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时候这么善解人意了?”明赤璀的声音里是显而易见的鄙夷,“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如此脸皮薄的时候,赶紧给我回来!”

    “我马上回去。”康乐乐皱眉,准备挂电话,却听到对面愤怒的吼叫声,“你最好给我快点过来!”

    “不知道我是脚受伤啊,能快吗?催那么什么,你慌着去投胎吗!”

    啪地一,康乐乐直接挂断电话。

    简直就是混蛋!

    有未婚妻在还想折磨她吗?

    还是说,他想要将她贬的很低,然后来抬高琳达的身份吗?

    还是说,他们病房的灯不够亮,要添一个千瓦的?

    算了,既然她们都不嫌她碍事,她也没必要去再多思考什么。

    “该死的!”

    听着传来的盲音,明赤璀气的将电话狠狠一摔!

    康乐乐那个该死的女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居然就敢挂电话,而且还是在骂他一顿后直接挂断,这女人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的好一些!!

    “赤璀?”

    琳达疑惑的看着他,心在滴血,从她进来到现在,他和自己说过最长的一句话就是问她,有没有在外面看到康乐乐,其余的就是点头或者是摇头来做回答。

    他就那样不希望自己说过吗?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当着她的面打电话催促康乐乐回来,她冲他喊叫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

    她看到,他虽然生气,但却没有那种冰冷无情的目光,所以,他是接受康乐乐这样和他对话的吧?

    呵呵,那她呢?

    尽管如此,她还得强颜欢笑。

    明赤璀侧过头,眉头紧蹙,用眼神示意她有什么事。

    琳达心中苦涩,但为了掩饰她当初说的话,只得无奈一笑,“你好像很生气,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和你说,但你似乎是因为康乐乐生的气。”

    琳达走到病床的那头,将明赤璀的手机给拿起来,然后放到明赤璀的身边,关怀的道:“赤璀,其实你可以考虑考虑从另一个角度,另一种语气和康乐乐说话,也许你们两个就不用这样争吵了。”

    明赤璀抬头看着琳达,依旧没说话,但琳达清楚,他的眼神已经变了。

    这是多么的讽刺啊!

    她还是他的未婚妻,可是她却在跟他谈论他爱的女人,谈他们的相处方式,更重要的是,他给自己的目光,仍旧是因为康乐乐那个女人。

    她很怒,却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虽然我不太了解她,但我觉得她应该是个倔强的人,赤璀,你的性格很霸道,你习惯了用霸道去保护她,甚至是对她好,但你忘了,她也要强,所以乐乐就会反感你这样的做法,可以说,你们是在不同领地的强者,所以一碰上,除非一人先妥协,否则就是火山喷发。”

    “你……”明赤璀终于开口,但很是疑惑。

    知道他在想什么,琳达莞尔一笑,一脸无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感情的事谁能控制呢?我承认,我依旧很爱你,我不知道这一生我会不会都只爱你一个了,但现在我是那样打算的,我也知道你不爱我,但这不是重点,与其和你背道而驰,还不如顺着你意,与其问你到底要怎样才爱我,不如跟你聊你爱的女人,就算那样我心里难受,至少我们有共同语言,不是吗?”

    “琳达……”

    这样的琳达让明赤璀有点不知所措,他认识的她,不是这样的。

    他不想说千篇一律的话,但事实真的好像只有那么说,只不过后半段没有说出来就被她琳达再度打断。

    “赤璀,我要的不是同情,这是我现在的生活目标,至少请在我没有找到新的目标前,就让我先这样吧!而且,你也知道,爷爷最近的身体很不好,我想你也不希望他生气吧?”

    “你放心,在这过程中,我会努力的去接受身边的其他男人,或许哪天我被某人吸引了,或者是艳遇了,那我就会慢慢远离你,不会再纠缠你了,在此之前,你就当我是个没人疼爱的可怜人,让我这样呆在你身边吧,别无所求,只希望我找你说话的时候,你能像小的时候,像哥哥那样和我说说话。”

    “……嗯。”

    看着琳达,明赤璀想要拒绝,但似乎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是真的改变了。

    而且,她现在肯承认他们两人的不可能,既然如此,她的要求也不过如此,他为何又要反对呢?而且,以他们两家的关系,的确不能做陌生人。

    见他终于点头,琳达悬起的心才落地。

    这一步,她终于走出来了。

    “好了,我们既然已经谈妥,那就请明大总裁告诉小的,你是要吃苹果呢,还是喝我给你熬的汤,或者说,你觉得这样的事应该等你心爱的女人回来才可以?”

    “小样,你确定你真的要这么贫吗?”明赤璀指着一边的香蕉,“我是不会舍得让我心爱的女人做这些的,所以麻烦琳达大小姐,帮我拔个香蕉吧,谢谢!”

    “既然你都叫我大小姐了,你也知道我肯定是没做过这种事的,所以你还是直接一口吞吧!”

    “喂!”

    明赤璀惊呼,却已经改变不了琳达拿着一整个香蕉就要往他嘴里塞的打算。

    康乐乐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就是明赤璀瞪大双眼看着眼前,而琳达正拿着一根未曾拨皮的香蕉向他嘴里送过去,当然,琳达的动作很缓慢,她看到的时候并没有送进明赤璀的嘴里,但两人的行为看起来十分亲密。

    康乐乐平静的站在门口,也不往前,反而是开门的声音让明赤璀回了头,琳达的手也僵硬在原地。

    她很后悔,为什么不再迟一些,或者是根本就不要听明赤璀的,现在进来不是又打断了他们了吗?

    她不是很多余吗?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明赤璀很不满康乐乐,既然都推门进来了,但却站在门口不说话,并且,刚才那幕他知道在她的角度看来会是怎样的,可是她却没有一点反应。

    女人,你是真的就对我没有感觉吗?

    是这样的吗?

    不管我如何对你,你的心里仍旧挂念着别人,对吗?

    “有什么事?”

    康乐乐面无表情的走上前去,站在明赤璀脚那边。

    “有什么事?”他重问这几个字,眉头高高拧起。

    她很不开心和自己呆在同一个空间吗?

    “你叫我过来,不是有事吗?”琳达在这里还叫她,无非就是让她做一些琳达这千金大小姐不能做的跑腿事呗。

    “过来!”明赤璀沉着声,严肃的盯着她,并将目光停在他身边的床边。

    从床尾走到那里,要经过琳达,康乐乐意识的看了琳达一眼,见她面色平和一点也不像刚才在走廊上的模样,心心一阵冷讽,果然她的怒气只有对着她的时候才有。

    无所谓了,越过她,康乐乐从到明赤璀希望的位置上,一幕,让她如惊弓之鸟般吓的心脏都快停止,明赤璀居然弯腰去提她的裙子,本来她今天穿的就是一件齐膝的裙子,也不知道他想怎样,康乐乐赶紧躲掉。

    “明赤璀,你发什么疯?”开玩笑,以他的力道,再提一她就曝光了好吗?

    更主要的是,琳达就站在她面前,她面前!

    “那么惊讶做什么!”非常不满她的表情,明赤璀一把将康乐乐压在床边,直接撩起了裙摆,只见纤细修长的腿上一片片红,虽然上面擦了一层药膏但还是看的很清楚。

    明赤璀的脸,瞬黑,“康乐乐,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刚才出去的结果!”

    “不然呢?”

    以为他是不爽自己中途离开,康乐乐也是没了兴致,双手一用劲,直接将裙摆拉来,让明赤璀落了个空,如果不是他反应敏捷,估计得被康乐乐这甩床去,还好他撑住了床边。

    “康乐乐,赤璀现在还生着病呢,你不能这样对他。”琳达突然插进话来,眼里全是指责,转向明赤璀时却是关怀满满,“赤璀,你没事吧,怎么样了?”

    “我没事。”

    明赤璀死死的瞪紧康乐乐,用眼神质问她是不是胆变大了。

    康乐乐动了动眼眸,没有说话。

    反正此时在病房里,她就像过街老鼠,人家才是一对,随便说一个什么都有可能引起他们的不满而受到夹击,她又不是傻子。

    “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一,等你需要的时候我再进来。”本着他受伤多少因为自己的情况,康乐乐并没有无情的想要离开,只是不希望呆在这诡异的空间。

    “你就这么急着去见你的心上人?”

    步子刚踏出一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除了明赤璀还有谁?

    她明白他说的是谁,他不过就是说罗残还在这医院,此时此刻康乐乐真心觉得很可笑,但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也没有怒气发出来,只是侧着眸,淡淡的看了明赤璀一眼,然后轻启唇,漠然的讲:“这样的你,让人觉得很不可理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