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她巴不得不再见明赤璀呢,怎么可能希望他出来!

    总裁室内。

    “赤璀,今天本来说要去医院的,可是爷爷说你已经从医院走了,打你家电话赵婶说出来了,猜到你会来公司,所以就过来了。”

    “你来,有事?”

    明赤璀的平静的看着康乐乐,没有昨天在医院不耐,但也没有一点多余的情绪。

    仅是这样,琳达已感到欣慰,连忙将手里的保温瓶递上去,“这个是我昨天给你炖的汤,你不想喝,我今天早上重新做的,如果早上不想喝的话,中午可以让叶秘书先热一,如果你不想喝,我……”

    “谢谢!”

    本以为他不会要,琳达已经为自己找好退路了,却在说完前听到让她兴奋的话。

    “赤璀?”她挂起大大的希望,赤璀这是答应了要喝她做的汤了吗?

    “你说今天早上起来准备的?”

    “嗯。”

    琳达轻轻的低头,本来想要掩饰什么,却还是被明赤璀看尽她的眼带,煲一份汤少则也要两小时,以琳达这种千金小姐的身份来说,要真的做好一份汤不知道要多久,本来想要追让她离开的,明赤璀还是有些不忍。

    毕竟琳达这一年的变化,他也是看在眼里,大家做不成恋人还是朋友,更何况因为爷爷的关系,他一直将她当妹妹看待的。

    “这汤我会喝的,你以后不要起来给我熬汤,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喝这类的东西。”

    “嗯。”

    这句话,琳达信以为真。

    从小到大她经常在明家用餐,对赤璀的喜好,她抓的很清楚。

    “没事的话,你就回去休息吧。”

    明赤璀开始翻阅桌上一堆堆的文件,看他根本就没有打开过保温桶看一眼,琳达不觉得有些失望,而且赤璀好不容易这么温和的对她一次,她就那样离开,她不甘。

    “赤璀……”

    铃铃——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明赤璀接起来,一道女声从话筒中传出来,然后被诺大的房间反射出来。

    “总裁,需不需要让康乐乐负责一些工作,还是让她无聊的呆在坐位上。”打这电话的是叶青,因为所有秘书都在工作,只有她一个人无聊的呆在原来的位置上,也没人陪她说话,就百般无聊的数着自己的头发。

    明着她是询问明赤璀要不要给康乐乐安排工作,实则是告诉他,康乐乐在外面很无聊。

    声音不大,但琳达却听的很清楚,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捏紧握在一起!

    康乐乐那个贱人,真的是阴魂不散,哪里都有她!

    “让她做贴身助理,负责一切,让她进来。”

    啪啦,琳达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本来以为赤璀会像以前一样,让她在秘书室打杂,却不想,赤璀却安排为他的贴身助手,要知道他的贴身助手是要成天和他呆在一个办公室的。

    她不介意她是打杂的,她也不介意她做贴身助理,她介意他们两个成天呆在一起!

    应命令,康乐乐和叶青一起进了办公室,准确的说是叶青带着自己进了办公室,这情景不止一次,但她仍是不习惯。

    她真的不想进只属于他的地盘。

    “跟她讲好这个职位的一些要点,我要她十分钟后上岗。”

    “是,总裁!”

    就这样,明赤璀简单的一句话,她的轨迹再次被打乱。

    叶青出去后,琳达一脸担忧的看着康乐乐,然后再盯着明赤璀,“乐乐她还要照顾欢欢,而且她应该会去医院照顾骄骄吧,赤璀,这样的话,乐乐她忙的过来吗?”

    “骄骄?”

    明赤璀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冷眼睨着康乐乐。

    康乐乐就像看怪物一样盯着琳达和明赤璀,眼珠来回转,难道骄骄和他们也认识?难道昨天才发生的事,琳达就知道?

    不是说,罗家和明家闹掰了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琳达会哪些清楚,还是说,琳达经常去看罗残?不过啊,前面从罗残的话语里听出,琳达已经很久没有理睬他了。

    对于康乐乐的惊奇,明赤璀倒不意外,他们三家从小关系本来就好,对于骄骄他们也打小认识,只是不熟悉罢了,他在意的是,为什么康乐乐要去医院看他们。

    琳达没想到,再一次接受到明赤璀的注视,是因为康乐乐,可悲的是,心里一阵疼痛,面上她却只能大度微笑,看着康乐乐,“乐乐,你没有告诉赤璀吗?我还以为你昨天已经告诉赤璀了,真是抱歉,我好像多嘴了。”

    “康乐乐!”明赤璀瞪紧自己,一脸的质问。

    康乐乐很不爽的瞪回去,“别那样叫我,我没必要做了什么都要跟你交待!”

    “哦,是吗?”明赤璀不怒反笑,笑的十分妖娆,期间还用舌头舔了薄薄的性感嘴唇,好一会儿才漫不经心的张口,“你这是逼着我亲自去问罗残吗?”

    “神经病!”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疯了!

    md,就只知道威胁她!

    要不是不想再因为自己连累罗残一丁点,康乐乐现在真的想直接两个毛腿踹上去了!

    “我昨天去找热水喝的时候碰到那个骄骄,然后她去上洗手间我帮她拿水壶,结果我手一滑不小心水壶掉地上,把她的脚烫伤了!”

    “就这事?”

    “不然呢?”康乐乐没好气。

    “你的错,你不打算去看一人家?”明赤璀扔给康乐乐一个没良心的目光,气的她差点吐血,好不容易才憋了句正常话。

    “大哥,我也想去,是谁非要让我送他到公司,并且来上班的啊?”

    看着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打情骂俏’琳达差点控制不住的失声尖叫,但她能做的就是吸引他们两个的目光。

    “你们两个啊,就和冤家似的,差点都忘记正事!赤璀,你刚才不是要告诉乐乐她的新工作吗?怎么现在光顾着斗嘴了?”

    “我的工作?”

    康乐乐的视线瞬间转移,她的确,好像是忘了这件‘正事’?

    “你的工作很简直,就是负责我的所有,生活上所需的……”

    生活上所需的?康乐乐听到这个,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什么屁工作!

    “明赤璀,你别……”正想发火,明赤璀再次启唇了。

    “比如泡咖啡,端茶等一系列的关于工作上的杂事。”

    “……”

    不就是一个泡茶小妹吗?

    算了,只要不是打扫卫生间,不要呆在外面成天受那刘美的冷言冷语,也都ok吧!

    对于这个结果,康乐乐没有太大的感觉,在哪她都无所谓,反正在这里,又不是她说了算,完全就是没的选。

    想着刚才叶青说的外面那个办公桌是给新来的秘书准备的,就在这两天,而且进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多出的办公位,倒是在这总裁办公室,她看到多了一张办公桌,于是淡淡的再问:“就算是一个泡茶小妹吧,请问明大总裁,我的办公位在哪?”

    话一出,康乐乐明显的看到琳达的脸色一白,虽然很快就被她收藏了起来,她也觉得这样怪怪的,虽然她和明赤璀没啥,但在琳达面前,怎么她感觉有点心虚呢?

    明赤璀没有理康乐乐,而是从坐位上起身来到琳达的面前,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文件递到琳达的面前,轻声说道:“帮我把这份文件拿去给叶青检查一,然后给我拿进来,注意一些。”

    “好。”琳达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悲哀。

    开心赤璀终于能与她正面站立,并让她帮他做他的事。悲哀却也是因为他让她做的事完全可以按一免提让秘书自己进来的拿的。

    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明赤璀是在支自己出去呢?

    她不想出去,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她走到今天,容易吗?

    琳达与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给了自己一个不明所以的目光,康乐乐看在眼里,倒也没在意,只是心里有点阴阴的,琳达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任哪个未婚妻也不能容忍自己的未婚夫与一个相爱他扬言要娶的女人呆在一起,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女儿?

    琳达走了,明赤璀低头继续批着他的文件,就像康乐乐是个透明人一样。

    康乐乐也是个沉的入的主,也不主动再问明赤璀的座位在哪,反正怎样都是他说了算,就算她站着不动,也能领工资,她无所谓。

    不对!

    她好像还没有问工资问题?

    “明总载,你让我干站在这里,有没有工资可以算?”

    “……”他继续不理。

    “去泡杯咖啡过来。”

    约莫一会儿,明赤璀头也不抬的命令。

    神经病!

    自大!

    已经在不习惯中习惯他的作风,忽略掉他对自己的语气,康乐乐直接出了总裁室,顺着标识一路找到茶水间,只是一进去她愣了。

    虽然在家,她知道他只喝牙买加蓝山咖啡和猫屎咖啡,可是看了一排的饮料架,康乐乐只看到雀巢的速溶咖啡,他那么挑的一个人,不但不会喝,肯定会骂自己一通。

    想了想,与其回去问他被讽刺一翻,康乐乐决定从架子上找一杯颜色相似的,确定了这一想法,康乐乐便在饮料架上选着。

    打定主意,康乐乐便准备着。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