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理喻?康乐乐,你别忘记了,你现在还住在我那里,你的所有都是我给你的,我受的伤也是因为你,躺在这里也是因为你,那个男的就那么吸引你吗?”

    “神经!”

    扔这句话,康乐乐加快脚步快速的离开病房,但仍能隐约听到病房传来的声音。

    “赤璀,你要做什么,你的伤还没好!”

    “别管我,你先回去吧!”

    康乐乐虽然有些奇怪明赤璀要做什么,但她现在没办法回头去看,她能做的就是长一个凳子,好好的坐着清静清静。

    只是她没想到,明赤璀会在她身后冲出来。

    手,突然被抓起,迅速的往前带走。

    “放开我!”

    他的力道很大,捏着她很疼,康乐乐试图想要挣扎,但每动一,他就抓的更紧。

    “明赤璀,你是不是疯了,你要带我去做什么!”他的身体还虚弱着,医生都说了,三翻两次这样,最好是能好好的休息一,不然这样去会虚脱。

    她开始后悔,刚才在病房跟他吵架。

    “你不是要去找你心爱的男人吗?我带你去!”

    明赤璀没有回头,但却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康乐乐完全呆住。

    “呵呵。”她突然笑出声,因为笑声很自然,很轻松,他停脚步,侧头瞪着她。

    康乐乐迎上他的目光,嘲笑着,“明赤璀,就算你要吃醋也请你低调一些,我不过是想出来坐一,觉得在病房里打扰到你们两个**,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只允许你见未婚妻,还不能我想去别人了?”

    “康乐乐!”明赤璀气的咬牙切齿。

    该死的!

    他现在只要一看到康乐乐离开,又是在这医院,他只有一个反应,这女人再次扔他去看别的男人,他的女人,怎么可以这样?

    却不曾想,自己多想了,现在闹了这么个乌龙,受到她的嘲笑。

    只不过,他是谁?

    叱诧黑白两道的明赤璀,怎能被一个女人给打倒?

    他扬起一个讥讽的笑,笑的十分诡异,康乐乐看的心惊。

    “你着魔了?”

    “放心,我着魔之前一定会拉你水的!现在,你最好跟我乖乖的去一个地方!”他命令。

    她直接拒绝,“我不去!”

    “不去?”他挑高眉,如恶魔一般给了她一个冰冷而又嗜血的笑容,“不去的话可别怪我拿你的女儿来威胁你。”

    “这招你是百试不爽?”

    “嗯哼?”

    他现在还就只用欢欢来对付她,不用想别的,只要这招就能秒杀她!他甚至庆幸,当初在第一时间要回欢欢的抚养权是多么明智的选择啊!

    “你想怎样!”

    虽然知道不会有好结果,但康乐乐仍是忍不住开口问。

    “从现在起,你要是再反抗一,我不介意今晚开始让你睡大街,相信我,我有能力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回你那个家,也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工作。”

    “你威胁我?”

    “你觉得呢?”

    你觉得呢?!

    当明赤璀把这四个回扔给自己的时候,康乐乐脑海里千万只草泥马奔过,简直就是垃圾,败类!除了威胁她,还会做什么?

    她气的腮帮鼓鼓,却找不到一点点理由来回堵她,他有那个能力,她知道,她睡大街也没关系啊,可是她能让欢欢跟着自己去睡大街吗?

    明赤璀在笑,而且还是那种毫不掩饰的嘲笑,她想一拳头打上去,可是她能吗?

    答案是,不能!

    “明赤璀,你简直就是超级大混蛋!”

    “嗯,你骂多了,我也听习惯了,主要还是你给这个混蛋生了女儿,以后还会生儿子,还会叫混蛋老公,这个才是重点。”

    “谁要嫁你,谁要给你生儿子,生一个还不够,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康乐乐气的话不经大脑就回击出来。

    明赤璀的笑意越发的明朗,连连点头,“虽然我觉得有欢欢一个宝贝就可以了,但是我这么精力旺盛的,这一辈子如果只有一个女儿,似乎有点对不起我那点功夫。”

    “……”

    对于这样的无赖,她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应该是没有了!

    康乐乐不情不愿的被明赤璀拉着走了,本以为他会带自己去见罗残,然后狠狠的发一通火,显然,他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明赤璀竟然带着她到了一个诊断室。

    直接推门而入,也顾不得里面医生的吃惊程度,直接将她轻轻往前面一带,“把她脚上的伤给我好好检查一,用最好的药。”

    “是。”

    那医生怎么说也得有五六十岁了吧,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完全就是呆愣状态,连忙点头答应,康乐乐都在想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明赤璀讲的是什么。

    显然,她又想错了,只见那医生直接过来检查自己的腿,她才反应过来,这一切是真的!

    “你这是做什么,什么意思?”

    她侧头看着明赤璀,她刚明明就去检查过,也已经上药,为什么他要如此霸道的重新带她来?

    “你觉得呢?”明赤璀挑眉反问,一副欠揍的拽样。

    恨不能一拳头直接打上去,但她不能,只能忍来,他不分场合的霸道,不可一世,难道她还要发疯跟着他一起不成?

    心想着算了,他要让医生好好的给她检查她还巴不得呢,也不用她自己给钱,她也不傻,就那样呗!

    “检查好,把她腿上那像屎一样的药给我全部弄掉,看到就恶心。”显然,明赤璀很不屑。

    康乐乐怒,“明赤璀,你!!!”

    刚才她想随便弄弄就好,所以医生就给她开了一瓶药擦在上面,黄色的,虽然直接在脚上是有那么一点怪怪的,但也不至于像他说的像屎吧?

    “嗯哼?”明赤璀淡漠的不行,他的目光落在正在检查的医生上,可能是感受到背脊发凉,那医生赶紧抬头,后知后觉的连忙回答。

    “明总,我保证将这位小姐腿上的药全部换掉。”

    “嗯,要么就全部缠纱布,要么就给我弄肉色的药!”明赤璀再命令。

    而康乐乐彻底的愤怒了,扭头就是一顿怒喝,“明赤璀,你神经病啊!真以为这家医院你家开的啊!”

    “嗯哼?”明赤璀不以为然,那薄而性感的唇轻轻勾起,给她一种邪魅的感觉,浅浅的笑,给人一种地狱撒旦的意思,主要是他那嘲笑的目光让康乐乐似乎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她记得,好像,好像这家医院还真的是他们家的?

    不经意低头,刚好与医生碰头,并且他悄悄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证实这家医院还真的是面前这个臭男人的。

    康乐乐更气了,“简直就是没天理,开公司就公司,就连医院也插手,简直就是有钱没地花!不在自己的领域发展插进人家医疗界做什么,也不怕医死人。”

    “医生,我改变主意了,先把这个女的给我医死再说!”

    “……”

    午。

    康乐乐重新上好药后,明赤璀就抓着她的手往另一个方向带,康乐乐的心脏也莫名的提了起来。

    他带她去的方向,正好是罗残他们的病房,难道……他真的要让自己去那里吗?

    她本来是想自己去送汤,可是有他在,她根本没有想过,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他在,去那里一定不会有好结果,但结局似乎不是这样。

    康乐乐停脚步,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冰冷开口,“明赤璀,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嗯?”他停脚步,侧头问她,面无表情。

    康乐乐脸色再一沉,“我说过了,我和你之间的事与罗残无关,你为什么非要去做那些对你没有好处的事,把他们家逼到这样,还不够吗?”

    “我逼他?”

    一句话,瞬间点燃他的怒火。

    这女人,果然无时无刻不向着别的男人!

    “是!”她深吸一口气,豁出去的迎上他的愤怒目光,“如果不是你,今天这样的书面也就不会发生,他母亲不会那样,罗残也不会进医院,而你……”

    “我……?”他瞳眸里闪过疑惑,也有一丝期待,却是一闪而过的瞬间就隐藏了起来。

    康乐乐没有看到,而是适时的打住了原本的话,突然改口,“我们回病房,好吗?”

    她双眼祈求的看着他,她真的想这件事快点过去,不然只会压抑的她踹不过气。

    而他,则是被她的祈求所刺伤。

    多么高傲的她,竟然为了一个罗残三番四次的求她!

    好久,好久,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就在康乐乐以为他一定不会答应自己时,他突然扣紧她颚。

    面容沉重,那双本来迷人而妖娆的单凤眼这刻高高挑起,如宝石般黑而耀的瞳眸紧紧的看着她,那目光,犹如千年寒冰,只刹那就能将她冻伤。

    那种感觉,很不爽,但她却无力回击。

    “女人,这是最后一次,我容忍你为了别的男人而祈求我!”

    看着他往回走的脚步,每一,那么快,也沾满怒气,康乐乐提起的心终于放来了。

    趁着这时间,她赶忙将准备好的汤拿去给骄骄,骄骄正在休息,正好病房没人她放汤就准备离开,却在门口碰上同时提着保温瓶的汤。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