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你忘了爹地。”

    当欢欢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时,康乐乐有一种想把她掐死的冲动啊!

    她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啊?!!

    为什么,老是帮着明赤璀那个混蛋!

    “欢欢。”康乐乐皮笑肉不笑。

    欢欢一脸警惕,“妈咪?”每当妈咪这样的时候,准不会有好事。

    “既然你那么关心你的爹地,那妈咪就不在这里陪你了,怎么样?”小样,跟我来这样,非逼我对你使绝招。

    “不要!”欢欢立马摆摆手,然后侧头看着明赤璀,“爹地,我给你一个三明治吧,这个三明治很好吃的,不用配粥也很好吃的。”

    笑笑笑!

    康乐乐埋头喝粥,心里一阵狂笑,面上却是一阵淡定。

    同时,她扔给明赤璀一个胜利的笑容,开玩笑,虽然她的女儿是花痴没错,可前提条件是不和她分离的情况啊。

    明赤璀这个弱智,还想抢她的位置,没门!

    “你似乎忘了,你能不能呆在这里,取决于我?”耳旁突然响起阴恻恻的声音,正沾沾自喜的康乐乐瞬间觉得晴天霹雳。

    脸颊一顿狂抽,她抬头看着明赤璀,后者见状,一阵轻笑,“怎么办,我不喜欢喝凉粥。”

    “粥没凉,我立马给你盛!”

    混蛋!

    呜……

    谁让她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她也没办法。

    主要的是,盛完粥后,康乐乐一抬头就对上一道鄙视的目光。

    欢欢:妈咪,你太没节操了。

    康乐乐:节操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欢欢:妈咪,我鄙视你,绝壁的!

    康乐乐:敢鄙视我,欠揍?

    欢欢:如果你敢揍我,我就告诉爹地!

    康乐乐:ok,那你告诉吧,最好你爹地把我轰出这里,我就自己去找房子,自己住,不照顾你这个小鬼头,我多爽啊?

    欢欢翻起一道白眼:妈咪,你就知道捏我这个软柿子!

    吃过早餐,欢欢被司机送走了,康乐乐没事做,就想去厨房将今早跟赵婶学着做的补品汤盛在保温桶里。

    昨天因为她骄骄受伤了,她想要去看欢欢。

    准备出去的时候就看到明赤璀穿戴整齐的楼,康乐乐巴都快掉地上了,“明赤璀,你要出门?”

    虽然说,他昨天自己出院回家吧!但他的伤医生都说了要好好静养的,他这副行头算怎么回事?

    “嗯。”

    他轻轻点头,并没有停脚步,径直向外走。

    出于本能,康乐乐冲上去拦住他,“等一,你不能出去。”

    “嗯?”

    “明赤璀,医生说了,你不能出去,你回家后只能静养,家庭医生等才会来看你,至少你要等家庭医生来了后再决定吧?”

    “我的事,要他来决定?”他不可一世的让她想揍他!

    “可是你的伤还没好!”

    她坚持,她不能让他出去,如果出去了,明母或者明爷子,随便一个出来都能灭了她。

    “让开!”他命令她。

    她仍不让,“不管怎么说吧,你现在真的只能在家静养。”

    “如果我非要出去呢?”明赤璀板着脸,语气很不善。

    康乐乐以为他生气了。

    其实她并不知道,明赤璀的心里美滋滋的,这该死的女人,终于学会关心他了!

    “如果你非要出去……我就死给你看。”憋了半天,她就想到这个威胁词,可是她没说不出口,也说不出来。

    好半天,她都说不出。

    恰在此时,明赤璀已经越过他出去,同时,天空一个不明物向她过来,她本能的接住。

    “给你五分钟把车给我开到大门口。”

    “明赤璀,我靠,你……”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当他的司机了?

    她又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他一起出去了?

    混蛋!!

    你就是这么自私的嘛!!

    五分钟后。

    康乐乐还是不情不愿的将车给他开出去了,不为别的,只为他身上的伤,只为她不想让他再出事。

    只为他曾经救过自己!

    只为他昨天在病房不顾一切的保护她。

    “去公司。”

    三个字,认证了他要回归工作,康乐乐差点没有勇气去开引擎,声音也有点弱弱的,“明赤璀,你是真的想好了吗?你的身体?”

    明老爷子为了教训他,可是没少苦心,把他折腾的连一点反对的力气也没有,医生说就他的伤,不住一月至少也得半月,可是他这才几天啊?

    最重要的是,她真的不希望他们家再找他的麻烦。

    “你是怕我的身体,还是怕我家找你麻烦?”后坐上,他一边看着堆积如山的文件,一边抬头冷睨着她。

    康乐光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却也强势的解释,“是你自己要去工作的,我为什么要怕?看在你是欢欢的亲爹地份上我才问你,爱顾不顾,反正不是我的身体。”

    最后,康乐乐还是陪明赤璀一起去了公司,最主要的是,她不但要充当他的司机,在去公司后,他竟然让她回秘书室。

    一听到这话,康乐乐整个人就僵在车上了,“我不去。”

    那个秘书室,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天天都和那个刘美两个闹来闹去,被她欺负的跟个什么似的,可怜的她为了保住那份工作还不能回击,一想到那段岁月,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不去?”明赤璀完全没有当回事,直接车,然后在关车门的时候扔了这么一句话给康乐乐,“你要觉得你斗不过刘美那个弱智,那你就呆在这车里一天等我班吧!”

    靠!

    果断车,跟在他屁股后面一起进公司。

    什么玩意儿?

    让她呆在车里一整天,她疯了吗?

    而且,她会是怕刘美的人吗?

    反正现在她也不用去打扫卫生了,而且上次打了刘美他也没把她怎样,她有什么好怕的,琳达她都不怕,还怕刘美,搞笑吗?

    “总裁。”

    “总裁……”

    或许是因为明赤璀有几天没来公司了,走一路,一路的员工都排排站着向他鞠躬行礼,这感觉怎么有点国王出行的模样。

    最主要的是,看明赤璀的时候一个个的崇拜的目光,轮到他身后的自己时,一个个的惊讶中带着奇怪的目光,虽然不像原来的鄙夷,但康乐乐怎么就是感觉那么不舒服呢?

    “明赤璀,我觉得回家去准备一些东西,做点好吃的,然后到时间去接欢欢,做这种力所能及的事似乎比呆在这公司无所事事的好啊?”电梯里,康乐乐试图和明赤璀沟通。

    雷鸣集团是人人仰望而不能入的地方,可是她真的不喜欢,也不想进这种地方来,特别是有了前面的工作经验,她真的不想再踏入这里一步!

    “如果你觉得我会养个吃闲饭的,那你大哥回去做那些没用的,只有保姆会做的事!”

    “你!”

    康乐乐差点喷血,他竟然把她当保姆?

    后续的话还没说完,明赤璀再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当然,就算欢欢不鄙视你,我也会把你扫地出门的,想要逃避就直接讲,别找的那么多的借口,不就是害怕刘美吗?”

    “……”

    康乐乐忍!

    她知道明赤璀在刺激她,可是怎么办,她就是很吃这套!她不能忍受她害怕刘美这几个词,她凭什么要怕那个泼妇?

    跟着他上办公室,叶青看到立马就从坐位上站起来,“总裁,琳达小姐已经在里面等你很久了。”

    “……嗯。”

    明赤璀似乎没有想到,琳达会一早就在办公室,拧紧的眉头至她回应叶青后就没舒展过。

    他要去见他的未婚妻,她是要干嘛?

    康乐乐无言的站在叶青的位置上,明赤璀直接就进去了,也没有听她的意思,最主的问题是,此时其他的秘书一直都直直的看着她,眼神怪异。

    特别是病好出院的刘美,不但送她鄙夷的目光,还扭着腰肢向她走过来,“呦,现在正室来了,某人是没地儿去了吗?”

    明显她的话是对着自己说的,除非她疯了,不然才不会一大早的和这条疯狗对呛呢!

    一边叶青不悦的皱起眉头阻止,“刘美,你在干嘛!现在是上班时间,是不是工作太闲,所以有空这里乱说话?”

    “叶主管,我这也不是乱说话啊!工作任务是有的,但也不至于不让我们说话吧?”刘美才不把叶青放在眼里呢,虽然说她算是元老了,明赤璀也不会因为她而开除叶青,但他们两个至少地位是平等的,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被叶青呼来喝去?

    只是她没想到,她厉害,叶青态度比她更硬。

    “你的意思是,你不回去继续工作是吗?还是你觉得太无聊了想要进去和你的两位同学聊一聊,要不要我帮你拔一内线电话?”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着呆在这公司时间比我们长吗?!”

    不敢再惹叶青,怕她真拔内线,刘美一边回击着,一边扭头走回自己的位置。

    “谢谢。”康乐乐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分贝对叶青道谢,好几次,都是她帮了自己,真的很感激她。

    “没事。”叶青和很快就恢复平静,指了指康乐乐原来坐过的位置,“那个位置一直没动过,你去坐那里吧,呆会儿总裁有吩咐的时候你再进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