强压想要咆哮的心,琳达始终保持温柔的笑容,只是眸中一记委屈滑过,被黄雪芳看在眼里。

    琳达是真心真意待赤璀,她一个做母亲的,自然是想要儿子身边跟着的是时刻关心他,爱护他的,加上老爷子的坚持,她多少也认定了媳妇归琳达莫属,看到明赤璀这样,黄雪芳忍不住自己的怒气,大专斥责明赤璀。

    “你这是什么态度,琳达一夜没睡跑去研究菜品,就想亲手给你煲汤,为了让人吃上热的,她顾不得自己的手被烫红了多少处,赶忙来接我就一起来医院了,你不但看也不看一眼,反而这种冷冰冰的态度,是不是琳达对你太好了!”

    “伯母,我没事的,可能是我时间来的不对,打扰到赤璀的休息了,汤什么时候都可以的,我次再来就好了。”琳达劝着黄雪芳,本意是想让她收起怒火,可是越想,她的眼泪就哒哒往掉,看起来十分可怜。

    每一次都这样!

    想着很多事,明赤璀觉得很烦闷,但转念一想这一年琳达的表现,他终于侧过头,果然琳达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瓶,而她的手上大大小小的是有好几处红肿,明显就是被烫到的。

    明赤璀的脸色缓了缓,但仍是很平静,“以后不用为我炖汤,我不喜欢喝。”

    “嗯。”

    琳达整个人心都碎了,即使是到了现在,赤璀仍不愿意喝她熬的汤。

    黄雪芳气的夺过琳达手里的汤,直接放到一边的桌上,瞪着明赤璀,“你小子最好态度给我好一点,不然我告诉你爷爷,看他怎么教训你。”

    “妈!”

    明赤璀很反感这句话,盯着明母,语气冰冰的,“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敬重爷爷,所以不管什么事都拿爷爷来压我?”

    “你什么意思?”黄雪芳语气变的尖锐起来,“什么叫用爷爷来压你?你如果没做错事,爷爷会教训你吗?”

    “好了。”明赤璀打断黄雪芳,“孩子还在睡觉,我不想和你吵架,我现在很累,你们先回去吧!”

    “你……哼!”

    还想和明赤璀说什么,但他已经侧过身闭眼躺了,黄雪芳后面的话只得咽回去,自己的儿子,从小到大就不喜欢和她沟通任何事,也让她和明赤璀之间的感情总是很僵硬,再加上他很小就接受了军式训练,母子间一年见不上两面,感情更加的淡薄,整个家里能和他直接沟通,他听的也就是老父亲。

    所以每一次,她和明赤璀的沟通,似乎到最后都会因为这种争吵而结束,她想让他明白,他这个做母亲的真的很在乎他,哪怕是用喝斥的方式,可是她越这样,他就越反感。

    诺大的vip病房,在这一刻陷入空间的沉默,黄雪芳气的不知道该要怎样说话,明赤璀侧过身背对他们,好像有一股股的冷空气不断的进入这房间,让人不敢呼吸。

    一边的琳达虽然伤心委屈,但她也不愿意看到伯母和明赤璀闹成这样,只得在一边轻轻的拉黄雪芳的手,安慰着,“伯母,赤璀可能今天心情不好,你不要和他计较,你刚才说想要一个包包,我知道一家新开的商场里面有家店的包包款式不错,我带你去逛逛吧!”

    “不去!我今天就要看看他什么时候肯和我这个当妈的说话!”

    黄雪芳温柔表面的深处也有一颗倔强的心,一直以来,明赤璀都不愿意和她沟通,母亲做成她这样也太失败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一定会直接离开,可是今天她不会也不想,直接坐在明赤璀的病床上。

    琳达无奈,避免有冷风吹进来,她只得去将房门关掉,然后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等着!

    接热水回来的康乐乐见房门关了,自以为是风吹掉了,心想着自己冷的要死的去给他打热水,他在病房里吹着空间,而且她早该回家的,都是被他骗进病房的,心有不爽,大力的将门推开就冲进去了。

    “明赤璀,该死的,你的……水。”后面的字还没说出来,康乐乐已经怔在原地,因为她被两道震惊的目光弄的呆住,然后还没反应,震惊的光感消失,接着是两支利箭的插进了自己的心,恨不能将她活剐。、明赤璀一从床上坐起来,丝毫没有在意他手上还插着针管。

    “过来。”

    他叫着她,语气平静却也自然。

    琳达的心一阵抽搐,原来他不喜欢她呆在这里的原因只是因为康乐乐在这里,他不想见到她!她不明白,康乐乐把他害成这样,为什么他一醒来就忘了日夜着守护的人是她,要跑去选一个根本就没守护过他的女人?

    难道就因为他们之间有一个女儿?

    还是说,明赤璀从头到尾就没把她琳达当过一回事?

    明母的脸色很难看,康乐乐不想再发生之前的事,她举了举水壶,“你自己倒来喝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顶着他们杀人的目光放好水壶后,康乐乐转身就要离开,哪怕是去外面等欢欢也可以,在这里只会让她很难堪。

    “站住!”

    “站住!”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男一女,康乐乐很讶异,明赤璀会叫住她也就算了,为什么明母也要叫她?难道她想当着欢欢的面斥她?

    康乐乐站在那里没动,她不确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明赤璀瞪着她,一副没好气,“过来啊,你走什么,反正以后也要经常见面!”

    以后要经常见面?

    她和康乐乐之间以后怎么可能经常见面,唯一的说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赤璀他有想要和康乐乐在一起的想法。

    黄雪芳震惊,瞪大双眼,看紧康乐乐,想要将她瞪出花儿来。

    康乐乐依旧站立原处,面无表情,她甚至分不清,明赤璀这是什么意思。

    “赤璀,你这是什么意思?”一边的琳达,终于是忍不住,泪眼婆沙的望着明赤璀,眼里满是期望,她多么期望赤璀只是想要惩罚康乐乐,所以才让她来伺候而已。

    只是,明赤璀的一句话,让她的希望全然破灭。

    “康乐乐是我明赤璀的妻子,她不进来,谁进来?”

    “明赤璀!”

    黄雪芳一听,彻底的尖叫出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把你父亲,以及你爷爷的话当成一回事,你放着琳达不好好珍惜,为什么偏偏要去娶一个有心机的女人,你看看她把罗残的母亲害成什么样了,你是不是也想我被她给逼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