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在自己转身的那刻,她已经收起并隐藏的极好,一副让人心疼的柔弱,担忧的问道:“康乐乐,赤璀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啊,他是突然的还是刚刚就有了?”

    随着那话,琳达迷人的双眼,瞬间就红了起来,康乐乐敢保证,她只要说是,只要她想,金豆子马上就掉来。

    “刚才没发现。”沉了会儿,康乐乐浅浅的答。

    “那赤璀是怎么回事啊,他脸色好苍白。”琳达依旧紧张,追着康乐乐想要解释。

    她也在疑惑中,到哪给她解释?

    “不知道。”

    来来回回,明赤璀跑了不二十趟休息室,最后次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差点虚脱,攀着墙壁,几乎走不动。

    见状,康乐乐和琳达立即小跑了过去,只是和琳达立马伸过去的手比起来,康乐乐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两人的面前。

    “赤璀,我叫司机来送你去医院吧。”琳达边哭着边说。

    “不用。”明赤璀有些虚弱却语气坚定的说道。

    “康乐乐,你愣在那干嘛,赶紧让司机来载赤璀去医院!”

    康乐乐愣住,刚才面色有些狰狞的琳达,是那个温柔善良,美丽大方的她吗?

    正欲转身,却被明赤璀喝住:“站住!!”

    康乐乐停脚步,平静的侧头看着有些狼狈的明赤璀.

    “过来,扶我回家!”明赤璀瞪着自己的时候,恨不得一口将自己吞去,这也越来越让康乐乐觉得是那杯咖啡的问题。

    对于明赤璀这个决定,琳达表现的有些震惊,连忙委屈的问着:“赤璀,是不是我做的哪不好吗?为什么你不让我送你回家?!”

    “没,我身子这么重,我怕闪了你,让康乐乐来,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先回去,但别告诉爷爷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明赤璀难得的温柔,如此狼狈都不忘轻声细语。

    果然,还是未婚妻最重要啊。

    一盆冷水,就这样浇了来,冷吗?

    其实已经不觉得了。

    即使面对琳达投过来的鄙夷眼神,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了,在他的眼里,自己只不过是明赤璀面前的一个小丑,应该和小人差不多吧!

    琳达高傲的在向她表示,公主就是公主,即使他们中间哪天出现一个小丑,也不过是跳梁小丑,戏曲结束,小丑消失。

    “还愣在那做什么!”突然,一声大吼,打断康乐乐的思绪。

    看了他一眼,掩饰住心中的寒冷,康乐乐径直走过去将一百八十多公分的高大的男子扶住,而他丝毫不考虑她娇小的身躯,几乎所有的力气都压了来,康乐乐只能超负荷的扶着他。

    此刻狼狈的模样,换成了康乐乐。

    扶着……准确的说是一路被明赤璀压着肩膀,电梯来到一楼时,明赤璀突然起身,装作没事的模样,大踏步走了出去。

    “总裁……”

    紧接着是一个个的向他行礼,而他则是高傲的看也不看出声一人一眼快步走了出去。

    对于这种爱面子的行为,康乐乐除了鄙夷没有其他,一出大门,明赤璀就扔了一把钥匙给康乐乐,“去车库把车开上来。”

    “你是要我开车送你?!”康乐乐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愿意,明明他就有自己的司机,为什么要叫她?

    她这是不愿意吗?

    明赤璀彻底的火大咆哮,“赶紧开车,等我去检查了才跟你算帐,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医院内,康乐乐陪着明赤璀去检查完,又被他强行要求用轮椅推着去vip病房里打点滴,中途还被折磨的不停的来回在医院跑,一去拿药,一要吃东西,从十楼跑到一楼再走大半截去给他买各种东西,来回三次后,一向淡定的康乐乐不淡定了,直接将他要的热饮料放在床头柜上,自己找个凳子坐了来。

    “怎么,跑两次还不愿意了?!”

    明赤璀迷人的单凤眼此刻一阵阴鹜,盯着康乐乐的眼就像要喷火出来。

    知道他是为何,康乐乐眼也不抬一的直接道:“你别用地种眼神盯着我,那杯咖啡是你心爱的未婚妻给我的,要怪你去怪她,不要找我!”

    当时她就觉得奇怪,明明自己找了一圈没有,为何她一去就从那里拿出一包!虽然她不敢百分百肯定,但是康乐乐十分相信她的眼睛。

    砰地一声,明赤璀直接将康乐乐刚买的水果全部推到了地上,双眼喷火似的瞪着康乐乐。

    知道他是发怒她竟然怪在他未婚妻而发怒,康乐乐自当没看见,掏出手机兀自看着新闻,不去理会明赤璀。

    “康乐乐!”明赤璀见康乐乐完全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咬牙低吼着。

    “如果你是要发火,直接发,我人就在这里,如果你想要怪罪我污蔑了你婚妻,那我无话可说,但那杯咖啡的确是出自她……”

    “你给我闭嘴!自己做错了事竟然敢把事情推到琳达身上,我让你泡咖啡怎么和琳达扯上关系了,就算你要找借口也不要在琳达身上找!”

    “我再说一次,咖啡的确是她递给我的,爱信不信!”

    “闭嘴!”

    明赤璀再次大声打断康乐乐。

    他知道琳达会有任性的时候,甚至是过激的时候,但那都是针对和他有关系的女人,他相信琳达害所有人也不会害他,更何况,他不能理解的是,按康乐乐的性格,她怎么能接受琳达递给她的咖啡?

    唯一的解释就是康乐乐不愿跟他说真话,或者她故意的恶作剧,康乐乐并不知道,其实明赤璀会突然冲她发大火,不是因为他在乎琳达,而是他知道事情不是那样,在他的心底里,琳达还是自己的妹妹,毕竟小的时候她是那么的天真无邪。

    那本来就是事实,见他摆着臭脸骂自己,康乐乐也是气的口不择言了起来,“我看不是咖啡有问题,而是你看人家变成了性感尤物,恨不能立即将她好好疼爱一翻,心一急,所以才会……”

    “该死!”明赤璀气的随手抓起身边的杯子就扬起来。

    一杯水,随着砰的声响,全数撒在了康乐乐的身上,从她的小腹处一直流到大腿上,虽然是大夏天,仍能看到那滚滚的热气从衣服及牛仔裤上发了出来。

    明赤璀明显也是愣,他没想到康乐乐辛苦不躲开,那杯水可是她刚给自己倒了没一会儿的开水,虽然时间走了一些,但温度仍在的啊。

    “康乐乐,你是傻子吗?傻子吗?!!”明赤璀有些失控的大吼。

    用怒火盖住心里的焦急。

    “如果你现在没事的话,我出去一!”

    康乐乐没有理会明赤璀的责骂,而是平淡的说出这句话。

    明赤璀的喉咙动了动,没说话。

    康乐乐也没说话,只是在看向明赤璀的时候,眼睛毫无温度,甚至是冰冷!

    痛,几乎痛到她昏厥,小腹还有大腿传来的痛,几乎让康乐乐走不稳一步!

    她拖着缓慢的步子,一步步的向门诊部走去不想却在走道路上碰上琳达提着水果蓝走了过来,走的近了,琳达晃了一眼她湿掉的衣服及裤子,不说一语的带着鄙夷直接走过去。

    她就知道,这个琳达是对她怀着敌意的,亏她还以为她是真的变善良,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琳达只是对她有敌意罢了。

    她厌恶她,这是铁定的事实。

    罢了!

    厌不厌恶的,与她又有何干呢?

    她也不靠着琳达生活,说难听点,她们之前除了明赤璀还能有什么交集?

    她摇摇头,进了诊疗室。

    简单地把伤口处理了之后,康乐乐在医生的一句句好好养病的嘱咐中离开了诊疗室,她现在这破情况,能好好休养吗?

    按照处方买了药膏之后,康乐乐刚想去找明赤璀,眼前却浮现出了刚刚琳达那个鄙夷的表情,她现在估计还在明赤璀的病房。

    她突然顿住脚步,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去他那里找不痛快了吧?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泛起了微微的苦涩,为什么,她能理直气壮,可是她……

    算了。

    她还是先回去吧再说吧!

    收拾好心情,刚抬腿想走,兜里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是明赤璀,她疑惑。

    接起,明赤璀那如梦魇般的声音就猛地传了过来,“康乐乐,你是被烫死了么?去那么久?你去太平间了么?”

    她抽了口气,她的伤可是他烫的,他不但没有一点愧疚,反而冲他大声吼,康乐乐也一副火大的状态,“明赤璀,你跟我吼什么吼,我受伤是谁害的,你凭什么这样理直气壮啊!”

    “那人受伤不是因为你吗?”对面也传来明赤璀的愤怒指责。

    康乐乐理直气状,“我已经说了,那咖啡不是……”

    “那咖啡,是不是你递到我手里的!”中途的解释被明赤璀中途打断,并直接抓住最关键来质问她。

    是啊。

    不管那咖啡是不是有问题,拿给他的是她,所以他现在伤上伤上,算是她的错?

    想着他刚才有气无力的惨白模样,康乐乐的语气软了一些,“你未婚妻不是在你病房吗?我现在过去话,似乎不太好。”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