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香水味传来,因为刚闻过,所以知道来人是谁。

    “康乐乐,你在为赤璀冲咖啡吗?”

    琳达温柔的声音在这个不算大的茶水间响起,显得温馨极了,而且她的笑容十分的优雅,如果不是有以前的经历,她一定会以为琳达会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应该被所有人呵护着。

    可惜,那是想象,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表里不一的人,虽然她仍弄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琳达。

    “是啊!”收起自己的思绪,康乐乐淡淡的回答。

    “你是不是出来的匆忙,忘了带咖啡?!”琳达盯着康乐乐手中的咖啡。

    那是速溶的,赤璀从来不喝。

    “恩……”

    不是她忘了,而是她就没想过,她会负责给明赤璀泡咖啡,这种事,一直都是别人在负责的,既然想要否认,可是自己拿着标有某人的标子,手中却没有咖啡,解释什么的,太苍白了。

    “呵呵。”

    听后,琳达并没说什么,而是温柔的笑着,从架子的最里面找出一杯蓝山咖啡出来递给康乐乐,轻轻的说道:“我记住那里面还有一包的,你先冲进去,呆会儿我让人去准备。”

    “恩。”

    康乐乐答应着,但为什么觉得这么怪异呢?

    这一幕,似曾相识?

    还有,以前没见琳达表现的这么热情,现在又是为何?

    “以后就麻烦你照顾赤璀了,比如他的喜好什么的,如果你不知道可以来问我。”

    “……”

    莫名其妙?

    琳达带着她得意且自信的笑容走了,看着她的背影,康乐乐有片刻的失神!

    她既然那么了解明赤璀,那么关心她,为什么不自己亲手亲为呢?

    而且,她不是讨厌她吗?

    怎么现在会让她主动问她?!

    算了,她搞不懂,也不想懂。

    微摇了头,甩掉了自己这些不该有的思想。

    水烧开了,康乐乐冲好那杯蓝山咖啡便走了出去,只是在经过饮料架时不禁顿了顿,刚才,她明明全部检查了一遍,那里面并没有蓝山啊。

    “泡个咖啡都要这么久,这就是你的办事效率吗?”明赤璀手中拿着笔,缓慢而又漫不经心的转着笔,扔给自己一个冷眼。

    如果不是自己今天穿的是平底鞋,估计能被他给转晕,或者是晕了直接一杯咖啡倒过去了,但她还是选择保持镇静。

    反正常知道他每天不训斥她一心里不舒服,也没理他,康乐乐径直走过去将咖啡放在他的书桌上,“总裁,我一般只喝速溶咖啡,第一次弄这种,自然要慢一点。”

    “东门天桥的全是你种族。”

    甩给康乐乐这句话,明赤璀也没理她,留康乐乐独自在那里思考,东门桥?东门桥不是一堆堆穿着很邋遢睡大桥的吗?

    靠!

    康乐乐怒气瞬增,差点没气死过去,一个箭步向明赤璀冲上去,伸手直接抢咖啡,“既然我和他们是一族,你就不害怕被毒害吗?”

    “每个种族中也有稍微像样点的,虽然你和我们没法比,至少一杯咖啡,你还是泡的好吧?”明赤璀很淡定,继续优雅的饮了两口。

    康乐乐气极,突然笑起来,“看来你的眼光也不怎么地嘛,像我这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来你这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很不搭,本来也没搭的两人,怎么某人就说爱本小姐了呢?为何还有女儿呢?看来,衣冠禽兽这个词,还是挺不错的嘛!”

    “康乐乐。”明赤璀脸色瞬间转阴,他怎么忽略了这个女人的毒嘴功似乎也不比他差多少,而且,他说她,似乎还越不占便宜。

    “干嘛,衣冠禽兽。”

    “你不想活了?”衣冠禽兽!!

    明赤璀嘴角一顿狂抽,也亏康乐乐这个死女人说的出来。

    任何事总有终点,知道已经挑战到明大总裁的某根神经,康乐乐也就适可而止,“总裁,是你先说我的,我也就回击两句,我们这算是相互的,你还是先喝咖啡吧,凉了不好吃。”

    “道歉!他将咖啡杯扔桌上,一副康乐乐不道歉他就不放他的样子。

    康乐乐无言,不想小事闹大,也就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那三个字,“对不起。”

    听到后明赤璀的脸色才算好了一些,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眉头却皱的紧紧的,“这味道怎么这么怪,你投毒了?!”

    喝了一点,赤璀觉得怪怪的,便将杯子放,不满的看着康乐乐。

    刚都都见他喝了两口,以为他是故意找茬,康乐乐冷漠极了,微不屑的答:“我有那么傻吗?想要杀你还选在你的地盘,我没傻吧?”

    “所以,你生出欢欢是个奇迹。”

    “你!!”

    混蛋明赤璀,居然委婉的骂她傻子,她还真后悔刚才没投毒。

    明赤璀敛着眉头,直直的看着康乐乐,似在思考她话的真假,那味道太怪了,他喝过各种咖啡,但第一次喝到这么怪的蓝山,就算是操作不当也不该啊。

    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康乐乐见明赤璀有怀疑之色,懒的解释,直接回瞪着他。

    “量你也没这样胆量!”

    好半天,明赤璀才憋出这句话。

    瞪了康乐乐一眼,明赤璀还是因为有些困乏而喝掉了咖啡。

    喝完咖啡,见康乐乐还站在原地,明赤璀已有不爽,他怎么感觉找个女人是给自己添堵的?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顾总,麻烦给我指点一我的工作岗位!”

    进来这么久了,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要做在哪个位置上,还真是讽刺!

    “头脑不好,眼神还不好,没看到那边有多出来的桌子吗?”

    说实话,康乐乐还真不能理解明赤璀是怎样用着淡定的不能再镇静的表情说出这段讽刺她的话,她懒的和他计较,当他是自大病发作,随他的目光望过去,还真是有张比明赤璀办公室小了一倍的桌子。

    “我以后就在这里办公了,是吗?”

    “嗯,你的坐位就在那边,当然……我是指你在办公桌前办公的时候。”

    明赤璀说这话的时候,康乐乐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在他给自己安排工作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什么叫她在办公桌前办公的时候,因为她根本就没时间回到办公桌。

    “以后这个的卫生,以及里面的休息室都由你来负责。”

    “我的一日三餐,由你负责。”

    “我需要签的所有文件,从今以后都由你来整理。”

    “我出去需要人手的时候,你就要跟着……”

    尼玛,这些事做来,她还有机会坐一屁股吗?

    一上午,康乐乐就被明赤璀叫去打扫总裁室里面的休息室就打扫了整整三个小时,一看时间,正好是中午,想着她的使命,康乐乐便放拖把走了出去。

    明赤璀还在外面忙着,手上一边批着文件,一边开着电脑进行视迅会议,只听他一心两用都能讲那些命令及安排处理的井井有条。

    以前,她只有在他班,夜晚回家的时候才能看到他,却没想到在公司的他竟然如此认真,如此的忙碌……

    唉,毕竟还有伤在身的人,她既然已经做了这个职业就该尽职。

    “你中午……”

    “赤璀,忙完了吗?我们可以去吃午饭了吗?”一道纤细高挑的身影已经优雅的走了进来,而康乐乐的话也停留在嘴边没有继续讲去。

    琳达换了早上的淑女裙,换了一件火红色的连衣紧身超短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一直以来都是看到琳达穿那种很淑女的衣服,却没想到她换了身装扮能这么火辣。

    就像康乐乐感到惊讶一样,明赤璀也闪过讶异,估计他也没看过琳达如此火辣的装扮吧。

    话,被中途截住,康乐乐已经不打算开口,站在这里是多余,康乐乐便直接转身重新进了休息室,继续打扫。

    只隐约听到明赤璀拒绝的声音:“你去吃吧,今天的事情还很多,呆会儿我叫外卖。”

    “赤璀,不要这样嘛,这样子身体会吃不消的,而且你的伤还没好,爷爷和伯母他们让我来看看你,顺便和你一起去吃午餐,正好把早上的汤也带上!”

    “你回去告诉他们,我没事,不用担……”

    “啊……赤璀,你怎么了,别吓我!”

    本来前面还是很温馨的话,一刻全是琳达惊慌的尖叫声。

    顾不得多想,康乐乐赶紧扔拖把就冲了出去,却见明赤璀眉头紧皱,用手紧抚着肚子的画面。

    “明赤璀,你怎么了?!”没想太多,康乐乐站在书桌前,面色惨白,明赤璀的模样看起来好痛苦,康乐乐的心莫名的揪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明赤璀这样。

    明赤璀狠狠瞪了康乐乐一眼,然后沉声说道:“我去趟卫生间!”

    “哎,赤璀……”还来不及出口,明赤璀已经快步走向了里面的休息室。

    尾随着他的身影看过去,康乐乐的眼里是沉稳的隐隐担忧,再转过头时,微怔,她竟然看到琳达的眼里全是恨意,而恨意的源头,似乎是自己。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