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抱着欢欢坐在后坐,而康乐乐又做回了当初在美国全他当司机时候的模样!

    “唉,好怀念那个给我开车的假小子啊,真的是太迷人了!”

    车子快驶进别墅的时候,明赤璀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惊的康乐乐一个急刹车在拐弯处。

    “女人,想谋杀我没事,但你要知道,你的宝贝女儿也在我怀里。”

    “……”撞死你就可以了。

    重新发动车子,快速转弯进入别墅区。

    到达目的地,康乐乐车,看在明赤璀抱着欢欢的份,她替他打开车门,他很自然的就出门,并径直走进别野。

    康乐乐赶紧关上车门追进去,“等一!”

    明赤璀驻足在原地,侧眸睨着康乐乐。

    “你今晚不回医院吗?”

    吃完东西出来,他就没有一点要回医院的意思,她还说带着欢欢回家呢,现在都几点了?

    “难道你是是怀念在医院跟我独处的时候?”他答非所问。

    康乐乐脸色一沉,“没空和你开玩笑,如果你要回医院的话就把欢欢给我,我带回去!”

    “你带回去?”明赤璀不屑的盯着康乐乐,“你还回的去吗?你回哪去,还是说你要带着我女儿去求你的父亲为你打开一道大门,或者说,扔给你们娘俩一个栖身之地?”

    你走吧,带着孩子走吧!

    我们康家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如果你爷爷他们知道了你做的事,恨不能从幕地里爬起来找我。

    脑海中突然响起她去医院时母亲哭的伤心,父亲冷冰冰的话,对啊!她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只是她忘了!

    可是……

    康乐乐猛然抬头瞪着明赤璀,恨意明显。

    明赤璀瞳孔一暗,低沉道:“我告诉你康乐乐,你们家的破事我从来没有掺合过,你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赖,说要和人家姓华结婚的是你,不结的也是你,害的你爸妈丢脸的也是你,与我无关!”

    “那你怎么知道这些!”

    虽然他说的有道理,但她始终觉得他就是可疑。

    “这种幼稚的问题不要问我,你只要记住人言可畏就行了,可能你还不知道,你俨然成为你们那片的红人!”

    “我成为红人还不因为你!”

    碎了一口,康乐乐恨不得将明赤璀生吞,但她也明白,现在最重要的是欢欢,她看着正睡的香的欢欢,一脸惆怅,“你的意思是,从今天起,欢欢就要住你这了,是吗?”

    “不然呢?”明赤璀反问。

    康乐乐哑口无言!

    的确,比起他这豪华的不能再豪华的别墅,如果欢欢跟着她,只能再找栖身地,而且条件有限!

    比物质,她的确比不上他的一分一点。

    “好吧,那我明天再来看她。”

    已经很晚了,康乐乐只能妥协,神情哀伤的要离开。

    “等等。”明赤璀叫住她。

    康乐乐回头。

    “你是打算,把女儿教给我这个病人来照顾?”明赤璀睨着她,一脸凉意,就好像康乐乐此刻做的事是有多么大逆不道一般。

    “那你把孩子给我,我带她走。”

    “那你忍心让我这个病人自己照顾自己?”

    “……”康乐乐气结,“你滚回医院啊,那么多的护士,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亲自照顾你。”

    “我是因为你才受的伤,你好意思让他们替你赎罪,我也不拉不那个脸!”

    赎罪?

    因为她受的伤?

    “呸!”

    康乐乐气的整个人脸铁青,“明赤璀,你还能不能要点脸?”

    “别废话了,时间很晚了,天又这么冷,你在这里站着没事,难道你要让孩子一直在这外面冷着吗?”

    “……”

    虽然明赤璀说的话没错,但是一想到明家的态度,康乐乐还是站着没动,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明赤璀有一点点的联系!

    她想要的,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活。

    只不过,她想是她想,明赤璀根本就不可能将她说的话当一回事,她要的只是让她跟在自己身边,他要她!

    见她没说话,明赤璀转头就向别墅走去,到大门口时,头也不回的扔一句冰冷的话,“你就是这么的胆小,胆小到连自己的女儿也保护不了,康乐乐,以前算是我高看你了!”

    这一晚,康乐乐最终还是和欢欢一起睡。

    当然,能安心的陪欢欢睡一觉的前提就是把明赤璀这尊‘大佛’伺候好,并且大半夜的,只要他老人家想要喝水,她就必须立马起床。

    这一夜,虽说能和欢欢一起睡,她感觉很开心,但一想到被明赤璀折磨的情景,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二天!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康乐乐就死撑着从床上爬起来,只因为明赤璀那个混蛋说,这段时间就让她在这里照顾欢欢,同时也照顾他,但有一个前提,他每天要吃到她做的东西。

    想着欢欢从今天起要上学了,她只有一大早起来,为她做早餐,顺便给某个贱男做!

    “乐乐,你这么早就醒了啊!”

    本来以为自己起来的就够早的了,没想到迷糊的摸进厨房,赵婶已经在厨房了!

    赵婶是负责这个别墅的管家,同时在明家已经好些年了,她和赵伯一起照顾了明家多少年,以前这个别墅只是需要她固定的时间过来打扫,但因为明赤璀将欢欢接过来的原因,所以赵婶和赵伯就彻底的负责这边的一切了。

    虽然只是来过几次,但赵婶还是给康乐乐很亲切的感觉,就像自己的奶奶一般,见面第一次就叫她乐乐,很是亲密。

    见她手里正忙着,康乐乐多少有些惊讶,“赵婶,你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你在做什么?”

    “我在准备早餐。”赵婶一边熟练的从冰箱里拿出食材,一边的往锅里加水。

    “这么早,天刚刚亮,你就要起来准备早餐吗?”

    她这么早起来,是因为她要做两个人的,她没把握啊,要一边研究一边做,像赵婶这么熟练的大师,自然不用花那么多的时间吧。

    赵婶看着康乐乐,笑的很是慈祥,“人开始老了,睡眠也就不好了,醒了也是醒了,没什么事做,还不如早点来厨房多准备一些吃的,赤璀现在需要补身体,我多弄点好吃的,还有欢欢需要补的。”

    “赵婶,谢谢你!”

    康乐乐真心感谢,几次的相处来,她发现赵婶把欢欢当作自己的亲生孙女疼爱,很是慈爱,也很有耐心。

    “谢什么,这是我应该的。”赵婶感觉这些都很理所当然。

    锅里热了,开始有油烟,赵婶就催促康乐乐出去,“乐乐,时间还早呢,要不你上去再补个觉吧,我做好了叫你,反正还早。”

    “不用,赵婶,我来帮你吧,不过我不太会,你教教我,可以吗?”

    康乐乐打着如意算盘,有赵婶在,她就不用费力去查了嘛,赵婶什么都会。

    她的话,让赵婶很惊讶,“你……要做早餐?”

    “嗯。”康乐乐很奇怪,但也照实说,“我不太会,所以还得麻烦赵婶多教教我了,欢欢今天要去上学,明赤璀也让我起来给他做早餐,所以……”

    “赤璀让你给他做早餐?”赵婶比刚才更惊讶了。

    康乐乐无言,也能理解赵婶为什么会惊讶,她一个不太会的人,他竟然要她做?

    天知道,他吃东西是有多挑。

    而且!!

    她最想不通的是,明明就是赵婶这个大厨在,他竟然要让她做,摆明了就是折磨她!

    “是啊!”

    可是折磨又怎样?

    她还不只有乖乖的来做?谁让他给了自己一个栖身的地方,还能照顾女儿呢?

    对上赵婶惊讶的目光,康乐乐无奈的道:“可能他就是看我不爽吧,明明知道有赵婶,非要让我这么早就起来,他心里不平衡!”

    “噗!”

    康乐乐全脸拧在一脸的愁眉状逗笑了赵婶,赵婶也是一个爽快的人,直接从一边拿过一个菜蓝,“既然是要学那就一步步的来吧,你先把这菜给清理一,厨房这里先教给我,反正时间还早,也不急。”

    “好咧。”

    六点就起来。

    八点吃早餐!

    直到赵婶去叫他们吃早餐,看着她上楼的背影,康乐乐都很无言,她昨晚被明赤璀折腾的根本就没法睡啊,刚躺电话就响了,气的她……刚闭眼就得起来准备早餐,她的眼睛完全就是睁不开的状态。

    所以,她是利用了每一分每一秒都要睡觉的啊。

    当明赤璀抱着欢欢楼来时,她都没有听到,依旧沉沉的睡着,直到一个不明物摔在自己面前。

    匡当一声,寂静的早晨,声音不大,但很刺耳,康乐乐吓的一就坐了起来。

    原来,明赤璀故意扔了一个空碗在自己在面前。

    见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欢欢高兴的哈哈大笑,“妈咪,你好好笑笑,真胆小,一个碗而已嘛,你都怕怕。”

    怕你妹啊!

    如果不是她女儿,她绝对就这样骂过去了。

    tmd!

    明赤璀!!

    “盛粥。”

    明赤璀坐在主位上,欢欢坐在另一边,他命令她。

    康乐乐无动于衷,拿起欢欢的碗替她舀了一碗,然后自己盛了一碗,彻底的无视掉某个脸逐渐变黑的男人。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