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明赤璀一脸冷意,看着黄雪芳的眼神很是失望,“妈,到底是把她逼死,还是她把你逼死?”

    “你!!”明母气结,明赤璀这说的是什么话?

    “我现在不舒服,不想和你争论这件事,等我出院以后我会回家跟你们说这件事的,如果你没事的话就先走吧,这段时间也不要来医院了。”

    “明赤璀!!”

    黄雪芳没想到,自家的儿子有了女朋友后就彻底的不管不顾了,连他这个母亲也不当回事,别说康乐乐还没过门呢,如果真的结婚了,那还有她这个母亲的位置吗?

    “我是你生的,取名字的时候也有你的参与,你不用这么大声的叫了吧?妈,你也别逼我,你知道我性格的,欢欢在睡觉,如果你再吵去,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

    黄雪芳已经被明赤璀说的这些话气到不能言语,胸口不停的上起伏,气的她快要崩溃,虽然他们母子间的感情不深,缺乏沟通,但也不至于他能说这么狠的话吧?

    见她这样,明赤璀也想冷静来好好和她沟通,可是他也明白,对于母亲的性格来说,他越温和,她就会越过份,甚至会认为他默认了她的做法,那样受伤害最深的只会是康乐乐。

    他该保护他的女人,他的孩子了。

    明赤璀故意侧过脸,不去看黄雪芳,天没有哪个儿子希望看到被自己气到快吐血的母亲吧?

    他也不想,可是当他们的阵线没有站在一边时,他只能这样强势的去争取,不然母亲他们只会不当一回事。

    他的不理,不说话,更是让黄雪芳不能接受,伸手怒指着他,“好你个明赤璀,你……你……”

    “伯母!”眼前黄雪芳就要倒去,琳达赶紧上前去扶着,同时康乐乐也在另一边扶着,但很快黄雪芳坐后,立马将康乐乐推开。

    “滚开!”

    康乐乐的脸,惨白一片。

    “妈!”明赤璀瞪着黄雪芳,并将康乐乐拉到自己床边,冰冷的说:“你别太过份了,以前你对乐乐做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但从现在起,我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收起你对她的谩骂和侮辱,你别忘了她为我们明家生了欢欢,你侮辱她就相当于是骂我们明家人。”

    “你!!”

    黄雪芳真的是被自己这个儿子气到话也说不出来了。

    同时,她咬牙切齿的看着康乐乐,她骂她这件事,只有她知道,为什么赤璀也知道?

    除了她告状,还有谁?

    这个贱女人!

    黄雪芳怒指着康乐乐,“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一定不会让你进我们明家的门!”讲到此,她转头瞪着明赤璀,狠声道:“既然你心中没有我这个当妈的,我也不指望什么,但唯有一点,你如果非要她进明家,那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讲罢,黄雪芳摔门而出,琳达也哭着一起跑了出去。

    刚刚还吵闹不休的病房此时静悄悄,康乐乐侧头看着明赤璀,她有千言万语,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明赤璀一向高傲的眸里也有抹痛色,但他掩饰的很好。

    如果非得是这种两尴尬的局面,她真的好想,好想消失不见!

    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搞不懂明赤璀到底在想什么。

    此时,响亮的关门声吵醒了还有睡觉的欢欢,这孩子有个毛病,只要不是自然醒就会哇哇大哭。

    就在康乐乐和明赤璀两人想着要怎样主动先开口的时候旁边的病床上已经传来欢欢的哭声。

    “哇哇……妈咪……呜……”

    “我在呢,没事啊!”顾不得这边,康乐乐赶紧跑过去轻轻的拍欢欢的背,边安慰,边哄她。

    欢欢睁开朦胧的眼,十分委屈,“妈咪,你是不是和爹地吵架了啊!”

    “怎么这么说呢?”

    心里一惊,这小屁孩,不会睡着了都这么敏感吧?还是她听到了什么?也不对啊,小孩的睡眠不都很好吗?

    “唔,欢欢听到很大的响声,妈咪,你和爹地打架了吗,你有没有受伤?”欢欢挣扎着身子想要起来,模样很是可怜,康乐乐心疼的按住她,不让她起来,假意喝斥。

    “康欢欢,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你是有多希望我和你老爹吵架啊!我们两个很好,你听到的声音是大风把门吹掉的声音,不信你让你爹地和你说句话。”

    “爹地。”

    靠!

    没想到她还真不信,居然开口叫了明赤璀。

    一边的明赤璀也一脸黑线,没想到欢欢这么谨慎,为了不让欢欢怀疑,他还故意挂起笑容,十分温和,“你妈咪说的没错哦,爹地没事的,你乖乖的睡吧,今晚我们去吃好吃的。”

    “好耶,那妈咪我继续睡了哦?”某小屁孩眨巴着双眼,很是可爱。

    康乐乐无语,却也答应,“好,你先睡吧。”

    小孩子的睡眠来的快去的也快,两分钟没有,她已经睡着了。

    确认她睡着后,康乐乐找个椅子坐在明赤璀的病床边,一脸不满,“你干嘛要骗孩子!”

    “我哪里骗她了?”明赤璀很是不悦。

    “你这个鸟样,你能带她去吃好吃的吗?明赤璀,你真的是太过份了,不能对小孩子说谎的!”

    “不能对小孩说谎?”明赤璀喃喃重复这几字,眼光很鄙夷的看着康乐乐。

    后者大囧。

    她曾经迫不得已的情况,的确却欢欢说了谎话。

    这感觉,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总之,明赤璀,反正你做不到的就不要给欢欢承诺,那样她会信以为真的,到时候不是那样,她会伤心的!”

    “还没到时间,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明赤璀反问。

    康乐乐无言,看着他还在打点滴的手,狂翻白眼。

    明赤璀淡笑,不语。

    夜晚。

    某高级商场里的一家日本餐厅。

    某个vip小包里,长方形的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品,眼看着就要放不了,但是手持菜单的一个冰冷美男仍是不停的在点,坐他旁边的一小女孩笑的很是开心,而他对面的一女子则是一脸黑线,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时候一把抢过菜单。

    “不要再点了,你当她是猪吗?!”女子怒。

    男子愣了一,却也没有反对。

    反而是一边点菜的服务员见不能再和男子直接对话了,又不甘心的说了句,“请问先生,是不是这些就可以了,不需要再点了是吗?”

    男子笑笑,将目光放在女人身上。

    女人气的将菜单摔到服务生的面前,无语道:“就算犯花痴也请适可而止可以吗?你觉得现在的餐桌还放的那些菜吗?你身为这里的员工难道就没有提醒一的必要吗?还高级餐厅呢,什么工作质量!”

    女人的话让那女服员脸上一白,难堪至极,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双眼祈求般的看向男人,似乎是想让他帮忙说句话。

    谁知男人前一刻还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沉去,没看那服务生,却是冰冷的说:“我老婆说的没有错,我也不知道你们的份量有多少,你竟然也不提醒一,什么工作素质。”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失误,次我一定改进!”

    女服务员赶紧道歉后迅速离开,留一脸不满的康乐乐,还有再度擒上笑容的明赤璀。

    “明赤璀,你就是有病!”

    “嗯,对啊,我有神经病,你难道不知道吗?”明赤璀毫不在意康乐乐骂她,一脸笑意。

    康乐乐气到吐血,“有神经病就去医院,别在这里祸害别人!”

    “妈咪,什么叫神经病?爹地如果有神经病,那欢欢有什么病?”

    什么叫人气人,气死人?

    康乐乐这厢已经气的不行,这个死丫头,竟然还一副天真无知的模样,差点没想让她直接将她圈成一个雪球,让她滚蛋。

    “康欢欢!”

    “在!”

    “你老爹有什么病,你就有什么病,你懂吗?”

    “……”欢欢似乎不相信,侧头看着明赤璀,满脸疑惑,“爹地,妈咪说的是真的吗?那欢欢也要进医院吗?”

    “康欢欢!!!”

    康乐乐似乎咆哮,她似乎没有这样教过康欢欢啊,这还是她的女儿吗?

    真的是吗?

    “女人,这个康,似乎该改了吧?”明赤璀插进话来,语调平静却也严肃,看着康乐乐,等她一句解释。

    心脏咯噔一,该来的还是会来。

    她以为,就算要改也是过一段时间,却没想到这么快。

    “我们能不在吃东西的时候讲这个问题吗?”虽然她已有心理准备康欢欢会改成明欢欢,但真的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怪怪的。

    “ok,那先吃东西吧!”

    深深的给了康乐乐一个眼神,明赤璀淡淡的笑着,这个小女人什么心思,他难道不知道吗?

    “哦耶,终于可以吃好吃的了。”

    一讲到吃,小吃货欢欢绝对是一个很好吃的人,直接用手抓的就开始了。

    因为点了好多,加上欢欢这个小吃货舍不得放筷子吃了好些东西,饭后不得不抱着她去散步,等散步回来,天已经全黑。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